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鹤一期】对门的你们与我们-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中长篇

现代paro

cp:三山/鹤一期

友情提醒:本文站定了上面的cp,不会有任何变化,并不会有任何三角关系的存在。


上次更新这个都是暑假的事了【望天qwq】


09  脑补与现实

 

   虽说二人的关系早已摊牌,但比不代表山姥切家里这边就放人了,要不也不会到三日月都留校任教了,两个谈了这么久也没能住在一起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山姥切虽然表示很无奈,但也只能在一旁看着自家皮笑肉不笑的哥哥对着三日月。

   他和三日月摊牌是在他大四毕业,三日月留校读研的那年互相向家人讲明。三日月家那边倒是比他想象的爽快,对他们的关系接受了下来,反倒是自己那边,他见到兄弟有史以来对自己的第一张黑脸,而三日月即使算的是对外人是个老狐狸属性,可面对同样不容小窥的兄弟,竟是败下了阵来,他也头一次看见三日月吃瘪的样子,莫名觉得有趣。

   他能理解兄弟的为什么不放人,大概还是不完全信任三日月,可是其实这回也许会放人呢。

   兄弟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认定三日月,觉得自己可以遇见更好的,可是相反,他们之间永远追的那个人不是自己,是三日月抓着他这个漂浮不容易摇摆的风筝,因为他有时不能理解三日月条件那么好,为什么要吊死在自己这棵树上。

   吵架过,冷战过,互相误会过,也曾闹过矛盾到分开,可在他迷茫难过的时候,想起的第一个名字也只有那个人。

   他记得三日月发过最大的一次火是因为什么,因为自己摇摆不定,听到三日月可能要去留学的事情提出了分手,并且说出不想耽误对方的话。

   有种笑叫做气极反笑,三日月那时候就是那样的表情。

   他从三日月那么生气的样子,对方那怒意满溢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嘴里示意着让他再说一遍,他害怕着那时的三日月,却还是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还找死的加上了一句好聚好散,当场三日月气得提包就走,看都不看他一眼。

   那段时间,即使有着互相的联系方式,即使在同一所校园里,即使有过彼此擦肩能好好讲话的机会,也如同陌路人一样,就连他也认为这段不正常的关系就该到此为止,他山姥切少了三日月这个牛皮糖也能多少轻松点吧。。

   断了便断了吧,当时山姥切这么想着,三日月值得更好的未来,没必要留下。

   而当自己高烧不退一个人躺在宿舍里,晕晕乎乎地拨打了手机里一个号码,模模糊糊的叫上一句对方名字的时候,他就知道一切都是他的错误,他其实不能习惯那个名为三日月的牛皮糖消失在他的生活里面。

   而大概也就那次意外之后,自家兄弟见着三日月好好照顾自己的样子才算是勉强接受了三日月这个人,对方在自己生病痊愈后,也用某种方式好好教育了下他,告诉他某些话是三日月的雷区,触不得。

   但至于为什么自己留校读研,三日月留校任教了,兄弟还不肯放手自己出去自己住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自己是家中的最小的,兄弟在父母常年在外的时候照顾着自己,自然是舍不得。

 

   神游在外的山姥切没留心这边的战局究竟进展到了什么阶段,只是被三日月突然握紧了手给唤回了神,低声问了句怎么了,然后就见着了自家兄长开始跟三日月絮絮叨叨自己那点事,开始了头疼了起来,听着三日月因为自己那些小习惯压低发出的笑声,他很想当做自己没听见。,自己的兄长能和三日月讲这么多,大概事情算是得到了个比较满意的结果把

   不论自家兄长和三日月经过多少言语间的交锋,现在已经无关紧要,反正现在已经牵着他手走在小道上心情犹好。

  “国広今晚就去我那住上一晚吧。”三日月凑近说出这话,试图拐骗白兔山姥切,被对方颇为无奈推了过去。

 “你快回去吧,具体搬过去的事晚上在网上商量。”山姥切对于现在的某人并不想发表过多的言论,他只知道现在要跟着三日月去那边住上,他一定早上爬不起来,明天还要上课呢。

 

   三日月满面春风的走进电梯正准备按下关门键时,迎面而来的几个人阻挡了正要关闭的电梯门,走了进来。

   当看见来人时,他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选择走楼梯比较好,虽然爬楼梯会有点累,但比起看一堆人不好的脸色待在自己身边要强多了。

   鹤丸国永难得沉默了下来,一期一振则是目光张望着别处不说话,至于边上几个年纪小一些的男孩子,大概是一期的弟弟,站在他的身边同样不言语。

   三日月撇撇嘴角,表示并不想掺和别人家的家务事,只是这两人不是感情挺好的吗,怎么闹起了矛盾了?

   沉默的气氛延续到出楼梯,一期一振跟着他家弟弟进了家门,三日月则是拉住鹤丸国永,并没急着开门。

 “你们这是?”

 “不知道,他什么也不说,我也不清楚到底怎么了。”

   三日月也不知道能够安慰什么,拍拍鹤丸的肩膀,转身拿钥匙进了自己的屋子。

   鹤丸国永站在门口半天没动静,盯着半掩着的门,有些不想进那个安静的可怕的房间,可终究叹上一口气走了进去。

 

   面前是扇棕色的门,山姥切手上拉着自己的手提箱,不知为何犹豫了起来,明明他昨晚跟三日月在网上已经交流好了,怎么到了跟前反而踌躇了起来。

“你是在等谁吗?”耳边响起了略微熟悉的声音时,山姥切疑惑的转过头去,见到那水蓝色的头发,记起这好像就是自己的常去的那家店的老板,怎么会在这里遇见。

   似乎是察觉到山姥切的疑惑,一期一振倒也没有什么要遮掩的,“我就住这里。”说完指了指手边的门。

   山姥切在惊讶的同时并没太多别的情感,毕竟他和甜点店老板虽然算的上客人和老板之间的关系,但终究还是不太熟悉的关系,但是以后是邻居的话,自己是不是应该打好关系才对。

   组织语言的山姥切开始怨念起自己这么多年也没能提升多少的与人交际的能力,而站他不远处的一期一振倒也没急着开门,静静的等待他说话,在心里整理起了思路。

   这个金发的青年是鹤丸国永的熟识,之前照片上也看的出鹤丸对他有过的感情,加上先前药研和他讲的话,难不成这是要找到鹤丸国永再续前缘?

   狗血,一期一振这样想了一大通后给了自己这样的评价,但却没否认自己的想法,因为的确没那么巧就出现在自己的门口,总不可能是要找三日月吧。

    在这里,一期一振丝毫没有察觉自己无意的想法马上就要实现,还在继续自己脑内的狗血大戏,已经该如何应付的事,因为这个青年似乎是一副什么也不清楚的模样。

   当山姥切准备好好跟自己以后的邻居打招呼时,身后的电梯门突然打开,里面出来的正是三日月和鹤丸国永,一期一振想好好回答青年的话的心思一下没了,心情复杂的站在原地,瞅着走过来的鹤丸国永,而山姥切则是拉着行李箱杆子的手紧了紧,往三日月的方向走去。

   “不是商量好后天来吗,怎么今天就到了,看来切国对于我们的新生活还是很期待的啊。”

   面对三日月一脸嘚瑟的表情,山姥切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多说话比较好,伸过另一只空着的手拉住三日月,“进去吧。”

   而当两个人亲昵的时候,鹤丸和一期的表情各异,心情各不相同。

   鹤丸国永是一脸想打死现在人生赢家三日月,看见那副嘚瑟样再瞧瞧 自己和自家一期简直是悲从中来。

   至于一期一振,完全呆在了原地,颇为尴尬的瞅着眼前的一切,再记起刚刚自己脑补的狗血大戏完全有种想钻地洞的冲动。他到底都在想些什么有的没有的啊。

   而按现在的思路,对于先前评价的狗血倒也不算过,自己曾经的相好和自己现在的对象暗恋的对象在一起了,反过来对三日月而言则是暗恋自己对象的人就在自家对面住着呢,而对于金发的青年来讲则是……..算了,再想这些关系简直是自虐。

   三日月两个倒是没在意这边的异常,走到了他俩的面前,准备介绍一下。

   “这是山姥切国広,以后他也和我一起住在这边了,以后多多关照了。”三日月弯着笑眼说着话,然后带着人,拉着山姥切的行李箱进了屋子,留着对门站着两个人自顾自的发呆。

   “我…..”一期一振在这段时间的疑似冷战中首次试图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因还在混乱的脑子没能说出来,至于鹤丸国永跟着进屋后,开始思考起近段时间的异常与今天一期一振的奇怪举动之间的联系。


------------------

挺久没更这篇,但是还是记得的,qwq

上次说还有两章结束的样子,现在看来应该差不多了。

坑都会慢慢填吧,只要三次元没那么多琐碎的事.............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