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与你同行-14-

娱乐圈paro

中长篇

经纪人三日月x小演员山姥切

上篇指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值得

      

     专注于凛风这个角色时的山姥切一定不会去想这个角色究竟能给他带来什么,专心沉浸于一个角色给他带来的感觉以及体会人物本身的故事。

      若你去翻看他那份剧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小注和用不同颜色记号笔提示的地方则会告诉你这个人是有多么的用心。

      当然观众自然不会去关注这些,他们更在意的你在屏幕上的表现如何,其他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他们只会选取他们想要看到那一面。

      至于山姥切本人其实对于自己已经开始成为众人眼熟的小鲜肉这点没啥自觉,而作为在背后看着的旁观者三日月来言,这是给山姥切铺路成功的第一步。

      选择或许是偶然的,但机会不是白来的。若是山姥切没实力,即使他能给山姥切这个机会,山姥切也只是个空架子,撑不起来,一切都要作废。

      在这点上,三日月也不止一次朝鹤丸国永同学表示,有一双识人的慧眼是有多么重要,他不过随意逛逛影视城就能捡到山姥切这个宝贝,足以证明这一点了。

     鹤丸国永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故作呕吐状,对三日月称一个人为宝贝表示无语,并表示想把刚刚三日月刚刚那番话录下来发给当事人听,他很好奇山姥切会作何反应。

     此番举动自然是没能成真,换回正经面孔后,鹤丸国永也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三日月从来没有对一个人那么重视过,或者说那么在意过,本来他觉得三日月转幕后这事很大程度上有一定的心血来潮的水分在里面,为了山姥切赔偿三倍的违约金,让整个工作室为一个人所用,自己不惜出面辟谣去跟媒体对抗,如果是三日月真的想转幕后,他觉得很多举动没必要做到这个度,工作室又不止要带这一个人,还是三日月就打算只带这一个人?

     这点上,他还真的是想说,山姥切何德何能有这么大的运气。

     他承认山姥切的能力,但也想说整个圈子也不止山姥切一个人是这么努力的,这个人是否值得三日月付出那么多心血这一点实在是很难讲啊。

     “三日月,虽然我对你退居幕后并不反对,但是,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单单选择了山姥切来栽培。”当初博客照片那事,虽说他出来帮了一把,但并不代表他对这件事没有任何的感觉。

     他和三日月差不多的年纪出道,因为一部戏两人结成了好友,圈子里一待这么多年,任他人说他鹤丸嘴甜情商高交际圈广,可心里认的朋友也就那么几个,那次博客事件,他完全可以当做没看到,可自己好友被讲的那么难听的话,你叫他视若无睹,根本是做不到的。

那些个评论真真假假他不想去一一查实,他唯一想法就是,三日月为了个本来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做出这么多实在是不可思议。

至于山姥切,他只想说,真的三日月这棵大树好乘凉,即使三日月退居幕后,但圈子里人脉还在那里,ST社的背景也摆在那里,谁不会给上几分薄面。

三日月显然没看到鹤丸脸上的认真的神情,低着头眼睛盯着手机根本没看他,随口答着他的话。

“我要是知道我一去影视城就能找到他,我早就去了。”

“三日月!”面对老友漫不经心的态度,鹤丸国永颇为不满。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都在意这么多做什么,国広对我说过这样的话,网络上的人也这么说,公司里小狐丸也这么跟我说过,可是我找不出来理由啊。”听到鹤丸语气不对,三日月也索性把手机放在了一旁,开始认真作答这些看上去是在很没有营养的问题。

     “我很不能理解的是老友聚个会说这些做什么。”三日月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被这个问题弄的心情不太好。

      “三日月,你知道现在距离你说退居幕后已经一年多了吗,你觉得值得吗?”

      “呵。”三日月被这不明所以的提问弄的气极反笑,“我本以为这事这么久,就算外人说说叨叨的,你至少还能理解我点,怎么,你是被当初那些个流言给洗脑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来问我这个,你是什么意思?”

      等等,鹤丸国永被这人这么冲的样子给弄的有点懵,两人之间讲个话这么就演变成了要吵架了似得,他就好心问句,为自己的好奇心,虽然...他好像也有点偏题了,或者说认真了起来。

     伸手摆出个stop的手势,鹤丸国永决定停战,“等等..我没啥意思,我就好奇一问,后面有点上纲上线了,算我的错。”  

     三日月这么多年笑眯眯一张脸,但他可知道越是这种人,生起气来估最吓人,在事态没严重前赶紧道歉。

     “我很好奇你这些个爱开玩笑的毛病什么时候改改。”三日月倒也给个台阶让他下,重新摸回在桌面上的手机,端到跟前,不知看些什么。

      但他脑子还记着刚刚那句值不值得,虽然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鹤丸啊,你到提醒我一件事,新年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让国広放个假啊。”不知怎么,他跨年有关的字眼吞了回去。有一瞬间,他想过要不要找现在忙的不见人影的国広同学来跨个年啊,不过他没忘记似乎对方被自己安排了参加跨年晚会的通告的事情。

      “你要是个好经纪人,就让别人歇歇吧。”鹤丸国永手伸向茶几上的零食盘子,本想拿块饼干吃,却发现除了五颜六色的糖果外他竟然没有选择,讪讪地收回了手,小声嘟囔着三日月这家伙转了性,竟然变成了甜党。

      “你说的没啥大毛病,至于你说的甜党...”三日月低头看了眼零食盘子,思考起什么时候里面多了这么糖果,脑海里浮现出某个金黄色的脑袋后,得到了解答。“国広爱吃,我也就多放了些。”    

      “.....”向来能说会道堪称口才上佳的鹤丸表示,虽然这两就是个经纪人和明星的关系,可就三日月刚刚那番话,他竟然隐隐有种很奇怪的微妙感,更有种平白无故被喂了一口狗粮的感觉。

      “我回去了,晚上还有通告。”鹤丸同学决定还是敬业的回归自己的岗位比较好,毕竟现在到了年底事情还挺多的,比不得三日月能悠闲喝茶。

      三日月挑挑眉点了点头,目光离开了手机,看了看自己的老友,说了句好走不送。他们之前讲究不多,也不会去计较些小细节。却在鹤丸穿好鞋准备打开大门的时候,走到了那边去。

       “哎,怎么的,想着来送我?”鹤丸看着踢踏着拖鞋过来的某人,莫名觉得好笑。

       “其实我觉得吧,还是挺值得的。”

       “你说啥?”三日月刚刚说话的声音很低,以至于他没听完整他说的话。

       “没什么,好走不送。”三日月自然不会重复刚刚的话,回过身扬了扬手回了客厅去。

       那句话,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回答鹤丸的问题,还是在回答自己那些不清不楚的东西。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三日月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去向,山姥切忙着去电视台录制跨年节目并不在他身边。

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本以为山姥切在演戏方面有不小的天赋,结果唱起歌来也并不逊色。柔和兼带磁性的嗓音,唱起抒情的小情歌格外的合适。在愿君与共之后,一次无意安排的电台通告,却是让山姥切收获了在新剧里受邀演唱插曲的机会,也就有了这回跨年抛却演员的本职去跑跨年唱歌的通告。

      如他所想的一般,愿君与共即使山姥切的戏份主要在前半段部分,所收获的人气也是不容小瞧的。接到雪花片发来的剧本和邀约的时候,也并不意外的看到不少和凛风相似的角色,可他明白越是如此,就越要摆脱这种限制,要不今后的戏路难以发展。

      正边走边想着有关于今后山姥切的安排与发展的时候,被堵住了道路,也听见了熟悉的生意,停下脚步,三日月抬头看着眼前束着发的青年,弯了弯嘴角。

      “今年回老宅过新年吗?”

      “帮我对家里的老管家说声抱歉了。” 本要答应下来的三日月换了个答案,小狐丸的话提示了他,他要去问问山姥切新年的安排和打算。

    “我等会还要去山姥切那边等着人回来商量明年的工作计划呢。”没有回答是或否,三日月上前拍了拍青年肩膀,越过青年准备离开。

      “你啊,明明当年最适合接手公司的人是你,你到时候好选择当了艺人说是为公司谋利益,现在你到时候落了个清闲,什么担子都抛我身上了。”青年颇有些抱怨的说道。

      青年见三日月并不说话,叹了口气,三日月则是扬了扬手,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山姥切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快到12点,他从没想过会有一年的跨年会过的如此热闹,不过看到台下闪着自己名字的灯牌的时候,他倒是觉得累点也值得了,至少还有人期待着自己。

      招呼好助理小C让对方新年好好休息几天后,山姥切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大楼,却意外的发现,自己所居住的那层亮着明晃晃的灯光。

      他没记错的话,三日月似乎有打算过新年回家过的吧,这又是?

      待到他打开大门,迎来的不是空荡荡的房间带来的寂寥,有个人听见开门的动向,提着棉质拖鞋向他走了过来。

      “你....不回家吗?”他没记错的话,三日月是有回家过新年的打算的。

      “家里不缺我一个,没我照样过年,不过我可不想看你回公寓孤零零的一个人啊。” 

      山姥切有些语塞,他不知作何应答,三日月没有陪家人过年而是选择在这里等着和他一起。

      “好了,别纠结了,本来是想和你商量新年工作安排的,后来想想我还是想当一个有人性的经纪人的,所以一起迎接新年的来临怎么样?” 三日月见着山姥切的脸色反复变化,估计这人又是瞎想些什么有的没的,拉着刚穿好鞋的人,加快脚步小跑到阳台的落地窗前。

     山姥切低头看了看拉住自己的那双手,那双温暖的手拉着自己往前跑,不知怎么,他觉得这也许是自己过的最开心的一个跨年夜,有期待自己的人,有自己崇敬的人,他怎么能不开心呢。

     当时针指向十二点的那一刻,窗外响起绽放烟花的声音,三日月目不转睛地望着天空中斑斓的色彩,却不知此刻,他成了身边那人最美的景色。

     “三日月,值得吗?他值得三日月放弃和家人相聚的机会,仅仅是是为了不让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迎来新年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是外面烟花最绚烂的时刻,砰砰砰的烟花声给了他勇气,让他能毫无顾忌的说出他想问的问题,即使对方可能听不见。

   “你值得哦。”外面的声音仿佛的虚无,回答的人目光不曾改变方向,但说的话却好好的传递到了他的耳旁。

   有什么的东西在沉寂了许久之后猛然跳动一下,山姥切深深舒了口气,刻意忽略刚才内心不太正常的现象,转过头,和身旁的人一起看着此刻天空最美的景色。

   有个人一起过新年的感觉也不赖啊。

-----------

看着这文有点小进展而开心的自己_(:з」∠)_,整理了下时间线,文中的这两也相处了一年的时间了。

不知道给国酱设置什么新剧而苦恼qwq

有考虑哪边先主动先开窍的问题,后来发现不受自己控制,算了,顺其自然吧。

废话说完,也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有意见或者建议欢迎提出来啦。

最后祝大伙小年快乐wwww

评论(1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