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与你同行-03-

娱乐圈paro

中长篇

经纪人三日月x小演员山姥切

上篇指路→→ 01 02


03 选择的机会

 

    山姥切坐在咖啡厅的小隔间里,手指磨着杯子边缘的印花,低着脑袋不说话,目光都快把木质的桌子给硬生生的盯出一个小洞来。

    呃...该怎么说呢,面对眼前这尊大佛,他不自觉的怂了。

    微妙的情绪在心头徘徊,山姥切偷偷拿余光看着对面悠然自得端着杯子喝红茶的某大神,表示怂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其实这个人算的上自己当年决定走这行的很大的原因之一,某些方面来说,三日月算是他的信仰一样的人物。

    他进入这行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三日月的原因。他至今难忘那年在网路上无意间看到三日月的一段表演,翻飞的衣角,舞动的刀剑,扬起的长发,还有那嘴角不经意的一抹笑意和微微弯起的眉眼,把灵魂刻进了角色,角色拥有了独属于三日月演绎的那份鲜艳的色彩。

    那一刻所带来的震撼仿佛把那时的酷暑的热意一并消退了,他不停的查阅着三日月所演过的其他剧目,目不转睛的观察的三日月演绎不同角色的模样,沉浸于其中。

    也因此,在高中的时候报社团进了戏剧部,饶是最亲近的兄弟也没能搞懂为什么一向不爱出风头表现的自己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再后来,大学选择了相关的表演系,也就有了后来一系列发生的事和现在的自己。

    他怎么就没认出在影视城的那个人是三日月呢!山姥切在心里暗暗的懊悔着,面上则依旧不敢抬头看人。

    他自知现在演艺圈的人才辈出,厉害的人数都数不清,他只不过当中不起眼的一个,这个大前辈找他到底什么目的,他真的是不太懂啊。

 

    三日月隔着张桌子瞅着小青年变换的眼神和小表情,眯着眼睛慢悠悠地端着杯子抿了口红茶,反正他也不着急。

    于是乎他的注意力放在了别处,他等着山姥切正面和他说的时候再来谈这次的正事。

    当目光游离在对面那黝黑看起来颇柔顺的头发时,三日月想起了之前收到山姥切资料袋里装着的几张照片,和他看过的一些有关山姥切的视频,他记得山姥切似乎天生是金发,而且还有一双和祖母绿宝石一样好看的眼睛。

     为了不引人注目全都遮盖住了吗?那还真是浪费了呢。

     三日月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单手撑着脸继续观察着对面的人,见着那看起格外柔顺摸起来应该手感也不错的头发心痒痒了起来,行动力大于思考力,于是手先动了起来,摸上了山姥切的头发,得来了对方一个惊诧外加不解的目光后,讪讪收回了手,握上茶杯把,却没了心思喝先前还觉得口味不错的茶水。

     不过倒是及时唤回了山姥切,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三日月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

    三日月嘴角轻微扬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轻的蹭了蹭大拇指,似乎还在回味着刚刚感受到的触感。

    他自是看出了山姥切眼里的几分躲闪,也自知这回来的的确突然,也许吓到了对方也说不定呢。

    可是,他此行的目的并不会就此打住。

   “自从在片场遇见后,找了些你的资料,明明有着在演艺圈也算上上佳的容貌,可却是被你自己给全部遮挡住了呢,真是可惜了啊。”三日月说完,故作感慨的仰头看了眼天花板,然后整过脸看着山姥切不自在的捏着衣角拧在那里。

   “并不是特意要这样的,最近的角色需要...而且我只要好好演戏就好了,被人关注什么的......”山姥切听着三日月的话,重点有些偏移在对方看出了自己染发盖住了原先好金黄色的头发,带上黑色美瞳遮住了原来显眼的绿色的眼睛上,却有些忘了最开始想要询问的三日月为什么找他的原因。

   “被人关注什么的不需要吗?演员的生命不就在与表演出不同人的人生在观众的面前,如果没人关注,究竟是要演给谁看,寂寞的自娱自乐吗?”三日月没了刚开始的好心情,他没想到青年竟是如此不在意,虽说演戏不一定是图什么,但是一味的沉浸在那些意义不大的角色里,这就是山姥切所追求的吗。

    山姥切本等着三日月接下来的话,却发现三日月的表情不佳,也不知该如何开口,总觉的会自讨没趣。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自己说话让前辈不高兴了,不过今天前辈能来和自己见面真的很幸运呢。”山姥切无奈的蹭蹭鼻尖,为了不让气氛继续这么尴尬下去,还是离开比较好,本身今天这场见面就很莫名吗。

    “不过我还有点事....就....”山姥切正准备扯出了离开的理由起身离开时,却被三日月的并不大却足够他们的两个人听见的说话的声音给顿下了脚步。

    “其实这次的确是我唐突了,但我并不打算让这次对话无疾而终。”三日月双手相扣的摆在桌上,抬头和山姥切说话。

    “在片场看见你演戏的时候我的眼睛是一亮的,大概感觉找到这个演艺界少有的初心,因为我的确很久没见到过了。但是也像我先前说的一样,你演戏究竟是为了什么,单纯的自娱自乐就够了吗?你遇见过自己真正喜欢的一个角色吗。”

    山姥切半弯着身子站在座位前,但姿势显然并不舒服,可他依旧僵立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不甘什么的他怎么会没有过,但久而久之他便觉得现在生活没什么不好,能演戏就好。脑内闪过很多想法,但是全被三日月当前说出的话给彻底堵住。

    “愿不愿意跟着我,一起走这条路呢?”

    三日月倾身上前,注视着此刻黯然无色的眼睛,他记得它发光的样子。

 

    也许是五分钟又或许是等待了半小时,三日月面前的茶杯早已空荡荡的不余下什么,黑发青年面前的奶茶早已凉透,自然也没了先前的滋味。

    但就如三日月之前所想的一样,他不着急,只要静静的等待就好。

他不知道青年曾经遇到过什么,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但如果选择了自己,那便好好栽培,期待对方成长为参天大树的一刻。

    当山姥切微微点头的那一刻,三日月伸手抓住了他放在桌上捏紧成拳头的手,在对方慢慢松开之后,轻轻地扣住。

 

    山姥切本以为自己的今后的道路并不会有多大的变化,直到遇见了面前的这个人,当年因为他选择了演员的道路,现在还是因为他,决定跟着他重新走走这条自己熟悉或又不熟悉的道路。

-------

咸鱼的每月翻身和生存证明。_(:зゝ∠)_

下章大概是有聊天体的穿插,写起娱乐圈paro,开始逐渐暴露自己的语废和文笔辣鸡的特点qwq、

有啥建议欢迎提出啊,比心心。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ww



评论(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