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鹤一期】对门的你们与我们-02-

上一章指路→01

大概中长篇

现代paro

cp:三山/鹤一期


本章友情提醒:本文里面的站定了上面的cp,不会有任何变化,也不会有任何三角关系的存在,cp们都各自过着自己的小生活。这章有关于三日月和一期之间的曾经。雷者可以略过那段往下看。


02  对门的某某某

 

     最近对门好不热闹,鹤丸好奇地瞧着搬家具的来回走动的人,想着即将成为的邻居会是谁,之前住的那位因为经常外出出差,也没打过几次招呼呢,没想到搬走了,他还记得对方给过的自制饼干,味道真是不错。

     鹤丸正在可惜的当口,却是听着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自己的附近,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声音的主人逐渐靠近自己的方向,往后退了一步。

     来者何人,名为三日月宗近,是鹤丸国永经常从父母亲嘴里听到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也是自己有点关系的表兄弟,当然和对方有过些接触的鹤丸表示,自己并不想和那家伙有多少交集,气场不和。

     而至于为啥鹤丸国永和他那位表兄弟为啥不对付,那还要追溯到小时候,熊孩子鹤丸如何恶作剧和弄陷阱时,是如何被三日月给反过来对付的种种悲痛历史,以至于鹤丸国永在后来去母亲老家时,能躲这位表兄有多远就多远。

     转身准备放弃凑热闹的鹤丸国永表示看着这个人就很心累,他可不想心情还不错的一天,被三日月那家伙的一句话给毁了,赶紧回自己屋子躲得远远的比较好。

     伸口袋,拿钥匙,开门,一气呵成。而当关门的最后几秒钟时,他听见独属于三日月笑声,叫了他的名字,他也只得半开着们,赔笑一般的寒暄了几句。

     简直.....毁心情。

     进了家门,躺在沙发上的鹤丸国永表示无比的心累,想了想以后跟从小就不太对付的三日月当邻居,简直心塞塞。

     不行,等一期回来,他一定要好好抱一抱对方,来治愈一下自己这颗受伤的小心灵。

 

     在某个风和日丽一天,我们的一期一振做好了早点,叫醒了床上还在睡懒觉没有丝毫要迟到意思的恋人后,出了家门。

     同一时间的对门,三日月正收拾好了自己的着装,拿好买好的早点,出了家门。

     当一期一振听见对面的动静,准备礼貌的问候起对门那位自己还未谋面的新邻居时,当三日月准备毒舌的嘲讽对门自己的表兄弟鹤丸国永时,目光相对,久久不语。

     如果现场能够看到二位的内心想法,大概会显现以下内容。

     一期一振:= =真的是孽缘斩不断,还好鹤丸没起来,要不然非要尴尬死。谁能告诉我对门住了原来的前任要怎么办。

     三日月宗近:.......要是被切国知道了,估计同居计划永无天日了。只是,老天爷要不要这么会玩。不过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是什么关系?

     三日月,一期一振,“呵呵”

     不知这声笑是嘲讽还是对现在场面的无语的感慨。

 

     论及两个人的过去,一期一振表示两个人并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之类,分手了老死不相忘,只是见了面会尴尬的那种。

     至于曾经的关系,应该是前任而已,只是这样,而且已经是他高中时期的事情了,简直是再久远不过的事了。

     曾经他是学生会的干部,三日月是学生会会长。一来二去两个人熟悉了,也知道对方是同类。那时候的自己偏偏就对那张脸颜控的不行,着了三日月的道,而三日月对自己也还算满意,于是两个人撘到了一块。当然,在一起又是另外一回事,彼此的性格不合,喜好不同,同样好强,有了问题不愿为对方有一点改变,即使对彼此还有那么些好感,但却不足以维持二人的关系。后面则是干脆冷处理,谁也不愿让一步,谁都不理谁,维持了一段时间的冷战。

     直到三日月毕业典礼的时候,两个人也总是把话讲开了,才算是冰释前嫌,和平的分了手。

     后面并没有出现什么当不了恋人还可以当朋友的戏码,三日月比他大一届,毕业了以后,他删了三日月的联系方式,三日月也再没联系过他,就这么断了联系。

     要不然,他也没必要看见三日月会有如此尴尬的场面。但同时很想把还在屋子里穿衣服的人扒拉起来,质问下为啥没有告诉他对门的邻居是这么个情况,不过这一切也只是在一期一振的脑内想想,面上还是强迫自己保持一副平静的样子。

 

     站在店里打扫着卫生的乱瞧着面色不佳的兄长走了进来,思考起自家兄长和那位鹤丸先生昨晚是不是玩的太凶了,才会导致自家的兄长如此的精神不振。

     一期一振自然是不知道自家弟弟是如何想自己的,收拾好了东西,摆好礼貌的微笑,准备开店。

 

     而提着文件袋,准备回学校找自家亲亲恋人寻安慰的三日月,接到了自家恋人山姥切的电话后,表示很忧伤。

     “最近很忙,要准备考试和论文,就不去你那边了,注意照顾好自己。”

     即使他想聊上几句,但自家恋人听见导师叫后,立马说了声再见,马上挂断了电话。

     很多时候,他真的是想说山姥切那个导师看上去挺友善的,但是能不能不要老是打扰别人谈恋爱啊,真的会被马踢的。

-------

这章讲了下鹤丸和三日月的亲戚关系,也提了下三日月和一期原来那点事,可能讲的多了些。

还有就是每章都有的三山恩爱的日常来着~

三次元的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总算是告一段落了,本来想在六一谢谢给自己的生贺啥的,奈何根本没时间qwq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