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直到那天遇见了你

又名 山姥切秘密本子的变化史QWQ

想点文时候的产物,小糖块一个, 能食用愉快就好~

短篇完结。


01那本记录心情的本子直到 

 

    从来到这座本丸的第一天开始,山姥切为自己准备了一本小本子,上面记着他的各种随笔。笔迹或潦草或工整,记录着他那一刻的心情。

 

    在这里的第一天起,山姥切在他的那本本子上就写上了,他愿意守护这个地方,为之而坚守与奋斗。

    他珍惜这座本丸带给他的一切,他有了人类身体,有了喜怒哀乐,有了他的兄弟们。他可以去战场上奋勇杀敌,证明自己的实力,闲暇时也可以倚在走廊的柱子边小憩,感受生活的平静,他可以跟着和他一样的付丧神们成为共同的伙伴,获得他们的信任。

    这一切都是原来的他所不能做到的。

 

     而某一天的夜里,山姥切在兄弟们睡下了以后,偷偷的爬起来,拿出本子和笔,小心翼翼的在上面写上了什么,才重新回到被子里,放心的入睡。

     他写下的与往常的有了些不一样。

     笔尖落下每一个字的时候,他能感受到,他胸口里的那份跳动也加快了速度。

     不似往常的心情随记,而是慎重的写下了一个人的名字。

     ————三日月宗近

     语言的贫乏,不足以形容那天的心情。只得在那泛白的纸张上记上只言片语,记上那人的名字,铭记于心。

 

     当那把天下五剑在他面前显现的时候,山姥切能很明确的知道,当时的自己绝对被惊艳了,不自觉的攥着自己的衣角,为了不让眼前的这人察觉到自己的窘态,拉低了帽沿,听完了自我介绍后,什么话也没说,赶紧后退去找队伍里同样是三条刀派的石切丸来迎接。

    他不敢对上那双盛着新月的眼睛,多看一秒也不敢,怕掉入了深色的湖泊便再也出不来了。

    如同逃兵一般的离开,就连回本丸的那一路,他也是和那人保持着最远的距离,低着脑袋,踢着脚底下的石子,站在队伍的最后面。

    那时,至今山姥切想起来也有点后悔,为什么就不能平常一些,站在那人的身旁,简单的说上几句话呢,估计也会被误会是自己讨厌他吧。

    可他并不是,他只是察觉到了某样他并不知道名字的感觉在心头涌动,有些慌张起来罢了。

    也就在他偷偷抬起头的片刻,他的目光对上了站在队伍最前,那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刀剑付丧神,正弯着眉眼回头,对上了他的目光。

    真是要命。山姥切在目光触及的那一刻的几秒后,连忙偏过头,望向别的地方。

 

    那日过后的清晨,山姥切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窗外鸟雀的啼鸣,感受阳光照进房间的温度。思维还没回笼,还停留在梦境的某一刻。

    是那个人,静静对着他的微笑,叫着他的名字。

 

02   何为喜欢

    

    在本丸的眼里,他们的总队长虽说不善言语,但依旧是个待人处事非常温和的人。所以当听见和看见那日的事后,惊讶起,他们一视同仁的总队长,也会不喜欢一个人。

 

     本丸的审神者欣喜于期盼依旧的刀剑终于能够到来她的本丸,举行了一个欢迎仪式。而且找到了三日月和山姥切。

     而当听到审神者说托付的事时,山姥切则是委婉的推拒了审神者要交给他的任务。

     审神者想要山姥切带着三日月在这段时间熟悉本丸,毕竟他是本丸的总队长,也是他发现的三日月,让他来接下这个任务是最合适的。

     他摆摆手,表示并不能胜任,还是让同刀派的刀剑更为合适。

而审神者听到这些后,也并不勉强,放了他回去。

     当脱离了那两人的视线范围后,山姥切则是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停留片刻 后,转身准备回堀川部屋好好睡上一觉。

     肯定是在宴会上被骗的喝下了次郎他们的那几口酒的缘故,才会在审神者说出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想要答应,真是昏了头。

 

     而在山姥切在审神者面前离开后的事情,便也不是他能知道的了。

     审神者与三日月对视了片刻,朝三日月摊了摊手,“虽然是你提出来的,但是国広他不愿意我也没办法。我会让今剑他们带你熟悉本丸的。”

“没关系。”三日月这般回答,隐起并不愉快的神情,微笑回着审神者的话。

    他听见了审神者的小声嘀咕,也不免在内心打量起自己,自己不招那位总队长待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而此刻的山姥切并没有因为酒精的原因而入睡,反而脑袋异常的清醒,因为宴会上的事辗转不停。

     想着全本丸看着他没个好脸色对着三日月,即使位置离得近,也全身疏离气息的对着别人,大概.....自己讨厌三日月这件事情应该坐实了....

     其实都是天大的误会啊。山姥切很想和全本丸的人这么说,然而还是张不开那个口,而且估摸着三日月也觉得自己是这样的。

     自暴自弃的变成一个大字型摊在床铺上,他这种仿刀还是不要跟天下五剑有什么瓜葛的好。

    消极想法一旦上头,我们的山姥切队长也就陷入了阴暗的氛围中,以至于堀川和山伏看见他的这幅德行,思考起自家兄弟带回了三日月这件事,真的有被影响到这种地步?

 

    他并不讨厌三日月,只是不太明白这段时间的自己的异常何在,也许他该去看看自己是不是生病了,要不怎么从见到三日月的那天开始,自己就不对劲了呢。

     另一头,三日月还站在本丸的庭院里,微眯着眼睛瞧着山姥切离开的方向,轻轻摇了摇头。

 

03 所谓平行线

 

      即使本丸住着五十多位刀剑付丧神外带个审神者,看上去挺热闹,看着一群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很温馨,但终究是有亲疏远近的区别。

     不是一个刀派,不是一个队伍,没有在内番中有过交集,在还未化为人形时的曾经没有接触,即使在同一块地方,面对同一个审神者,也可能在相处的日子里没有任何的交集,不会有任何的对话,最多也不过是点头之交。

     而现在来看看三日月和山姥切这两位人士的相处模式。

     自从在某个不眠之夜的思考,走向另一个极端的山姥切,也似乎是走向了另外一个看似明了却实际上走向了一条死胡同的道路。

     既然搞不清那种感觉名为何物,那就算了,反正以后避免相处就好了。他并不想跟那种高贵的不可一世的刀剑有什么过多接触,或许该说没有接触最好。

     他带回来的又怎么样,他们不同刀派,即使在历史上也不过只是那短暂的一瞥,在岁月的长河里又有多少分量呢。缘分不过只是他寻得的三日月,他带那个人来到这个本丸,这里有那人的兄弟,有那人的旧时,他山姥切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存在,不足以多去重视。

     所以审神者在与本丸里其他刀剑聊天的时候,谈及他们这位伟大的总队长,讲到优缺点时,一致认为,这人呐,就是个转不过弯来的家伙,死脑筋的很。

     三日月的新人指引如之前山姥切说的一样,交由了三条家的刀剑付丧神,而后面,即使后面有过当番和远征的交集,山姥切也只不过做好自己的那份事,他并没有义务去对名剑有什么特殊待遇。

     也许是见到山姥切见到三日月的那副样子,本丸里大概都已经把他不喜与三日月相处变成了一种共实,甚至审神者见着两个人这幅相处样子,也有点无力,尽量不把两个人安排在一块进行本丸的活动。

 

    至于三日月这边,即使他很想与亲友们解释,他是想和这位把他带来本丸的这位金发青年友好相处,也并没有人会相信这个会变成现实。

    他是记得战场初见的场面的,不论是在过去的历史中的,还是在这个世界里。

     那个抱着剑懵懂看着他的金发孩子,到这个在战场上英勇奋战的青年。可为什么见到他就低下了头,躲避着自己,甚至不理会自己的话语。

     他不禁想问山姥切,真的是当初他认识的那个能没有丝毫胆怯直视他的孩子吗?

     也许时间的带来的痕迹是不可磨灭的,他也不过与山姥切有过一段极其短暂的接触,之后的日子,各事其主,再无交集,他并不知道那之间这个人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变化。

     山姥切是拒绝与他相处的,即使偶有当番在一起的时刻,山姥切也只是做好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不论他有什么举动,山姥切从未有过任何的话想对他说。可他是见过这个人面对别的人是如何相处的,即使笨拙,也是依旧察觉到那人对待他人的友好与温柔。

     他是该为这种特殊待遇而有一丝丝荣幸?那他可是真不想要这种待遇。

    本自我中心思想极为严重的老爷爷天下五剑,向来有求必应,处在自己那份世界逍遥自在的家伙,遇上这种明显对他的抗拒,而偏巧曾经见到这人过去的模样和对待他人与自己不一样,三日月也无奈了起来。

     他试过与山姥切进行对话,得来的不过简单的应答之后的沉默,而他也终究是有自知之明,这个人他大概是强求不来的,也不会去强求能好好相处,他何必勉强。

     那人对自己的高墙莫名的筑起,越堆越高,甚至到了一种他不可望的地步。他对这人或许有种执念和愿望,希望有那么一天,也能有两个人在那屋前喝上一杯清酒,友好的相处的时光。

 

     本丸的人,大概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知道,他们的队长的秘密本子上,记着他们所认为,山姥切不喜欢的那个人的名字。

 

04  酒为吐真剂

 

     第二把天下五剑先行实装,审神者们为之沸腾,而这座本丸的审神者也终于是在几万资源扔下去之后,终于迎来这位天下五剑。

    由于审神者有些不太放心青江是否能为数珠丸做出正确的指导,而在宴会上把这份任务交给了退居二线的山姥切,山姥切也神情温和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本丸里的某些人则是想起大半年前和这一样盛大的宴会,他们的队长大人是怎么否了带三日月的新人指导的场面。好事的扭过头瞧了瞧难得和山姥切相坐距离的三日月,对方倒是丝毫不在意这边的情况,悠然自得的喝着自己的面前的酒。

     也许是难得本丸有了这么热闹的时候,山姥切也被气氛感染,喝的有些上头,脸颊微红面对的众人,也没去管头上的那白色兜帽是不是掉落了,又给自己倒上了那么几杯酒,兴致高涨,丝毫不觉脑中的神智正在被酒精吞噬,连不常见的笑颜也显了出来。

     山姥切的这幅模样在本丸的看来不得不说是难得一见,而且其实大家也知道山姥切有副好容貌,只是不让别人说他好看,更别提能亲眼看见山姥切的笑颜了,也是少之又少的存在。

     审神者作为他们总队长算得上痴汉一般的存在,不免呆呆的瞅着走不动道,就留刚来的数珠丸见着要带领他新人指导的这位付丧神的这幅模样,也不禁心生好感,和身边的青江念着山姥切应该是个好相处的人。

 

     三日月就在那儿无声无息的欣赏着他眼中的美景,翘起嘴角,饮下一杯酒水。

    他见过万事万物的美好,但此时让他为之惊艳,只有这人,只有这名为山姥切国広的青年,那份美好,他想掌在手中,也想拢进怀中。

     奈何那人不喜自己,他也不愿惹得那人不开心,只得当上一个旁观者,见着山姥切对他人的好,见着山姥切向他人展露他见不到的表情与言语,静静的看着。

    他轻轻笑上几声,依旧独酌饮酒,也就没察觉到二人渐近的距离。

 

     而所有则是瞧着形同陌路两人距离渐渐靠近,一个沉浸在自我世界,另外一个是被酒精被烧坏了脑袋,他们的队长大人正用一种他们说不出来的眼神看着三日月,而那种平日里山姥切对着三日月的疏远气息因为酒精的关系,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终爱看戏的各位对于事态的发展,也颇有种被吓到的感觉。

     三日月惊讶于醉酒的山姥切会如此亲近的拥抱他,可一想到是因为酒的原因,不免不快,而当那人落着泪在他耳边轻声低语时,脑袋里的某根线似乎是听见了断裂的声音。

     每当想起那个晚上,三日月都在庆幸那天运气好,山姥切的两位兄长提早离了场,才能让他不顾众人的目光,拉着那个人,听清了那番真心话。

     看戏的人各位见着主角离场,不免有点遗憾不能看到结局,但还是不能辜负美好的宴会时光,于是该吃吃该喝喝去了。

     而三日月则是半托着一个酒鬼,带到了本丸了一间僻静的屋前,让那人坐在廊前,蹲下身子,仔仔细细的盯着。

   “国広,山姥切国広,你刚刚说的那些话能重复一遍给我听吗?”他望进那碧绿的眼眸,见到里面倒映着自己的影子,而之前止住的泪水,却在此时毫无征兆的落下几滴。

  “我后悔没能在战场上见到你的时候好好跟你打声招呼,我后悔没能接下你新手指导的任务,我明明能与本丸其他人好好相处,可是我跟你待一块的时候,我怕你看出来,我怕看到你看到你我就会变得不像自己,我不是讨厌你.....”语调渐渐落了下去,而足以让三日月震惊,刚想伸手去抱住面前的人时,有听到了一句,“我....是喜欢...你的呀,第一面就是..”

     他该感谢数珠丸的到来,要不然怎么能听见这个人真心话。

 

     相依而坐感知着对方的温度,三日月闭上眼睛侧过身子,吻上那带着酒气的唇瓣。他本不会醉,却像是被眼前的酒鬼传染了,竟然有一点微醺,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撬开那本就防守不严的唇齿,与之纠缠,察觉到身旁人的有些想躲避的动作,一只手把人转向了面对自己的位置,搂住那人的腰,继续肆磨。

 

     要不是这人还醉着,他想要尝的甜头可不会就只这么点。

     三日月打横抱起已经半昏不醒的醉鬼,思考着是要送回堀川部屋呢,还这是带回离这里不远的自己屋子里去呢。

     山伏他不知道见到了他会怎么样,但毕竟他现在的确是有点说不清的状态,堀川不知道回没回,但他知道要是被看见了现在的模样,大概以后都见不到山姥切了,估计会被弟控给当初绞杀了,不过可能今晚去照顾和泉守也说不定。

     大概纠结半分钟后,三日月决定不再为难自己,抱着人回了自己的屋子,帮山姥切整理了下衣物,在自己的身边铺了床被褥,盖好被子,心情犹好的进入了梦乡。

    今晚可是会有个美梦啊。

 

05世上可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哦

 

     山姥切捂着脑袋勉强睁开双眼的时候,还有点糊涂,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直到看见了边上另外一床掀开来的被子和有些纠结衣物打扮的某人时,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在谁的屋子里,不就是在三日月的屋子吗,不就是....?!

     这时的山姥切脸上的表情大概会很精彩,但终究还是化为有些僵硬的嘴脸,头疼欲裂的思考起自己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再记起今天还要带着数珠丸去认识本丸,他也索性不想去想,掀起被子,整理好着装,准备离开这个诡异的现场。

     虽然感觉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但是自己醉的半死不活的样子他大概还是知道的,三日月把自己带回了屋子让自己好好休息这件事还是要道谢的。

     脑袋还未转过弯来的山姥切并没去思考,为什么三日月不直接送回他原本的屋子,而是在这里。向三日月轻声道声谢后,听到对方一句不浅不淡的回应,转身踏出了门槛。

 

      大概,也许,应该,我们的山姥切队长如果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绝对会躲进自己的屋子里宅起来吧。

     当原来一队的成员见到他想打招呼的时候,突然神情诡异的咳嗽的两声,和自己说了句多保重时,山姥切不明所以。

     当短刀热情的和他打招呼后,问起是不是最近本丸进了什么小虫子的时候,山姥切表示很迷惑。

     而当自家兄弟见到他,刚想要上前询问些什么,见着他突然走到自己的面前,默默的竖起了他的衣领,叫他回去好好休息后,带着他看起来有点可怕的表情去往某个方向。

     最终带着满头问号的山姥切走到部屋里的镜子,上前看了看自己的脖子时,顿时红了脸。倒回刚刚出来的屋子里的三日月的样子,嘴角抽动了起来,蹲下身子抱着脑袋,头疼的回忆起昨晚的事情。

     记忆一点点拼凑完毕,屋子里的山姥切也觉得自己是时候要找个地缝钻起来比较好。

     那喝醉酒对着大伙笑倒是没什么,但谁能告诉他对着三日月到底是犯了什么病,竟然还掉眼泪,他一定是喝多了,喝的脑子都崩坏了,才会去跟三日月讲那些乱七八糟的,或许这些都是梦,一定是的。

     山姥切试图给自己进行自我催眠,可他的回忆没有作假,都是发生过的事,并不是梦。现实摆在面前,他无法去篡改。

     于是他开始懊悔起宴会为什么要喝下那么多酒,而不是明泽保身,浅酌几杯。

      但....他也明白一点,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买。

      而另一边,当堀川找到三日月住的地方,拔出刀准备找人算账时,却发现三日月好巧不巧的刚刚跟着12h的远征队伍进行远征,逃过一劫。

 

       这天的本丸风平浪静,温馨和谐,这天的本丸流言四起,好不热闹。事件主角的二位,一位正心情愉悦的跟着队伍进行着远征,另一位则当起了鸵鸟,恨不得消失在了本丸。

       一位打算回来抓住这只想要藏匿的金发青年,另一位怎想着要怎么面对那被暴露在外的心意和对应的人。


06 我们之间


      三日月远征回来时候正好踏上本丸的饭点,径直走向了饭堂,接受着本丸各位目光的洗礼。丝毫不为所动的拿上碗筷添上饭菜,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去远征的12小时内,本丸里大概已经传上了他和本丸队长山姥切的种种传言,精彩程度堪比晚间八点狗血档,所以不少人拿着看戏的态度瞧着已经在场的两位,当然也有脸色并不太好的人,比如山伏国広和一直尽力拉着堀川不让他冲上去向三日月拔刀。

     你问另一位当事人的家属怎么没反应,三条家正嚼着自个面前的吃食,预备着给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好戏,备好精神。

     而然出乎各位意料的是,三日月吃完自己的东西后,只是走过山姥切的座位面前,静静的注视着试图把脑袋埋进某人,然后离开了饭堂。

     没有在场各位所猜测的种种剧情,众人也只得重新回归自己的晚餐,跳过该话题,继续进行晚餐。

     而山姥切这顿晚饭从三日月进来的那一刻,便有点食之无味了,或者应该说是他的心不在焉造成的。他知道三日月停在了他面前,可是他忍住想要抬头看看那个人认真注视的目光,埋头碗内,吃着那不知味的饭菜。

 

     也不知道审神者是否也受到了那流言的影响,才下达了两个人一起远征的命令。倒是这回,山姥切并没有任何的异议,收拾好东西和三日月一起出了本丸。

     两个人一路相对无言,只是如往常般寻找着资源,而终于在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山姥切终究还是忍不住回过头,看着在自己身后的人。

     他还记得第一眼见到这个人时,自己是如何被这人给惊艳,又如何在之后逃避,甚至在日后的相处中形成周围的人都觉得自己是讨厌他的。

     没人知道他的情绪,没人知道,在三日月与他人相谈甚欢的时候,他其实无不再懊悔一开始便把事情搞砸的自己,明明都能和本丸的其他人相处,唯独他,也只有他。

     其实也许只要有一颗他愿意鼓起勇气,和那人平和的说上几句话,简单的交谈,也不至于会造成他人眼里那么大的误会。

     三日月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起头,注视进那碧绿的眸子里。

     他本想着他们的队长大人什么时候才可正眼看他一回,可现在看来,他无需担心什么。

     踏步上前,也顾不得身边那位不算挣扎的挣扎,十指相扣住,牢牢的握紧这个人的手,再不松开。

  “三日月,你何必费时间在我这仿作上,我是开不起这种玩笑的。”

  “那你,有是否想过,我这无数次想与你打好关系的老人家的心呢。”语调里没有调笑,只是认真的叙述一件事而已。

    直直的望那双眸子中,微微一笑,三日月掀开那碍事的白布,捋起那有些长的刘海,在额头上印下一吻。

 

  “我喜欢你。”

    无需华丽的辞藻,简单的四个字足以言明我对你的感情。

    你在我靠近你的时候,选择躲避,而当你向我好不容易靠近那一步的时候,我又怎会视若无睹,自然要紧紧抓住你,再不松手。

 

    那天,大概会是本丸审神者觉得自己的眼睛要被闪瞎的一天。

    心情犹好的她,踏着欢快的步子跑到本丸的门口,准备等着自家队长远征归来,而然却是见着曾经最不对盘的两个人,手牵手的走进了本丸门口。

     她开始思考起自己放这两个人远征去的目的,也许她是当了一会助攻也讲不到。而当她见着站在自己面前,微笑对着自己的堀川国広时,她很想对着周围求救。和泉守也好,长谷部也好,求一个人来拯救下此刻陷入危机的自己。

     她真的只是无心之举啊,没想当什么鬼助攻好嘛,那里面也有她心心念的刀刀啊!!!

 

番外总队长的笔记本

 

     如果说在遇着三日月之前,山姥切的本子上记录的都还是些大大小小的心情随记的话,在三日月来了之后,这本本子则失去了当初山姥切只是想来记录心情的初衷。

     从写上三日月的名字开始,本子的意味则开始变质,或许该说变成了山姥切对于三日月相关的记录与想法。

     比如———

     X月X日 

     和三日月一起当番,看见他拔错了还在生长的作物,很想和他讲,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或者是——

     X月X日

     去了趟万屋买了些好吃的点心还有一些茶叶,可是买了又有什么用,又不敢叫那个人和自己一起喝茶,还是让兄弟和自己一起喝茶吃点心好了。

     .......

     诸如此种,也不再全部概述。

     当两个人因为山姥切那次的醉酒事件开始,终于慢慢打破了一直挡在二人间的高墙,到后面变成了本丸习以为常的秀恩爱的对象时,这笔记上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比如——

      X月X日

      当不可能的事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我还是有些庆幸自己喝酒所带来的际遇。

      X月X日

     其实两个人在树下小憩,感觉还不错。比三日月醒的早一点,看着那个人睡脸,上前亲了他一下,还好没被发现。

      还有———

      X月X日

      今天没有进行任何的活动,还老实的呆在屋子里。估计自己的样子被兄弟看到,可能三日月真的会被兄弟砍杀,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但.....还是想说三日月活该,腰真的是有点痛了....

       在此,这笔记本,我们的山姥切队长,你真的敢说是给记录本丸的大事小情的心情随记吗,不如叫做秀恩爱笔记本怎么样呢......

-------------

大概就是个我喜欢你,但是所有人都觉得我讨厌你我也就不解释了。另一个则是,喜欢的人讨厌我要怎么办,在线等,急。这样子的小故事。

文中的爷爷其实一开始就想跟被被接触的,奈何被被的性格如此的纠结。。。


评论(1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