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鹤一期】对门的你们与我们-08-

→→01   02   03  04  05  06  07

中长篇

现代paro

cp:三山/鹤一期

友情提醒:本文站定了上面的cp,不会有任何变化,也不会有任何三角关系的存在,cp们都各自过着自己的小生活。

本章只有几句话的三山qwq

08奇怪的战争

 

   鹤丸国永第十次在饭桌上被无视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自己被一期一振给冷落的事实。瞅着自个眼前的白饭,再看看药研和乱碗里满满当当的菜的时候,他表示,他不能跟两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子置气,这种醋吃起来回会显得自己智商低。

   当好不容易一筷子快夹起了一块肉,却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一期一振非常自然的夹起来吃掉。

   饭桌上没有什么规矩,一期一振正十分平常的和家里的两个弟弟交流平常的事情,而每当鹤丸国永试图掺和进话题的时候,却发现没人理他,完全自讨没趣。

   粟田口家的一个二个这是想干什么?孤立他?可是他什么也没做啊。

   以莫名其妙的状态结束完了这顿食之无味的晚饭,看着准备送乱和药研去公交站的一期一振,微微眯起了眼睛,脑内思考着某人回来后应该怎么询问。

 

   而正当人回来后的鹤丸国永准备以霸道的姿势询问自家的某人时,却发现自己压根做不到,因为...怂了。毕竟平常看起来没脾气温和的人,生起气才是真的吓人,自己真的有那个勇气吗。

   “那啥,一期你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以极其变扭的状态,鹤丸国永上前询问了起来。

   一期一振停了停脚步,眼神中的复杂让鹤丸国永有些被吓到,最近...不...他一直都没犯什么事啊,这是怎么了?

   而然他再想开口的时候,一期一振显然并没给他这个机会,默默的走进房间,没说一句话。

   僵硬在原地的鹤丸国永表示满脸懵逼,他做错什么了,倒是告诉他一声呐!

 

   一期一振坐在柔软的床上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想起今天的自己,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垂下了眼眸,心情低落了起来。

   他可以说从认识鹤丸国永这个人开始,他就知道这人的智商不一般,脑袋里装着许许多多的鬼主意和小聪明,可是往往到这些问题上,简直犹如一个智商负数的白痴一样,怎么都不开窍,也什么都问不明白。

   不知道是刻意装傻还是什么,他试图想去委婉的询问一点当年的事情,尤其是有关那张照片的相关事情,但这人偏就是反应不过来。

  上次三日月的事,本着任何事情好好交流,反正现在真正在一起生活的是他们两个人,与别人不相干,那次交谈,谈到了不少过去的事,他过去那点不算底的底也全透了个干净,可现在看来,当时的坦诚相待的人,只有他自己,因为他觉得那是他瞒着鹤丸国永的,也的确鹤丸国永要不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的确那就是个引发争端的导火线。于是他相信鹤丸国永,把曾经那点事给讲清楚了。

   照片的事,其实只是个意外,要鹤丸国永因此讲出来也没什么,可偏偏这个人什么也不提什么也不说,于是这便成为了他心里的一个疙瘩,难以消除。

   电视中正播着搞笑的综艺,可惜看的人的一点心思都没放在上面,鹤丸国永偏过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按下了遥控器的红色按钮,悄悄的走进了卧室。看着蜷缩在被子里睡着的人,叹了口气,越过身子,在手按下床前灯的开关时,轻轻地在已经熟睡的人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转身去壁橱抱着被子,准备在沙发上过一宿。

   谁能告诉他这莫名其妙的单方面冷战是为了什么啊,谁都不张口告诉他,他又要怎么去知道,明明生活过的平静的不能再平静,这突然溅起的波澜完全的意味不明啊。

 

   为了平复或者说是了解具体情况,鹤丸国永把难得假期放在了自家恋人开的小咖啡厅里兼职当侍应生,然而对方的情绪并没有因此变好,公私分明,完全不搭理他。至于一期一振家的两个小的,从一开始就是不是站在他这边的,尤其是药研,最近完全就没正视过他,甚至还带着某些类似愤怒的情绪。

   他怎么地这些家伙了,他无辜的,清白的天地可证好吗。

  “叮铃铃”,推门时的风铃声响起,鹤丸国永也索性暂时放弃去理解那些有的没的,面带起笑容招待起进门的客人,而当看到熟悉的面孔时,顿时放下了架子,迎着人进来。

 

   从金发青年进门的那一刻起,药研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青年所在的方向,在看看某人的变化的反应,联想起上次的照片,顿时不爽快起来。

   那边鹤丸国永拿着菜单去招待,这边一期一振倒是没有半点动作,站在柜台这边静静的瞧着那边的动作,另外则是思考起为什么自己会对照片上的少年有熟悉感。

   金黄的头发.....一期一振盯着那边的青年的发顶,慢慢联系起相应的东西。

   这青年虽说算不上店里的熟客,但面孔也不算生,有时会在下午来店里点上些甜食打包带走,可是什么时候跟鹤丸国永的态度熟稔起来的?再联系起照片上的金发少年的样貌和眼前的这位对比...等等...这别是一场巧合吧。鹤丸国永这家伙背地里给他藏了多少事。

   鹤丸笑容满面的跟青年道了别,等一回头就迎来了自家恋人的黑脸。

   怎么了这又?又怎么惹这几位爷的雷点了。

   一期一振面无表情的回到了柜台的位置,而他想问问乱怎么回事的时候,对方也只是摊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而药研则是没了刚刚的愤怒,不怒反笑,笑的春风满面,一步一步的走进鹤丸国永。

  “鹤丸先生,即使原来我和乱觉得你对哥哥好,我们也就接受你和哥哥的事情。但现在看来,你貌似没有这个资格,下次我们来好好谈谈怎么样?”

     ???鹤丸国永到现在还是摸不着头脑,然而现在药研对他的敌意却也不是假的,怎么的,这是要棒打鸳鸯了?

   

     另外一边,三日月则是在与自家恋人碰头以后开始格外的头大,要怎么去面对山姥切家那两位‘和善’的兄长呢。

    毕竟这可关系到他和国広住在一起的这件事上,不得不上心呐。

-------------

本来想赶在七夕前发的...

至于七夕这种虐狗的节日我真的写的出来东西吗qwq

这文大概还有两章结束的样子。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