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鹤一期】对门的你们与我们-10- end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中长篇

现代paro

cp:三山/鹤一期

 @(。・ω・。)ノ♡  这位亲的点文,完结的时候艾特一下。

友情提醒:本文站定了上面的cp,不会有任何变化,并不会有任何三角关系的存在。

正文之后有个小番外


    10 对门的你我他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大概就是你我面对面,却发现半句话都讲不出来。

   鹤丸国永垂着脑袋盯着玻璃茶几上某个蓝色头发的倒影,试图从上面寻找点话题。比如为什么你突然就不理我了?是生气?又生什么气呢?

   可惜,他总归觉得这些话要他说实在莫名其妙,第一他又没错,第二他根本不知道一期一振突然不理他是为什么,为什么要他先来开这个口。

   话堵在嘴边,然后鹤丸国永决定咽下去,继续保持沉默。

   相对坐着的一期一振则是在经过了一晚上的反思,开始思考起事情起始和末尾,决定从源头开始,然后道歉,毕竟的确这件事情算是他的无理取闹的一种。

   于是在鹤丸国永认为一个大好的午后时光就要如此被浪费消磨掉的时候,对面的人站起了身子,往书架的方向走去,抽出一本书,放在鹤丸国永的面前,严肃起了面孔。

   鹤丸则是一脸诧异的盯着桌面的书籍,没明白一期一振的意思,这是要和他探讨当年的兴趣爱好?

“对不起,我对最近的事情道歉。”这回轮到一期一振低下了头,而当鹤丸国永对这突如其来的道歉奇怪的时候,他再度开了口,“不过在你想问我原因之前,先看看这本书的最后一页。”

   难不成,书里面还夹着他不知道秘密?鹤丸国永如此想着,然后伸手打开了书,翻到了最后一页,看见那泛黄的照片。

   这是?鹤丸国永不记得自己曾经在书里做过夹了照片这回事,把照片有图案的一面翻过来,对着上面年少的自己,没了声响。

   啊啊,自己的确是把这张照片放进了当时自己最喜欢的书里,因为后来的事情,他怕自己看的难过,于是自欺欺人的把这张勉强算是两个人合照的照片给藏了起来,只不过没想到再见到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

   是什么时候拍的呢,大概是那届学园祭班上的同学抓拍的,他当时给留了一份。

   一手拿着照片,一手撑着额头,鹤丸国永不免有些失笑。难怪一期一振没理他,结合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还有药研莫名其妙的话,他大概理解了,合着自家恋人吃着不知道过期多久的陈醋,而至于前些日子,山姥切站家门口时,他看见一期一振不太对劲的模样,现在看来都有了解释。

   “你不觉得你该解释下什么吗,毕竟当初三日月的事上我可是没有丝毫的隐瞒的。”

   “好好,我解释。”鹤丸国永联想这原因,再瞧瞧对面的人严肃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被一期一振瞪了一眼后才算消停,咳嗽了几声,开始说道,“这大概是某个少年的暗恋故事了,毕竟其实从来没有开始过啊。”

     于是鹤丸国永把当年的事情如同倒豆子一般全数交代,边说他还观察着一期一振因为讲述中的起伏认真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这事也算他一部分责任吧,讲清楚了就好,也幸亏山姥切和三日月那一出,才让事态缓解了。

     “然后呢?”故事听到某个小少年躲在墙角流眼泪后没了后续,可一期一振倒有点没听尽兴的意思,“这就结束了?”

     “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当时的我追上去告白吗?”鹤丸国永有些哭笑不得一期一振此刻的反应。

     “没有那时的遗憾,又怎么遇得上最好的你。”鹤丸国永正经起嘴脸,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名言,可再看看一期一振似乎还沉浸与刚刚自己的假设里,不免有点吃味,“我难得说了这么有道理的一句话,这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你刚刚说了什么?喂….!”

一期一振从神游中回过神来,面对鹤丸国永有些不甘心的样子,刚想问点什么,就被疑似大型犬类的家伙给扑了过来,随即得到一个久违的亲吻在脸颊上。

   “偶尔还是真是会嫉妒三日月,什么好的他都得到了。”

   见得某人赌气的模样,一期一振觉得的确不该去想些有的没的,因为这奇怪的误会耽误了多少本该能好好在一起的时间。而且最好的人,在最好的时间的遇上了,能在一起,是很难得的。

    伸出双手,抱住眼前的人,感受被搁置了一段时间的怀抱带来的温暖。

 

    而在上面一对终于可以享受迟来的温情时刻,对门的两位,也总算是放下手中的忙碌,享受着难得悠闲时光。

   客厅里隐约闻到了新鲜出炉的蛋糕的香甜气息,三日月把手中的玻璃杯放在一边,寻着味道去找为了自己下厨房,手其实并不怎么巧的恋人。

   曾经冰冷的餐具,也似乎终于找到了使用的人,带上温暖的色彩。而这个屋子也终于装着的不是他一个人的。

    山姥切冷不丁的被突然抱上自己的某块名为三日月的牛皮糖给吓了一跳,赶紧拿好刚刚从烤炉里端出来的蛋糕,生怕掉地上了。

“你能不能别添乱,我等会就给你拿过去了。”无奈的偏过头,三日月的脑袋正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丝毫没有要拿开的意思。

 “我觉得比起蛋糕,还是切国更好吃啊。”说完,三日月装作要往他脖子上咬一口的动作,让山姥切立马退了一步。 

 “我还是把蛋糕放起来吧,我觉得你也没想吃的意思。”热乎的蛋糕被放在了烤炉旁,而瞧着山姥切突然变数的样子,三日月有点闹不懂他家恋人的意思,而当唇边得到一个亲吻时,他觉得的确不是吃蛋糕的时候,面前正放着比蛋糕更加美味的人,不是吗?

    美色当前,食欲暂且放在一边吧。


番外   风水轮流转

 

     “三日月,你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山姥切手上拿着看上去放了许久的照片,面色不善的甩到了三日月面前,而三日月则是一脸懵逼的盯着脚边的照片,表示完全不知情。

     “切国,这是哪来的啊,我怎么一定印象也没有啊。”于是三日月宗近老师开启了装傻模式,决定否认掉照片的事,因为他是真不记得了。

     “是吗。”山姥切微微扬起了嘴角,看似表情平和,实则已经被三日月的态度问题给惹毛了,本来一张老照片实在是没什么计较的,三日月说出来也没什么,可是现在这幅样子,他很难不生气啊。

     “一张照片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说你不是还有和鹤丸的一张照片吗,我看见也没说什么吧……”

     越说到后面,声调越低…直到最后没了底气。

     “哈?我和鹤丸?我和他是初中同学,毕业照很正常吧,你在乱想什么?”听到三日月如同推卸责任的话,山姥切冷下了面孔。

     撇撇嘴,三日月表示现在解释等于废话,他总不能跟自家恋人说你嘴里那个欺负的你的老同学,其实说不定是暗恋的你的话吧,

     “算了,我这几天跟着导师有课题要忙,我暂时不回来了。”说完捡起地上的照片放在身旁的沙发上,转身进了屋子,而三日月则表示,这回好像真的惹人生气了。

 

      未来几天里,回家没饭可吃的三日月,敲响了隔壁的大门,见着格外不耐看着他的鹤丸国永,打算找着一起出去吃顿饭。

      而当鹤丸国永听到三日月看似隐晦实则已经道出郁闷的事情后,表示他家表兄也终于会有这么一天,心情愉快了起来。



-------------

这文从去年5月到现在,总算是完成了一个大坑,_(:зゝ∠)_

也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了,寒假我慢慢恢复过来,一些老坑试着慢慢填。



评论(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