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与你同行-21-

娱乐圈paro

中长篇

经纪人三日月x小演员山姥切

上篇指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代价的颜色

 

   那晚的酒局的最后变成了加州清光抗着一个格外沉重的酒鬼拖出了小店,可当晚风一吹,加州清光便感觉自己肩膀上的重量轻了许多。

   酒鬼醒了,准备靠着自己的力量回去。

   “你醒了?”加州清光开口道,他话有两层意思,一层是指山姥切是不是只是表面上的清醒过来,另一层则是问山姥切神智是不是找回来了。

    身边的酒鬼盯着一旁路灯上的虫看了许久才终于转身和好友对上目光,闭上了眼睛几秒后,再度睁开,里面的混沌少了许多。

  “清光,你是不是觉得我挺傻的。”本该清润的嗓子此刻带着几分低沉甚至还有些嘶哑。

  “是啊,你可不就挺傻的吗。”加州清光也并没出声安慰,直截了当的点点头,看了眼周围,空荡荡的,也就没了忌讳,继续说着话,“你还记得你前一个小时说的话吗。”虽然是询问的句子,但却是肯定的语气。

   山姥切咳嗽了几声,抬手闻了闻身上的酒味皱了眉。

   “看来有进步,能在酒后这么短的时间就清醒了不少,值得表扬。”加州清光自知现在安慰的话根本没用,反正事情他都听到了,还怕什么,现在可不是什么给山姥切灌鸡汤的时间。

   “我算是知道之前你为什么来我这了,你唯一该庆幸自己那些话没被电话那头的人听见。”加州清光手里捏着个啤酒罐的拉环,上下抛接着。

山姥切听见这话懵了几秒,好歹还算清醒过来了,顿了顿,开了口。

   “谢谢。”这两字是对好友的感谢,感谢每次自己的狼狈时刻身旁都能有他,也同时感谢还好手机之后是落在了清光的手上,而不是自己的手上,要不还不知道会说些什么出格的话。

   在三日月面前他刻意的隐藏着那些不该有的情绪,失落也好难过也好,除了往肚里咽,根本不能展现出来,他知道的,三日月身边有亲密的人,有可能要共度一生的人,他怎么能去打扰呢。

    可这些情绪就像杯中的水一样,无解的情绪越积越多,直到满出杯口。

    还好还好,即便那装着情绪的杯子倒了,没人看见,在扶起来,换上个更大容量的杯子就好了,没关系的。

     “你这家伙,”加州清光上手给山姥切的额头上敲了一下,“虽然我觉得听到些不该听到的东西会很麻烦,但是也请你好好做自己。”声音慢慢放低了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打算就这么一直待在他工作室看着吗?”

   山姥切微微扬起嘴角看向他,“暂时还没有别的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是真的万万没想到你心思藏的这么深,不过怎么讲,我支持你的决定。”加州清光搭上他的肩膀,把手上的拉环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很多东西真的就跟梦似得,可望不可即。我支持你的决定,但我希望你对自己好点。”

   “我会的。”山姥切点点头,眼睛看了会加州清光的袖子,想起先前说的浑话,忍不住有点懊悔,要是让三日月听到那番话,那可不是一点点的麻烦。

   “你的那些酒话,我会好好藏着,没人会知道的。”趁着山姥切还没太胡思乱想,加州清光拉着人快步走了起来,“晚风吹的挺舒服的,自己想开点,别为难自己,喜欢一个人又不是错。”只不过是在不适合的时间,喜欢上一个不适合的人罢了。

    晚风此刻正正好,洗去白天的热意,格外的舒适,也让某些心思更加清楚了起来。

    那晚,摆脱了酒意的纠缠,两个人竟是也在影视城附近的某处空荡的草坪上畅聊到了接近12点,也亏得加州清光还隐约记得山姥切明天是有戏份要拍的,催着人回去好好休息。

    至于别的,加州清光也庆幸这回来了,要不就山姥切那种情绪的恶化,没个纾解的,真的是不好处理,。无论怎样,看样子还算是解决了,他也能放下心里的一块石头,忙自己的去了。

    但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三日月是不是托付给他要传什么话?算了记不起来应该没关系的,不还有他工作室的人去传话吗,真重要的话。

 

    小C抱着一堆东西进来的时候,嚷嚷着让山姥切自己看着办,放下东西交代了几句便出了休息室,至于山姥切倒是听他的话,翻动起带来的东西。

    他始终都和珍惜这些喜欢他的人,他没什么能回报的,唯一能做的不过只有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辜负期望。

    放下一封信件后,山姥切又取了一封拆开来,念着封面上用娟秀字体写着的他的名字,心里想着写这封信的女孩是什么模样,而当展开信纸之后,迎接他的不是什么粉丝给他真切友好的话语,明晃晃刺眼的几个鲜红的大字冲击着他的视觉。

    大概是从没收到过这样的东西,山姥切不免手抖了一下,信纸落在了地上,但上面的字却并不会因此而消失。

    门把手的声音让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赶紧捡起地上的信纸顾不上叠好,急忙塞进信封里。

   “国広你抓着信封干嘛?”小C看着此刻有些异常的山姥切询问到。

   “没什么,等会还要拍我的戏份对吧,走吧,我们过去吧。省的别人等我们。”山姥切推着小C,说着话就把人推到了门口,抓着信封的手则把东西塞进了自己随身带的包里。

    至于信上面的内容,山姥切对此表示,他会当做一切没看到。

    ————你会付出该有的代价的。

    他倒是想知道自己要承受什么代价,他问心无愧,他并不亏欠谁。

 

    有时候,无论时间往返多少次,该做的选择依旧不会变,但对当事人来说,却宁可从没发生过。

    自从上次收到那份血书后,山姥切增加了自己的警惕心,也意外的发觉,剧组里的确有些不太对劲。

   小C没跟着自己回休息室或者自己回住的酒店的时候,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

   这不是错觉,在他某次回头后,的确看见了消失在转角处的衣角。

   他自觉要静观其变,要是哪方面惹怒了对方,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激进的事,变的难以控制就不好了。

   电视剧的拍摄依旧如往常一般正常进行着,对山姥切来说这次算是对自己的一个挑战了。

   比起先前演过的角色复杂了不少,或者说有时候他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演着演着要精分了。

   《光影》这部剧有着两个主角,除了明面上的正派主角外,还有着在暗处的主角。两者是双生子,但因为家庭变故,导致了所处的环境的不同,造就了这一対极具性格反差的双子。

    而双子之间的对决则就是这部戏最具有看点的地方。

   如何演绎出来这两个角色,的确让山姥切废了不少脑筋,甚至在接到剧本还未开拍之际,推到了不少通告,闭关在家专研角色。

    原著的精彩导致了对这部剧的期待度非常之高,可谓了是未拍先火。当角色人选确定之后,对他的质疑声不是没有的,说他能否驾驭的好这个剧本,别毁了好本子。

    粉丝们自然是护着他的,但他也明白只有剧拍出来了,看到了成果,才能堵住这些人的嘴,否则说什么都没用。

    接下来这场的则算是一场比较重要的戏,在明处的主角面对曾经导致家庭变故的罪魁祸首,忍着极度愤怒的情绪,调查所发生的案件,这时双子的另一位的则开始有了重要出场的戏份。

 

    当导演说了句卡的时候,山姥切舒了口气,脑子却是半天没缓过来,还沉浸在压抑的气氛当中没缓过来。

    导演满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但剧组的其他成员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惊呼的声音,不知怎么人群都开始往那个方向走去。

    山姥切愣愣的地站在布景的地方,望着人群中间的那人,没了声响。

    他站在这一头,望着那人。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转过头和他对视。

    胸腔里的某样东西不争气的重重跳动几下,山姥切撇开头望向别处,他一点也不想在这人面前露出窘态。

    小C没说过三日月要过来啊,怎么一声通知都没有。

  “刚刚演的很好,果然你也成长了很多啊。”

    三日月一边说着,一边感叹着山姥切那头假毛的逼真,一边上手揉了揉赞赏假毛的柔顺程度并不亚于真发。

    山姥切一股气憋在心里没法说,他还记得之前看到三日月的绯闻,也记得自己喝酒犯得蠢,更加记得醉酒之后和清光的那番话。

    他不知道能和这个人说些什么,生日会之后他们碰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三日月开始尝试着给工作增添新鲜血液,忙碌程度可想而知。他本着不为对方添麻烦的道理,也尽可能的不去打扰三日月。

    三日月还是当初的三日月,自然无比的面对自己。但他山姥切却自认做不到如此。在这人面前他不好做伪装,生怕被看破。

    有一句没一句接着三日月问话,却是心不在焉的想着对方和那位女士进展到了何种程度,能抽时间来看他真是不容易之类的话。

    剧组的人们因为三日月的到来感到惊喜,虽然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有些还盘算等会上前要个签名,但却没人注意到立好的摄影架旁的小小身影。

   那人的嘴里小声念着什么,伸手推向了摄影架,咧起了嘴,竟是笑了起来。

    而当听到那句小心时,山姥切还来不及看砸下来的是什么,第一反应便是一把推开自己身边的人。疼痛来临的时候,眼前一黑,还来不及说上几句话,人便直直的倒了下去。

    他好像听见了谁叫着他名字,声音里竟然还带着几分颤抖。

    在意识停留的最后一瞬,他忽然想起那份信上写的东西了。

    原来这就是他要承受的代价啊,原来....这代价是血的颜色啊....这回他是不是又给三日月填麻烦了。

 ----------------

日常的絮絮叨叨。

相信我风雨之后会有彩虹的_(:з」∠)_

这章写的依旧纠结的我。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有啥建议也欢迎多多交流啦~

悄悄的说一句....正文还在继续的时候,有人会想看番外吗。。。。。虽然掉落的概率不大,但还是有在想的。

评论(1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