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鹤一期】对门的你们与我们-07-

→→01   02   03  04  05  06

大概中长篇

现代paro

cp:三山/鹤一期

友情提醒:本文站定了上面的cp,不会有任何变化,也不会有任何三角关系的存在,cp们都各自过着自己的小生活。



07我不在的那些你的曾经

 

   三日月正伸手往包里掏着钥匙,在翻找的过程中却意外地听见了对门的钥匙声,停下几秒找钥匙的时间,看着那黑发的少年十分自然的拿出开门的钥匙,咔的一声,打开了房门,进了屋子。

这是谁?

   不怪三日月不记得,毕竟他有点时间都多半去找自家的山姥切,并没有多少工夫来关注对面有什么人出入,他知道鹤丸和一期一振住到自己对门,可什么时候来了个黑发的青年呢。脑中盘旋着问号,手上已经摸到了钥匙形状的物品,拿了出来,开了房门。

   进门把钥匙扔在桌子上,三日月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视半躺在沙发上,思绪却有些飘忽起来,想些有的没的。

    想起对门的那对现充,他莫名觉得寂寞了起来。什么时候能和切国也能住在一起呢?能每天早上清晨的第一面都见到自己喜欢的人,能在下班回来的时候听见一声我回来了,能把彼此的空间共享,等等只有两个人住在一起才能感受的乐趣。

   可惜即使两个人早已认定了彼此,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却还是差着这一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单独属于他们的小空间呢。

   不行不行,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三日月关掉了电视,决定回书房冷静一下。

   而当面对书架,看见上面一列列的书名,反而没了多少看书的兴趣,也在这时,看见了放在书架边缘的几本书,伸手拿了下来。

    这几本是山姥切带过来放在这里的,说是原来就很喜欢的书,而当他问为什么要放到这里的时候,他的山姥切直接来了一记直球,说着这样又多了找你的理由。当时的三日月自然是被惊讶的不行,要知道山姥切本身就不是多主动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简直跟奇迹没啥区别。

   而当他拿起书准备看看能让山姥切给出这么大评价的书究竟是什么内容的时候,一张彩照晃晃悠悠的从书中掉出来。

   三日月把书放在了一边,弯腰低头捡起来,坐在电脑椅里慢慢看着这张照片。

   照片上有着不少人,大多数都是青涩的少年模样,而其中某个金黄色头发的脑袋,就是山姥切了。

   看来,这是山姥切的毕业照了。推测出这样的结果,三日月的兴趣大了起来,仔细观察起了照片上小小的身影。

   而在观察的时候,他看见了照片上离山姥切国広两个位置左右的地方,有个熟悉的面孔,不禁僵硬了嘴脸。那人正是缩小版的鹤丸国永。

   即使他再不甘,也无可否认那时的他和山姥切毫无交集的事实。要是那个时候他碰见了山姥切,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三日月不再想这种可能性,小心翼翼的把照片放回书里面,从书架里抽出另外一本,一本只属于他和国広的回忆记录,慢慢翻阅起来,消磨这无趣的时光。

 

   一期一振比药研晚一些回到公寓,进门的时候闻到饭菜的香气时,看到端着刚炒好的菜走过来的药研,感叹着自家弟弟是越来越懂事了。

   “鹤丸先生有打电话来说今天加班会晚点回来,不用等他吃饭了。”放下盘子,药研指了指客厅的电话。

   一期一振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放好东西后,洗手准备吃晚饭。

药研和乱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有时回来他和鹤丸的公寓住,平常在学业之余会去店里帮忙。

   待到晚餐后,药研上前收拾碗筷准备洗刷,推着本卷起袖子准备帮忙的一期去客厅沙发上坐着。

  “一期哥,你就好好的休息会吧,我来忙。”

   面对药研的话语,一期一振没办法笑了笑,应了下来。在厨房传来水声的时候,一期一振走到了客厅的小书架边上,准备选上几本书来看看。

   书架的上的种类不一,有他喜欢的也有鹤丸喜欢。而当手指在书名间翻转的时候,去却意外的停留在书架一角有些老旧的书籍。

   嘴里不自觉跟着念了名字,觉得有些熟悉后想起,那时原来少年时比较流行的小说。但他并没有买过,大概是鹤丸的吧。

   伸手抽出那本书,盯着书封面上颇有当年作画风格的图画,兴趣起来了,准备好好阅读一下当年流行的故事,回忆下当年。

   药研洗完碗筷回到沙发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期一振津津有味的读着手中的书籍,面上的表情也随着故事情节的递进变化而变化,不忍打扰,从自己带来的包中拿出新出的漫画,独自看了起来。

   一期一振阅读的速度不快不慢,慢慢品着作品字里行间的味道,在感慨故事情节的时候,也明白鹤丸为何会喜欢,当年为什么这本书会那么的流行。

   正当看到紧要关头的时候,桌上手机响起提醒的声音,一期一振手没拿稳书,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而当药研走过来帮忙捡书,一期一振也看完了手机里的信息时,两人却意外的发现地上不知何时掉落了一张照片,跟这本书一样有了些时间了。

   因为掉在地上的照片是背面朝上,两人也没看到照片上的内容是什么,当捡起照片翻过来的时候,两个人表情却是各异。

   药研紧紧的盯着照片上的人,他自然认得出上面格外显眼的鹤丸先生,但是....照片中鹤丸先生注视的人,却让他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还在仔细瞧着照片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心里感叹起了当年鹤丸国永青涩的少年模样,想起自己当初在大学校园里遇到鹤丸国永时那人的样子进行了对比,微笑的摇了摇头,而再次去看照片却发现,照片里的鹤丸国永正注视他前面正在忙碌的金发少年,不被周边环境的繁杂所影响。

   即使这照片上的事情早已过去了许久,仅仅也只能以这样的方法呈现在他面前,但此时的一期一振却有些不是滋味。

   大概,鹤丸国永从未有过在他面前提起过这段他不曾参与的过往。从未告诉过,在那么远的过去里,存在着一位让他用这样的目光注视的人。

   不知怎么,他再去看照片上的人时,那金发少年的样子,却有些眼熟了,好像在哪里看过。

   相对于一期一振的不明情绪,药研则是再度记起了上次在餐厅的事,心里计较渐生。

   而这一切对于还在电脑前加班的鹤丸国永并不知晓,只是觉得身上有点凉,颤了颤,想着自家的恋人,在看看手边的工作,加快了速度。


--------------------

山姥切同学表示他当年是啥事都不知道,至于身后看着的他的人,那时候他大概只会觉得别人又要在自己衣服上恶作剧qwq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