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萤火‹9›

上一章

人类三日月x山神山姥切


本章有长义出没.....


【9】

 

 -01-

 

      这日的山林意外的平静,而主上的鸟雀们也不知何时停止鸣叫,静静的栖息在树干上,各自整理着羽翼,没了唱歌的兴致。

     我们的山神大人也未在这山中的神社内出没,而是闭着眼躺在神居之中,浅浅的呼吸起伏证实着他在休息,但眉目紧锁的神情却不难看出他睡的并不稳。

     

     “切国,切国。”乘坐了近四十分钟的车程来到村庄后,三日月给三条老爷子带上了一些东西后便上了山,寻找自己的恋人。

     “还请勿在山中喧闹,三日月阁下。”一阵青烟在三日月的眼前环绕,消散后出现的是只独眼妖怪,眼中对三日月举动的不满显而易见。

     似乎今日的山林寂静的不正常,听完独眼妖怪的话,三日月才察觉到周身的不对劲。

     他的切国不仅仅是山姥切国広,也是这座山的神明,山中的生息与山姥切可谓息息相关。

     在二人的气氛沉寂了片刻之后,三日月的想法渐渐成行后,立马抓住了独眼妖怪的肩膀,询问道:“切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独眼妖怪因为他嘴里对他们的山神大人的称谓,不满之情更显而易见,但见来人眼里的焦急不似伪装,也未再多说些什么,只是说了句,“近日大人身体不适,命我通知阁下,这周大人不会下到神社去了。这是书信一枚,告辞。”向三日月递上信封后,消失不见。

 

   落座在神社的台阶上,顾不上上面的尘土和树叶,三日月快速的拆开信封,把折叠好的信纸打开,熟悉的笔记展于纸上。

    ————抱歉未能赴约,但身体不适,要休养些日子,天气转变大,照顾好自己。

                                                                   山姥切国広

   正当三日月欲抬头问原因时,面前留下的只有被搅乱的树叶,再无独眼妖怪的踪影,只得按下心中的担心,迈下台阶,走下山去。

 

   如果他和切国都是普通的人类,也许这个时候,他所做到的就不是无奈的离开,而是坐在对方的身边,仔细的照料对方呢。

   隐隐生出这般想法之后,三日月摇摇头,不再多想。

 

 

-02-

 

  ————呐,你听说山中的最近的异常了吗,似乎难得听见鸟雀的声音,也难得见到动物在林子里活动的身影了。

  ————明明才初夏,正当叶子绿的时候,林中的叶子却开始有了枯败的样子呢。

    ————也许山中这回要招灾祸了呢。

    无论山中还是山下,无论人类还是妖怪们,似乎都开始说着这座山的不寻常。

    在外人看来寂静的森林,也许终于要掀起波澜,平静,不过是外人看到的罢了。

 

    蝶化作的妖怪正跪坐在床榻前,白暂的手指点过神明的眉间,试图抚平那里因高热不适而皱起的眉,收手捋过那汗湿的发,轻声叹息。

  “大人....”

     即使她在这位大人身边已经度过了无数的光阴,看着本还是待在老山神身边的孩子,成长为身担神明职责也丝毫不逊色的山神大人,这位大人的努力和认真她都看在眼里,但现今这场不寻常的高热,到底是从何而至,这难道是天降下的责罚,可这寻不到理由呀。

     神明本不会有病恙的困扰,而不寻常的高热则多半是因为灵力出现了紊乱。

     山姥切陷入昏迷,维持山中运作的灵力开始消减,神居也开始露出破败之象。

     山中的妖怪与生灵开始慌乱这从未有过的景象,面对未知的恐慌也逐渐弥漫在他们之间。

     

     “有听闻这座神社有些灵气,我们新婚将至,不如也来许个好兆头。”男子眉眼温柔的望着身旁的女子,握着对方的手十指相扣。

     山姥切本来只是依着平常的情况,到神社中来听取人们的祈愿,听到这样的话语,也并不奇怪,只是心中升起的那股牵引力,却让他不自觉的回了头,也由此顿下脚步,动弹不得。

     相似的面庞,相近的声音,哪怕某些东西已经过去许久的岁月,到了它苏醒的时候,便如同生长的笋一样,破土而出。

     他曾经是人类时的记忆,曾经为血亲的人,只需要一眼便全部付于脑海中。

     即使那几年的人类的短暂时光并不愉快,但他依旧还有记起时能够微笑的场景,而那些为数不多的愉快时光中,他那位双生子的哥哥一直都与他相处的很好。

     知他喜食甜食,哥哥就把分下来的属于他的那份点心分给自己,即使自己身体孱弱,哥哥也会在阳光好的的时候,拉着他一起坐在草地上聊天嬉闹。

     “长义....”念出名字的同时,山姥切也不自觉的走向青年,伸手想去触碰,而对方毫无知觉的与他擦身而过。

     脚步声渐远直到再也没有动响,山姥切也未再变动位置,连目光的方向都未曾转移过,

     不知道当初知道他被家族遗弃时,他这位哥哥是什么表情呢?不知道他在那之后过的好吗?不知道那之后的长义,是否记挂过自己呢?

      他血脉相连的兄弟,早已轮回了不知几次,而他也终于在几百年后,再次见到,哪怕对方看不见自己。

      他的兄弟经历着人类所有的喜怒哀乐,经历人类的都要经过的生老病死,体会着他没有机会体验过的许许多多的东西。

      本以为早已忘却人世的那些纠葛,在一瞬间涌上了心头,不得消散。

      指甲嵌入掌心的时候,山姥切并未显现出疼痛的表情,只是用着牙齿咬着下嘴唇,印出道深深的印子。

      他没有嫉恨的意思,仅仅只是不甘而已,不甘于两人曾经流着相同的血液,现在的境遇竟是完全不同。

      人类敬仰神明,而他山姥切为神明却羡慕着人类。这份职责压与肩上无法抛却,老山神的那份恩情更是无以回报,他无任何怨言,也不能有怨言。

      他的兄弟在刚才和喜欢的人许下今生执手相伴的诺言,祈愿白首不离。他则身为上位的神明,倾听曾为至亲的愿望,给予祝福。

      他曾不通人世,在与三日月相遇之前,他和这所处的这方天地的一起,见证着四季交替,无数祈愿人们的哀乐,生灵们的交替与逝去,渐渐的他就埋葬了曾为人的那份不甘,注视着所要守护的一切。

      遇见了三日月后,似乎原来单调的生活添上了颜色,愈加的丰富起来,而在明确心意,更是觉得生活终于不会让他感到一成不变。

      像是顿悟了什么,山姥切抚上自己的脸颊,触摸着自己的眉眼。

      三日月是人类,他的变化是与自己不同的,三日月还是孩子的时候,他是这幅模样,三日月为青年的时候,他依然未曾有过变化。

      那他恋慕的人类年老之时见到的自己也依旧是这幅不变的相貌。       

  

      眼前隐隐一黑,山姥切赶紧转身回神社,召来山中的妖怪,匆忙写下一封书信,言语交代一番后,竟是直直的倒在了所托妖怪的面前。

      隐约听到周围的呼唤,却是陷入更深的黑暗。

 

-03-

 

     三日月望着周围相伴的情侣,再瞧瞧对面的自己的损友,颇有种毁气氛的感觉。为什么在格外美好的周末时光,他不去找自己的恋人,反而来约这位人士。

     对方显然不会听到他内心的吐槽,点完一串菜名后,心满意足的靠在座椅上,也终于对盯着他看的三日月有了些察觉。

     “难得见面不吃一顿你的,总觉不太好呀。”

     他能当做不认识眼前的这位,乘着巴士回祖屋去吗?也不知道切国有没有好转呢。他从未想过,神明也会有生病的时候,或者该说神明怎么也会像人类一样生病呢?

      他无从去得知原因,即使在那之后也隔了几天,得来的消息却并没变化。

     ————大人身体不适,还请见谅。

     而那之后每当他想去询问理由时,妖怪们的反应也只是闪躲,不做回答。

     “三日月,三日月,你想什么呢,魂都飘没了。”一只手在三日月的跟前晃了好久,当事人才唤回了心神。

     “你继续说。“三日月也没在意鹤丸向他投来的诡异眼神,念着等会要回村庄一趟,不能任由时态这么发展下去,他有种不太妙的直觉。

     “你待在京都念书,今后也要待在这么?”鹤丸注视着三日月,在他看来,从三日月当初的升学意向开始,他便有点猜不透自己的好友了。

     三日月能力够强,也有资本去争取更好,但就是心甘情愿的待在这个地方,而依他所了解的来讲,三日月说不定就真想留在这里了,可理由呢,为什么?总该有原因的吧。

     而三日月在感情上的空白一度让鹤丸觉得,这家伙别是个性冷淡吧。围堵三日月的人从认识这家伙以来的已知情况就从来没少过,主动的一大片,三日月从来就没放心上过,至于什么巧克力还有情书,更是能堆成山,可除了见这人拿过少量巧克力去做不明用途以外,这人根本看都不看一眼,任其身后还是眼前的前仆后继,也毫不在乎。

    面对鹤丸的疑问,三日月思考了片刻,却发现他是能毫不犹豫的回答上一句肯定的是,没有任何纠结。

   认定了,便再也不会回头,哪怕路上坎坷,哪怕会撞的满头鲜血,他也只认定他所求的,便不会后悔。

 “也许以后会找个小学校,教书育人吧。”在靠近他的地方,与他相伴。

   鹤丸惊诧的瞧向三日月,确认他并无虚言,难得没有出言调侃,待着服务 生上菜时,也不过轻轻点头示意,沉默的拾起筷子,夹上几口送入口中。

    菜品味道极佳,却引不起鹤丸国永多大的表情波动,沉寂弥漫在二人之中。

“我有他就够了,其他我都不要,那没有意义。”

   此番话带来的波澜并不会比刚才小上多上,而鹤丸也终于能确认三日月这么多年对身旁其他的人的无意,不过是因为早已有了深扎于心中的人,容不下其他的存在。

“不知什么时候,能引荐我见上一面。”见一见这位能让自我主义极其严重的三日月先生,放在心尖记着,深深的爱恋的人呐。

   三日月低头不语,只是浅淡扬起笑意,拿着叉子叉起一块水果放进嘴内品尝。

  “他日有机会再说吧。”

 

   窗外不知何时阴云密布,仿若刚刚的晴空只是一场梦,响起了惊雷,落下了瓢泼大雨。本来闲情漫步的路人也顿时间慌乱了起来,急忙寻找躲避的屋檐或者能休息的店面。

   惊雷还在不断的落下,声音愈加的沉重,一声比一声更加猛烈。

   在那山中,陷入黑暗的神明,也终于被一声最响的雷声召回了沉睡的神智,睁开双眼,坐起身来,皱眉凝视着稍远的地方的乌云,揉着还隐隐作痛的脑袋,使劲闭了闭眼,撑起还略显病弱的身体,不执一把伞,也不管前来要照顾他的妖怪的劝阻,出了结界,往那山中的小神社走去,任由雨水打落衣衫,坐在神社的一级台阶上。

   “我能为你做的东西是不是太少了呢。”

    金色头发早已湿透,不断滴答下水滴,少年的睫毛上也不知何时落上了水珠,滴滴答答。

==============

其实长义就是被被的虐点....游戏里也好这里也好....

过去只是被被这件事情的一个引子,这事情还没完....【我这应该也算不上啥剧透吧......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