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你知道本丸有只幽灵吗﹝1﹞

-内容如题

-篇幅不长

-本章为三日月视角


【1】

  -01-

 

   此刻的三日月正在用着自家审神者的电脑搜索着东西,对他来讲,现世的进步很快,他这个老爷爷也要跟的上潮流,也就学习了点关于电脑的知识,只是没想到会在此刻用的到。

   比如,他正在拿Google搜索着有关于“幽灵”的词条。

   也许外人瞧见了,大概会讲,三日月宗近这家伙自己本身就是个刀剑的付丧神,而且还是个有着一千多岁的家伙,怎么还会对鬼怪之说如此感兴趣。

   大概他会回答你,谁说老年人不能有颗想要年轻的心。

   而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大概真相都是不为人所知的吧,比如三日月宗近要隐藏的秘密。

 

   某日夜幕降临之际,在食过午饭后,审神者便拉着近侍长谷部去商谈明日的出阵事宜。其他刀剑则是准备散散步,过会便要歇息了。

   三日月回了自己的房间,也并不着急关上房门,坐在门旁,拿出瓷杯和一小壶清酒,准备对着今晚的新月小酌一壶。

   他并未想邀请谁来对饮,只是见今晚月色正佳,小小的放松一会,反正明日也无他的任务。

 

   这个本丸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本丸,平常的收集刀剑,政府有下达了任务,便勤勤恳恳去做,现在本丸的刀剑也都集齐了,近期的任务也不过就是练练低等级的刀剑,准备着年后的任务。跟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本丸的审神者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但对待本丸刀剑们也从不含糊。及时手入,有什么新的东西也是最先购置进本丸,毫不吝啬。

   对待他这位老人家,也是待遇甚好,知他喜静,便安排了一间屋子让他独住。

   有时出出阵,有时远远征,当当番,生活到也算的上平静,可不知道为何,他还是会觉得,这样的生活里少了些什么,而他去寻,也只得的是无果。

   既然这样还是索性享受悠闲的生活便好吧,但还是有些不甘心,而然生活却要向三日月平静生活的湖泊里丢下一颗石子,溅起几分波澜。

 

   啪嗒啪嗒,醉意上头的三日月转过头,去看那声音的来源,却是见到一个白布团子滚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终于停了下来,趴在地上的白团子露出了小脑袋睁着个碧绿的大眼睛,有些晕晕乎乎的看着三日月。

   不知被酒意给麻痹了神智还是别的,三日月倒也不躲眼前的东西,反而还伸手去触碰,可当触碰到冰冷的披风时,脑袋里的那点醉意顿时激得没了影子,眼神也瞬间清明了,正视起眼前的诡异人影。

   “你...好...”这个子大概最多只过三日月膝盖的小家伙,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小小声音的跟三日月打了招呼。

   小团子眨巴着眼睛歪着脑袋瞧着三日月的反应,而三日月却是有点没太反应过来。

  ————夜半深更有奇遇啊。审神者小姑娘曾经说过的话,回荡在三日月的耳边,不断的单曲循环中。

  虽然他很想大声叫上几句,可他三日月还是很体贴人的,不想大半夜去吵醒别人,更不想其他人晚上跑到他的门口凑热闹。

  他可是平安时代就出生的太刀啊,怎么会怕个半夜出来的小东西呢?之前那些年见过的奇怪东西还会少吗,怎么会怕这么个小东西呢,哈哈哈哈。

  当然,以上都是三日月心理活动,本丸里的其他刀剑早就在此刻进入了梦乡,也不会听见本丸里审神者口里说的爷爷的魔性笑声。

  如果,三日月真的笑的出来的话......

“你好....”三日月尴尬的扬起笑脸,以掩盖住有些僵硬的面孔。

  但小团子并没在意三日月的变化,白暂的小脸蛋升起几丝红晕,眼睛也有 了光彩,似乎是很高兴。

“你是第一个在这里能看见我的人,第一个。”

  于是三日月在这个月色正好的一个平常的夜晚,看见一个小家伙悬浮起了身子,抱住了他。而这便是三日月想要隐藏的秘密所相关了。

  本丸里,大概除了审神者和他们这些付丧神,还多了一个物种,幽灵。

 

“三日月,你怎么跑这来了,主上找你去当畑当番呢。”一期一振走进茶室,看到的便是三日月用极快的速度关上了某个网页,啪的一声关上了笔记本电脑,笑意满满的看着他。

  为什么....会有种瞧见了不可告人的秘密的感觉。今日本丸近侍一期一振,在心中如此说道。

 

  而三日月却在偶遇幽灵的那个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一头位金发青年在那有些凌乱的战场上,拉起他的手,问他,是否愿意和他一同去本丸。

  梦醒后的三日月只记得那灿烂的金发青年,再想回忆起具体内容,却什么也记不起来,只得感叹,年龄大了,记性也差了。便把这梦抛掷了耳后,不去纠结。

 

-02-

 

  发达的网络并没有给这位老人家带来答案,但三日月和这位小团子的日常却还是在一如既往进行中。

  就像小团子说的那样,本丸里并没有人能看见这个小家伙,三日月自然也不会去告诉别人,自己的肩膀趴了一个小东西,说不定别人还觉得自己这个老人家得了妄想症呢。

  但是小团子出现也似乎是有时间的,多数是在晚上,并且有月光的时候,白天出没也只是少数,而那几次白天出没的小团子,也似乎很疲惫的样子,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趴在他的肩膀上打瞌睡。

  他好奇过小团子叫什么名字,可是每当他这么问,小团子就面瘫着一张脸,什么也不说,仿佛表情都在最初见面时给用完了。

 

  晚上的月亮大概会很美吧,小团子也许正在门口巴巴着等着他呢。想着小东西的表情,三日月莫名的心情愉悦起来,而本丸里的其他刀剑则是奇怪起三日月突然心情好的原因。

  难道是今晚本丸的饭菜很好吃,众人想想了晚上吃了些什么,又想起今日是江雪左文字当的厨房的值,咽了咽口水。

  他们不是很懂老人家的胃口是怎样,但今晚就跟吃素斋没两样,老人家还能开心成这样,他们是真搞不懂了。

 

  三日月自然是猜不到饭厅里的众人是怎么看他的,愉快的迈着步子走向自己的居室,而在临近的时候,停下来前进的脚步。

  他记得他遇见的小白团子,虽然是个小幽灵,但看上去就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可现在靠在自己门口柱子上,身形有十一二岁的少年,真的是他的小团子?虽然都披着白披风,但是型号不对啊!!!

  少年似乎睡的并不安稳,嘴里隐约念着什么,三日月却是听不真切,看见少年皱起的眉头,伸过手想要去抚平。

  似乎是被这举动所打扰,少年睁开了双眼,盯着三日月看了一会后,把头埋在三日月的肩膀上。

  少年的发有些凉,而三日月也不多问,静静的任这突然长大的白团子抱着,什么也不说。

  不知为何,三日月竟然是觉得这一幕格外熟悉,仿佛很久以前自己与谁做过相同的事,可他的记忆里却从未有过和他人拥抱过的记忆。

  少年还是小小的白团子的时候,很喜欢粘着他,偶尔会嘀嘀咕咕在他耳边说着话。说着看见本丸的池子里有个白发的家伙在池子里抓鱼,说着听到了今天有个小姑娘在哼着小曲儿。

  他是这不知道名字的白团子在这本丸里唯一能说上话的人,也是唯一能算到上依赖的人,或许他最初还担心这白团子小幽灵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会不会影响到本丸,可到后面,他也就是知道,其实这小幽灵只是个孤单的孩子而已。

  而小幽灵竟然也会长大,变成了少年,实在是让他有些诧异,但不得不说,心中还有那么一份惊喜和期待,小幽灵长大成人的样子会是怎样呢,他有点好奇了。

 

“三日月,三日月。”金发小幽灵飘在空中,看着在收拾被褥的人,“你要睡觉了吗,那...晚安。”

  在听见了三日月的晚安后,小幽灵也就穿过了三日月的房门飘到了别处去,三日月则是嘴角含着笑意,盖好了被子,闭上眼睛悠悠入睡。

 

  在本丸的另一头,门派上标着堀川派牌子的部屋里,不知怎么,本该熄灯的屋子,却隐隐的发着淡绿色的荧光。

  屋内的立柜半开半掩,一个金发的少年漂浮在空中,静静的看着隔层上的黑盒子,神色有些悲切,缓缓的伸出手,触碰着黑色盒子。

  而在屋内本该睡着的青年却因为这点点光芒,睁开了蓝色的双眸,却一瞬间睁大了双眼,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略带哽咽。

  少年并没有听见身后的动静,在触碰到黑盒子的一瞬,化为了一团白光,消失不见。

 

  而在那晚,本该一片寂静的晚上,发出了咚咚的敲门声,本还睡意朦胧的小姑娘见到门口两位的严肃神情,再瞧瞧蓝眼睛青年手中的盒子,不知怎么,掩住了嘴巴,啪嗒啪嗒的流下泪。平静后情绪,连忙把门口的两人迎进了屋子。

 

  三日月却在小白团子变成了少年样子的这个晚上安静的入睡了,睡梦中那抹金色,却是更加清晰起来。

  他在樱花正盛的树下,抚去青年头上掉落的花瓣,在金发青年的脸颊边落下一吻,而青年的容貌也终于开始渐渐显出了些轮廓,不再像之前那么模糊。可为什么,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听不见自己叫那青年的名字。

  他是个旁观者吗?还是这些都是本该记起的事情呢?

  缓缓睁开眼睛,三日月望向闭紧的门扉,垂下眼眸许久,闭上了双眼。


----------

篇幅不长,每章的视角不一样。这章是三日月的,下一章是小幽灵的。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