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梦境之间

之前在点文贴,有亲点的文,@Satsuki

抱歉....感觉自己有点写跑题了


01

 

   本丸的审神者三日未归,本丸的各位刀剑付丧神的状况如何呢,一起来看一看好了。

   鹤丸依旧在持续这他无伤大雅的恶作剧,粟田口的各位正在本丸里玩游戏,在相应的时段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活动与游戏,其他刀们的生活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

   这里的审神者虽说基本上都每天都能来本丸安排各项工作,但是毕竟还是一枚工作党,偶尔不能回本丸也是能够理解,所以本丸里的刀们也并不担心他们的主上会有什么事情。

 

   刀们很平常的度过了这没有审神者在的几天,当然也总有那么几个在这种平和状况下感到的不安的刀剑,一位是一向积极参与本丸各项工作的长谷部,本该是本丸最有干劲的人士,此刻却在本丸大厅的某个角落里独坐,全身散发出格外消极的气息,若是你凑上前去,大概会有幸听到他的碎碎念。

 “主上....主上....为何还没归来。”

   另一位大概就是坐在办公桌前,按压太阳穴略微皱眉的本丸近侍山姥切国広。

   他的头有些疼,并不是什么因疾病而带来,而是出于本丸微弱的灵力波动。或许其他人并未察觉,而作为这本丸里的初始刀,作为在这个近侍位子上的他,本丸里的灵力变化他是感受的到的,哪怕这次的变动并不大。

   而他却是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这次主人的未归与其他时候不一样,维持本丸的灵力开始下降了,而这个原因,大概此刻在现世的审神者的变动有关。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这些症状是否与审神者有关,但他知道的是,如果审神者出现了什么问题,他可能会受到影响最大,现在的症状暂时还不算严重,只希望审神者早日过来,他的症状估计才能转好。

 

02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么为何会真实的像曾经发生过的一样。让那如果是发生过的,那么他现在的生活又该如何解释

面前的指示灯由红转绿,身后鸣笛声不断,催促着前方还未踩动踏板的少年,而终于少年因为这些声音不在走神,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指针,踩下脚踏板,往前骑去。

 

   一遍又一遍,在梦中走过场景,真实的可怕。

   仿佛伸手就能触及在庭院中飘落的樱花,仿佛能感受寒冬里落下雪花的温度,仿佛那人的耳语就像真实的在他耳边说话一般。

   在课间午休的片刻小盹里,山姥切睡的并不安稳,似乎感觉有人在他低语。

   最终选择睁开眼睛的山姥切没有想要再次入睡的心思,而是偏过头去,透过窗户望向校园里的樱花林,再想起先前所在脑中浮现出的景象,摇了摇头。

 

   ————真是个...令人担心的家伙呢。

   略带磁性的声音回荡于脑海,终于那最后一丝的睡意,也消失不见。

 

03

 

   本丸审神者消失的第七天,本丸的其他刀剑也终于不在有最先的淡定,而至于最初开始就不太对劲的两位,也开始走向一种不太好的节奏。

   长谷部开始属于一种双耳听不见外界的一切东西,每天把审神者的房间早中晚各打扫一遍,然后在审神者的办公桌旁站上两个小时,盯着桌上摆放的审神者在现实拍摄的照片,目不转睛。

   至于另一位则是极力的本丸的其他人面前隐藏起自己的不适。付丧神的身体有着人类的情绪也有着人类所拥有的的五感。

   而面对吃着误加了不少酱油的面条,还丝毫无任何异常表情的山姥切,三日月不免担心了起来。

   洗刷完碗筷,三日月执着山姥切的手,行走与本丸的走廊之上,他感受到了恋人的异常,还有那手心里不正常的温度。

   “切国,我们在这休息一会吧。”落座在走廊的边缘,三日月决定去给近日身体疲倦的恋人泡上一壶清茶,再从厨房拿些他这金发恋人爱吃的糕点,来缓解下山姥切最近紧绷的神经。

  “好。”对方只是轻声应了他一句,微微点了点头。

   三日月起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离开前还特意回头看了眼坐在那儿的人。

   常常带着的白披风此刻并没掩盖住那一头灿烂的金发,也未能掩住那青年眸中的难得放松的表情。

    他的恋人有着不容他人质疑的骄傲,在主人不在时候操心这本丸的大小事务,而说白其实就是个劳碌命,饶不过自己的一个人。

    算了算了,还是怎么想想在这午后小憩里,把自家的恋人好好抱在怀里温存片刻吧。

 

    本还只是靠着走廊的柱子上缓解下近日涌起的疲惫,却没成想身体越加的沉重,而当最后倒在木质地板上,山姥切早已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昏迷。

    在那迷失的意识的一刻时,他似乎听见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也似乎听见了谁在大声喊叫他的名字

   主上,怕是这场慌乱在所难免,而我们又将何去何从呢。

 

04

 

   不知道是多少次从梦中惊醒,山姥切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睡衣上的花纹,有些发愣。

   梦中总有那样一个声音存在,念着一个他听不见的名字,而他则是穿着不同于这里的衣装,在一栋陌生的建筑里,那里有着形形色色的人。

   而他最常见的场景,一个像极了自己的人,躺在床铺上,闭着双眼。身旁有个衣着华丽的人正守在床铺前,片刻不离。

   他像个旁观者一样站在一边,他想去捋平那皱紧的眉毛,他想去跟那神色不佳守望在那人说点什么,让他不要担心,可是直到手掌穿过那发间,感受不到那皮肤的温度时,他才明白,这里只是个梦境罢了,不是现实。

   他不知道那一刻自己在难过什么,只是呆愣的看着那人照顾着在床上沉睡的青年,不再言语。直到被闹铃声唤回现实。

 

05

 

  “其实在主上不在的这些天,我也发现了兄弟有些不太对劲。”

   堀川瞧了瞧三日月眼睛底下的一片黑,在瞧着躺在床上发着高烧不退的兄弟,轻声叹气,蹲下身子,把覆在青年头上的毛巾换了一块。

   “可是兄弟这人喜欢一个人硬撑的毛病,我是真不晓得怎么说他...也许他觉得,如果他要倒下了,本丸大概就真的会陷入一场恐慌吧。”

     三日月并没回应堀川的话,沉默着,他想着那天看着山姥切就那么倒下去的时候,自己的慌乱,而这场不退的高烧,则让他觉得,这次事态的严重性。

    审神者的未归,自家恋人的高烧不退,还有...他所感知到的灵力的衰退。

    他们这些刀剑的付丧神依存于由审神者灵力维持着的本丸,面对这样的变动,他们又能有真没办法呢。

    只能等待着那在现实的孩子早日归来,只能等待着那个孩子的平安归来。

    虽然他并不想说,人类的孩子如果在现世受到了什么情况,他们的本丸也会受到影响。

 

06

 

   山姥切并不知道自己那一刻是怎么想的,去救一个陌生人,也许只是觉着那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格外的眼熟,仿佛是在某个地方见过一样,而当血色弥漫眼睛时,他却在有的没的想着些东西。

   原来,受伤并没有那么疼,不过血沾湿的这件白色的连帽衫,等到他再次醒过来,还能洗干净吗?这可是他最喜欢的一件衣服了。

   眼睛上感受到了略微的湿润,隐隐约约看见一只眼中有着新月的黑猫舔舐着他的皮肤,而那双好看的眸子里竟是显露出了几分感伤。

  带着困惑,山姥切也终于陷入黑暗,闭上眼睛。

 

07

 

   五虎退见着头上缠着几圈绷带,一瘸一拐从本丸大门口出现的小姑娘时,半天没回过神来,这已经是本丸审神者未归的第十二天,而这个看上去有些狼狈的人,正是他们的审神者。

   “主人...”似乎是有点不可置信,五虎退的声音里有些不可置信,知道那个小姑娘扯出一抹熟悉的笑容,轻轻叫了句他的名字后,他才终于回过神来,跑上前去,抱住眼前的人,大哭了起来。

    而刚才审神者的房间打扫出来的长谷部,本来是想站在本丸门口不抱希望的等待着审神者的归来,却看到了自家的审神者正弯着腰安慰着哭泣着的五虎退。

    本该扎起的黑发披散在肩上,而那上面却缠上了显眼的白绷带,而本娇小速度却并不慢的孩子,此刻动作却略微迟缓了些。

    感受到背后的温度,小姑娘也只是转过了头,微笑着看着身后名为长谷部的人形抱枕,“抱歉了,现世出了点事,但是我还是回来了哦。”

 

    独守了一晚未睡的三日月,也终于忍不住在天明快到时候侧着身子趴在床榻上睡了过去。毕竟这和人类相似的身体,也是会感到累的。

    阳光照射的眼睛有些生疼,而让三日月清醒过来的却不是这扰人的阳光而是在他脸颊上的温热的温度。

“好好休息吧。”熟悉的话语响于耳畔,催促着他睁开混沌的双眼,把所有的目光注视在那怕他着凉,把那带着熟悉气息的被子盖在他的身上的人,随后一把拉住,卷进被子里,环抱住久违的人,不肯撒手。

  “一块吧。”抱着人不肯撒手,三日月也不怕被说是狗皮膏药,要知道,他从未有过一刻担心成这些天这样。

 

    在经历了本丸其他刀剑们的关心与洗礼,审神者也终于来到了自家近侍的房前,准备推门进去。

    她的情况最受牵连的便是自己这位近侍,听到了别的刀剑说山姥切这些天都一直状况不太好,高烧不退甚至于昏迷不醒。

    而在她推门的那一刻,脸上的担忧却是转为了微笑,轻轻的带上了门。

    里面两人温馨的相拥而眠,她还是不要打搅了吧。

 

08

 

    一日梦中惊醒,抬眼便看见了那双盛着新月的眼睛带着笑意望着自己,起身站起,瞧了瞧身旁熟悉的景色,山姥切终于安心下来,只庆幸,之前的还好只是一场梦。

    这里才是他熟悉的地方,而身旁的人才是他安心的所在。

    然而庄公梦蝶,是蝶梦到了庄公,还是庄公梦到了蝶呢。

    真实和梦境,又真的能分得开吗?


-----------------

总的解释下,因为感觉自己写到后面有点意识流了....【其实写到最后自己都有懵逼了.....

那个在现世的被被,其实是在昏迷中的被被的梦境之中的,那些只是被被梦里的一切。而现世的被被陷入黑暗的时候,其实就本丸的被被苏醒的时候,至于那只黑猫,就当做是爷爷唤醒被被的意识化身吧。

感觉自己有点强行解释,不过大概就是这样。

那位要点这个梗的亲,这里表示抱歉,写着写着变成了这个样子,亲说最后要撒糖,而我却弄成了这样....

本来最后不是这个样子的,自己还是手欠的改成了这样了,因为被删掉那部分有点不太适合,于是....就是这样了.....【我到底在解释什么QWQ...

我继续去写百粉点文里点的了.......【抱头跑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