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从立flag开始的相遇[下]

上篇

接着上次的来,这个也是隔了很久的更新了。

本章完结。

里面的事情由自家本丸提供QWQ

=========

02 第二个flag

 

   本丸的日子除了那点波澜,终归还是回归了平静不能再平静的日常。

   而在这些个日常里,也同样发生了些不太平常的事情。

   这并不算努力的审神者,也终于能大大方方的向别人炫耀自己也是个全刀帐的审神了,终于不用在演练场看着别家刀羡慕的眼红。

   又或者是本丸开心度过新年后,某个老爷爷终于告诉本丸的其他人,终于成功攻略本丸里的总队长。

   虽然他的好友鹤丸国永先生表示,在本丸里的其他人眼里看来,他们两个早就默认绑定了。只有这两个人还纯情的跟少女漫画似的,牵个手磨磨唧唧的,天天腻歪在一起还纠结些有的没的。这个觉得我配不上你,那个追上去说我眼中的你就是最好的。

   不要问他怎么知道,鹤丸国永先生表示他其实一点都不想不知道,眼睛每次被闪瞎的时候,他就好想上前,给那两个人一人一个毛栗子,表示要不要这么烦。

   至于两个人终于向本丸的各位承认在一起之后的几天后,山姥切国広同学难得的到了日上三竿还没出现在本丸活动,而某个家伙则神清气爽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表示他们的队长大人需要休息的时候,堀川差点没拔刀砍过去的事情暂且放置不提。

 

   之前有说,本丸的审神者在说过某句flag之后迎来了三日月的事情,然后这位审神者的flag体质依旧没有终结。

   例如在跟好友聊天之际,说了句我说你不会出你难道就会进boss点捞到明石,好友在片刻之后打电话告诉审神者真的出了以后,在审神者的某个小圈子里,已经默认了这家伙的flag的能力,可惜审神者依旧不知的继续嘴欠的过着咸鱼的本丸生活。

 

   当政府公布新出刀剑男士的全图之后,捧着单子笑的正欢的烛台切和面如菜色的审神者的鲜明对比也出来。

   而后也证明了审神者的某项直觉是对的。

   在本丸的金刀装和资源的急剧的消失后,审神者决定还是减少去白金台的出阵,以本丸的大局为重,缓下来了带小贞回家的计划。

   决定下达之后,烛台切虽说算不上找审神者去理论什么,但多少还是有点难过。瞅着那段时间手入屋进进出出的人,也只能自我安慰自己,总会来的。

 

   本丸生活再度归于平静,当手入减半活动再次出现时,审神者去白金台的心也跟着蠢蠢欲动起来。

   路过刀装房,见着某个老爷爷笑眯眯地搓坏一堆刀装时候,审神者在可惜自己的资源的同时,也记起了这位老爷爷带队去白金台的消耗掉的资源感到心疼,嘴里也开始说些有的没的,完全不知自己的嘴巴立起flag的体质简直飞起的状态。

   “从来没见过三日月搓出过金的,去白金台也是大把大把的耗资源,要是他能带小贞回来,我就把我家国酱嫁给他,但是他怎么可能会带回小贞呢,哈哈哈。”

   虽然后面是笑的,但是审神者不免还是为这段时间的消耗感到难过了起来,而她似乎小瞧了刀装房里那位人士的耳朵,如果这时她肯回过头去的话,一定能看见三日月脸上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和头上快实体化的黑十字。

   审神者的脚步声渐渐走远,而三日月把手上的绿色刀装给捏出了几道裂缝,笑意渐深。

“审神者小姑娘,话可不能说的太满啊。”

   所以说,做人多少还是要留点口德的,审神者迟早要为自己的话做出代价。

 

   “我不要,我不要,我什么时候说了要把国酱嫁给你了!!!!!!”审神者在地上满地打滚耍赖的时候,本丸的众人表示真的想装作不认得这在地上撒泼的小姑娘是自家审神者。

“ 小姑娘虽然你年纪小,但也已经过了童言无忌的年龄,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哦。”三日月拉着满脸通红的山姥切在一旁安心的喝茶,另一边则是一道蓝色的活泼身影和烛台切他们在交谈。

“三日月殿这次真的多亏了你了。”烛台切给三日月端上一盘他喜欢的茶点,拉着身旁他一直念着的小贞和他道谢。

而审神者则是表示,她真的再也不嘴欠了,在也不乱说话了,她都感觉到她家国酱对她无语的眼神了,不行她怎么都不能认。

“主上,那时候在刀装房附近的可不止你啊。”长谷部一只手拉起还在地上打滚的审神者,另一只捂着额头,决定不再让审神者丢人现眼,拖着人走远了。

 

“三日月,主人真这么说的?”当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山姥切转身问身边的人,因为他也不敢信自家主人敢这么说……

“就像刚刚长谷部说的,她上午在刀装房说的话,那时候在边上的人都可以做证明哦。小姑娘看来还是不了解自己的嘴巴有多灵验吧。”说完,把刚刚烛台切递来的樱花茶点用手拿起,放在嘴边轻轻咬上一口细细品尝。

 

   虽然在那之后审神者耍赖没给两个人办什么婚礼之类的东西,但终究还是说话算话的送了一份新婚贺礼。当然审神者表示她并不情愿,要不是为了自家国酱的话,谁叫他喜欢那个老爷子呢,她除了认了一点办法都没有。

   三日月自然笑正欢,毕竟这场赌是他赢了小姑娘啊。

   小姑娘都已经不是小孩子的年龄,说话不算话也太丢她审神者的面子不是。

 

番外    flag的不停歇

 

   小贞来到本丸之后,本丸再度回归咸鱼的悠闲生活,除了日常的远征和出阵任务以外,审神者大部分时间基本都是在本丸赏赏花品品茶的日子当中度过。

   面对自家好友资源到20多万的时候,审神者依旧不慌不忙的过着小日子,丝毫没有去比较和着急的意义,直到….三池的两把刀的小传单到她的手中,时间的齿轮似乎又开始走动起来,或者说终于又唤醒了审神者不想咸鱼的心。

“你说为啥我比别人任职早,资源还没别人的四分之一。”

长谷部鼓捣中手中的报告,并不言语。

“你说别人到底是怎么攒资源的,难道真的是之前光顾着享受本丸生活,所以到现在要来拼命了吗?”

长谷部的眉毛微微一挑,表示他必须要忍受审神者的碎碎念。

“嗨………”

   终于在审神者长叹一口气的时候,长谷部把一份远征相关资料递到了审神者手上。

“果然还是我家长谷部最好了~”

   在面不改色的接受了审神者一个爱的抱抱之后,长谷部表示,或许审神咸鱼的一部分责任的确在他身上,才会导致审神者依赖心这么重,虽然他是觉得没啥不好的。

 

   而这之后本丸开始了不间断的远征循环,一时间让平常和审神者一样悠闲惯了的刀剑男士们不免有点适应不良了。

   至于本丸的队长大人似乎难得的消除了飘花的状态,开始在本丸里神隐了起来。

   三日月则是在拿到了那张预告新出刀剑的小传单,知道了山姥切国広消失的原因,跟着找着人准备去安慰。

   毕竟一把是仿作,另一把则是另一把天下五剑呢,难免不会让他家那位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限时锻刀活动正式开始,审神者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起来,而担任锻刀助手的山姥切却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而一个个130的时间牌翻出来的时候,则像是一块块石头压在他的心上喘不过气来。

   因为自己的身份与那把新刀相似吗,所以认为自己能够召唤出来吗?山姥切大概猜的出审神者让他来帮忙的原因,虽然他对审神者的安排没什么怨言,但心里头不痛快却是难以避免的。

   而审神者也终于在扔下去将近1W资源的时候让山姥切停下了手,让山姥切喊来别的刀剑男士。在出锻造房的一瞬间,山姥切绷着的脸也总算是稍稍松了些。

   他自己多少也明白这场锻刀的过程当中其实他是不愉快的,或者说根本不想去参与。

   此刻正站在他对面的三日月,见得他垂头丧气的样子,大抵猜到了原因,大步上前,拉着人又往锻造房去,完全不顾虑山姥切此刻的脸色有多难看。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我现在倒是很想知道小姑娘又在说些什么了呢。”

“.…..”山姥切表示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上次审神者说的话已经吓到过他一次了,另外他很想吐槽此刻的三日月是不是又打算趁着审神者这奇怪的体质捡点什么便宜了

  无奈挣不开三日月的手,只好又回到了刚刚让他无比郁闷的地方。

 

“三日月你来干什么。”审神者在说完和好友的一段语音之后,回头就看见了微笑着的三日月,表示收到了惊吓。

   而山姥切则是在边上那人手上的力气稍稍松一点的时候,抽了出来,然后揉揉脑袋表示对审神者的无语。

   要不要猜的这么准,这是山姥切此刻唯一的想法。

   上次数珠丸限锻的时候,审神者听别人说啥天下五剑能够召唤出天下五剑来的说法,信心满满的让三日月去锻,还极其大方的把攒着的御扎给三日月,说是让他随便用。

   而作为当时的旁观者,山姥切表示那时要是他是审神者本人大概也有点想要发作了。

   本丸这个三日月是从地图里给带回来的,锻造炉除了锻出小狐丸那个大半年前的四小时以外再没见过其他的四小时了,那时连着出了俩,他眼睁睁的看着审神者本红润的脸色一下就白了,就差人没倒下去了,扔了手札下去,出来两个格外熟悉的身影的时候,山姥切表示他很想去躲一躲,毕竟应付一个三日月真的已经够了,再来两个他真的无福消受。

   后来怎么样了,他想一想,那几把多的三日月似乎一直被放在本丸的仓库里没有被显现。而他则是松了一口气,感觉躲过了一劫。

   至于为什么现在他有点头疼的原因,则是这两把新刀的时间和当初数珠丸不一样,数珠丸当初是十小时的锻造时间,一下子便能猜到,而两把新刀则是和三日月锻造时间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可能会再次发生和上次一样的事情了。

   而在他和三日月到达锻造房的时候听到的话,则更是让他头疼。

“我跟你说啊,你别跟我说三日月有多会锻刀,上次数珠丸限锻的时候,他可是又锻出过他自己的黑历史。”

   山姥切表示他只想回自己房间好好睡个午觉,不想再搅这趟浑水了,他都猜的出事情的结果会是怎么样了。

   也果然不辜负审神者的flag体质,在被三日月用了一下激将法之后,审神者把材料丢给了三日月,让他给刀匠进行锻造。

   而明晃晃的四小时时间显示出来的时候,山姥切表示看到了审神者脸上僵硬的表情了,让后随机则是说着什么4小时也不可能就是新刀的话,扔下了手札,再然后…..就是审神者见着那小传单上的身影之一的人物后,一脸懵的状态转头看向自己,向自己求救。

   ………..山姥切再次表示,他不想再去理这样的审神者了,一点也不想。

 

   至于后面收到两套样式相同的西装,面对山姥切询问的眼神,三日月笑而不语的拿出一套来递给山姥切让人换上。

   而当二人穿着相同的衣服站在树下让手持相机的陆奥守帮忙拍照的时候,不远处的审神者正扯着长谷部的袖子,让长谷部找副墨镜给她,暗暗握着拳头在心里发誓,下次绝对不会再被三日月给耍着玩了。

--------------------END

上面的事皆为我的亲身经历。

在锻数珠的时候,三明锻出了两个他自己,在捞小贞的时候,我在某天看着三明搓的刀装说出跟文里差不多的话,然后当天上午说出那话,下午三明就带队捞到了,当时表示很想打当初乱说话的自己,同时想要耍赖不承认。

再后来三池刀的时候,我让被被锻了好多次都没出,后来我跟别人聊天说三明又黑历史锻不出来,我刚说完这话没两分钟我换他上去印证这话,他就给我出了个4小时,里面装着的就是大典太,我表示很想抹掉之前说过的话。

至于这次,我摆脱了了三明邪教,我家小物吉锻出了小乌丸,我再也不用被三明打脸了qwq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