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鹤一期】对门的你们与我们-04-

→→01  02  03

大概中长篇

现代paro

cp:三山/鹤一期


本文提醒:设定为鹤丸曾经暗恋过山姥切,三日月和一期为原来的前任,但都为过往,两对cp各自过着自己的小生活,无任何三角关系的纠缠。


04一盆瓢泼的狗血


     “一期,一期,我们今晚要不要一起吃东西,我记得有家的牛排味道超级棒。”鹤丸国永正念着自己的恋人,预想着晚上的美好约会,而且说不定...嘿嘿嘿。

     一期一振如果能看见他此时的嘴脸,肯定会扔下向来温和的面庞,给对方一个白眼。

     “不了,晚上有事。”一期一振手拿起在身边的台历,上面的某一天上划了一个红红的圈,十分注目。

     电话那头的鹤丸国永表示很伤心,美梦的破碎对他的打击可谓不巨大。

     “可是今天晚上不是药研他们看店吗?”他可是提前和恋人家的那几位弟弟们了解好了情况的。

     “高中聚会,上个星期就商量好了的,我跟你也有提过的。”

     “啥?”鹤丸国永一脸懵逼的搜索起上星期的记忆,当停顿到一期和他讲聚会的事时,有点僵硬的挂着笑脸,“那....那祝你玩得开心。”

     “恩,”一期一振听见电话那头有所缓和的语调,也算是放了心,“我今天可能会有点晚回去,还有就是药研和乱会晚上到我们那边住。”

      呵呵哒.....鹤丸表示约不成会就算了,为啥还要面对那招不得的两个家伙来,真的是,天不遂人愿。

       然而内心的吐槽只是在内心游荡,并不会被鹤丸说出来,只能是满口的答应下照顾好一期的两个弟弟晚上来公寓的事情。

 

      此刻的山姥切忙的昏天地暗,已经顾不上经常闪光的手机,而另一边的三日月在看到消息和电话均无人接的时候,如同一条死咸鱼一样,摊在书桌上不愿意动弹。

     也就在此时,三日月接到了高中后辈的聚会邀请电话,想想另一边根本没空搭理他的山姥切,想着晚上也无事,不如出去聚聚,也算安慰下自己这颗寂寞的心。

     他哪次一定要去投诉山姥切的导师,怎么能这么对学生,连个放松时间都没有。

     唉唉唉的叹气三次后,三日月转身向衣柜,略头疼的思考起聚会的打扮起来。

 

     三日月要知道聚会一期一振会出现,他一定选择骚扰忙的不可开交的恋人,哪怕可能会被打一顿,也不会来凑这一脚热闹。

     另一边,一期一振则是隐起尴尬的表情,礼貌的向自己原来的同学和学生会熟人打着招呼,他要知道聚会的举办人来这么一出,他表示,还是多陪陪自家鹤丸比较实在。

     也不知是谁提起的话茬,讲起了当初的往事。起初相距甚远的二人还能面带微笑的回忆过往,当某个无聊人士提起三日月和一期这两位学院风云人物的种种事项时,二人皆是选择的两耳不闻的装着不存在。

     所以干嘛来受这场罪,这句话同时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脑内。

 

     鹤丸国永接着电话的时候,正巧在屋里面的两位祖宗正玩游戏玩累了睡的正想,也让他有机会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而当快到一期说的地点时,鹤丸却停了下来,看着前面醉意上头的恋人正指着自己向来不对盘的表兄说着什么。

     “当初跟你能谈恋爱简直是个奇迹,嗝。”这还真是醉大发了,什么不该讲都往外蹦了。等等.....一期刚才说原来跟谁谈恋爱?三日月?自己最不对付的家伙?老天爷,你敢再在来点更狗血的吗?

     鹤丸大概觉得自己能上前帮人给扛过来,已经是莫大的勇气,而当面对起三日月的时候,则是很想说,当初这两人是怎么勾搭上的。

     自己的相好跟着自己最不对付的表兄,在过去竟然还有那么点关系,还是不小的关系。真是人生何处不狗血,没有狗血的人生简直不圆满呐。

      内心飘过几个我擦的弹幕后,鹤丸国永决定还是把一期给扛回去比较好,毕竟再和三日月有个毛线关系,那都过去了,他要计较原来那点成芝麻烂谷子的事,也太小心眼了,虽然要承认他是有点不爽就是。

      “我说,三日月你不会还有对一期的窥探之心吧。”虽然他对自家恋人很放心,但是他对三日月那家伙充满了警惕心。

      三日月自然也不会找这种当口嘴欠的给自己惹得一身麻烦,毕竟他其实很无辜不是吗?摆了摆手,“鹤丸哟,我可是现在巴不得三步并两步的去找我家的那位好吗?和一期只能说那时很久之前的事,而且,我和他见面,现在最多的只有尴尬两个字了。

       鹤丸国永盯着三日月看了半天,伸手提了提自己醉酒的恋人到自己的肩膀,总算是勉强相信了三日月的话,带着了人开车给走远了。

       而站在原地的三日月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跟那两个人是对门的邻居,怎么就没想到蹭个顺风车呢。

 

       回到家里忙碌了许久的鹤丸总算是把人给安顿到了两人的那张柔软的大床上。洗漱了片刻,自己也终于能好好的休息一会了。

       闻着恋人身上淡淡的酒气,鹤丸表示今晚的本该是个美好的夜晚,可惜自己现在已经累成狗,没了任何的想法,只想好好的抱着眼前的蓝发青年,好好睡一觉。

       还好,明天自己并不用上班,不过还是早点起来给宿醉的恋人煮上一锅白粥,弄上几道小菜开开胃。

       今天的事,他表示脑容量实在有些不够了,明天还是和一期好好窝在舒服的沙发,谈谈过去,也安定下自己那略微不安的心吧。

 

       至于我们那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三日月大人,则是如一缕幽魂,飘回了自家的公寓。

       在躺在床上的几分钟前,三日月终于接到了来自恋人的晚安外加问候的电话,带着笑意,无比满足的陷入安眠。


-------------

鹤丸表示他其实还是略心塞的,另外,三日月你就等着被被知道这事的后果,可能不止被打一顿的后果wwww

表示这是最后的存稿QWQ.....要去慢慢理清楚头绪下,省的把自己也给绕进去了。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