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与你同行-24-

娱乐圈paro

中长篇

经纪人三日月x小演员山姥切

上篇指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番外 1


24  成长


     片场风波在山姥切住院外加休息的半个月虽然说是慢慢散去,但毕竟这件事情到最后延伸到了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上,关于理智追星这个话题又一度上了各个社交软件的话题热度上。

     粉丝方面的话,这事可算是把山姥切一向佛系的粉丝们吓的不清,毕竟这事都危及生命了,而就她们前方去探班的果酱姐姐们的打听,还有媒体的爆料,加上或多或少真真假假的小道消息,他们也多少知道了闹事的那位和她们家小演员的大经纪人脱不了关系。

     两家粉丝一向太平,当初的多少不愉快都是因为果酱这边的忍让换来了现在的太平,现在这事一说,果酱这边有些粉丝不免就心急上了火跳了起来,维护起自家被殃及的小演员,各种心疼,各种觉得不值得。

     她们知道她们不好去抱怨,可是却是实实在在心疼起受伤住院的山姥切,三日月但凡愿意多关注一些片场这边的事,这事会不会就不会发生了,可对方到出事那天来片场的次数都寥寥无几,这一来还就出了大事情,源头还就在三日月这边,她们怎么可能不会有点气愤。 

     最初过来的粉丝自然是知道山姥切那些在前公司的事情,现在这事一出,加上前因后果,除了糟心还是糟心,只得去劝着自家粉理智对待,盼望这自家小演员没有大碍早日康复。

     而隔天三日月在社交平台上发送的消息可谓是让话题跳上了个新高度。

     三日月自从退出银幕后,之前所用的社交软件可谓荒的长草,这次发表的动态背景疑似是医院,后面配上了一句话。

     ————不喜欢也请不要伤害。

     而山姥切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他出院在外休养的时候。他在医院被严格控制不准使用通讯设备,直到出院了手机才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上。

     刚登陆进账号,弹出来的无数消息和提示差点把手机弄崩溃,过了好一会,山姥切才重新进页面去看看情况。

     当整个情况都了解完毕,山姥切有些心情复杂的坐在沙发上,心里念着三日月和小C这段时间真的消息封锁的密不透风,现在他才知道这些情况。

     叹气的同时庆幸三日月现在不在小别墅里,要不他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对方。

     虽然事情是过去了,但对他而言,这些风波下的评论也好,三日月的那句疑似回复也好,他不可能当做没看见不存在。

     过去了便过去了吧,他除了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还有什么办法呢。

     他那句让三日月等他的话,并不是为了应付随便说说而已,他不可能就这么待在三日月的身后让他一直为自己这么遮挡风雨。之前还能说走一步算一步,可现在事情发生后,真正也让他清醒的认识到,他真的要做好离开三日月去成长的准备了。

     门边开锁的声音让山姥切回过神来,见到熟悉的身影走进来,他选择把一切情绪都收了回去,放下那些所要他去思考的,至少在三日月面前,他不想让对方担心什么。


     新剧全部杀青的时候,山姥切也的确算是松了一口气。从开拍最初他便有根担子压在身上,一人饰双角的压力不可能不大。

     拍摄每个镜头也好,和别人的对手戏也好,一步步的去研究改如何演好反差极大的两个角色。如何才能不负他人的期待,他不想毁了这个好本子,他只有逼着自己专研透剧本,沉浸进角色里,才能真正演好来,才能把那些质疑他的声音给压下去。

     剧组的人闹着杀青宴的事,山姥切则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接受着导演的夸奖。

     导演的严苛他是知道,可他也明白这份严苛才是对的起这份剧本,这几个月下来,成长的不是一心半点,他感谢导演还来不及,哪里受的起这份褒奖。

     剧组其他人员在前面大闹的时候,山姥切跟着导演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山姥切弄不清楚导演什么意思,也只得默不出声的跟着,直到导演看了眼离他们有些距离的人群后才轻声开口。

    “我能遇到你这样认真对待剧本,专心研究演技的演员是我的福气。”

     还没等到山姥切回应什么,导演接下来的话让山姥切真心体会了一把中头彩的感觉。

     他虽说想寻求不同发展的机会,但始终没找到合适的,而导演的话确实确实让他找到别的出路,一个更好提升他的机会。

    “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尝试走向大银幕,我有个导演朋友最近正在准备筹备电影,虽然不是什么大制作,但是剧本还不错,我想向他推荐你。”

     他拼了命的向别人证明他的能力,拼了命想让别人知道他山姥切从来就不是一个花架子。

     他要的真的不多,一份实实在在没有贴上任何标签属于他山姥切的一份认可。

     “当然愿意,这是我的荣幸,也谢谢您的认可。”山姥切觉着自己眼眶有点热,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


     《光影》顺利杀青,山姥切得到了一个在新年之后长达三个星期的假期,而在新年来临前,跨年前的通告也是不可避免的。

     沉迷演戏不可自拔甚至连广告都没接什么的山姥切在刚出了剧组,就被加州清光拖着当了几天临时电台主播,两人搭着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透着声音,跟另一头的人谈些生活里大大小小的事,至于这种的通告费用,山姥切表示这是来调剂生活的,还是自家好友主持的,自然不会提这些。当然那些犒劳他的小点心忽略不计,反正都被他吃的差不多了。

     意外的这段跨年前的时间倒没想象中忙碌,山姥切倒也十分开窍顺应了潮流,趁着有空的时候在工作室里开了次直播,跟着他家的果酱姑娘们聊聊天,也顺带回应了下最近近况,而三日月的几次出镜倒是的的确确让看直播的粉丝们炸了好一会。

     山姥切对此表示不评价,三日月几次出镜收缴不知多少他从清光那里得到的各类糖果和甜食,还当着那么多粉丝的面警告他不要到时候牙痛的没法接通告了。

     面对弹幕上对他的哈哈哈之类的评论,山姥切表示他要维持住自己冷静稳重的人设,怎么能因为三日月几句话而崩塌了。


     今年跨年晚会这类的东西倒是和山姥切没了关系,临近跨年还有几天的功夫,山姥切直接飞了别的城市去拍摄Beautiful杂志的新年特辑大片。

     本按着行程来讲,他是在跨年之前是回的来的,而临时接了个访谈之后,山姥切便没了那么大的把握能够赶回去。

     按理他在这个城市多停留一天也没什么,反正新年开始他的假期也开始了,早一天晚一天回去没有什么影响,但他和三日月讲好他要赶回去一起跨年的,他可不想临时失约。

     三日月透过小C知道他可能回不来的消息,准备让小C帮忙定了新年第一天的机票,叫着让他在那边好好休息不要着急,山姥切闻言皱着眉头接过电话,背着小C到一旁说起了话,

    谈了许久,等着回过头来,小C发现先前心情不好的人的眉头已经松开了,甚至嘴角带了些许笑意,她揉了揉眼睛,表示自己应该不是看错了。

    而在小C订机票的时候,山姥切凑了过来指了指就近的一班航班,咳嗽了几声,拿着不要耽误时间的理由决定早些回去。

    小C一脸莫名,要知道赶山姥切指的那家航班实在是有点急,等她回过头想说话的时候,发现人已经在他后面差不多收拾好了东西,裹着那件白色长款的羽绒服围好红围巾,甚至连口罩都已经戴上到了脸上,朝她扬扬眉示意快一些。

    小C同学对此不想发表言论,订好机票,拉着自己那个行李箱,无奈的摇摇头,扯着人去退房。

    摊上这么个主她还有什么好讲的,认命呗,只愿那时候机场人都去跨年,不要碰见山姥的果酱姐姐们,让你们国酱去找他的大经纪人先生过年去吧。


    真下了机场,大约因为跨年的原因,机场人也少了许多。山姥切拉了自己的口罩,推了推脸上的金边眼睛架,低着头拉着行李箱往门口走着。

    助理小C得到了山姥切的一声新年快乐玩的开心的话后,先离开了机场。山姥切一人独自走在机场里,开始思考起三日月知道他突然回来会是什么表情,毕竟他没透露要提早回来。

    而当真的打开房门,迎来的不是先前他预想到的清冷。房子里的暖气开的正主,一个人穿着他放在鞋柜里的卡通拖鞋朝他走来,手里还捧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一切仿佛早就知道了答案。

    看着人喝完了牛奶,三日月也递上了拖鞋迎着人进来。

    三日月接到助理小C电话时正收拾着山姥切公寓冰箱里的东西,计划着等人回来新年第一天该吃些什么好,这下可好,不用了,两个人可以凑合凑合煮锅面条打个荷包蛋,就这么跨年吧。

    怎么说,他有些意料之外也有些意料之内,先前几年跨年不管如何两个人都是一起过的,山姥切估计就是不甘心这点,电话里应着会好好休息新年见的话,估计早就盘算好了这一出。

    无奈也开心吧,三日月如此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

    山姥切吃着热腾腾的面条,耳边是电视机里跨年节目的声音,等到喝完最后一口汤,把碗放好以后,面对的便是交叉着双臂在茶几边上等着交待的三日月。

   “我就是想和你一起过新年,不为别的。”接过三日月递过来的餐巾纸,山姥切擦了擦继续说道,“以往都是和你过的。” 

    后面那句是压着嗓子说的,要不认真听还就真听不见了。三日月瞅了那对红起来的耳朵,也不打算去为难特意跑回来跟他一起过新年的山姥切,哪怕他的确是因为怕对方跑行程累着,才说着今年不用一起跨年的话,但心里怎么可能不想。

     三日月伸手摘掉还戴在山姥切头上的毛线帽放在了玻璃茶几上,“去年这时间前后,鹤丸还跟我讨论了一顿对你的举动合适吗值得吗,那时候我就回答他了一句值得,到现在为止我这个答案依旧没变。”

    “选择你是我做的最对的选择。”

     山姥切自是记得去年的事,听着这话盯着三日月手指没转目光 ,心里乱七八糟想了一堆他现在该说的话,组织着语言。他不知道这温馨的气氛下适不适合说这样的话。

     “三日月,我想告诉你个事情。”他从来不想瞒着三日月什么,他总要对的起这份信任,等到对面抬起头来对视他的眼睛他才继续说道,“之前光影杀青宴的时候,小林导演问我要不要参与一部电影的选角,我同意了。过段时间就会去面试角色。”

     “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我不同意?”三日月看着山姥切还在为接下来的话措辞而苦恼,猜想着对方的担忧。

     沉默了许久,山姥切眸子里的光沉了沉,张了张嘴终究没把那句话说出口。

     ————如果有天我选择离开你会同意吗。

     这句话不适合现在说,至少不适合此时此刻说出口,他不想瞒着三日月,但允许他在这种假设还没成立前,选择闭口不言。

    “你的选择,我一定会尊重,况且现在选择大银幕并不是个错误的选择,是时候挑战下自己了不是吗?”

     三日月低着头倒水的那一刻,也错过山姥切目光黯淡的一瞬,回过头看到是那个在零食盒子里找糖果吃的人。

    “我很高兴你能和我提这个。”三日月的心情显然还不错,伸出手在零食盒子里挑了颗和山姥切拿的同种口味的糖果。“去年鹤丸到我家,看着我家摆着的零食,还问着我什么时候变成了甜党,现在想想大概从那时候开始就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变化了。”

     山姥切嚼着吃完了嘴里的橘子糖,目光灼灼地看着三日月,听着他的每句话,看着三日月嘴角扬起的弧度,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感受到主动撘上来的那只手,三日月自然不会拒绝对方难得的主动,紧紧的扣住那只伸过来的手,十指相扣。

     三日月另一只空着的手点了点山姥切已经开始泛着红的脸,指尖良好的触感让他有点意犹未尽。

     “三日月,我想给你个新年礼物。”

     还没等到三日月有所反应,唇上便迎来一个略带青涩的吻,笨拙地在他的唇上肆磨着,愣了几秒的三日月这才终于反应过来,松开先前握紧的手揽过闭着眼睛吻他的金发小青年加深了这个吻。

     电视里正在进行着新年的倒计时,当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窗外似乎绽放着好看的烟花,然而屋内的两人显然没人在意这个,继续着两个人间的亲昵,亲密无间着

------------

这一章意外的爆了点字数,希望不要嫌我啰嗦.....

至于这章,我只想说,别担心什么虐的,都快要完结了....

离开这次在这也不是什么伤感的了,相信我。

还有几章完结呢,上次说是两章,这次的话,可能离完结还有两章也说不定?反正还会有番外的。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也欢迎评论和交流啦~

评论(2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