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For you

现代 paro

明星三日月和粉丝山姥切

在这里感谢呆毛提供的脑洞!

短篇完结


01

 

  在主持人问到三日月喜欢的人这个话题时,三日月愣了愣,忽略了台下经纪人朝他使的眼神,也不管他所说的话是否会让自己的经纪人跳脚,或是会给自己的粉丝或者别人带来多大震撼,慢悠悠的开了口。

  这本是个该打太极跳过的话题,因为这么些年,上过的访谈也好,综艺也好,涉及到感情问题,基本上都是拿着糊弄的态度应付过去,至于这次为什么想要开口,大概就当他想要疯这么一次吧,毕竟话里的那个人,早已消失于他的生活,无影无踪。

  

  “我曾经有一个很喜欢的人,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呢。”讲到这里,三日月似乎像是回忆到了什么嘴角微微扬起了笑意,也不顾底下他的粉丝极力想掩盖掉的知道这样重大消息的惊叫声。

   “我想你的粉丝们一定很想知道有关你的这件事吧,毕竟这是你这么多年难得正面回答你的感情问题呢。能谈谈你们的认识的经过,还有您刚刚说的曾经,大家应该都很好奇吧。”主持人不被周围的气氛所影响,而是随机应变的说这台本上没有的问题。

   三日月这么多年没有绯闻,能在她的节目上说出来,这期节目收视率肯定不低啊。

   “我是在一次粉丝见面会见到他的,我接过他递过的cd,抬头准备和这位粉丝说句谢谢的时候,看见了他的模样,即使带着兜帽,却丝毫不能掩盖他的好看相貌,那双眼睛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了,干净纯粹。而他发现我在看他时,接过cd后,小声道了谢,红着脸跑开了。”

   此时在看直播的人,大概会看见在屏幕上出现的”【影帝三日月曾与粉丝恋爱!!!!】的巨大字样,而当事人反而是格外淡定的继续自己的话。

“我本以为这不过一次偶遇,而当我某次在大街上看见这孩子时,却忍不住上前搭讪,也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是怎么了,也许就是有这么个人,你遇见了便会做出些自己都不能理解的举动吧”

“当时那孩纸惊慌样子真的很可爱,有些小兴奋却又不知所措,不停地拉下帽子想要遮住脸的样子,像是什么小动物一般。”

“后面发生了不少的事,在这也就不详细说了,总之我和他交往了。那时的我在遇到他之前,大概也不会想到就这样和一个是我粉丝的孩子的在一起了,然而,我就是喜欢他,所以什么都没关系。”

“他是个不太爱出门的孩子,工作也基本上是靠接一些编程方面的单子,所以我们约会也经常是在他家里进行,每当看到他工作的样子我就移不开目光呢,毕竟他是个电脑高手,而我是一个高科技白痴啊。”讲到这里,三日月不免漏出一点笑声,“我们就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有着很平常却很幸福的日常,在他面前我不需要思考太多,只要简简单单的做自己就好。”

节目现场安静的很,无论是三日月粉丝们,还是节目的嘉宾和主持人,此时没有一点动静,看着三日月讲着这从未被提及的故事,她们都在看着这位在娱乐圈混迹多年的艺人,难得如此放松的姿态在节目上说话。而这都是因为话里那个他喜欢的人。

“然后在那之后的第二年的平安夜,也就是我们的一周年时,我本以为是个适合让我向他求婚的日子,要是能够未卜先知的话,我大概宁愿那天我们还窝在小小的屋子,吃着可口饭菜,度过美好的一天,而不是因为我的想法,让我失去他。”

  三日月柔和的表情消失了,面庞上浮现出的哀伤里混杂着懊悔,这些不是演技,而是他真实情感的流露,因为无论过去多久,他依然后悔当初的举动,如果当初那些没有发生,他一定还在自己的身边,而不是他一个人在这里讲着只属于过去的故事。

“那可以问问是因为什么事吗?”气氛似乎有些沉重,虽如此节目还是要进行下去,主持人也只好在三日月沉默的档口提出问题。

“交往一年的那个平安夜,我软磨硬泡把他拉出家门过节,掏出戒指和他求婚,而我却似乎忘了,我的背后并不缺少闪光灯,还有那些想要探听我生活的人。而这些却吓走了他。我想护住他,仅仅想护着他而已,而最后事情解决时,我却失去了他,再也找不到他。他给最后的信息是上写着他影响了我呢,明明我们谁都没错啊。”

“这位女士,大概一定让三日月你难忘吧。”即使不想开口插入有些僵硬的气氛中,但节目还要继续,她必须要上前说话。

“那是个男生哦。”也不管场上场下的动静,三日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毫无波澜的继续往下说着话,“其他嘉宾还有题目呢,我可不想抢了风头呢。”

可接下去的环节无论再精彩,也掩盖不了三日月所带来的震撼消息,可节目要继续,无论场面如何。

 

  第二天的娱乐头版是谁可想而知,那期节目在社交软件上转发疯了,底下的评论也好,三日月的各个论坛相关博客,也全部跟炸了锅一般。你说在这控制不住的情况下,三日月在哪里,是躲起来了吗,为自己的言论害怕了吗,可三日月的字典里并不存在这样的东西。

   在外地拍摄广告的三日月并不会为这些所影响,那些言论动不了他分毫。

 

02

 

  当年的事情,其实三日月不过是借着节目的便利说了出来,藏在心里太久无法抒发,真的让人很难受。

  他从未质疑过自己身为艺人的职业,而在那时,他却无比憎恨自己。因为他连保护一个所喜欢的人的能力都没有,任由他人摆布,而他爱着的那人,哪怕最后一刻也是在维护着自己的声誉。

  [我试图删掉网上的信息,可是这回太多了,如果我们在一起是以你的前途为代价,我想我还是离开比较好吧,毕竟舞台上的你才是真正的三日月啊。]

  如果那时他不顾所有是不是就会挽回呢,可那时候他能力不够,有着内心的害怕和怯弱。

  可哪来的那么多如果,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不知道等回国了,会是怎么样评论自己的呢。

  在拍摄广告的间隙,三日月顺手接过助理递来的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解锁之后,点开社交软件,准备更新,免得国内的人还真以为他是在国内避难了呢,他有什么好害怕。

  如果真的是跟着三日月的粉丝不难发现,三日月每年接的作品和节目越来越少,更多是专注把中心放在自己的工作室上和培养自己工作室里的新人,逐步转向幕后。

  也许有人问为什么,明明三日月在国内的影响力比起过去丝毫未曾逊色,他如果能回答你的话,大概是只有一句。
    ————累了。

  疲于面对媒体,疲于去伪装笑脸应对外界,不想再被闪光灯给放大在众人面前,只想好好的过上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消息编辑好了后,配上刚刚没什么技术含量的照片,三日月点下了发布的按钮,听到导演叫他声音,按下按钮,关闭了手机的屏幕。

 

 

  也许三日月从来没有仔细看过自己在社交软件上的评论和转发,毕竟数量说起来真的不少,内容也近乎是差不多的内容,并没有时间去仔细看上每一条。

  在里面总有个一串数字昵称没有头像的账号,默默的转发和评论,而数字的那一串,就是三日月他的生日。

 

  之前也说过三日月自己爆出的消息上了头条,而众人都在寻找过去的这轰动了所有人的消息,却是除了道听途说的消息,其他半分踪迹也无。

  而其实除了三日月他的经济公司的手段和背景强大,任谁都不会想到,有那么一个人,在事情结束后,还在默默的消除的网上有关三日的负面信息,而那个人,就是当时事件的没有露脸的主人公之一。

 

     “三日月还真是悠闲呢。”在这座城市的一角,一个金发的青年窝在自己的小屋里,对着三日月最新发的那条推特默默的转发,以及小声的评价上一,随后关掉了软件,继续做自己的接到的单子,开始了工作。

      

      后面发生的事,大概是他所料想不到的吧,毕竟谁能想到事情会有这么巧呢。

 

03

 

     “三日月,你在看什么?”三日月的老友鹤丸国永见着某个高科技白痴像是粘在手机屏幕上一样,不禁好奇起来。

     “没什么。”躲过鹤丸国永想要伸过来看的脑袋,三日月拿着手机走向别处,“鹤呀,人还是少些好奇心比较好哦。”说完极其和善的回给鹤丸国永一个眼神,随即往没什么人的地方走,留着有些懵逼的白发青年在原地发呆。

 

  手机上自然是没什么秘密好藏,纯粹想逗逗鹤丸国永而已,偶尔看看粉丝们的转发,不禁也会记起那孩子来,如果他也在这些转发里,他会说些什么话呢。

  记得还在一起的时候,金发的孩子总是会在自己发了博客之后,第一时间的去评论分享,虽然可能仅仅是一些表情符号而已。

  手指在并没因为脑内的回想而停止往下滑动屏幕,当停止的下来的时候,三日月发现似乎无意点进了一个粉丝的主页,本想退出,却在看见一串数字没头像的账号,心里顿了顿,愣住了。

  三日月有种不知名的想法在盘旋在心头上,却不敢相信世界会这么小,刚想往下翻动的时候,工作人员叫着他的名字,关了手机,继续去工作。

 

  而后,在工作结束,他悄悄的翻阅了那个账号的所有消息,账号里转发的全部都是和他有关的消息,看上去是一个很普通的粉丝账号,可偏三日月却一直往下翻阅着,直到看见这个账号的第一条消息的日期,正是当年那孩子不见的日期。而那条消息转发上写的是再也不见。

  或许并不相信巧合的存在,但是巧合出现在自己面前又该如何呢。

 

 

04

 

  接到了比较麻烦的单子,山姥切也只得顾不上白天黑夜的对着电脑屏幕敲打着键盘,直到打完最后一串编码,才顾不上洗漱,直接往床上一倒,睡的昏天地暗。

  梦中的生活大多的无趣的日常,除去他那点算的上特别的追星事迹以外,寡淡的像杯白水。后来这杯白水慢慢被添加上了别的味道,他才直到生活并不是无味的。

  梦里有他和三日月的初遇,他提着晚上吃的便当,在昏黄的路灯下,遇上了那个即使穿着普通却不能掩盖本质闪亮亮的大明星。往后变成了走马灯一样,一幅幅的翻动着,每次的相遇,每次的对白,和最后没法忘记的求婚。

  山姥切忽的从梦中惊醒,最后一幕停留在他在一群奇怪的人里挣扎,拼命的躲避陌生的闪光灯的情景。

  无论多少次,这依旧如同噩梦一样的情景在不经意间回忆起来,总是能让他出上一身的冷汗。

 

  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日期和时间,山姥切伸手抓了两下因为睡姿沦为鸡窝状的头发,划开屏幕,如同往常一般点进了社交软件的图标。

  消息一栏显示小小的数字1,山姥切奇怪起自己的这和僵尸号近似的账号也会有人和自己发私信吗,当看见私信的ID时,手机落在了软乎乎的被子没了动静。

  再度拾起,山姥切脑内的睡意早已消失全无,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仔细的看着那条信息。

  并没有文字,内容是一串数字和附带的几张图片,数字是那年求婚的日子,图片是戒指和两张早已过期的机票。

  一切的早已物事全非,真相这个时候其实倒也没这么重要了,毕竟已经过去了。

 

  手指停留在删除账号的字样上半天没有下手,山姥切最终还是决定再也不更新账号,关闭软件回过头收拾起东西来,准备搬离这座他始终不舍的城市。

  往事回首也无用。

05

    

  三日月打开手机,看了看社交软件的动态,除了数不清的转发和评论以外,私信那边半分动静也无。不过他本来也并不期待账号那头会回复他,也如他猜想,对方再也没更新,毕竟那孩子就是这样的性格。

  所以他什么也没多说,他们之间的确已经是过去式,往事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回首,而之所以发那些东西给山姥切看,也不过是想告诉对方,如果没有那些纷乱,他们或许能走向的结局。

   到上机前,三日月给鹤丸打了个电话,告诉对方接下来的安排,不管那边有多愤怒的叫着自己是个不负责任扔包袱给别人的混蛋之类的话,笑眯眯的挂断了电话,盘算着这趟长途旅行之后,自己应该给鹤丸多少加班的报酬,然后拖着行李箱,行走于密集的人群中,准备开始这次自己的假期。

     也希望这次鹤丸能够好好策划这场‘惊喜’吧。

 

     同一时刻,金发青年也拖着箱子上了火车,准备回到自己儿时呆过的小镇。准备一个新的开始。

     

     行走于茂密的山林之中,听着悦耳的鸟鸣,山姥切觉得这回回来是对的,至少儿时给自己带来欢乐的地方,现在依旧能够给予他一份想要的平和。

     脚步往前行进,踏过落满枯叶的台阶,往神社的方向走去。

当山姥切走过那挂满人们许愿的的红条的树旁时,听见了风吹动铃铛的叮当声,他含着笑意着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着那随风飘扬的红条的上写着的人们的愿望。

    字迹或潦草或稚气,但里面包含的期待都是相同的。

   山姥切的目光在不同的红布条上的字样上跳跃,却在看见一条似乎挂上时间不久颜色鲜艳的红布条上,定住了最初的笑意,愣在了原地。

   耳边传来带着些熟悉感的脚步声,他不敢回头,怕一切皆是错觉。

   而他的身后人不再往前走,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传来了山姥切时隔许久,隔着屏幕才听见的声音。

“切国,看来神明听见了我的愿望呢。”

 

篇外

 

      三日月的推特宣布停止更新的时候,底下无数粉丝在挽留,希望这只是一场愚人节的玩笑,而然后面工作室的转发,却是更加确定这一消息的真实性。

     媒体们皆在猜测,这少年成名的三日月,混迹娱乐圈十余年,本有着丰富的人脉,唾手可得的资源,为何会这么不声不响的选着在最好的时刻隐退。

     有好奇的开始追寻这两年蛛丝马迹,试图揭开三日月隐退的秘密,也不禁思考起是否跟前段时间轰动娱乐圈的影帝自爆和同性粉丝恋爱的事情有关。

     猜测终究也停留在猜测,毕竟当事人玩消失都不见人影了,只得叹气错过了一剂猛料。

 

     几天后,三日月工作室更新了推特,是一个五分钟左右的视频。

     不消片刻,在娱乐圈匿迹的三日月再度上了搜索的前列,而里面的最后三日月亲自录拍的话,则是意义不明。

     视频的前面播放起了柔和轻快的小调,里面跟着小调唱起歌的是三日月,内容是些感谢,而最后,曲子结束,回忆的镜头停止,转换成了三日月坐在高脚椅上对着镜头说话。

     ————我想去追寻一些过去自己不能去追寻的东西,为了自己任性一回。

 

      视频上面没有多余的话语,仅仅写歌曲的名字,for you。    

------------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这个脑洞其实挺好的,但是我觉得自己的渣文笔没写好qwq

寒假希望自己不要那么咸鱼吧_(:зゝ∠)_

评论(7)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