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萤火‹10›

【10】

上一章


 人类三日月x山神山姥切


-01-

 

  山中终于恢复了常态,仿佛之前的异常其实并不存在。而山中的妖怪们,却隐约察觉到,他们的山神大人,似乎在这场大病后沉默了,即使原来少言寡语,但与现在的状态是并不同的。

  仿佛先前因爱恋而鲜活起来的气息,一下子消退到了冰点。

  有些好事的妖怪,算了算山神大人与那位人类没见面的时间,竟也一月有余。要知道自从人类选择了离山神大人近的地方以后,三天两头见面实在是常事。

  山姥切国広望着神居内四季常青的树木,出着神,在一声熟悉的声音钻入耳内时,选择了带着帽子,闭上双眼,充耳不闻。

  他知道,他陷入了思维的死角,钻着牛角尖出不来,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三日月。

  他有听妖怪们说,三日月即使是在妖怪们那样说以后,还是三天两头的往山上跑,从未间断过,而近日似乎来的更勤快,每天不固定时间,只为了在这山中走走,在神社的台阶上坐坐,有时念着他的名字。

  要问他为何不出来,其实到不如说这场大病,打破了自己沉浸的美好,之前被爱恋的美好遮住了心神,现实也终于把他唤醒,告诉他,何为差距,何为不同。让他胆怯起来,不敢面对。

  丛林间念着他名字的声音终于消失、山姥切也终于缓缓地睁开眼睛,无焦距的望着树顶,最终迈开了步伐,想要去山里中走走。

  他想念山林鸟雀的啼鸣,想念山中生灵的活泼灵动,想念那个人。

  他想去拥抱刚刚还在呼唤他名字的人,想要有个人能在他难受的时候安慰上他几句。

  神明的寂寞与孤独,竟是如此这般的难熬。

 

  前几日下过雨的林子里有些湿润,夜晚月光透过叶间的缝隙洒落在地面上,也隐约照出一抹身影,在这黑夜之中,不顾山路的湿滑,执着的向前。

  萤火喜好湿润的黑夜,偶尔两只会擦过三日月的身边,往前飞行。

  不小心的脚底不稳,而导致摔伤,隐隐作痛的膝盖提示着受伤,而三日月依旧往那熟悉的溪边走去,只是想看看,看看那一片片的萤火飞行在空中的样子。

  这种昆虫成长为成虫后,寿命只有短短的5天,却在这短暂的时间内,绽放出如此美丽的场景。

  萤火虫散去,三日月站起身,准备离去,时间有些晚,回城里的车子大概过了末班的时间,思考片刻,三日月决定回祖屋去,反正也是周末,明天也没有要进行的课程,并没什么着急的。

  他和山姥切有多久没见过面了,从那次的书信过后,也差不多有一个半月的样子了吧。

  只要课业上并不忙碌,他会往返于学校与祖屋,坐上那四十多分钟的车程,见上恋人一面。

  原来曾经一年之中有大半的时间不能见面,现在却是觉得,思念的紧。

 

  在寂静的黑夜中,轻微的脚步声,踏碎枯枝的吱呀声,叶片擦过衣衫的声音,听得格外的清晰,三日月则是加快了脚步的速度,把那披着白披风,待着狐狸面具试图隐匿于这黑夜中的少年,拉入了怀中,汲取着久违的气息。

   不知为何,肩膀一点湿润,记起山中不少树叶上沾染着雨滴,三日月也未去注意,抱紧着怀中的人,却没去察觉到金发少年脸上的几道划过的泪痕,而那沾湿他肩膀的不是雨滴,而是少年的泪水。

     松开怀抱的时候,少年脸上泪水的痕迹消退无影,而三日月则是见到了这月光下最美的景色,不是之前的漫天萤火,而是他这位恋人脸上,从未有过的灿烂笑靥。

 

-02-

    

  从恋人的话语中深扒真相的三日月表示很郁闷,大抵有时候真相知道了并不会有多少愉快,而自己这位山神大人,或许算是经过这次开了窍,但倒不如说之前不谙世事的小山神,现在的思虑过多。

  从一开始有喜欢的情感滋生,他便没有过任何犹豫,切国的忧虑在于他们之间,神明和人类的差距,在意能做到的事情。在意他三日月付出的值不值得。

  而在他看来,值不值得,只要他三日月觉得值得,不就够了吗?至于寿命的差距,且行且珍惜,珍惜眼前,珍惜现在,就行了。

  他在未能见面的那段时间,其实到了后期,他有些感觉到,这次的生病有些异常,也许切国的病好了,正在钻一个牛角尖,等想明白了,或者抓住这只纠结的小猫出来,一切都能能清楚了。

  而他意外的是那晚山姥切在行动上的主动,毕竟这位山神大人,其实相当的纯情和被动。但他也知道,他的切国,其实是在确定什么,或许是在消除心里的那分不安吧。

 

  山姥切为坐在眼前的好友沏上一杯茶,茶叶的清香弥漫在房间之中,十分好闻。

  若问山姥切这么多年,能谈上心,能说上话的贴心人是谁,他心情好的话,大概会回答你,是一只名叫加州清光的红毛狐狸,他唯一的挚友。

 而他和加州清光的相识于一场意外。他在老山神因事外出后,个子还小小的他,在一个小山洞里,看见了一只奄奄一息的狐狸,身上有一道不小的伤口,那时的山姥切才刚刚学会了治愈的法术,没有多大的把握,只得拿起身上的白布抱起狐狸,去神居内再查看情况。

  而据后来加州清光所言,要不是当初山姥切的好心救了他,也许他就被寻找血腥气味的邪妖给吃了也说不定,在他看来山姥切不仅仅是他的好友,更是他的恩人。

  他只要能帮上这人,不惜任何代价都可以。

  而山姥切的话,其实是感谢与这位好友,在漫长的岁月里,有能与他交心的人,实属不易,当然,山姥切有时也会有点怕这位好友的通透,例如在他与三日月的这件事情上。

 

“本来我是不想对你和三日月的事情上抱有任何的看法,而你这次大病,却让我顾虑起来,以后你是否还会有这样的情况,被心魔纠缠,因情爱的喜怒哀乐而伤到自身。”悠悠的品上一口茶水,加州清光目光灼灼的瞧着闪避他眼神的山姥切。

  加州清光明白山姥切纠结的过往,但也想不到这根掩盖多年的引线,在这么久还能够点燃,并对山姥切产生这么大伤害,但他也隐隐知道一点,能完全点燃这根引线的,不仅仅是山姥切曾经的兄弟,或许跟那三日月也有那么些关系。

  有了牵挂的人,自然会为其用上心,更会去思考更多的东西,而在三日月之前,山姥切有哪是会那点不甘就倒下的人,想必是山姥切见着自己兄弟能为喜欢的人做的事,自己做不到吧,明白的这一点,再加上本就有的那份纠结,缠绕到了一块,便成了心病。

“清光,我过的很好,不是吗?”山姥切知道自己的好友在担心自己,也只得回答上这一句。

  他不知道以后他是否还会有这次一样的事情发生,但他只能说,他舍不得那人,他贪恋于那份温暖,舍不得放手。

---------

看文的各位新年快乐,也希望刀剑的新年活动都有出货!

这回阿官似乎对我挺好的,回头看着家里两把的髭切.........

这文开始进行完结倒计时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