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你知道本丸有只幽灵吗﹝7﹞[END]

上一章

 本章后带一个小番外



【7】

 

-01-

   当众人聚集到饭厅,准备对着碗里午餐下筷时,看见那个蓝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停下了动作与话语,目光交集在那个身影边上的另一人,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而最先反应过来准备冲上前去的小姑娘,则是一把被放下碗筷的加州清光给快速拖回了原座位,满眼泪目的望着那个久违的身影。

   今天早上去总局那里折腾事情,到了中午才回来,但在午餐前从其他的刀剑那里了解到三日月昨晚并没有来用晚餐,今早也吃完了草草吃完了早餐就回到了房间。本来她还想准备吃完中饭去看看三日月怎么了,现在看来…..哼哼,很不错嘛~

   距离审神者距离最近坐着的加州清光嘴角抽了抽,看着小姑娘脸上莫名的笑容,把座位稍微离得远了些。

   山姥切则是低着头,看着地面,随着三日月的步子往前走,等到三日月坐下后才跟着一起坐下,他不敢抬起头看向久违的同伴们,他怕怀念的最后留给他的会是失望,也许他将和这些曾经并肩作战的伙伴们说上曾经未能说出口的再见,但也怕再度去回想起曾经生活在同一个屋檐时所拥有的温暖记忆,那比自己折断于战场的诀别还让他难受。

这顿饭大概是本丸有史以来吃的最安静的一顿饭,只听得见碗筷的轻微碰撞声,细微的咀嚼饭菜的声音。

知道山姥切是谁的刀剑们沉默不语是因为他们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这突然归来伙伴,审神者给予的嘱咐他们还记得,可现今的状态却让他们不解。而后面才来的刀剑则是偶尔抬起双眼打量着这位有些陌生的伙伴,想要询问,却发现气氛格外安静,咽下了疑问。

食完午餐的刀剑陆续立场,也刻意放轻了步子,减少了声响,而曾经一队的参与过那场战斗的刀剑也是在山姥切的面前顿了顿脚步,轻声道上一句后,快步离开。

山姥切从化为付丧神有了人类的身躯以来,他感受到了太多曾经他不能理解的感情,听见并肩作战的伙伴们的轻声话语时,他的心头微酸,有些五味杂陈。

一期一振和短刀们离开饭厅走在回部屋的路上,而眼尖的药研则是发现他们这位以微笑示人的兄长正故作不在意的用手掩了掩有些泛红的眼角,情绪并不太好。

大俱利伽罗则难得看向了身边两家伙,默默的跟在自己的身后,反常的停下了日常喧闹。

至于其他几位曾经一队成员们也在吃完午餐后,有些沉默的回到了各自所属的部屋。

————总队长,欢迎归来。

无论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形式归来,你也依旧是曾经带领过我们踏过战场并肩战斗过的同伴,而我们则从未忘记过你的存在。

 

-02-

 

加州清光印象里的审神者是个待人温和脾气很好的小姑娘,可现在瞅着小姑娘的面无表情,眼神直勾勾对着面前那只奇怪品种的狐狸,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哈哈哈,好久不见呐,狐之助。”说完审神者蹲下了身子,伸手去摸狐狸的脑袋,“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来着呢。”话尾语调上扬,可嘴角却是没扬起半分的笑意。

“请您轻一点,要不然…毛会..秃掉的..”小狐狸见着面前皮笑肉不笑的小女孩着实有点被吓着了,上回见面时,明明是个那么可爱的孩子,这么久没见就变了样,果然是身旁一群性别男的刀们,带坏了吗?

不对,现在小姑娘这么对它,应该是时之政府的锅吧,系统出了bug,人家带了守上战场的刀受了伤本来是可以手入的,结果付丧神的人类躯体消失了,没办法恢复。

不过小姑娘这边之前似乎是悲痛过度忘了有守这一茬,现在找的到时之政府去,却因时间有些久而处理起来麻烦了起来。那天据说政府办公室还被闹了一顿,不过….主要责任还是在时之政府身上,逃不脱的。

但可不可以不要把愤怒发泄到它身上,它很无辜的。

加州清光把狐狸从小姑娘手下拯救了下来,狐之助格外感觉的往向他,可高兴不到半秒,见着加州清光的表情,它决定选择沉默。

因为那表情上仿佛写了————要是你没带来好消息就把你扔进锻造炉里。

狐之助很想当场对天长嚎,这是阿官的锅,为什么要我背!!!

 

当重新以能被人看到的实体回到本丸,山姥切还是多少有点适应不良,他之前习惯于隐藏在本丸的角落里,要不是被三日月给揪出来面对现实,他其实就想这么过下去。

而现在他正站在审神者的房间里,左边是兄弟堀川和山伏,右边站的是三日月,正对着他的是审神者还有加州清光和他手上抱着的一只狐狸,一群人围在中间的是自己的本体。

见着审神者掀开黑色的木盒,看见那满是裂痕的本体,山姥切的手慢慢的握紧,微微皱起了眉。以这样的形式见到自己的本体,还真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等会请付丧神重新回归到本体中,然后再请审神者大人另开出一间单独的手入室,进行修复吧。”说完狐狸不知道从哪拿出了类似于依赖扎和手札的东西,让审神者从它的手上去拿。“这个为了修复这个问题要的道具,必须要加上哦。”

“你这事上头也折腾了些时间,时间有些远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行。”话还没说完,感受到周围的凉气,狐狸赶紧往下说,“说笑而已,不过的确不能马上恢复原本的样子,而且恢复后也可能变不成现在的体型,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恢复原本的付丧神的样子。”

被狐狸的眼神看着山姥切有点无语,他不明白狐狸眼神里到底想要对他说些什么。

“我能问句在变回原来的样子之前,我会是什么样子吗。”既然有了希望,前面有些小插曲也没有大碍了。

狐狸翘起了嘴角,从加州清光的怀抱里跳到了小姑娘的肩膀上,对着小姑娘的耳朵嘀嘀咕咕了什么后,一人一兽如同默契一般对视了一会。

狐之助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后,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而除了小姑娘以外的众人。则有些一头雾水起来。

“主上,刚刚的问题似乎还没有回答我。”山姥切难得有了着急的情绪,毕竟这可是事关自己的大事情,刚才一番没头没尾的情景,他看不懂。

小姑娘掩嘴遮着笑意,咳嗽几声后,拉着加州清光去做准备工作,“总之不是什么坏事情,国広就安心吧。”说完,便抬脚离开了居室。

 

加州清光在与小姑娘另外开辟一间手入室的时,放下手了手中的工具,想着之前小姑娘和狐狸进行的一番奇怪的交流,不免有些好奇,抬眼看向心情犹好的晃着脑袋哼着儿歌的小姑娘,微微扬起嘴角。

好吧好吧,他也就忍忍自己的好奇心,就算自己去问,小姑娘大概也会回给自己一个高深莫测的不明表情,得不到答案的。

而一旁哼着两只老虎的小姑娘则心情犹好的折腾着东西,期待着自家总队长重新回归本丸的那一天,不过在这之前还有好戏可以看,真是不错。

狐狸在她耳边嘀咕的原话大概是,能恢复她家国広的札有些副作用,在手入完后,有一个星期,原来青年体型的国広会有一周的幼体期,而且可能暂时没有记忆,不过一星期后将会恢复正常。

呵呵,这副作用,小姑娘暗暗的心里笑了会,随后恢复正常表情,弄好了手头上的东西,转过头去,“叫人来吧,准备好了。”

这回,倒是好玩了起来。

 

-03-

 

当手入室上的时间牌开始显示的时候,三日月知道,这才算是一颗心放回了原位,一切终将恢复正常,而这场持续时间有些久的剧目也将终究落幕,回归到日常的正轨上。

虽然他想要在手入室门口,等待着他的恋人,属于这个本丸的山姥切总队长归来,但却意外的被迫安排长达24小时的远征,即使他想抗议,也被推向了等待他的远征队伍里去,便只得更上队伍,迈开步伐,往前行进。

“三日月,记得带手札回来啊。”小姑娘的叫嚷声还在身后回答,三日月却决定装一回傻,懒的理身后满面笑意的小姑娘。

 

回来的时候,正值黄昏,橘色布满天空,格外好看。三日月无暇顾及此刻美景,见着手入室的时间牌还剩下1个半小时,也不顾快到晚饭的时间,径直进去,趴在那柄被修复,闪耀着淡淡莹绿色光芒刀剑旁。

或许是刚刚经历过长时间的远征,身体也难免有些疲惫,本还想能够在恋人恢复的第一眼看的是自己的三日月,也终于抗不住睡意的侵扰,闭上了眼睛。

以至于在他睡着的这段时间里,本丸里发生了什么,三日月也并不知晓。

 

审神者慢悠悠的吃完晚饭后,和跟刀剑们闲聊会后,估摸着修复完成的时间差不多到了,继续慢悠悠的走到手入室门口,拉开纸门。

啊,幼体的国酱一定可爱的不行。小姑娘审神者满怀期待的拉开纸门,除了看见趴在台子上酣眠的某天下五剑外,台子中央的那把刀剑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完全顾不上叫醒睡着的家伙,小姑娘直接掉头开始在本丸里快速跑动起来。

小孩子样子的国酱会不会迷路了,而且也没有记忆,要是一不小心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审神者已经在脑内假设各自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开始四处寻找起了自家幼体化的山姥切国広。

在小姑娘找不到人像只无头苍蝇似得到处打转转时,天上早已升起一轮月牙,挂在天空,而见着自家主人在该睡觉的时候还在四处乱转,加州清光决定还是要把快狂化的主人给抓回休息的地方好好冷静下,以免打扰到已经入睡的其他刀剑。

 

而终于从睡梦中醒过来的三日月,睁着朦胧的眼睛瞅着面前空空的盒子时,不免有些懵,半天没回过神,摇摇脑袋,晃掉脑中残留的睡意,清醒了过来。

这个情况是?他怎么一下子就睡过头,错过了重要的事情。

起了身,三日月加快脚步往手入室外走去。

他不想去思考些有的没的,因为总是会让他不断想起那人满身鲜血倒在自己怀里的样子。还笑着要自己好好生活,忘记过去。

正当三日月不可自拔状的陷入那段纠结的过往时,却突然感觉到了脚似乎触碰到什么软乎乎的东西,低头一看,却也再忍不住嘴角的笑意,轻笑了起来。

披着白布的小团子不知怎么绊倒了,本以为要滚到台阶下面去,却意外的停下来了,捂着被撞的地方,爬起来抬头往上看,见着眼前一个长着十分好看的人,弯起了眉眼,笑意盈盈。

“我...我...”小团子瞅着这人,本还想说点什么,却不知说些什么好。

“要不要一切看月亮,今天可是新月哦。”三日月抱起孩子纠结怎么和他对话的孩子,望向孩子的碧绿的眼眸里自己的倒影,“我还准备了些团子,一起看吗?”

小团子本还纠结如何进行对话,听得三日月这番说后,索性也不去再想,点点头。

 

如果你在本丸那寂静的夜里出来走动的话,也许会看见在本丸的某个走廊上,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执着手,坐在那走廊边缘,赏着那轮弯弯的月牙。

 


  小番外

  

   知道幼体山姥切无事后,本想第一时间抱紧幼体状的国酱的婶婶,见着三日月抱着一小白布团子行走于本丸的时候,表示一口老血堵在心口,久久难以平复下心情。

   为什么还是被老头子钻了空子,她连一下幼体国酱都没碰到。

   白色的兜帽掉落了下来,露出了孩子肉乎乎的小脸,对着蓝发的青年翘翘嘴角。而在不远处旁观一切的扎着马尾的小姑娘则扶着柱子表示着痛并快乐着,虽然并不情愿如此美好的小家伙没能在自己的面前.....

 

幼体事件过去一个星期后,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听着悦耳的鸟鸣声清醒过来,已经恢复正常体型的山姥切,正一脸透红的窝在某个还未起床的某个天下五剑的怀中,之前一个星期的记忆正在脑袋回放,恨不得狠狠的踹上一脚就在自己身边的人,下脚之时终究还是不忍心,轻微的挪动身体,在三日月的脸上落下一个久违的早安吻。

 

不过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山姥切选择了跟着队伍不断远征,暂时不想面对自家主人和三日月那个家伙。


 End

  ................

上次更新真的大半个月前了,而当打起这章不久,迎来了不动的活动,自己掉进了煤堆里,黑的不行,一直在肝游戏也就没打什么【其实就是当惯了咸鱼QAQ

这文其实属于自己莫名奇妙的一个时候,当然最初的想法不是这样,按照最初的想法大概也不会是这么个结局。

这章有些强行解释的状态,。。。而这个结局,只能说写不了be啥的。

文中的山姥切痴汉的审神者其实就是我自己,一天到晚对着爷爷讲被被是我的,我才不给你这种白痴话qwq

感谢各位的观看,接下来因为有答应些之前萤火的番外,于是会努力去想想吧,还有的话,大概想写点小白甜的三山,但是...开学了果然是好多的事,再说吧www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