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萤火‹7›

上一章


人类三日月x山神山姥切


本章递上甜饼一块。

祝食用愉快~


【7】

 

-01-

 

     三条老爷子睡得早,但这并不代表某个心猿意马的人能睡得着觉,或者说是睡得着才有怪呢。

     满脑子回放起那天晚上的情景,忍不住傻笑之后,再想起之后几天的相处,更是甜意漫上心头的喜悦。

     他从没有想过这段感情会有开口的一天,更没有想过,会有回应的时候,这一切他怎么能不欣喜呢。

     曾经他想方设法的想要加近两个人的距离,例如故作无意的牵手或是拥抱,现在似乎变成了顺理成章的举动,再正常不过。

     大概喜欢就是这样,想要不断的靠近对方,不断的牵手也好拥抱,都只是想让喜欢的人身上留有自己的气息,证明这是属于自己的。

     

     身份的变化,也让二人的举动更显的亲密起来,仅仅是牵手拥抱还不够诉说彼此的情意,亲吻这事有一便有二,也变的多了起来。

     午后时光本按着两个人原来的习惯,无非在聊天吃些点心之后,靠着大树休息。可现在起了些变化。

     点心的残屑粘在嘴角,山姥切也并不在意,拿起三日月带来的糖果放在嘴巴里咀嚼起来,清凉的薄荷糖的滋味蔓延在口中,十分的清爽舒服,以至于对方很自然的用食指把他嘴角的残屑抹去,放进嘴里的举动也没能引起他的注意。

     三日月有些无力起山姥切的粗神经和不解风情,见着人吃完一颗糖果,意犹未尽的准备伸手过去再拿上几颗品尝,轻扬起嘴角,抓住那只伸向糖果的手,就着力,拉着人到面前,吻了下去。

   起初山姥切还伸手推拒着,嘴里嘟囔着别闹了,准备继续吃甜食,而然三日月却并不打算放过这只爱吃甜的猫,把人压在身后树干上,继续刚刚未完的吻。

  透过薄薄的衣衫感受着树干粗糙的触感,山姥切被眼前的家伙吻的有些昏头转向,手脚也有些脱力,只得攀附起三日月的肩膀,笨拙的回应起对方的亲吻。

  他不懂得人类的情爱是什么,但他是知道自己对三日月的情感已经发生了变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人的一些小举动会让他脸红,说的话能让他心跳不已,这大概就是喜欢吧。

  当看见对方眼中满满的都是自己时,不由得欢喜,这个人是属于他的。

 

“呐,虽然不忍心打扰二位的好事,不过我和国広说过我今天要过来。”红狐狸用一只爪子挠了挠头,望着面前因为它的出声后,以闪电的速度分开的二人,有点无奈。

  好吧,好吧,是它坏了两个人的好事。加州清光如是的想着,忽略掉某人恶狠狠的眼刀,也忽略掉某个衣衫半露就要把羞红的脸埋进土里的山神大人,极其自然的上前,拍了拍山姥切的肩膀,友好的打招呼。

 “好久不见了,国広,我带了些远行的特产来送给你。”说完把不少东西放在山姥切的面前,“知道你爱吃甜食,我还去现世买了些柑橘糖,你可以尝尝哦。”递上一个透明的小袋子,里面装着橙色的糖果。

 “知道了.....清光君能不能先把东西放我的居所里,等会再聚呢...”山姥切终于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瞪了眼三日月后,问候起好友来。

  红狐狸点点头,围着三日月转了圈,跳上了他的肩膀,全然不顾三日月黑透了的脸,在他耳边嘀咕了句后,蹦了下来,消失在丛林深处。

“今天先回去吧,我回住的地方去了,省的清光在那里好等了。”山姥切显然选择性遗忘刚刚的事,整理好衣着,准备离开。

  三日月可谓不讨厌某只红狐狸,原来那次就被吓到过,现在这次简直就成了阴影。至于刚刚红狐狸在他耳边说的话,实在是让他不免咬牙切齿起来。

“别告诉我,你和国広这才是刚开始交往吧,动作可真是慢呢...”话里嘲笑的意味,不言而喻。

“切国。”三日月开始装可怜状的望向要离去的山姥切。

“干嘛。”山姥切没好气的回望了眼三日月,心想着这回可是尴尬到家了,都是眼前这家伙的错,回想起刚刚场景,脸不自觉的又红了个透。

  三日月上前亲了亲那往下弯的嘴角,“那我先回去了,你可别和那红狐狸待太久哦。”

  捏紧了拳头,山姥切忍住不去揍这家伙一拳,“知道了,你回去的时候慢点走。”

“我就知道切国还是关心我的哦~”

 那话尾上翘的语调是什么?他怎么原来就没发现三日月这么欠揍呢?

 

-02-

 

“看来在我不知道时候发生很多变化嘛,比如我们纯情呆萌的山神大人山姥切也终于谈起了恋爱,这果然是春天来了,不对现在明明是夏天,但还是可以闻到你身上那股腻歪的气息。”加州清光盯着自己的红指甲瞧了会,在看看现在被调侃的不知所措的好友,真是格外的有趣呢。

  他本以为这位与他们山神大人相交甚密的人类应该不会说出心声的,看来他还是小瞧了那位呢,真是了不起。

     不过具体情况还是要问问清楚,这两人明显是才开始的样子,他记得他无意撞见那小子偷吻山姥切的时候,貌似是好几年前了吧。

     “国広,我可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和这个叫三日月的人类来往这么密切了。”交叉双臂,加州清光挑着嘴角看着山姥切。

     山姥切的个性显然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来回的忙碌了半天,摆茶具,倒茶水,备茶点,就是没敢正视发问的加州清光。

     他本来就是属于不会说话的类型,刚刚还叫好友看到自己与他人亲密的场景,他大概已经没脸见人了,更别提还要回答相关的问题。

   加州清光自然是把他这点小动作看在眼里,毕竟相处了这么些年,山姥切就这个性。

  虽然他当初有猜想到他和这人类会走到这一步,但想到和亲眼所见的冲击相比,实在是让他有点接受无力。

  他自认不会搅和进这趟浑水,但心里还是多少担心起山姥切对这段感情的用心。

  人类与神明也好妖怪也好,寿命的上的差距都是不可比的,但一如他看见一向沉闷的好友脸上泛起不一样的颜色时,他并不忍心去浇上冷水。

  他并没有权利去打扰他人的感情。

 

  红狐狸隐去了身形,行走在丛林间,悄无半点声息。

  望着金发少年的手心被黑发的那位牢牢握住,坐在一方树荫下,偶尔的贴面耳语,不时的笑语随着风传递到空中。

  我的挚友,愿你岁月安好。

  狐狸再次回头望了眼身后的好友,闭了闭眼后,消失于山中。

------

清光:啧啧,难得的净土里也染上了恋爱的酸臭味了嘛....

三日月:为何每次都被这狐狸坏了事!【不甘心的握拳


入了被被的信纸和圆珠笔还有玩偶挂件,期待1月起来,虽然感觉要去吃土了.........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