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秘密(下)[完]【三山】

有关暗恋的一个故事

短篇  完结

其实算是双向暗恋啦


上次更新http://94dust.lofter.com/post/1cb30025_7d02e0b

【不会弄文字的超链接,有点无力...

 

 

-05-

 

等级的逐渐上升,三日月有时也能跟随上山姥切所带领的队伍,前去较为险恶地方。也因此能够看见山姥切在战场上的一面。

即使身为本丸的总队长,但三日月还是会多少觉得这人并不自信,比如那所谓的仿品宣言。不过在战场上山姥切所展现的实力,是不能否认的。

见到不一样的风景的同时,偶尔三日月还是会在想,为何即使变成了并肩作战的队友,山姥切对他的态度也未曾有过多少变化。

 

三日月此刻对于为何在自家本丸还一副做贼模样神经兮兮审神者表示尤为的不解,而当东西递交他的手上时,则更加疑惑了。

本丸最近因为要进行夜战的缘故,御守基本都是配置在短刀们的身上。

“主上,你这是?”接过递过来的御守,三日月向审神者提出了问题。

虽然厚樫山的敌人实力强大,可对于本丸第一部队实力同样不弱的刀们而言,基本上是用不到御守这样东西的。

“难道你不相信我们的能力吗。”三日月只能用推测来解释审神者的举动了。

 “不是啦。”审神者连忙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极力否认,接着说道,“我购置了两个御守,一个是给你的....还有一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某个老人慢悠悠

     “原来主人对我如此不信任。”三日月故作遗憾的喝上一口茶,“天下五剑的实力原来主人还是看不上呢。”

     这家伙就是故意打断他的话的吧,还有能不能不要断章取义啊,给个东西给的她心累好吗!以上为审神者内心的咆哮,可惜她还没有胆量在三日月面前叫嚷。

     “爷爷,你能好好听我讲个话吗?”审神者在三日月向来没气势,声音弱弱的说着话。

     三日月点点头,把御守放在装点心的盘子边上,示意审神者继续往下说。

     审神者实在很想说,她给个保护刀们的东西,怎么还被质疑不信任了。她给短刀戴上的时候,短刀们开心的围着她转圈圈,果然还是小孩子懂得她的心意吗。

     “爷爷你和主队的等级现在还是有点差距,你也知道对着检非违使,等级差这个东西还是挺危险的。有这东西多少会安心些。”审神者叹口气的解释着,“还有今天给你御守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要拜托给你个任务。”

     见着审神者再次把一个崭新的御守放到面前时,三日月奇怪起审神者是要给他给什么任务。

     “想办法放到山姥切的身上。”

     “为什么是我。”审神者话尾刚落,三日月立马给出了应答。

     审神者站起了身,双手背过身后,眼神颇为无奈的说道,“当初本丸还只有一个御守的时候,我第一个就是给了他,可一听说夜战要开始,他立马二话不说的直接送给了短刀那边。可在最近对抗检非违使的战斗中,我发现了他受伤次数比原来多了不少。我要是直接给他,他估计又要说他那番奇怪的言论,然后推脱掉。至于为什么找到你,毕竟你轮的来说,实力是摆着那里的。这件事就算是我拜托你,想办法放在他身上,我不能眼睁睁看他这么下去。”

     审神者讲到这里时,眼泪正打着转转,目光灼灼的盯着三日月,等待他的回答。

     再不答应,估计要算是他这老人家欺负小姑娘,害的掉眼泪了吧。况且...山姥切。

见三日月点头答应,审神者拿手背擦了擦泪水,破涕为笑。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毕竟你是国酱带回本丸的刀啊!”

小姑娘脸上明晃晃的笑容并没有照进三日月此刻的并不太好的心情里,原因无二就是刚刚的那句话,心里头听的不太舒服,但随后的话很快让三日月愣在了原地。

“看在你帮忙的情况下,我告诉你一点小事情好了。”审神者的脸上又冒出了先前神秘兮兮的样子,“每次在我从现世带东西来本丸时,总能看见国酱先挑好一份出来,交给三条家的其他刀。我偶然看到了里面的东西,是你喜欢的茶叶和爱吃的糕点哦。看来国酱虽然面上对你一副面瘫样,可即使没有安排要照顾你了,还是记着你的喜好,默默的照顾你哦。”

后面审神者还说了些话,被三日月间接的屏蔽了,直到审神者离开他的房内时,才回过了神来。

低头观察起茶点上好看的纹路,回味起先前入口的滋味,三日月抬起手,遮掩住嘴角忍不住的欢喜。

 

三日月伸手拨弄了青年金黄色的发丝,让它从指缝中慢慢的落下。沉睡中的青年并没有因为他的打扰而从沉睡中苏醒,只是轻微的动了动身体。

白暂的脸颊上被划伤上几道伤痕,沾染上了些血的痕迹。而从青年皱起的眉中,也能多少瞧出睡的并不安稳。

“你拔刀奋战的时候真的很美呢。”三日月轻声在青年的身旁说着话,“不过真是让人不安心呐。”拿出蓝色的御守,把先前系上红绳绕过青年的脖颈,再把御守悄悄的放进他的衣衫之中。

离开之际,三日月回头看了看睡着了的人,叹下一口气,放轻脚步走出了手入室。

 

-06-

 

如果要让三日月来形容他和山姥切的初遇的场景,大概为厚樫山风平浪静的一天,遇见了属于他的惊喜。

而要让他来形容先前和山姥切在战场上的场景,只有两个字——噩梦。

 

本丸里的主队里的每把刀,都是陪着审神者一路走过来,经历了不少地方,积累的丰富的经验。面对难缠的历史溯回者也都早已手到擒来不在话下。可偏巧敌人中还就出现了一种例外,名为检非违使。

 不分敌我,神出鬼没。只要是见到了就是一场穷凶恶极的战斗。

 每次遭遇以后,回了本丸,队员身上也难免都会负伤,审神者也都会赶紧督促着去手入室进行休息和治疗。

 这次行进道路之中其实还算的上是顺利,没有多少波澜,众人之间的气氛也没有紧张,偶尔还会提提本丸里的趣事,说上几句玩笑话,而就在这时打破轻松气氛的东西出现了。

队伍立马进入战斗模式,提起十二分的状态对抗突然出现的检非违使。

当山姥切斩落了最后一个敌人,头颅落地之时,队内的其他成员才算是放下了点心。

“队长,你没事吧。”为副队长的一期一振赶紧上前检查情况,山姥切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示意队伍继续前进。

三日月站在不远处观察这山姥切的举动,皱了皱眉,站在离山姥切不远不近的地方跟上队伍。

连续遭遇到检非违使的情况在往常的战斗中出现过,但是极少数的情况下,可现在偏偏就是如此的情况下。

三日月擦了擦额头上滴下的汗,望着手上连同擦下的血污,在片刻后便立马挥刀朝向迎上前来的敌人,砍去对方身上的刀装。

果然还是实力的差距吗?未能把敌人直接斩落的三日月不免有点遗憾。

战况正酣,谁也无暇顾及其他,能做的只有不停的挥刀砍向前方的敌人。

在躲闪敌方太刀攻击的时候,三日月察觉的自己的手臂上应该被划伤了几道不算小的口子,心里苦笑着想,回去以后要在手入室待不少时间了。

而也就是这片刻的空隙,敌方的一把太刀朝着三日月身后的方向袭来,朝着他的背后挥去。

发觉身后动静的三日月转身回击之时,却也同时感觉到了挥刀的那只手因伤口的缘故迟钝了起来。

形式走向最不好的时候,刀光闪过三日月的眼前,他见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挡在他的面前,那抹刀光的来源正是山姥切。

 

山姥切身上的白色披风早已污浊不堪,看不清原来的颜色,而身上的伤势比起挡在身后三日月似乎情况更加糟糕些,估计是凭着最后几分力气冲到他的面前,只为护住身后这人。

他也顾不得身后有怎样的呼喊,只是在血色漫过眼际之时,回过头瞧了一眼他拼尽全力要保护住的人。

我这把仿作的心意不被你知道,或许也是减少你的一种负担吧。

即使为你做的所有事你都不知晓,即使心意未曾想要传达给你听见,但你是我心里珍惜之人的想法从未改变。

不过似乎只能到此为止了呢。

 

温热的血液溅上脸颊,三日月感觉喉咙里像是被什么硬物给堵住了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眼睁睁的为他挡下这一击的躯体落在他的面前,被红色给覆盖住。

后面赶来的队伍砍下了还留有最后一些力气的检非违使,也就在这一刀后,终于结束了这场恶战。

而三日月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看周边的状况,只是抱过满身是血的青年,一把瘫坐在了地上,曾经明亮眼眸中的那轮新月也在这时变得黯然无色。

他似是听见了是什么东西被撕扯开来破碎的声音,可是脑内早已被眼前的景象给充斥,间接的忽略了过去,也就没有看见青年的身边落下了一小块系着红绳的蓝色锦布。

直到同队的一期一振拾起,放在他的眼前。

“三日月殿,队长接过那一刀的时候已经伤势很严重了,本该....”话到此一期一振顿了顿,决定还是跳过现在说出来敏感的词汇,“但所幸佩戴上了御守,护住了性命。”

三日月听到了关键的词汇,抬起了头,看向了放置他在他眼前的东西,再看向了怀中的人,嘴角也终于有了舒缓的迹象,却不知在众人眼里,此时他的脸庞上划过两道泪痕。

 

-07- 

    

当山姥切睁开眼睛苏醒的一刻,见到了身着深蓝色华丽衣裳的人,趴在他的身边。不难看出对方脸上的疲倦之色,估计是一直在这里吧。

大概是因为沉睡了太久的缘故,山姥切坐起身,准备抬手去抚摸下身旁的人的发丝时,竟觉得还有些无力。

 

三日月因为他这不小的动静抬起脑袋,眼眸有些迷茫的注视了他片刻后,随即恢复了神采。也就在这恍神的一会,握住了伸过来的手,开口说出一直未能说出的话。

“我三日月其实有个秘密没人知道。”

“我恋慕着一位喜欢披着白色披风的青年,他名为山姥切国广。”

在山姥切被这番突如其来的话语愣住的时候,俯身亲吻上他的脸颊,在他而耳旁说着话。

“从初遇时,便已心生好感,在后相处之中便倾心。不知这位青年是何回应呢。”

 

山姥切习惯性的想要去扯出兜帽来遮掩住此刻脸上的热意,却意外地被拥进了一个怀抱之中。

他不曾想过能被知晓心意,更未曾妄想过对方能与他互通心意,所以也都是默默的背着对方做一些事情,深怕自己这份感情被知道了以后,变为了负担,而现在....

罢了,差点再无机会见面,还藏着掖着什么呢。

伸出手回抱住对方,点了点头,轻声回复了句。

“我也一样。”

 

三日月不知道的是,山姥切那和他相近的心思———

我山姥切国广有一个秘密,秘密里的主角名叫三日月宗近,内容是,喜欢上了这位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天下五剑。

 

-end-

 

完结后的碎碎念。

 

这文是在我看多了虐被被的文后的产物,然后就想着能不能反过来一下,让爷爷试试单相思的想法,不过后面还是有点走偏了就是。

自己写的有些地方不清不楚的,解释下就是,在爷爷不知道时候,被被暗地做了不少关心和照顾他的事,并不像爷爷认为的那样漠不关心,

还想说的就是,玻璃渣吃多了,自己满脑子都会有玻璃渣的影子...TAT

最开始是没有想到写御守神马的,就想着让爷爷遗憾一会,当然还是被自己给扭了回来就,也因此磨了几天....

 

还是舍不得,才有了最后的结局。

果然玻璃渣拿来吃的时候能心甘情愿的咽下去,换做自己下笔,还是会舍不得....

最后想说句,太太们的产出粮真好吃,看看自己的.....只能说继续努力了。

 

欢迎给予意见和交流啦~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