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糖果大作战

被被贺文第二发

其实这个大概只是个自己的抽风产物....

有部分三山

     当审神者108次从长谷部的手下逃脱的时候,本丸里的其他刀剑男士早已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一如平常一般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当番的当番,偷懒的偷懒。

     偶尔有刀剑把这是当初饭后闲谈的时候,不免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比起长谷部那惊人的机动,其实他们的审神者的机动才真是碉堡了,能跑过长谷部还不被找到,多能耐!

     而然,也许到这要问了,为什么审神者要躲自家的刀剑,其实刀剑们提到这个大多会有点尴尬,因为理由说出来,实在有点丢脸了。

     ————甜食和糖果

     本丸的审神者是个甜食控,一吃甜的就跟上瘾似得停不下来,经常会叫着牙疼之类的话,但还是不知悔改的吃着甜食。

     而本作为主上的命令为一切的长谷部瞅着自家主人因为牙疼的小脸,心疼之余,眼光望向了罪魁祸首的糖果和甜食。

     身为主上的刀剑,竟然纵容主上变成这样,实在是不应该。于是有了此等觉悟的长谷部自觉应该帮助审神者戒掉甜食瘾,要不到时候再这么下去,可不就是牙疼这么简单了。

     但是本丸里的家伙,除掉他,惯着着审神者的不再少数。

     一期一振,烛台切光忠。

     一期一振是拿着对待自己弟弟一样,经常会对审神者进行投喂糖果,而审神者也乐此不疲的往短刀堆凑,而烛台切那里,则是想着自家审神只要想吃他就做什么的想法,经常进行投喂甜点,自己则是本着主上的命令要去实现,惯成现在的样子。

     对此他找二人进行的深刻的探讨会,终于达成了共识,为了审神者的健康着想,他们会克制住自己的行为,当然,如果实在抵挡不住审神者鼓着的小脸的话,后面这句话,两个人都没跟长谷部说,只是格外严肃的点了点头。

     于是,现在正在本丸里各个角落里搜索审神者的长谷部格外忙碌。

     他始终没闹明白,一期一振和烛台切那边都已经说通,虽然可能会有心软的时候让审神者吃上甜食,但是在那两人那边的甜食量在他的监控下,已经少了很多,为什么审神者还能有一把的糖果。

     他是不是把谁给漏掉了,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路过某间房间的时候,长谷部停了下来,准备休息一下,正好看见山姥切坐在走廊边吃着点心,皱了皱眉头,走了过去。

     “总队长,你有没有看见主人从这边过,我没看见她,如果看见了,记得跟我说,现在肯定躲在哪个角落里吃糖果。”

     山姥切正把最后一个团子给塞进嘴里,嘴巴里正嚼着没办法回应长谷部,只得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站起身子把身边的盘子给收起来。

     长谷部正要走,看见起身回屋的山姥切,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也就是在他回头的那一刻,他看见他们总队长的口袋里似乎掉出了什么。

     山姥切已经进屋,他则是上前拾起了掉落的东西,嘴角有点抽搐,坚定的踏起步子,准备找本丸的总队长大人好好聊聊。

     

      他说他好像忘了什么,可不是忘了吗,这还有个惯着审神者的家伙呢。

       掉在地上的不是别的,正是他从审神者那里搜出来的同类糖果。

      他怎么就能忘了他们总队长大人,虽然平常没啥表情,看上去还挺公正的一个人,但是私底下惯得审神者不像样子,或者说,两个人是共犯也讲不到。

       山姥切国広其实也是个甜食控,而且还是被审神者给带出来的,所以帮忙窝藏糖果点心这件事情再正常不过了。

        就在他里山姥切房间门槛还有一步的时候,拉门碰的一声被关上,长谷部只能咚咚咚的敲的门震天响,对着门里头的人大声叫嚷。

        “山姥切国広,你身为主上的近侍,本丸的总队长,竟然把主上的健康于不顾,和主上一起犯错,你要知道主上已经不只一次因为甜食的原因,牙疼的打滚。就是因为你这么惯着她,主人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山姥切自然是不会因为这个开门,瞅着眼皮子底下的家伙,在看看身边满地的点心和糖果,咽了咽口水,抬头望天。

        甜食的诱惑实在是......算了算了,哪天有空还是和审神者谈谈吧。

 

         至于门外,本来想把门撞开,把吃糖吃的正欢的小姑娘给抓出来的长谷部,却是被某位人士给拉住了,而对方正笑眯眯的瞧着他。

         三日月宗近....心里念了念这个名字的长谷部眼皮一跳,感觉自己的头开始痛了。

         本丸里的这一个个的,真是没法管了。

         “不知道长谷部找切国有什么事呢?”对方还是笑眯眯的,但是看得长谷部实在有点不舒服,“切国既然已经关门准备午休了,长谷部君也去休息吧。”虽然面上看得挺和善的说出这句话,但却是带了点要赶人走的味道了。

       如果说审神者为了躲他会往哪里躲,山姥切这里绝对是个好地方,对方一定会包庇,而山姥切则是会被本丸的这位天下五剑之一的某位老爷爷级人物给包庇,一环扣一环,自己主上就是算到了这个,才往这里躲来着。

       啧,本丸有难管的审神者,还有这闪瞎狗眼的现充呢。

        比如三日月和山姥切这一对,山姥切其实还是蛮好相处的人,但是自从被审神者带进了甜食的大坑,就一去不复返,而惯着山姥切的就是三日月,对自家恋人的行为没有任何的反对意识,反倒助纣为虐,导致了本丸的一个恶性循环。

        这次审神者被他抓包,就往山姥切这逃,他想从山姥切那里抓人,然后三日月又在这里横插一脚,让他无功而返。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本丸会有这样的审神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近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充!!!!!长谷部很想咆哮,但只得摊了摊手,准备离开了。

          真是不想管了,心累.....

         “我...三日月,你就这么惯着吧,等着看总队长牙疼样子你就知道了。”长谷部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语重心长的向三日月说了一句。

          三日月则难得摸着下巴,盯着长谷部看了一会,看的长谷部觉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的时候,终于开口。

         “不如我们达成个共识,切国这边我来管,你就负责抓好我们的审神者,别让她老往我家切国的房间窜,小姑娘家家,老是往男的房间也是影响不太好。“

         听着前半句话,长谷部还表示三日月不愧为天下五剑,通情达理,而到了后半句,他则是抿了抿嘴,这老人家其实就是为了自己。

          罢了罢了,只要能治住审神者的甜食瘾,其他的暂时就放一边吧。

 

          山姥切自然是不知道外面两位嘀嘀咕咕了什么,听见脚步声渐远,便放心的坐了下来,审神者则是很自觉的推出了一部分甜食到山姥切的面前。

           审神者则是很自在的大吃特吃,觉得自己近侍真是可靠,连带着爷爷也可爱了起来,只要能帮她吃到甜食,都是好人呐。

           两位完全没自觉,已经被外面的两位设了套了。

 

           至于之后,审神被抓,糖果被收缴,抱着长谷部的腿在哀嚎吃糖的事情,在这里提出来的实在太过丢脸,暂且不提,来看看另一边我们的本丸总队长那边吧。

         糖果在二人的唇瓣间辗转,而山姥切虽说不甘心被这么折腾,却依旧追着糖果的味道走,至于三日月则是对此次的合作感到格外的满意,正准备进一步时候,刚吃到糖的山姥切则是突然感到牙齿上一阵刺痛窜了上来,连忙推开了三日月,两只手捂着牙痛的那边的脸缩在了房间的角落里。

          “三日月你离我远点,就是你刚刚那颗糖弄的。”山姥切一把推开了试图查看情况的三日月,抛弃了在外人面前一向高冷面貌,面部略扭曲的发出丝丝的抽气声。

          于是,在山姥切牙齿好之前,我们的三日月近一个月都没被允许靠近过。

           这场事情的终结,以长谷部的成功收缴审神者的糖果,帮助审神者戒掉了甜食瘾,为最大的胜利,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____________
其实那个甜食控审神是我,我只要吃到糖,就很难停下来,所以平常会控制点自己吃糖来着。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