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萤火‹5›

上一章

人类三日月x山神山姥切

本章有微量鹤一期

红毛狐狸加州清光出没


【5】

 

-01-

“我说三日月,你这一天到晚的被学校里女生们围堵,就没个心动的,按你的脾性来讲,真的不应该啊。”

听着好友鹤丸的话,三日月也没理他,正在处理着学生会的东西。

“你说吧,你家世还行,长得不差,还是学生会会长,就算是眼高,那先前给你示好的宣传部的部长那总该是可以的,你倒好,被你给拒了。”

把事务的计划书放进抽屉里后,三日月也总算愿意搭理这位旧时便相交的好友,准备来整治这张多事的嘴了。

正巧轻掩的门扉被推开来,见到水蓝色的发色后,有了主意。

“以你的本事,你怎么不去追追这位宣传部部长,我是无意了,但那女孩子的标准倒是应该还挺和你的意思,不考虑一下吗?”

鹤丸倒也真撑起了个脑袋思考了一番,丝毫没察觉到身后有位人士有些神情不佳的瞧着他,“你说的倒是没错,或许可以试试呢,那可是个美人呐。”

  要不怎么不说不作死就不会死,三日月悠悠的开了口,“一期有什么事情吗?”,这话像是一声惊雷炸在了鹤丸的脑袋上,愣愣的回了头,在回过头来盯着悠闲喝茶的三日月。

“想起有东西放在教室里,我再回去拿,不打扰两位交谈了。”说完水蓝发色的少年快步离去,也终于让某个嘴巴欠的人着急了起来。

“一期,我就是随口说说,你不要当真呐。”说完便要去追人,走前恶狠狠的给了三日月一个白眼。

  这两位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但他却还是看的出里面的些许不一样,或许是当事者迷,旁观者清的缘故吧,里面的门道还要那两位自己去悟,他可不好多管闲事。

  又是一年快要学期将至,不知道切国在山中是什么样呢?听上次的白衣妖怪讲的话,其实切国还是有朋友的吧,也许不多,但还有交谈的人,也不至于会无聊吧。

  一番遐想后,三日月微微弯起嘴角,念着或许那金发少年正在树下打着盹也讲不到,也许还有不少小鸟围在他的身旁呢,想到这番场景,忍不住笑出了声。

 

“阿欠。”在屋内喝茶的山姥切打了个喷嚏,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望了望四周。“不是人类,应该不会有感冒吧。”

“也许是有思念大人呢。”一旁的白衣女子打趣着山姥切。

“即使是玲我也会生气哦。”山姥切的语气丝毫没威慑力,说的也不过就是句玩笑话,“再给我倒些茶水吧。”递过茶杯到白衣女子的面前。

“好好好,我们山神大人也不是当年小孩子了呢,不知道今年要怎么和朋友相聚呢,这可是转眼又到了一年暑期呢,要不要我叫其他妖怪们准备些礼物给那小鬼。”

  山姥切不免笑意翘上嘴角,“你们呐…”

  他现在遇见的人也好,这些陪伴他这么久的妖怪们也好,都是他所珍重之人,遇见这些人,一定是他最大的运气吧。

 

-02-

 

  每年暑期吃上蜜柑味的冰棒对山姥切而已似乎已成习惯,不过对于三日月来言,他可并不习惯一堆妖怪来围观他和切国的相处。

“这些是他们带来的礼物哦,有不少好吃的糕点,是在现世吃不到的哦。”山姥切指了指面前摆放的东西,对三日月说道。

  这话才让三日月注意到了面前大大小小的碟子上面拜访的点心,上面点缀的甚是好看。甚至还有一壶酒,他刚想伸手过去倒,就山姥切抢先挡了下来,身旁妖怪们被山姥切扫视了一番后,很自觉地全部撤退,三日月也只来得及说上一句谢谢。

  神明大人的切国可真的是威武霸气,干得好!三日月在心里道,要不这样,他怎么能与切国单独相处呢。

“他们似乎对我态度好了些。”三日月望着离开的妖怪们的身影。

“他们只是担心我罢了,都还不错的。”山姥切忆起些在小时候的事,心情也好了起来。

  三日月点点头,随后指着山姥切手中的酒,“其实我尝一点也无妨的,过年的时候,我也有跟着爷爷尝上一点。”

  山姥切摇摇头,神情严肃的看向他,“你还未成年,不得喝酒。”

那副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容貌对他讲出这样的话来,还真是有点不真实感呐。

 

  见着满脸通红的山姥切,歪七扭八的就要倒了,咽了咽口水后,上前去扶。

  这人完全不用逞强吧,不能喝酒,干嘛还要当着他的面逞能,其实就算活着岁月比他久,心智其实也未必比自己大。

  人靠在他的颈间,吐纳出温热的气息,扰乱了本该平静的心思,好在是酒品还算老实,不过接下来要怎么处置身上的醉鬼呢,他进不了神明的结界中,自然也找不到山姥切真正的住所。

  别无他法后,三日月也就带着人转移了阵地,来到了山姥切最常休息的地方,把人好好的靠在大树上后,三日月也索性坐下来一同休息。

  偏过头,伸手在离山姥切脸颊一段距离的地方停留,描摹起眉眼。

  当食指挺停在两片薄唇之时,三日月有些愣,像是受了蛊惑一般,俯身下去,忍不住轻啄,浅尝起那人唇上的滋味。

 

“呀,我是不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国広知道了你干的事会是什么反应呢?”一只红毛狐狸正兴致勃勃的趴在三日月身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三日月大抵是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体制,见到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面前这只出现在如此时机的狐狸怎么能让他不受惊吓。

  黑着脸望着一阵烟后,围着红围巾的黑发少年,三日月说是心中一点不舒服是不可能。山姥切已经是醉的不省人事,自然是被三日月护在身后,更加不会知道这二人的对峙。

“在下加州清光,多指教。”

 

-03-

 

     三日月是个什么德行,若是这般问,受害颇深的鹤丸同学大抵会说————那可是只肚皮黑的狐狸,道行深的很,少去招惹。

     然而这位肚皮黑的狐狸遇上个真狐狸倒是颇为郁闷。

     被打扰了好事哪能不郁闷,虽然现在像是被人抓了把柄。

     对方反倒是看透了他的心思,“我还不至于跟他提这个,我可是懒得搅浑水。那家伙单纯的很,多半你的心思他是看不透的。”得到了疑惑的眼神后,加州清光也是笑了下,摸了摸红指甲,“他从不近人世,您可是打破一切的存在,要知道身为好友的我,曾经邀请他去人世游玩,但还是拧不过他那个木头性子。想必也是有不一样的地方吧。”

     对方话里话外的意思,三日月像是听明白了也像是没听明白。

     “国広是个认真而温柔的人,在我与他最初交友时就是如此,可能一开始是有点难以接近的外壳,但他就向我说的一般,认真而温柔。”加州清光回忆起还是幼年模样的某个酒醉山神还是格外的愉快的。

     “但也就我像说的这样,我们妖怪也好,国広神明也好,在这岁月里能遇到温柔自己漫长岁月的人,大概是最为难得的。”

 

     加州清光来去匆匆,身后人也没丝毫要醒过来的意思,三日月回味起那红狐狸的话,觉得其中深意,需要他来慢慢消化。

     靠在山姥切的身旁,让那金发少年依着他的肩膀而眠。

     温柔了他的岁月的人,何尝又不是眼前的这位呢。

     他认识的山姥切,未曾改变过什么,但岁月如水般趟过,他也终于可以让这位牵着他手寻找归家之路的山神大人,也能依靠着他。

     阳光太过温和,柔和的过了头,不像是夏日严苛的酷日,让人乏了,也让两个在树下的人,借着这难得好时光,相依而眠。

 

     这时岁月静好,彼此温柔了对方的年华,这时是三日月与山姥切相识的第六个年头,属于他三日月十六岁的夏日。


----

总算是有了点小进展,而然喝醉了的小山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啥【笑


最近买了个切国的挂件放在电脑边上,每天摸上两下,亲上几下,痴汉力满满【家里本丸的爷爷大概准备拔刀中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