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不以第一印象定终身

 @一块山楂糕   的点梗。

论用厨艺来撩人www

短篇完结

看似九级残废五体不勤的爷爷和看似大手却只会做黑暗料理的被被。

祝食用愉快^^

01

   带回某迷路老人回到本丸的时候,山姥切表示自己还是有点没缓过神来,相较于手舞足蹈的审神者,他只想说放他回去房间好好平静一下。

   可惜在审神者把人带到三条家后,却是拉着山姥切直接回了近侍房,十分严肃正经的盯着他目不转睛。

   山姥切作为本丸的初始刀,深知现在审神者脑袋里绝对在转悠着些奇怪的东西,等待着审神者的下文。

“虽然审神我一直运气都不咋滴,但是有了国酱你的帮助,也终于迎来了这位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所以......”审神者故作神秘的样子瞅着山姥切,而面对的人则是抽抽嘴角,不做任何言论,“我要交给国酱你一个重大的任务!”

   呵呵哒,山姥切表示他一点都不期待这所谓的重大的任务是什么内容,猜都猜的到,百分之百和那位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有关系,可是他真的是有点不想掺和进去。

   三日月,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振,他这个仿品怎么有资格去教导这位人士,且暂时不提这个,就依着那位贵族做派十足的三日月先生,估计之前都是被人伺候惯了,到时候还真不知道是去引导新来本丸的新人,还是被拿去当佣人伺候人了。

   当然审神者是听不见他的内心吐槽的,山姥切也依旧保持着面上波澜不惊的模样,点点头示意自己听见并明白了。

   而话说半截的审神者并没直接印证他的猜测是对还是错,只是出了近侍房的门,对着山姥切说了一句等一下,跑回了自己住的房间去。

   山姥切隔着一堵墙听着对面翻找物品的声音,百无聊赖的望着纸门外新换上的景趣,骤雨初歇,天空透出几分光亮,紫阳花上的雨珠滴答答的落下来,正当感慨的时候,审神者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一本封面五颜六色的书扔到了他的手上,而山姥切低头仔细瞧着手里接着的东西究竟为何物时,审神者也正好张开口。

“我们本丸最能干的就是我们的国酱了,第一个月带着这位老人家熟悉本丸和照顾他应该不在话下。”审神者叉着腰十分骄傲的宣布完自己的决定,满心期待着自家近侍会给她的反应。

  山姥切先是看了看书的封面,上面印着令人垂涎欲滴的菜品,再翻动开里面的内容,更多菜式出现了在了其中,皱了皱眉头之后,果断的关上了书,面无表情的对上笑意满满的审神者。

  他想装傻,他可什么意思都不想懂来着。

“我想国酱一定是很聪明的,猜的出来我想对你说什么。三日月毕竟感觉就是一个被人照顾惯了的人,衣食住行方面肯定也是一样的,所以我就想既然是你带他回来的,不如托付给你,也相信我们本丸的总队长大人能克服这点小问题。”

   此时的山姥切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手里拿好了菜谱,朝审神者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除了接受任务,别无办法。

   只希望,这平安时代的老爷爷别太难对付。

 

02

   三日月的房间并没安排跟三条家在一块,而是被审神者给放在了近侍房的边上,好让山姥切方便照顾。

   而此时的三日月不过是保持着一贯的笑意,端坐在山姥切放置好的布团上,老神在在的握着由山姥切亲手泡好的茶水,眯着眼睛,十分享受的喝着。

   相较于这边的悠闲,山姥切则是有些迷茫的瞧着菜谱上的字眼,难以理解的看着上面的词汇。

    什么叫做少许,少许是多少,什么叫做适量,适量又是多少的量呢?这些形容数量的词汇实在是不懂什么意思。

   山姥切把书一扔,盯着自己的白被被看,心里记着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晚饭的时间快到了,可他依旧不懂怎么做菜。

   他一把刀,为什么非要安排去给另一把刀给当保姆伺候人?这就是名刀的特殊待遇?

   他决定不去纠结这些有的没的,当务之急在于怎么速成厨艺。虽然他们为付丧神,但是有人类的身体,会有人类的一些感觉,比如不进食也会感到饥饿。

   但....其实审神者完全可以就让三日月去吃烛台切做的饭就好了,本丸里不是还有几位点了厨艺技能点的付丧神吗,干嘛要为难他。

   等等....会做菜的人....对了,去找会做饭的人教教自己不就好了。

   有了这样想法的山姥切二话不说的往厨房的方向走去,而在房间里坐着喝茶的三日月瞅着门外那为自己忙前忙后的小青年,笑意更深。

   而山姥切完全没思考过,既然有会厨艺的付丧神,自己完全可以把衣食住行里的食这一块给托付出去,省下一份心。

 

   对着闯进厨房的山姥切,烛台切表示有点莫名,要知道他们这位万能的总队长大人可是两手不沾阳春水的类型,从来不参与厨房的当番也不曾有过任何做饭经历,这心血来潮一下子是为了什么。

“那个....”山姥切有点踌躇起来,不知该不该说出自己的原因,“烛台切,我能请你做几道菜吗?”拉了拉自己的披风,,山姥切试图遮住自己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

   哦...原来是我们的总队长大人饿了吗?烛台切从他脸上读出了此番含义后,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

“要吃什么呢?”烛台切格外亲切的询问着山姥切,见着这和平常不太一样的山姥切还真是难得呢。

   见着烛台切答应了,山姥切也索性顾不了那么多了,开始回忆起刚刚看的那本菜谱上的菜名,掰着指头念出自己记得的菜名。

   而烛台切在山姥切念出菜名的时候,开始忙碌的准备材料,有条不絮的动起手来。

   站在一边山姥切则是拿着格外崇拜的眼神,看着烛台切格外利索的收拾食材,下锅翻炒盛起来漂亮的装盘,一系列的动作之后,接过烛台切递过来的筷子,每样尝上了一点,无比满足瞅着烛台切。

   看来只要照着烛台切的样子,就能做出美味的饭菜,做菜也许没他想的那么难。

   以上为他观摩完做菜的感想,他心里的小人此时此刻也跟着拍拍胸脯表示着没问题。

   于是,自认为已经出师的山姥切同学,我们的本丸总队长大人,信心满满的往自己的近侍房走去,准备给他要照顾的某位天下五剑,做上一顿美味可口的饭菜。

   此时坐在布团上的三日月正在耐心的等待着他的归来,拿出之前今剑给的小点心,悄悄的垫垫肚子。

 

03

 

“我会给你做出好吃的饭菜的!”金发青年扬起衣角,手拿食材,信誓旦旦的转身进了小厨房。

   门口站着的三日月盯着那无比认真的青年,不知为何,很想上前去握住那双手,这本在战场上带领本丸握刀杀敌的手,现在却执着的想为他做上一顿好吃的。

   他其实倒不是很支持审神者给他下的这个决定。这完全是把他当成了一个五体不勤的老人家了,他就算原来是被人服侍,但也不至于连日常生活,衣食住行都要一个比他小这么多的小青年来照顾他吧。这本丸的小姑娘也太过小瞧他了。

   可当看到本不愿意的接下任务的青年,为了他忙前忙后,甚至为他洗手作羹汤,他多少还是有点被感动到。这位本丸的总队长大人,其实并不擅长这方面吧。

   感动之情在三日月心底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滋长的时候,一股奇怪的味道正飘到了他的鼻尖周围,三日月连忙迈开步子跑进厨房。

   本白净的脸颊上有了不少黑乎乎的污渍,而好看纤长的手指上也有了不少划伤的痕迹,至于那做出的成品.....好吧,这番心意其实已经足够了。

“那个,你先出去吧,我再试试,应该是哪个步骤出错了。”山姥切一只手推搡着突然闯进厨房的三日月出去,另一只手则是试图隐藏住刚刚的失败作。

“没关系哦,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不是吗?”微微扬起嘴角,三日月拉住刚刚一直想要拉住的手,另外一只空下的手,拿起了筷子,夹了几块被烧糊了的鸡蛋,放进嘴巴里咀嚼,“厨艺还有待提高,以后会更好的,不过今天就请国広尝尝我的手艺了,也不知道好不好呢。”也不顾山姥切的挣扎,直接把人按在了一旁的桌椅上,示意好好看着他。

 

   把材料一一准备好后,在山姥切不相信的眼神下,三日月准备开始了。

   利索的把鸡蛋打进碗中,打好蛋液以后,倒进茶碗当中,铺上保鲜膜盖好,隔水放入蒸锅上,盖好盖子等待。

   在等待茶碗蒸的时间里,三日月把一旁放置的豆腐码好,仔细的切成小丁,把事先泡好的嫩海带沥干待用,切好葱花也放在一旁,待会备用。

   在锅中放好适量的水后,洒进撕好的鱼片放进水里,在煮的片刻时间里,打开蒸锅的盖子火,在蛋液尚未完全凝固成蛋羹的时候,撒上桂圆干和几颗枸杞点缀,继续盖上盖子蒸。

   三日月拿出小勺,舀出一小勺煮着鱼片的汤汁放进嘴里抿了抿后,拿出漏勺把锅中的鱼片捞出来,汤水留做后面待用。把旁边的蒸锅顺带关上火后,将豆腐放进鱼汤中煮滚,再把边上的嫩海带稍做收拾,放进汤中,片刻后,再次品尝了下汤的咸淡,关上火。

   另外拿出一个小碗,倒进一些味增,舀上几勺开水冲淡后,倒入刚刚煮好的汤中搅拌均匀,撒上事先切好的葱花,倒入碗中盛好。

   当做好后,三日月卷起袖子,回过头看山姥切,而对方早已是用一种目瞪口呆的眼神看着他,他也索性不去提醒,拉起发呆的青年起来,“尝尝吧,就是不知道我这老头子的手艺合不合你的胃口。”

   山姥切属于还没从刚刚三日月展示厨艺的震惊中完全回过神来,在他印象里,基本上三日月应该就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族做派,借用本丸里鹤丸的话来说,这可真是吓到他了。

   木纳地拿起勺子舀上一些蛋羹放入口中细细品尝,在品尝到嫩滑的蛋羹融与口中的同时,也感受到细微桂圆和枸杞的清甜。再味增汤中夹上一块豆腐放入口中咀嚼,汤汁很好的收入进豆腐中,咬下的时候,鱼汤漫进嘴里,十分鲜美。

   谁来告诉他,三日月这和外表不符合的厨艺值满点是为了什么,再去看自己那团不明产物,他到底是哪来信心跟三日月保证,简直就是丢人。果然这就是天下五剑和他这仿品的区别吧.....

   忧伤的拿起勺子,尝上一口自己做的不明产物,山姥切觉得,他大概是没脸见人了,看这样子,他有理由向审神者提前请辞了。最开始是说要照顾三日月一个月来着,但是现在来看,其实这位天下五剑根本轮不到他来照顾,别人有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能力。

   话说,三日月这是在耍他吗,明明可以照顾自己的,干嘛还要他来帮忙照顾,是为了看他笑话吗。想到这他忿忿地盯着三日月,有些生气起来。

   察觉到边上的目光不太对,三日月转过身来,再次轻轻的牵起那双手,开口道:“其实审神者也好,你也好,我虽然算的上是个老爷爷,但是别把我想成九级残废,啥都不会做啊。至于你,我并没有戏弄你的意思,因为知道,你是真的对我很用心。”

   面对三日月真挚的话语,山姥切的火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捋了捋遮住眼睛的头发,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三日月最后一句话怎么有点不明意味起来了,还有,为什么老要牵着他的手,这是一种他不知道的礼仪吗?

   乱七八糟的弹幕在山姥切的脑内飘过,而最终,他也没甩开三日月的手,等着人自己放开,至于那天三日月做的菜,一半进了三日月的肚子,一半则是被他给吃掉了。

 

04

 

   某日,烛台切见着山姥切难得悠闲的窝在庭院的树下乘凉休息,便凑上前去,攀谈几句。

   山姥切倒也不躲避,只是站起身来,伸伸懒腰,舒展开身体,跟他打了个招呼。

“上次看你到厨房来,这次碰到你,想问问你喜欢吃什么,我也放在菜单上面去。”

   山姥切并没立刻回答他,目光转向别处,见着一深蓝色的衣角漫出走廊,记起自己下午要做的事情了,“烛台切不必劳心,按照你原计划进行本丸的伙食安排就好。”说完,道上一声再见,便离开了树下。

   至于烛台切,回头看见山姥切和三日月二人并肩而行,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重点,但一时半会又记不起来,只得作罢离开。

   而之后,他大概是明白了为什么了。

 

   审神者躲在自己房间附近的小厨房,本来这里只是为了她自己偶尔给开开小灶所开辟的,但现在看来,已经变成了一个秀恩爱的好地方。

   里面的两人,不时的讨论菜品的做饭,在品尝饭菜咸淡的时候,要不是三日月舀上一点递到山姥切嘴里让对方尝尝给出意见,要不就是山姥切毫不忌讳的夹起一块放进三日月嘴里让对方品尝。

   这两人就不知道体谅她这单身狗审神的悲哀吗?她不过是想到自己小厨房里,拿上昨天冰上的布丁出来吃,现在看来,她怎么可能厚着脸皮,插上一脚去打扰那都快被粉红泡泡淹没的地方。

   那个,三日月做的菜看上去好好吃,啊....国広也吃的好开心,那个...能不能留一点给她尝一尝啊。

   趴在本丸小厨房的审神正完全没有形象的咽着口水,躲在一边,奢望着能尝到一点剩下的美食。

 

   寿司好漂亮,茶碗蒸看上去好好吃,厚蛋烧感觉味道也不错.....

   而在审神者感慨桌上菜色的时候,厨房里面的两个人似乎是把这里当做了自家屋子里。

   三日月看见那浅色的唇边残留着一点食物的残渣,本想拿出手帕擦拭,却不知怎么轻微低下了身子,吻上那片浅色的唇瓣,细细品尝起来。

   搂住羞涩想要躲避的人,品尝起这真正美味的点心。

   审神本来都已经鼓起勇气,准备舍弃脸皮,冲进厨房要上一点吃的了,却是见到了这一幕,石化在了门口半天不得动弹。

   当初,她到底是为了什么,非让自己的初始刀刀去照顾这老爷子啊,为什么现在她开始有点后悔了呢.......

-----------

其实完全不怎会做菜的我,写做菜真的无比纠结...

写的时候表示好饿。

至于为啥这里的爷爷为什么会做菜,表示我也不知道qwq

爷爷在文里面做的茶碗蒸和味增汤来着。

评论(1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