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镜子里的人不是自己怎么办

灵魂互换梗

之前说限锻出货要写粮的产物

01

  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如果你对现在的山姥切提出这个问题,他大概回答的不是历史修正者要入侵本丸了,而是生无可恋面无表情的告诉你....

  ————还有什么是比一觉醒来身处在陌生的房间,身边摆着别人的衣服更可怕!!!!

  然而,老天并不会因为被莫名其妙的惊吓导致精神恍惚的山姥切同学内心的咆哮,从而终止继续给他的‘惊喜’。

  坐在床铺上,一只手撑着额头,山姥切觉得自己暂时需要好好思考下当前是个什么情况,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一步步理清楚来。

  首先,昨晚他很正常的吃过晚饭,然后与审神者交流完一日工作,最后就准备洗漱回房间进去休息....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难道是中间遗漏了点什么很重要的信息吗,再想想再想想....

  脑内浮现出夜樱飘落,明月当头,他...!!!!

 

  猛地睁开眼睛,山姥切回过头,呆呆的盯着枕头边的衣服没了动静,随即而来的是昨晚遗漏的记忆。

  路过三条部屋的时候,他见廊下有一人正手捧着茶绿色的瓷杯独自饮酒。见着了面也不好就装作没看见,山姥切纠结了几秒后,上前打了声招呼,礼貌的问候几句后,迈起步子要回去休息时,本坐着的人站起了身子,举起一个杯子伸到了他的面前。

“今日月光正好,能陪老爷爷我饮上几杯吧。”

  然后.....然后....他不好拂了三日月的面子,接过了杯子,在三日月的身边坐下,喝下了几杯对方倒下了的酒。

  虽说他不会鉴别酒的好坏,但也能尝的出大概是不错的。

  在与三日月不时地谈话中,几杯酒也下了肚,察觉到因酒意上头催生的困意时,山姥切也觉得是时候道别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好好睡上一觉。

  踏上台阶的时候,他听见身后的三日月轻声和他说上了一句话,他则是回过头,报以一声谢谢,转头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回忆结束,山姥切却还没回过神来。

  他试图理清这件事情跟他出现在别人的房间存在的联系,可惜联系的每条线上都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叉,告诉他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是往自己的房间的走的,也并没有喝醉到脑袋不清醒的跑进别人的房间,钻进别人的被窝倒头大睡,而且.....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身边的会是三日月的衣服!!!!

  刚刚脑子不清楚看了了眼衣服还没反应过,等反应过来,山姥切觉得大概脑袋这回是真要短路死机了。

  不对...这还在梦里吧..他这么可能出现在三日月的房间,在三日月的被子里,身边还有三日月的衣服...一切都是错觉对不对!!!对不对!!!

  咽了咽口水,山姥切决定平复下情绪,内心安慰自己不管遇上了再大的事都要勇敢的面对事实,正视事实,毕竟..就算他不承认,也已经发生了。

  可是他和三日月之间也就是点头之交的关系,平常的交集也不多啊。

  在百思不得其解的过程中,山姥切拍打了着身上的衣物,走到三日月房间的镜子前,看看现在的自己是什么个模样,估计是一脸窘迫吧。

  当看见镜子的映照出面庞,山姥切愣了愣,往前走了几步,凑到镜子跟前仔细确认。

  镜子中的人脸色煞白,但也不能掩盖住姣好的面容和那双盛着新月的眼睛。

  这张脸,山姥切再熟悉不过,甚至在昨晚还一起坐下来喝酒赏月,可这不代表他就能接受面前的事实,或许,他现在还不想相信这就是他要面对的现实。

 

  在山姥切试图消化自己变成了三日月的现实时,门口一个脚步声渐近,轻轻的拉开门,见着那个在镜子前发呆的人,张开了口。

“看来我们两个陷入了同一个事件之中了呢,这可有点不妙了。”

  镜子前的人回过头来,见着自己的脸出现在跟前,心情微妙。

 

 

02

    

  三日月在想,这算不算自己喝酒那天晚上惹下来的祸事,不,大概可以算的上好事。

  他在那身影消失在月色之后,抬眼瞧了瞧天上的未满的月亮,掺杂着酒气,喃喃地说了一句,“要是能有和这个人更多了解的机会就好了。”

  说完后,把杯子推到了一边,直接拿起了酒瓶,饮下了里面剩余的酒水。

  他来到这个本丸时,山姥切已经算是在本丸时间比较久的那一批里,二人之间并不在一个圈子之中,交集极少。

  可当他见过那在战场上,扬起头挥刀向前的金发青年,毫无隐藏的容貌与姿态展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就在想,要是能有一日和这人好好品上几杯酒水,好好了解这个隐藏颇深的青年就好的了。

  山姥切在本丸里沉默寡语,不爱凑热闹,与出阵时的样子完全是两幅面貌,可偏偏这样的对比下,却更让他想要靠近这个披着白披风的隐藏自己样子的青年。

  真实的山姥切国広是什么样子的?他在心底疑问,可他们之间还是没有什么交集的在本丸里,各自过着自己的生活,毫不打扰。

  但现在看来,他似乎有了一个好好了解山姥切的机会,或者说一个增加两人相处的好机会。

  毕竟,现在他在外人才是山姥切国広,而披着他的皮囊的却是那个他想要了解的人啊。

  化为了人形,这些许许多多不一样的际遇真的是很有趣呢。

 

03

 

  山姥切国広不爱笑,但是现在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眉眼弯弯的露出好看的笑意时,颇有些说不出的别扭感。

然后忍不住用着本该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声音,倾过身子,在自己身体的耳边小声提醒。“三 日月,你能不能不要拿着别人的脸笑的那么开心啊。”

“国広,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可顶着我的脸说话呢。”三日月瞅着披着自己的皮囊,内芯是那个不爱笑的孩子发出自己的声音跟他交流,莫名的喜感了起来。

  两个人不为人知的内部对话在其他人的眼里却是另外一个场景,耳语厮磨亲密无间,众人皆想,平时没联系的两个人,怎么突然之间感觉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质的变化了。

  审神者筷子上夹着半块肉,微微眯着眼睛歪着脑袋瞅着底下的窃窃私语,然后目光默默地转向某个中心,然后把肉慢慢送进嘴里嚼了起来。

  啊啊,这两个人有点奇怪啊,是她认识的三日月宗近和山姥切国広吗?

  三日月没了一身老爷子气,拧着个脸没面无表情,平常的高冷小面瘫山姥切虽然笑的开心,但是完全不是平常该有的画风啊。

  她可不相信什么两个没啥关系的人,突然间看对了眼,然后天雷勾地火的就黏上了。

  而现场不只审神者有这样的想法,堀川冷着一张脸盯着最近几天都不太对劲的兄弟,思索着要不要在饭后好好询问下。

 

  饭后还没等着其他刀剑离开,审神者快想上前的堀川一步,堵住了正欲走的两人,笑眯眯的开口,“有些工作和安排需要二位来配合的。”

  两人自知瞒得过一时瞒不过一世,况且身份互换的几天,两个人该想的办法都想过了,但是什么用也没有,起来镜子的里的依旧是另外一张脸。

  堀川瞧着审神者带走了两个人,决定等‘山姥切’回部屋,好好谈谈,笑意不达眼底,让边上看着的和泉守冷不丁的打了个抖,心想谁惹了堀川的逆鳞,估计要倒霉了。

 

  一进门,审神者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属于自己的椅子上,手指了指边上两张椅子,示意两个人坐下。

  当三日月和山姥切眉眼相对的眼神交流的正欢的时候,审神者晃了晃脑袋,扎着的辫子跟着甩了甩。

  两人准备开口说的时候,审神者快他们一步,“说吧,你俩犯了什么事?还有,我面前的你们真的是你们吗?”

  话里带着疑问,但并没询问的语气。

  三日月不免笑了起来,用着山姥切的声音开口,“小姑娘还是一如既往的眼睛尖,什么都不瞒不过你啊。”当见着审神者格外惊讶的表情的时候,有种恶作剧成功的感觉,伸手搭上自己的原来的身体,也不管里面的山姥切用自己的脸,做出多无奈的表情,“现在啊,我和国広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前几天一觉醒来,就得来这样的惊喜呢。”

  呵呵。山姥切面无表情的拿着三日月的脸继续面瘫状,内心冷笑着。

  审神者表示不想理三日月突然升起的恶趣味,忽略掉三日月刚刚话里的歧义,她大概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没想到这种只会出现在书本上的事情,竟然就发生在了自己面前,还是两个人完全不同的人。

  灵魂互换啊,还真是不可思议呢,而看着于平常不一样的他们完全不同的反差,倒还是挺有趣的。审神者在内心打趣着二位。

  惹事的不嫌事大,这两位还没发现本丸突变的气氛呢,她还好没被本丸的气氛给忽略了事情的真相。

“说正事吧,既然你俩这事情出了,明天开始我会想想办法来解决,在这之前,你们等会先回自己本身的部屋好好解释下。”审神者撑着脑袋想了想,“至于别的.....东边新开的空部屋,你们两就先去那边吧,被褥都齐全。在恢复身份之前,你们就互相照顾吧”

  审神者一脸自己怎么这么机智字样对着顶着三日月脸的山姥切迷之微笑,山姥切表示要不是本着特殊情况,他根本不想掺和进任何的热闹中。

  顶着山姥切脸的三日月点点头,期待起了两人奇妙的以后了。

“.......”这是山姥切的回答,他头疼起兄弟知道这件事情的样子,还有顶着三日月的脚去和兄弟们解释,怎么越想越奇怪。

 

  至于那天晚上知道真相后的堀川拍着三日月喊着兄弟一定要多注意自己人生安全的时候,场景十分的微妙。

  相反三条那边倒是接受的快,和山姥切差不多时候来到本丸的今剑则是一把扑进了顶着三日月皮的山姥切的怀里,扑腾的正欢。

04

 

  在本丸的人发现原来没交集的两个人,不知道何时开始同吃同住形影不离的时候,两个人正安然的坐在本丸的小亭子的喝茶喂鱼吃点心。

  山姥切表示,如果做不到适当的无视不合理的流言时,一定会被卷入事件的风暴中心,连个渣的不剩。

  本就自我中心的三日月表示,他倒是很享受当下的一切,甚至还有些意外的收获。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两个人也在慢慢适应突变的一切。当初不熟悉没有交集的彼此,也借着这个机会格外的了解对方。

  三日月吃饭的时候,对方会夹起本主不爱吃的菜放进嘴里,一起去万屋的时候,会互相交流需要什么东西,本主会不会喜欢的问题。

  三日月知道了山姥切讨厌青椒白萝卜喜欢吃厨房做的肉馅饼和豆沙小点心,山姥切知道了三日月爱喝清酒爱喝茶和吃万屋买的甜甜软软的五色团子。

  山姥切喝着原先觉得苦的茶不知何时清甜了起来,三日月觉得之前有些腻的小馅饼好吃了起来。

  山姥切会帮三日月穿上本属于自己的现代化衣衫,三日月会帮对方矫正那总是带不好的发饰。

 

   我们从不熟悉彼此到亲密无间,仅仅是因为这场跟玩笑一样的意外,而当终于结束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的呢。

    

   又是个新月当空的晚上,已经慢慢熟稔的二人互相给彼此斟上一杯酒,不再像原来一般寒暄上几句客套的话,而是自然的谈论起自己遇到过的小趣事。

   山姥切的体制本就不是多会喝酒,几杯下肚脑袋晕乎乎,顶着这个皮囊的三日月也索性决定回屋,而顶着三日月皮的山姥切把酒具收拾了起来,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三日月站在廊下,抬起头,捋了捋有些遮掩的金色头发,用着山姥切的声音,对着天上月牙喃喃说上一句,“谢谢你给我们这场奇妙的意外。”转身回了屋子,铺好被褥,安然入睡。

 

   门外鸟雀啼鸣,阳光的亮度照进了屋子,感受到光亮的眼睛微微睁开,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三日月低头瞧了瞧怀里热度的来源。

   看,有只金黄色头发的猫儿,不知何时蜷在他的怀里睡的正香。

   啊啊,今天晚些起也没关系吧,这难得一见可爱睡颜,他才不舍得放开呢。

----------

本来想写的欢乐一点,奈何不知不觉就写的偏了qwq

感谢观看的你www

评论(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