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Song for you

算是给我家三山两个三周年的礼物吧

现代paro   

算是原来那篇   For  you  的姐妹篇,有点像但是并没关联,可分开观看没有影响,是两个不同的故事。

短篇完结

01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少年,在小小的练歌房里静静地抱着吉他弹奏着一首欢快柔和小调,我站在门外当了他一首歌的听众。

  

   跟着上圌访谈节目的时候,谈关于喜欢的歌曲类型的时候,主持人意外的cue了下在第一排中眼神有些飘忽的主角三日月。

   好在三日月毕竟也是在圈子的老人,对突如其来的问题说意外倒也不意外。

   “听说在新剧里面有三日月哼唱歌曲的场面,不知道日常生活中三日月喜欢那种类型的歌曲呢?”

   问题其实很简单,这些东西哪怕是不是很熟悉三日月的人查查都能搜出官方答案来,老粉们能甩出各种电视访谈杂志访谈类似于这样的问题的答案给你。

   所有的人大概都以为这个不过官方回答加上几句客套话就结束了,事实证明大伙只猜对了一半,后面有着惊喜等着呢。

“我喜欢的大概是抒情类型的,我自己最喜欢的那首歌大概没人听过,但是我自己真的很喜欢。”说完嘴角扬起几分弧度。

 “你可以唱给大家听听看嘛。”圈内大佬唱歌的名场面怎么能错过,绝对是节目的一大亮点好不好,主持人赶紧接过三日月的话继续说到。

    三日月摇了摇头,“我唱歌不好听,还是不污染大家的耳朵了。如果大伙想听这首歌的话,我可以给大家放放。”

    本就是个意料之外的展开,虽然听不到三日月一展歌喉的名场面,但是了解下大佬官方答案之外的回答也没什么不好。

    打开手机后,三日月接过主持人递过来的麦,点开了音乐的播放键。

    吉他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干净纯粹的声音配合着柔和的调子唱起歌来。

    里面的歌词并不复杂,描述着生活中的所见所闻和看法,听得让人格外的放松。

    在众人还在想着这首歌是什么名字的时候,三日月按下暂停键,把麦还给了主持人。

“是首听的很舒写服的歌啊,在场有人知道这首歌的名字吗?”主持人把问题抛给了嘉宾们,但其他人给的反应只有摇头。,表示并不知道。

“我喜欢听安静的让人听舒服的歌曲,除了这首外,还有别的哦。”三日月选择岔开这个话题,不想再看别人追着这首歌再说下去。

     这个问题到这也走向了结束,节目继续着,三日月却没了心思,有些心不在焉起来,只有主持人点到名的时候才回应几句。

     为什么今天会选择放这首歌给别人听呢?明明这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宝贝啊。

     三日月如此询问着自己,然后低着头抿了抿唇,也许他心里还是抱着想要找到这个人的心思吧。

 

     当助理拿出手机把社交软件页面的热搜拿给他看的时候,三日月正喝着解暑的凉饮,余光分了点到屏幕上。

     那首没被他放完的歌因为他上了社交软件的热搜,但是却没有任何人猜到了答案。

三日月看到这也只是摇摇头,脑袋里想的却是那日午后站在练歌房前的自己,还有透过门缝看到那抹身影。

      你们怎么可能猜的到,这是那个人送给我独一无二的歌曲。他心里这般想着,放下了手中的饮料,掏出口袋里的耳机,播放着那首上次没有播放的完的歌,按下了单曲循环。

 

02

 

   当公司把微红着脸的小青年介绍给三日月认识的时候,三日月愣了愣,不解的望向身旁的工作人员,想求个解释。

   而真得到解释的时候,三日月反倒了没了心思,打量起眼前的小青年。样貌挺好,带着些刚出道的青涩,怎么着,公司现在还要他管新人啦。

   “在你的新剧里,公司给小田安排了角色,以后都同剧组的这不来打个照面嘛。”对方经纪人和言细语的跟三日月讲着话,言下之意是什么三日月自然听的懂。

   瞅了瞅眼前的小青年,三日月不知道怎么觉得眼熟,然后想起好像哪次酒会看到过这孩子,家里好像有些背景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公司把这种事扔给一向不愿意操心这些事的自己,三日月还是点点头,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提拔不提拔的,还真不自己说的算,也要看本人有没有想成长的意思。

    对方见着三日月答应了下来,领着小新人离开了,反倒是三日月站在公司走廊上没了动作。

    他想起了那个唱歌好听的少年,他曾经是想过帮助对方。

 

    再次遇见少年的时候实在是意外,那时正值片场没什么人,对方躲在片场的角落里,捧着剧本戴着耳机哼着歌。他见着人正专心也没上前打扰,站在对方身后,少年唱了多久,他就在边上听了多久,等到少年摘下耳机,站起身来的时候,回头时看见了他,一下子红了脸跑开了。

    如果那时候少年没跑开的话,他可能想问问对方,还在继续着唱歌的梦想吗。

    他怀抱这这样的想法,心里不知什么时候起给这位后辈留下了一些位置。他期待能有一天,能看到了对方站在舞台上唱歌的样子的。

   那之后,他们因为同片场的缘故渐渐开始有了交集,有时也会让自己的助理照顾下对方,在天气炎热的时候给对方带上些清凉的饮料。对方身边没有助理更谈不上经纪人,单打独斗的在片场里生存着实在是有些难过啊。

    曾经不曾交集的小少年,他不曾了解的人,有时也会坐在他的身旁,听着他说话,陪着他聊些有的没的,也似乎因为他的关系,片场的工作人员对他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他的这位后辈,其实日常的样子不过是位不擅言辞的小青年,完全没有唱歌时意气风发的样子。

    但三日月还是没有问他一直想问的那个问题,每个人心里总是有些东西是不愿意和外人开口的,他们还没有熟悉到可以敞开心扉的地步,对方也不过把自己当做很照顾他的一位前辈来尊敬。

    对方的戏份并不多,三日月有幸围观过几场,也不得不说他这位后辈其实还是有些演戏的天分,即使不能以歌手的身份出道,提点一些,作为演员出来也是很不错的。

    在少年结束自己的戏份后,他找到了对方,找了个地方面对面谈起了自己的看法。

    他想给少年多一些机会,帮他在别的剧里面争取角色,这点他还是做得到的。

    对方听到了他的话,只是摇了摇头,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低声说了句谢谢,礼貌的鞠躬后准备离开。

    三日月时至今日想起来,还是会觉得那时的自己太过于反常,做出些不像他本人会做出来的举动。

    他伸手拉住了后辈的胳膊,大约是他在对方印象里一直都是个稳重的前辈,所以他得到了对方一个惊诧不解的眼神,对方大概也没想过他会做出那样的动作吧。

“你最喜欢的还是唱歌吧,我可以帮你的。”

    少年因为他这话顿住了身体,脸色并不好看,再次说了声谢谢后,扒开三日月拉着他的手。细看的话发现少年眼眶里似乎有点红,还没等着他试图问出原因,对方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那大概是他第一次感觉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似乎伤到了一个人,即使那之后少年还和他偶有来往,但经过那次的窘态之后,都闭口不言那天发生的事。

 

    助理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三日月正在公司的地下停下场里准备开车离开,听得那边的交代好像是工作室内有新剧本想让他过来看看。

    手里的钥匙转了一圈,终究又是落回了口袋里。

 

03

 

     年中有场一年一度盛大的娱乐宴会,三日月自然也是不能免俗的要去参加的。到达现场的时候,跟着剧组走完红毯后,一道跟着工作人员来到属于他们剧组所在的位子。

    他跟周围的人打过照面后,便落座在了一旁,跟熟识的剧组导演有一句每一句的搭着话,小声讨论今晚的节目,和人气奖是花落谁家。

    三日月自然是没抱着拿奖的想法来的,本来他也就跟着剧组过做宣传的,拿奖的心思倒是没什么,要知道这几年几位流量小生可谓是势头正紧,这奖掉谁头上也不该是他。

    闲聊间隙时,三日月余光望向离他不远的后台位置,依旧有着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在四处奔走,要知道这些光鲜亮丽之下,幕后的人的功劳可谓是功不可没。

    舞台上熟悉的音乐响起,台上的人唱着的正是今年正热的一部戏里的片头曲,那位歌手....有些近视看不清的三日月微微眯了眯眼睛,看清之后收回了目光,偏过了头,拿起承办方准备好的矿泉水喝了起来。

    难怪眼熟....这位不知还记不记得当年差点一起出道的某位伙伴呢。

    光鲜亮丽下总归是有人有这不为人知的遗憾的。

 

    他认识的那个小少年其实也当过后台人员呢,或者说是个多面的家伙。能弹会唱,还会演戏,有时候还客串下幕后工作者。

    那次说错话之后,三日月曾经一度担心和这个金发少年就此断了联系,也庆幸起同剧组的时候有留对方的联系方式,偶尔会发发问候的消息,谈点自己碰到的大事小情。

   对面大概是感受到了自己的善意,偶尔也会在闲下来的时候跟着他闲聊几句,而聊得多了,他似乎知道为什么他再没在公司的练歌房看见过少年。

    少年难得跟袒露出几分对梦想的遗憾,即使没有道明原因,可他也明白能让对方放弃最喜欢的东西,大约是经历了他不知道的痛苦吧。

    想到这他却有点不符场合出现的欣喜,欣喜对方能打开心扉跟自己这样没有距离的聊天。

    他们之间隔着不少距离,算不上亲近,可三日月却从不抗拒和少年的每次相处和对话。

    他从第一次听见少年唱歌便记住了对方,后面一次次的相遇和交集让他更加想好好了解这个笑起来其实很好的金发孩子。

    这个圈子并不如外表看上去的那般靓丽,他不过是想寻片能让觉得舒服自在的地方,一个他真心待真心讲话的人罢了。

 

    台上一曲完毕,迎来了不少的掌声,三日月吃着边上零食盘里的坚果,分了些许余光去看了看那位下来的人。

    这个圈子,有人笑有人哭,有人博得万般喜爱,有人籍籍无名,努力是要有的,运气也是要有的。

    有人拿了奖在台上喜极而泣,有些人则因为对梦想的无望而掩面痛哭。

    宴会结束后,三日月借着身体不适的理由婉拒后面的聚会,如果舞台边缘接近后台的位置,看着工作人员忙忙碌碌的收拾着,而他就站在那儿目无焦距的看了几分钟后,才选择了离开。

 

    他曾看到过少年依着跟舞台仅仅一墙之隔的后台,紧紧贴着墙壁低声唱着和台上一样的歌。

    少年看向他的时候,收回了先前的一切情绪,红着眼眶朝他露出个微笑,点了点头说了声再见离开了。

    他没想过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少年,只知道那之后他再没看到过对方,即使联系对方也从寥寥几句的的回应到最后的再无声响。

   而总有一天,那些对话迎来了它的总结。

   他得到了那个名为山姥切的少年给他说的最长的一段话和一个礼物,但却变成了告别礼物。

 “和你有交集,大概是我觉得最幸运的一件事吧。毕竟我的朋友很厉害呢。”

 “这首歌就算是给你礼物吧,仅仅给你。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和关心,也希望能原谅我的不告而别。”

 “我也终于在这段时间想清楚,梦想不该变成刺伤我的东西,而我也是时候找一个更适合靠近梦想的方法,而不是现在的模样。”

 “也不知道我唱的好不好听呢,因为一些原因,很久没有唱过歌了,嗓子出了些问题,可能唱的不太好听。想想,我那几次躲着唱歌都被你听见了还挺害羞的。”

 “song  for  you   ,送给你的歌。”

    没有人知道,他在那时候才明白过来,这段看来浅淡的交集,却是他最为珍惜的缘分。可惜情深缘浅,错过不再。

 

04

 

    新剧准备开拍,又陷入新一轮的繁忙中的时候,三日月自然也就把一些被翻出来的心思给压了下去。

    导演找上三日月让他演唱片尾曲的时候,三日月委婉的表示出了拒绝。

“导演我们好像也不认识一两天了吧,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唱歌不好听?”

大约也是熟识,导演像是早就猜到了他这一出,抱着臂瞅着还在找理由推脱的三日月。

“这么多年请你唱首个还真的艰难,你少拿唱歌不好听当理由,当年你唱的歌脍炙人口的时候我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来和我提这个。这次我可是请了音乐制作人来操刀,你多少给我点面子,我人都请来了。要知道别人可是一直在国外工作,这回请他的时候本来是打算拒绝的,听到主演是你立马就答应了。”

    三日月在旁点点头本着导演是老朋友的份上没出声在说什么,心想着也有剧集或者电影什么找过自己,这样的噱头他又不是一两回听了,于是还是摆了摆手准备婉拒。

“你啊,真是的,我还请了对方来这和你见个面的....”

   导演话依旧说着,三日月却还在脑内想着怎么和自己关系还不错的导演的婉拒的说辞,直到听见了敲门声。

 “你瞧,来了不是。”

   导演让敲门的人进来,“等会你可别看别人年轻就小瞧别人,人家作品的确是很不错啊。”

   见着熟识的导演这么把人夸上天还是第一次,三日月也决定先不说什么,看看来人。

 

    而当来人进到屋内摘下了帽子,露出了金黄色的头发,朝着他点了点头的时候,三日月直直的呆坐在了一旁。

    青年也不顾他的反应如何走到了他的面前向他打了声招呼。

 “三日月先生,希望合作愉快。”

 

    三日月大概不知道,曾经的少年是有多么感谢在他在那段时光里的陪伴,更不知道曾经的少年在努力的过程中有多么期待,有那么一天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见到他。

    我不再是那个躲在角落里唱歌的少年,而是能堂堂正正的站在你的身旁。

    山姥切朝面前的人伸出了手,随后被紧紧的握住,不再放开。

----------------

一个去年暑假的脑洞,现在才被我捡回来完善也不容易_(:з」∠)_

看了看时间,转眼我家三山也三周年,之前两年纪念日的时候写了点两个人的平常生活,今年就拿这个当礼物给他们。

他俩给我的感觉如当初一般美好,也希望他们能依旧如此。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啦~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