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鹤山】雨后

前面几段来自 @千鸟   ,后面文风变了的是我接的,感谢千鸟太太啦。

现代paro

日常小糖块

----------------


 门铃被连续按了好几次,山姥切国广踮起脚看了看猫眼,叹了口气打开门。在暴雨里跑了二十分钟的鹤在门外犹如一只落汤鸡,白衬衫都湿透了。

“又忘带伞。”肯定的语气。

  门外的人心虚地挠挠头,鹤丸国永才不会告诉他自己白天偷偷开了他的柜子,看到里面没有折叠雨伞就把自己的放了进去。“那我……先走啦,就是过来看你一眼。”国广的雨伞大概是随身带着的,鹤丸看到他没事就安心了。

“你……要不要进来换件衣服擦一擦?”不擅言谈的山姥切国广低着头发出最大努力的邀请,“一会儿我可以送你回去。”

 

 

   鹤丸听见他的话抬起了脑袋,顾不上抹下顺着头发流在脸上的雨水。见着白暂的脸颊不知什么时候起泛起了些许红色,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平日从未见过山姥切这番模样的鹤丸,按照平常的德行,肯定会开上几句玩笑,这回却管好了自己多事的嘴,低声说了一声好。
    被被听见他这句应答,撇过脸去不看鹤丸,把还在门前的人推进了屋子

 

   鹤丸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见在浴室门前的梳洗台上摆放整齐的衣衫和毛巾,伸手拿了起了,闻到了上面淡淡的桂花香,想起这是山姥切柜子里放的香包的味道。
穿好了衣服,踏上拖鞋,鹤丸走到了正带着耳机坐在沙发上的山姥切身边。
    对方似乎是听见了他的动静,回过头站了起来,伸手摸了摸鹤丸湿漉漉的头发。
“我去给你拿毛巾,省的感冒了。”

“每次都是这样,明明你管好自己就好。小时候你就做过这样的事,长大了你还是这样一点没变。”山姥切拿着毛巾边擦着鹤丸的头发边说着,见着这人还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决定不在多说,仔细帮他擦拭着。
    他可不想看见这人有气无力的打着电话跟自己说什么自己要生命垂危了,没有国広的抱抱就要死了之类的肉麻话。


    想到这,他突然想起小时候某个像今天一样的大雨天里,他打开房门,看到了了和今天一样淋得湿漉漉发生的事。
   “答应了要和国広一起过生日的,所以就跟爸妈说了,一个人坐车回来了。”
    明明雨水都把衣服淋的湿透了,头发黏在脸上乱七八糟的,可山姥切就是觉得那时候傻乎乎笑着的鹤丸最好看了。

   把湿毛巾放到一旁,山姥切左手拿起吹风机开着暖风给鹤丸吹头发,右手手指穿梭在鹤丸的短发间,理顺黏在一起的头发。

“你啊,不管小时候还是现在都是一样的没长进。”话虽这么说,山姥切却是微微扬起了嘴角。

   他记得那年大雨赶回来给自己过生日的鹤丸从怀里拿出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的样子,也记起了那之后鹤丸国永因为淋雨高烧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问自己喜不喜欢那份礼物的样子。

 

   那时候鹤丸难得一见撒着娇拉着他手说,只要他牵着手在身边就好。而他也就真就陪着他在房间了,直到鹤丸妈妈叫醒了趴在鹤丸床头睡着的自己

 

   头发吹干后,雨也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依旧下着。

   顶着一头被吹得蓬起来的头发的鹤丸国永和山姥切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只手端起身边人泡好的热牛奶喝着,另一只手则是伸向了边上的放在一边的手,慢慢的扣住。

 

   山姥切低头看了看那,抬起空着的手,摸摸了鹤丸的额头。
“你说,你怎么跟小时候没半点变化呢,那时候也是这样呢。”
鹤丸不说话,静静的握着那只手,享受着这悠闲的时刻。

   这雨能慢些停就好了。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