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鹤一期】对门的你们与我们-06-

→→01   02   03  04 05

大概中长篇

现代paro

cp:三山/鹤一期

友情提醒:本文站定了上面的cp,不会有任何变化,也不会有任何三角关系的存在,cp们都各自过着自己的小生活。

06不自知的尴尬会面

 

   山姥切国広和三日月宗近之间,大概是个单纯小白兔和一个化身牛皮糖的大灰狼的一个小故事。

   只不过,这块牛皮糖太过好看,好看到他的邮箱里总是满满当当的装满了吃食和情书,从不间断。半道上出现告白的人,也是平常不过的事情,只是,牛皮糖本人对于这些大概能给出的最大的礼貌就是公式化的笑容以面对罢了。

   不过一副皮相而已,就简单的说出喜欢或者爱的字眼,是否太过廉价。而当时这样想的他,却也没想到能过遇到让自己体会到这些话的人,或者说打翻了那时自己的观念的人存在。

  他可以毫不害羞的说,自己大概见到山姥切的第一眼时,便已经开始不对劲了,当然估计我们山姥切同学那薄如纸的脸皮,他还是不会当面说出这话来的。

   而在初见之后,便开始规划如何捕捉那只容易受惊吓的白兔,一点点铺开那张密不通风的网的事,在这里便不详细说明了。总之现在大灰狼三日月同学和小白兔山姥切同学相处的十分愉快,知道这点就可以了,其他的也没什么好值得我们操心的,因为二人之间日常并没什么多可提,一对腻腻歪歪的小情侣罢了。

 

   而当某午后阳光正好的时候,小白兔山姥切带着自家的大灰狼三日月同学,去享受悠闲的下午茶时光,本该愉快的时间,却因为遇到了某个人,让三日月觉得前所未有的尴尬。

  并且现在的场面让他有种当年逗鹤丸国永的报复来了。

   他前段时间有从山姥切听到那所谓的爱欺负他的初中同学,当然山姥切自然是不懂得其中隐藏了什么,但是山姥切不懂不代表他看不明白。

   那种喜欢你欺负你这种老套路,他多少还是看的出来,也庆幸自家这位啥也没多想,当然,他多少也担心这位过去爱‘欺负’人的山姥切的同学会有什么动作,比如还对山姥切还抱有什么念想,旧情复燃啥的.....但是后面日常的生活冲淡了这点小担心,也让三日月把这件事情给抛之脑后了。

   这位同学到底是何人,三日月也就早就忘记去探究了,然而现在,看见鹤丸国永想上前跟山姥切打招呼,却在看见对方身后的自己自己的时候僵硬了笑脸,把目光转向了自己身上时,三日月表示,他很想直接拖着山姥切回自家小屋来躲避现在的一切。

   然而山姥切并没读懂两个人之间奇怪的气氛,只是回头看了眼三日月后,径直走向了鹤丸国永,说起话来,也没看见鹤丸国永强撑着笑脸的样子。

 “三日月,这是我上次跟你说的初中同学。上次给你带的点心,也是他介绍给我的。”山姥切回头跟三日月介绍着对方,三日月也只好尴尬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谢谢你,点心很好吃,下次还会去你那里买的。”山姥切有礼貌的道着谢,因为对三日月背着身子的,也就没看见三日月此刻有些抽搐的嘴角。

   鹤丸国永!!!!!!!!!!

   以上为三日月内心的弹幕,碍于自家恋人在场,不好发作。

   爱欺负人的初中同学.....故人.....介绍点心....他不知道的会面.....

   所谓人类的联想能力是无敌的,在三日月的脑袋因为山姥切的几句话,完全炸开了锅,打翻了几缸子老陈醋,以至于理智丧失的一时没记起来鹤丸国永是有恋人,而且自己还有点熟悉这件事情。

   外人眼里的三日月宗近温文尔雅谦逊有礼,而现在的三日月却已经变成了智商掉线的吃着莫须有的陈醋的无脑星人。

 

   “哈哈哈,你喜欢就好。”鹤丸国永挠着脑袋的毛,礼貌的应答,也就忽视了某人的视线攻击,当然,这并不代表此刻的鹤丸国永的内心是平静的,或者该说鹤丸同学的内心已经波涛汹涌,并且闪过了无数个窝草的弹幕,来代表此刻他的震惊。

   只不过出于礼貌,他不能明面上显露出来。

   他之前还猜山姥切嘴里的人是谁,是个温柔贤惠还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什么的,可现在这些词汇的对象变成了他的某个表兄时,他觉着内心的草泥马大概奔腾了千万头了。

   山姥切怎么会看上这个人呐,他不懂啊!!!!!!

  之前还说要瞻仰下收服了三日月,为名除害的人,现在看来他真的是很担心山姥切了。别是单纯小白兔被这只腹黑大灰狼给骗了吧。

   担心的目光流连在山姥切身上,掺杂些许同情,后面则转化为一副愤慨的模样,准备揭露三日月的真面目,而就在这时,三日月已经属于不能谈论智商为何物的状态,本能的上前黏住还要聊些什么的山姥切,被山姥切一巴掌给推到了边上,忿忿不平中。

   面对三日月的行为,鹤丸国永多半也猜的出来三日月脑内在想什么,他这一向拿智商鄙视别人的表兄,现在宛如一个没大脑的家伙,还是无视比较好,

 “山姥切,你了解你边上这个人吗?”鹤丸国永友好的小声提醒着山姥切。

   山姥切听见这个问题,愣了愣,半天没反应过鹤丸国永的意思,转头看见表情不佳的某人,嘴角扬起一点弧度。

 “虽然不知道我在你印象里到底是什么样,但是身边的这个人,已经陪伴了我很久哦。”

   鹤丸国永印象里的山姥切是什么模样呢,大概还是那个穿着连帽衫安静不说话的少年吧,但现在的山姥切国広呢,比原来多了些颜色,多了点跟阳光一样柔和的颜色,而这份色彩,鹤丸国永瞥了瞥他身边的某个人,无奈的摇摇头。

   三日月这样的人,也会如此在意一个人,而山姥切,这个曾经回忆里甚至有些清冷的少年,也能被镀上温暖的颜色,他又怎么能不感慨人和人之间的奇妙际遇。

   他人之事还是不要随便去掺和吧.。鹤丸国永抬手蹭了蹭鼻子,决定还是找个理由离开现在略不自然的场景,如果眼神能实体化,他大概已经被三日月的眼刀给戳死了。

   啊啊,好想自家的一期啊,为什么他非要待在这个跟修罗场一样的地方?一期做的甜甜小点心,一期泡的好喝的咖啡,还有他要好好抱抱一期来安慰被刺激到的自己。

   他为啥非要被别人家的狗粮给拍一脸啊,他也是现充啊!!!

   鹤丸国永即使内心再吐槽,表面上还是平和无比的样子,期待能有个化解现在场面的契机。而手机似乎听见了他的心声,响起了悦耳的声音。

   在听见电话那头悦耳的声音的时候,鹤丸国永表示自家一期简直不能再美好,他可不想再看三日月的臭脸色了。

  “我先走了,你们玩的开心。”挂断电话后,鹤丸国永转头跟身后的两位道了别,迈开了步子,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话说,三日月,你和鹤丸认识吗?”被三日月圈在怀里的山姥切扭过头问道。

 “啊啊....是表兄弟,原来小时候在一起玩过。” 

 “是吗....那他有对你恶作剧吗.....”山姥切回忆起了初中的某些时光,顺带也脑补了一下三日月会被欺负的这种可能性。

  “.......”三日月表示,他真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现在想起鹤丸他一点都不愉快好吗,不过直到刚刚,他才智商回笼的记起来鹤丸国永是有恋人的......

   现在记起来,他们这几个人在某些关系上来说还真是混乱啊,当然早已不是什么该在意的了。

------------

慢慢填坑状qwq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