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那年今日

去年今日的我家本丸,被被带回爷爷。

这是纪念我家三山一周年啦,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久了呢^^

-----


审神者盯着屋檐下一蓝一百的身影,默默的无语。虽说有点眼力见就该不要靠近本丸这对秀恩爱的家伙跟前,可是怎么就管不住这脚呢。

当走到这两位的面前时,审神者拍拍自己这不争气的腿,动静虽说不算大,但终究还是打破了这份独属他们的静谧。

三日月竖起食指放在唇前,眼神向下,示意她看见躺在他腿上睡得正香的人。

在离屋檐不远的树丛里,蝉正不知疲累为何物的不停的叫着,而这丝毫不影响在三日月腿上安眠的青年。

“好了,我也不是有意要打扰你们俩的。”审神者摆摆手,降低了分贝,小声跟三日月进行对话,“只是突然记起来一件事,来问问你来记得吗?”

“恩?”对审神者不知缘由的发问,三日月回了个单音节给她。

“你还记得去年今日,是什么时候吗?”见着三日月无印象,审神者的笑脸突然上扬了起来,心里笑着三日月果然是老人家了,记性毕竟不如她这个年轻人了,哈哈哈哈。心中的小人在狂笑,但面上还是要忍住。审神者咳嗽了两声,挑挑眉,“这个提示够大了吧。”

 

呀,这小姑娘估计在心里嘲笑我这记性不好的老人家呢,可我又怎会不记得,去年今日发生了什么呢...毕竟那是我和他的牵绊的开始。

三日月微微眯起眼睛,双手端起身旁的茶,抿上一口,“主上也未免太瞧不起我的记性了吧,这可是有点失礼了。”

笑意未及眼底,审神者咽了咽口水,目光瞟向别处,不敢和三日月对视,她心里的小人已经被吓的抱头躲墙角了。

“啊,我先走了,想起来长谷部之前找我还有事呢,我就不打扰你俩亲昵了,也祝你俩相识一周年快乐。今天你俩没任务,放一天假哈。”

审神者很识时务的在祝福完后,脚底抹油的溜之大吉,不在打扰这对在本丸无意识秀恩爱的两位人士。

见打扰的走后,三日月睁开刚刚眯起来的眼睛,其实他只是因为阳光有点刺眼才这样的,不过小姑娘这样走了也挺好的。

难得两人的独处时光,岂能被人随意打扰。

正好午后阳光正好,也是个适合回忆的好时候啊

 

第一次见到切国,他站在隐蔽的的树丛里,见那战场挥洒汗水肆意张扬的青年,毫无畏惧的挥刀朝向敌人,斩落对方的头颅,哪怕污渍沾染在那脸庞上,也丝毫不影响那意气风发的神采。在夕阳下的青年,闪耀的金发,随风而摆动的披风,一道最美的风景线。也就在青年偏头的一刻,他走出了树丛,而那时,青年也如他愿的,找到了他。

说是一见钟情也不为过?不过他要是在切国面前说漂亮或者美丽的字眼...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拉扯起被单,红脸反驳一下他,肯定十分可爱。

后来在本丸,审神者安排了切国做引导自己的工作,熟悉本丸的生活,他看见了一个跟战场上不一样的青年。没了在战场上的张扬,反倒是格外沉稳的处理本丸的大小事务,说是本丸的二把手也不为过。只不过在事务之外,却很少找到他,也是偶然之举,他才发现了这位隐藏在本丸某棵大树后小憩的青年。

鸟儿们似乎很喜欢他,在他的周围停下行走,或是停在了一旁的白披风上休息梳理羽毛。他不忍打扰那片安静,站在不远处,哪怕那时烈日当头,汗流浃背。而当青年悠悠转醒的时候,他快步走到能够遮住他身形的地方,在去观察树下的人,却发现,那本不苟言笑,严谨无比的人,却微笑着逗弄身边的鸟儿。

心中微微一动,惊艳于那阳光下的明媚笑脸,再也转不开目光。

 

而撇开这些,两个人又是怎么相交集的呢,大概是不知从何开始,他自以为躲过了青年的视线看着他时,又或是准备好泡好的茶水和点心,静默却温和的邀请他坐下一起度过那属于他们两个人小时光.....大概还有很多很多,不知不觉放开了两个人的距离,不知不觉开始有了更亲昵的动作。

躺在膝上的青年悠悠转醒,迷蒙地睁开碧绿的眼眸,直直映入他的眼中的便是那盛着新月的眼睛里自己的模样。

“怎么就睡着了,你怎么也不叫醒我。”山姥切揉揉眼睛,起身坐到了三日月的边上,“近侍房还有公文没处理呢。”伸手理了理睡乱的头发,随带也理了理三日月被睡的有些皱褶的衣裳。

三日月拉住要进入工作状态的山姥切,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面对山姥切疑惑的眼神,开了口,“审神刚跟我说,今天给我们两个放假一天。”

???山姥切一头问号的瞧着说出这话的三日月,完全不理解审神者会这么做的意味,今天貌似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吧。而在旁的三日月则是忧伤起,自己恋人的记性还没没他这个千年老人的记性好。

“这是我跟你相遇的一周年呐.....”三日月颇为无奈的看着听了他的话才反应过来的山姥切,“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说你是粗神经还是没记性。”

“......”山姥切一时无言,瞅着三日月半晌,凑上前,轻轻碰了碰面前的人淡色的唇瓣,“一周年...快乐..”话刚说完,耳根慢慢的也跟着红起来。

 而他随后便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便是三日月和山姥切的一周年的那一天,平和,温暖。

两人的相处,或许一开始不过为一杯无味的白水,但品的越久,你便会发现,这是杯微甜的糖水。

他们没有多少波澜或刺激的曾经,如那春日的阳光或细雨,温润无声,而这便已足够。

 

————时光荏苒,你们依旧不变。


--------------------

后面的一些话,是对这老夫老妻模式的三山的评价啦

而最后一句是我想对这两位说的话,也是对我家本丸的三山想说的话。


这就是两人相处的一段小日常,其实我更多是在写爷爷怎么喜欢上被被的...咸鱼太久,写不了更多了qwq


昨天爷爷在7-2满了级,最后一盘还给我带回了小贞,也算是给他的礼物啦~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