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你知道本丸有只幽灵吗﹝6﹞

上一章



-01-

 

    加州清光正在默默的围观着这场争吵,说是争吵可看上去很像是三日月在欺负审神者来着,小姑娘都快被气哭了好吗。

    他作为在自己的好友山姥切不能再回到本丸后担下了所谓初始刀的称号,他多少还是理解点小姑娘的做法,其实就是气不过。

    眼神一转,瞄到审神者房间的柜子,思索着里面该是藏了多少山姥切的相关物品,要知道,审神者可是一度对三日月处于羡慕嫉妒恨的状态,大写的总队长痴汉。

    啊啊啊,为什么他要在这场争吵中默默的内心吐槽,好心累。

 

  “本来我以为主人还算是个善良的小姑娘,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三日月,都是你的错好吗,要不是你不记得,我能瞒你?要不是国酱喜欢你,你以为我真的会把我的近侍,我的初始刀让给你!!!”

    完了,这下小姑娘的内心话可是暴露无遗了,真是不忍直视,加州清光百无聊赖的望向窗外的树,思考为何今日天气为何一丝风都没有。

    门口一期一振带着小短刀们快速走过,并不想让短刀们听见争吵的内容,走之前还留给了同情加州清光的眼神,默默的离开了。

  “看来您的心思还挺多的啊。”三日月没被话气到反而扬起了灿烂的嘴角,说完这话盯着审神者。

    加州清光上前站到了审神者的身边,他可不想看到自家主人被这把天下五剑的气势给吓得坐在地上。

    小姑娘咽了咽口水,递给身边的加州清光一个做得好的眼神,即使不想否认,她还是有点怕现在的三日月宗近的,这种皮笑肉不笑看的她心里发毛。

  “我在为我的近侍鸣不值,你连最喜欢的人都能忘,我即使想说出真相,怕是你也不相信吧。”小姑娘站直了身子,微微握紧了手掌。

  “你们什么也不知道,因为是切国要我忘记他好好生活。”三日月淡淡的说了一句,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也一瞬间消失不见。

      小姑娘也见气氛缓和了下来,也不再摆出针锋相对的样子,“三日月,那你为什么会想起来呢,明明谁都没有再和你提他的名字,连我都要觉得,我最喜欢的那把刀,本丸里再没有人记起了。”眼眶里的泪水也终于在此刻掉下来,“最该记住他的人偏偏忘记了,真的是很难过的事情。”

     “不过,我有一个消息,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擦去眼泪,审神者恢复了平静,“之前堀川对我说,他看见了国広出现在堀川的部屋了,之前后藤说的出现在我房间的幽灵,也许就是国広吧。既然你都想起来了,我也的确都不该瞒着你了。”

     三日月听见审神者的发言,沉默了一会,“看来,那不是我的妄想症呢。”不知所谓的一句话却让当场的加州清光和审神者满头雾水不能理解。

     出现在月光下的孩子,对着自己的亲昵,在难过时会抱住自己的少年,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只属于他们的无人知晓无人看见的记忆。

     三日月并不打算去回复一脸迫切得知真相的审神者,扬起嘴角开了口,“那我想问的是,切国的当初的事故,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明存有的是完整的刀身,为什么不可以手入恢复,显现不出人类的付丧神模样,如果是被破坏了,那应该只剩下残骸才对,而不是留有完整刀身,用灵力再也召唤不出来的场景。

     等等…当初是不是遗漏了什么细节,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呐。

     审神者看着三日月皱起的眉,歪着头用疑惑的眼神询问着加州清光,可对方也只是摊了摊手,表示并不清楚。

     “您那时候给了切国守吗?”三日月偏过头看向正在疑惑他突变的情绪的审神者。

     “当然我一直都有给切国的,没变过的,话说怎么会问我这个?”审神者有些不满三日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却在说完话的时候一顿,明白了三日月思考的东西,却又有点转不过来弯。

     当初只是觉得是自己的能力问题,灵力不足什么的,无法去唤醒国広,也一度消沉过一段时日,想着自己是否能够承担下审神者的职位,连自己的刀剑的安全都不能保障好。

     见着小姑娘的表情消极了起来,加州清光多少还是有点猜到小姑娘想起了什么,上前拍拍肩,让审神者回过神来。

     “三日月,看来我是要去总部问清楚了,当初就晓得找解决办法,没想过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我明明好好给国広佩戴好了御守的。”

  “那我就希望主人能带着好消息归来了。”捋了捋衣袖,他则是需要把某个躲着他的家伙抓出来了,他可不想本丸有什么幽灵作祟的消息。

-02-

   

   山姥切正躲在本丸的某个角落里,最近他发现似乎有其他刀剑看到的他,在本丸里似乎还把他谣传成了幽灵。不过自己究竟是什么呢,还真是讲不清。

想起先前还是小孩子体型的事情,山姥切多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仿佛记忆里裹着白布的孩子是另外一个人,亲近三日月就像是那孩子的本能一样,依赖着三日月,舍不得离开。

当初他又是怎么说出那番话的呢?毕竟他面对的是现实,而记忆里的那个幼小的自己只是个没有任何记忆的懵懂孩子,什么都不需要想。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消失,如果再贸贸然的出现在三日月的生活中,只会影响对方的生活。

闭了闭眼,感觉到有些困乏,山姥切裹紧了身上的白布,遮掩着自己的体型,小憩了起来。

 

三日月静静的看着本丸空地晚安的孩子,在一阵孩子的嬉闹声中品着茶。

当短刀们收起玩闹的东西时,三日月也同时听见了一期一振叫着孩子们回去午休的声音,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回到房间,掩了掩嘴,有些困意。

短刀们的声音渐远,三日月也起了身,余光瞧见一抹鲜艳的颜色,那是先前孩子们玩闹时遗留下的玩具,走上前去,也就是那时,挂起一阵微风,吹过那棵茂密的大树发出沙沙的声音,也就是那时他见到了一个青年,在那隐蔽的角落里,静静的靠着树干旁,先前盖住脑袋的白布落了下来,露出那一头灿金的头发。

手里拾起的玩具落在了地上,他放轻了步子,走到了青年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看,在他寻而不得的时候,那只小猫自己跑了出来呢。

那时午后的阳光不算烈,透过枝叶的的缝隙洒在两个的身上,如果你能走进看看,你会发现金发青年身边的深蓝发色的俊美青年,微微扬起了嘴角,他的左手轻轻的握着身旁的手。

金发的青年不知什么时候起,靠着穿着蓝色华丽衣衫青年的肩头,睡得十分安稳。

 

山姥切醒过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泛起了红色,而当察觉到手旁的温度时,瞬间脑子本该残存的睡意全部消失无影,而当他准备抽回手,趁着身旁的还没醒,他必须再找到另一个藏身的地方。

“切国,你躲到哪里我都找的到哦。”话尾笑意的不难听出,山姥切也察觉被握住的手的力气紧了几分,“我不介意和切国玩躲猫猫,但我不会放手了。”

“眼睁睁看着你消失在我面前的事情,我再不想发生第二次了。”

山姥切见到了那双有着新月的眼睛慢慢睁开,静静的看着他,里面有的复杂情绪,他全部都看的一清二楚。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