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萤火‹6›

上一章

人类三日月x山神山姥切


本章有块小甜饼= ̄ω ̄=

希望食用愉快。


【6】

 

-01-

     

     前来的人把红绳抛掷于空中,最后落在树的枝干上。

     山姥切在旁观看着这一幕,不出声,等到祈愿者离去,转身回到了神社里,拿起案台上供上的一块糕点,然后默默的放下,踏出了门槛。

     望着天空,盯着某一处不动,低声呢喃着话语。

     “不知道他在的地方下雨了没有,不知他带好了雨伞吗....”

     

     三日月站在教学楼门口,略微无奈的望着突降的瓢泼大雨,再瞧瞧身旁的损友正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他,说了声再见,转身就和自家的竹马遮着一把伞走了。

     见色忘义,留下如此评价后,三日月也没了想法,准备奔向这庞大的雨幕之中,做好了淋的一身湿透的准备。

     “三日月同学我带了伞,不如遮我的伞吧。”

     三日月偏过头,望向声音的来源,长相柔美的女孩脸上的几分红晕他看的清楚的很。

     摆摆手,三日月朝女孩道了谢,说了句抱歉,冲进了雨幕中。

     并非他不懂他人的好意,只是接受一些举动的同时,是否又会带来不必要的误会呢。

     也不知道他的山神大人,是否也和他看着一样的雨景呢?还是躲在树上睡觉时被雨水落下而吵醒呢。

 

-02-

 

     伸手接过屋檐下落下的雨点,山姥切望着出神,也就任由着更多雨水落下来,把他的手心淋湿。

     今年的暑期的雨水格外的多了起来,他有见过因路面湿滑而摔跤的人们,故此也有些担心起某个要上山的人,可别摔的一身泥来见他才好。

     所以当见到三日月身上的伤口和泥水时,山姥切实在是无奈。

     这人即使已经到了十八岁,成了年,也依旧像是个孩子一样。

     “下雨天路滑的很,你好好的待在家里不就好了吗?你这样回去怎么交代。”嘴上虽然这么说,山姥切还是把人拉进了神社里,担心起了伤势。

     掀开裤腿,看见磨破皮的膝盖渗着血丝时,不禁皱起眉头,把手掌放在了伤口的上方,温和的绿光泛起又消失不过片刻,最初有些狰狞的伤口已经消失的无影。

     闭上的双眸这才睁开来,而睁眼之际对上的是对方笑意满满的神色,忍不住伸手敲到那人的脑袋上,起了身。

     “切国,走吧。”三日月把手伸向他,山姥切望着这双手,思索着什么时候起,这人的手掌已经比他大了,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不再是自己牵着怕迷路的孩子呢。

     两人并肩,三日月的个子比他的略高出一些,而那脸上的容貌也出他意料之外的,越发的俊秀,人类的成长还真是显而易见呢。

     “好。”应答一声手,握住那双手,“下次你还是要注意些,都已经是要成年的人不是吗?”金发青年一只手被牵着,另一只则是拉低了帽沿,遮住了脸上的神色。

     “不论我如何变化,切国也还是切国你,不是吗?”不变的认真与温柔,即使不善言语,他也能感受这人所带来的暖意。

 

     走在山中小道上,树叶上不时滴落的雨水不时的打落在二人的身上,也让三日月加快了脚步,直到到小溪前的一方空地时,才停下了下来。

     “听爷爷所过山中的萤火虫很漂亮,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切国一起看呢?”

     三日月与山姥切的见面在白天,从来没有再晚上见过面。

     “晚上的森林你真的敢来?”山姥切疑惑的看着他,得来的却是看来有些欠打的微笑。

     “有切国在,我可是什么都不怕呢。”

     他可不记得自己认识三日月习得过油嘴滑舌的本事,不过看来,这么些年他看到这人身形上的变化,倒是忽略了,这人的心思可是比原来多上不少。

     “你的手可以松开了呢。”山姥切低头示意某人松开牵了一路的手,可惜有人脸皮太厚,装作没听见的依旧牵的的紧紧的。

     无奈的叹上一口气,山姥切道:“你要是想来看也没关系,不过这几天可不行,路太滑,晚上你可别摔得一身泥巴回去。”

     “放心吧切国,我不会这么不小心的。”三日月信誓旦旦的答道。

     希望如此。山姥切瞅了眼这位人士裤子上和衣服上的泥渍,内心腹诽道。

 

-03-

 

     夜幕降临,森林里的虫鸣声此起彼伏,在隐藏在林中的一汪池水,几抹莹绿色从草丛里钻出来,一只两只,越来越多,散在池水的附近飞舞着。

     山姥切盯着肩膀上停留的发光小虫,再转向某个一脸欣喜的人,“这下你总是满意了吧。”

     萤火在两人身边的旋绕,偶尔在两人的衣物上停留片刻,便展翅飞向别处,。

     “在见不到切国的时候,就想要是能和切国在晚上约会就好了。”拈着少年的几丝金发,三日月低语着。

     “什么约会,乱说什么呢。”黑夜如漆,皎洁月光下,萤火之下,金发少年脸庞上的微微红晕倒也并不真切,只是微微的垂下了脑袋,闪躲起了黑发青年的目光,试图拉开靠的极近的距离。

     明明只是个普通的会面而已,明明是在正常不过的相处,他为何会如此心跳不止呢,是病了么?原来神明也是会得病吗?

     试图转身离开这显得略微暧昧的气氛之中,来逃避掉混乱的心思。

     却被抓住了手臂,好容易拉开的距离,变得更近,静静的注视着那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的眼睛,被抓住了心神。

     哪怕心中叫嚷着不对劲,却是任由气息交缠,任由被那清凉的唇覆上,让彼此的气息缠绕的更加紧密,微微的张开唇,任由那人的舌钻进来纠缠不休。

      也许真的是病了,才会任由这人这样的动作。

     “三日月…”在唇齿相离的空隙间,念出亲吻自己的人的名字。

     “切国…我喜欢你,你知道吗?”回应他的是对方的爱语还有留在眼睑上的亲吻,“我喜欢你,从那时的烟花大会时便喜欢,从未改变过。”不论你是否喜欢我,我的爱恋也未曾停止过。

     跳动频率过快的心跳终于趋于平稳,山姥切也顾不上掉落的帽子,目光停留在眼前人的身上,丝毫没有转移。

     “你这家伙….”毫无捶打之意的拳头敲在三日月臂膀上,脸上泛起的热已再也掩盖不住,双手无措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最后还是被拉进了一个怀抱之中,一如多年前的怀抱一样温暖。

 

     从来未曾经历过人世情爱的山姥切,不知怎么回忆起原来还和老山神在一起的时候,老山神对着远方的一句轻语。

     ————情不知所以,一往情深。

---------

大概就像我自个说的,这文慢热到现在才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吻。

三明惦记了这么久,也总算是尝到了真正的甜头【这都是我的锅

章节之间有些跳跃,自个文力不够,还要多加努力,各位食用愉快就好,〒▽〒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