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心想事成小纸片03-04

→上篇指路01-02

没想到还有的后续qwq

大概中篇


03

     

     ,三日月瞅着大门紧闭的店门,再看看自己上衣口袋里正在酣睡的小家伙,伸手揉了揉金黄色的小脑袋,忍下了想踹店门这类粗暴的举动,抬头望了望天,思考起今后的生活该如何应对。

 

     本来一个人生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是现在承担起一个小家伙的责任,虽然养活的口粮是挺省的,但是一些日常用品,他从哪去找。

     回想起为了能给小东西弄几套换洗的衣服,他还特地跑了趟玩具店,面对一堆花花绿绿的娃娃看花了眼,随手买了一些,结果都变成了小东西的玩伴,玩的正欢,至于上面的衣服当三日月想扒下来的时候,回报给他的是一双垂泪欲滴的大眼睛,面对仿佛在质问他为什么这么残忍的眼神他只得放弃,思考起自己动手,然而…折腾了几天,桌子上除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碎布片,什么也不剩下。

     他三日月,对于缝纫针线活实在是略苦手。

     不过小家伙倒是不介意,顶着身上的白色的小披风,穿着那身来时的衣服,在他的屋子四处转悠。

     虽说小家伙萌萌哒,但是并不代表他一脸糟心从外面回来进屋子,然后见到小家伙从沙发底下钻出来,顶着一层灰的时候,还能心平气和。

     鹤丸既然要送这样礼物给他,倒是给个全套的东西,方便一下他不好吗。

     连基本的服务都做不到,他等人会回来一定要给鹤丸国永一个差评,顺带要讹他一顿,让他免费拿出小东西的生活用品给他。

     “三日月回去吗,感觉天气不太好的样子啊。”金发的小家伙站在三日月的上衣口袋里抬头看他,似乎是冷空气钻进了温暖的口袋里,惹得小家伙鼻子有点痒,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揉了揉鼻子。

     呵呵,三日月很有自觉的在心里不明意味的笑了两声,伸手按了按那手感特别好的小脑袋,“天冷就躲好啊,感冒就不好了。”说完话,三日月觉得他大概头一次用这么柔和的语气来和别人说话。

     天似乎真的黯淡了不少,三日月也只好迈开往自己的家中跑去,奔跑之时,交代好小东西窝在自己的口袋别乱动,而小东西也格外乖巧的缩回了刚刚的位置不再动弹。

 

     和小东西共同相处了一个星期后,三日月似乎有了点原来没有过的照顾人的自觉,这是之前从没有过的事,不得不说这个小东西多少还是改变了一点三日月。

     当然在这里小东西小东西的叫似乎有些不太妥当,三日月察觉到称呼的不便后,便询问起了小东西的名字,然后我们在这里也沿用他的称呼好了。

     之前也说过三日月在手工方面并不是属于心灵手巧那类,相反可能还有点笨拙。自然做不出属于小国広的小床来。当他也想过让小东西跟自己一起睡,但回想自己并不太没好的睡相,他还是选择了放弃,他可不想一觉醒来小东西又变成了小纸片了。

     找出自己围巾,拿出一个小抱枕,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床头柜,把抱枕拿出来放好,用手帕叠了个小方块做枕头,毛线围巾折好当被子。然后便把小家伙给安置在这个简易的小床上。

     每天早上醒来,他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拉着自己小披风的金发小家伙,眨巴着好看的碧色眼眸,里面装着的全都是自己的样子。

     大概,他没有对谁如此用过心,也没有谁能够如此把自己满满当当地装进眼里吧。

     

04

 

     鹤丸从小岛回来的时候,正巧碰上三日月站在他门口观望,上前走去,友好的问候着老友,虽然得来的是并不友善的表情。

     而人等着自己打开店门后,就开始直直的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而鹤丸国有本着好脾气并没在乎,知道打翻了一瓶好不容易配置好的药剂后,终于忍不住开口。

“三日月,你到底想怎样。”鹤丸丢下一旁的玻璃瓶子,也顾不上是不是会滚到地上,指着罪魁祸首开始质问道。

“把小东西的生活用品给我。”三日月也不啰嗦,直接道明了来由,至于刚刚的举动纯粹是想报复下鹤丸国永,毕竟让他等了这么久,总要有点代价的。

“哈?你自己不会做吗?别告诉我从学生时代开始全能的三日月同学,竟然被一点小手工给难倒了。”

三日月也不应鹤丸的嘲讽,两手搭在一起,就靠在他的实验台前盯着他。

“好好,我怕了你不成,我要知道你现在是这个德行,我说什么也不费心思去给你做小纸片了,东西在我右手边的柜子里,你自己找找要什么,不过啊,即使是朋友也明算账,原价啊。”这个时候不黑上三日月一把,更待何时。

“一折。”三日月依旧不多说话,轻飘飘的说了两个字,就等着看鹤丸的反应。

“你还能有点人性吗?我也要吃饭的。”鹤丸直接拿起手边的东西给扔过去,来表示自己的不满,“你简直见色忘义啊。”

“对你没啥必要有这个,要不然一折要不然我直接拿了。”

“.……”鹤丸表示已经无语,捂着头指了指手边的柜子,示意着三日月快点去拿,表示早点应付完这家伙,也省的早点在自己面前荡悠。

当扫荡完毕的三日月离开的时候,鹤丸国永表示心情愉快了一百倍,可以考虑研发点新东西了,毕竟为他人带来惊喜是他的理想啊。

 

     秋意渐浓,寒风刮起了的时候,三日月紧了紧衣领,记起家里还有一个小家伙正等着自己回家,加快了脚步前进。

     在拐小店的第一个路口时,余光扫到一片金黄,而他转头的时候,却不见那身影。

     若他能起上多一些的好奇心,大概就能见到,一个与他家小家伙样子相似的青年了。

 

     回到家中的三日月忘了这段插曲,在小家伙的陪伴下弄好了从鹤丸那里拿来的东西,一一给布置好,在睡前惯例给了小家伙一个晚安吻落在额头上,沉沉睡去。

     而在这座城市的另一边,一个青年正整理着手边的资料,却不知怎么,心头感到一股暖意,额头似乎有点痒,而他也不是第一回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

本体出现了呢。

说一下,纸片和本体是有一定联系的,毕竟纸片的来源是本体。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