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萤火‹2›

萤火 01

人类三日月x山神山姥切

可结合萤火之森BGM来看。

这章大概是有关些被被过去的事情。


【2】

 

-01-

 

   白兔子停在了少年的脚边,好奇的凑过头嗅一嗅,闻闻少年身上的沾染上的青草气息,停留在少年的身边,吃起了嫩绿的草叶。鸟雀则是丝毫不畏惧的停留在的少年的头顶,吱吱的叫上几声,也闭上了眼睛,和少年一起感受着午后的阳光与微风,歇息了下来。

   今日阳光太过柔和,透过郁郁葱葱的枝叶,撒落在丛林之中。微风刮过林间,更是带着些催人入眠的气息。

 

   哒哒哒,脚步的声音由小到大,即使一脚踏上断枝上,也不能阻止前进的步伐。

   草地上的悠闲漫步的鸟儿们也因这一举动,扇起了翅膀,一哄而散。

   “切国,切国你在吗。”孩子稚嫩的声音在山野中回响,也让那在小憩的某位神明醒了过来,思索着是否要回应。

   他可不记得有教这个孩子这般称呼过自己。

山姥切噤了声,心中起了想要逗逗三日月的心思,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

在神社附近没有寻找到山姥切的踪影,三日月也就直接走向了神社旁那条隐蔽的小道,往他最初见到山姥切的地方走去。

说来也奇怪,他其实应该算的上路痴,不太认路,可不知怎么回事,这只走过一次的小道,他却能一下子记住了,走起来没有半点犹豫。

 

“切国原来在这里呀,还好我记得这条路呢,为什么不在神社呢?”三日月见到山姥切的身影后,跑上了前,直直的扑进了山姥切的怀抱,而山姥切头次遭遇这种事件,半天才反应过来,伸出手拥住了孩子,感受着这具人类的躯体所拥有温暖气息。

   “不过没关系,我总是会找到切国的。”明晃晃的笑脸绽放在三日月的脸上,山姥切听见这样的回答,难得的弯起了眉眼显露出笑意,在孩子离开他的怀抱的时候,捋了捋三日月额前的发。

   这孩子与他才相识了多久,与他的相处竟是亲切。

   或许人类,并不如妖怪们讲的那般,也是有例外的吧。

   山姥切和三日月盘腿坐在树荫下,吃下一口三日月递来的,名为冰棒的事物,感受冰凉与清甜在嘴里蔓延。

   也许是因为神的体质,他对于四季的变化并不太在意,而今,他却觉得昔日略显无聊的日常,不知什么时候起,增添上了些色彩。

   他欢喜着并格外珍惜着,即使他对人类的了解知之甚少,他也是明白,神与人类的差距。

   “切国发什么呆呢,再不吃冰棒就要融化了。”三日月好心的提醒着正在走神的山姥切。

   山姥切回过神,摇了摇头后,继续吃着冰棒,没多言语。

 

   夏日时光流逝的飞快,而对三日月而言却格外的满足,每日到山中时光也许说给外人听可能有些无趣,但对他而言,却是格外的舒服。

   昔日玩耍的小伙伴们因为他的变动开始减少了找他玩的次数,三日月却并没在意,心中想着他可是有这些人都看不见的人陪他一起,只属于他三日月的朋友。

   而当父母马上就要来接他回到城市中去的时候,三日月第一件想到的事情便是要去告诉山姥切这个消息。

   趁着匆匆忙忙跑来的孩子正站起原地喘着气缓着神的功夫,山姥切走到了三日月的身边,准备问问原因。

   “父母要接我回去了,明日开始我来不了。”

   山姥切听明白了三日月话里的意思,知道孩子这回来是来和他道别的。

   也许就像山中的精怪和他讲的,要尽量少于人类相处,因为人类的时间太过短暂,而他们的时间则太过漫长,投入认真的心情,一旦离别,人类会很快遗忘,他们则是要花今后的时间去回忆。

   短短一月的相处中,他知道自己挺喜欢与这个孩子相处的,大概这孩子走了以后,山里头里大概又变成了只有他一人在这树下,感受着季节的交替,时间的变化吧。

   有很多话想说与眼前的孩子听,山姥切在到要说的时候,却笨拙了起来,话在嘴里转了半天说了句,“多加珍重。”却得到了孩子有些不喜的表情。

   “我下个暑假还会来的,以后的暑假都会来找切国的,所以切国要照顾好自己哦,我等着和切国的见面,切国也要记着我,等着我哦。”孩子拉着山姥切的手,信誓旦旦的定下约定,然后可怜巴巴的瞧着山姥切,等着回应。

   面对这样的眼神,山姥切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点下头。

   “我会等着和三日月下次的见面哦。”

   小孩子的表情顿时有阴转晴,明朗开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孩子在得到了约定后,笑眯眯的起身道别,“那切国,下次见了。”

   “嗯。”

 

   “山中的其他家伙,也下次再见了。”留下了一句奇怪话的三日月,离开了丛林,而山姥切明白过话里的意思后,在三日月从视线里消失后,幽幽的回过头,目光灼灼的盯着身后的半露出脑袋的家伙们。

   “大人,这么跟人类许下约定真的好吗?我们跟人类的区别,您是知道的,也许这个下次根本就不会来到…..”其中一个还未隐去兽耳的妖怪有些担忧的和山姥切说道。

   山姥切并未答妖怪的话,独自向前行。

   山中小妖所说的话,他自是明白的,可他也明白,无论神明或是妖怪,即使拥有凡人无法比的寿命,但与之而来的是漫长时光中的寂寥。

   而偏偏遇见了能打破这片寂寞的存在,他哪里舍得放手呢,哪怕只是片刻。

 

-02-

 

  三日月说的并没错,在道别完后,山姥切再未见他的身影,而山林中又恢复了往常的寂静。

  一日闲来无事,山姥切独坐在神社的石阶上,撑着个脑袋,神情淡淡的望着山下村庄的样子,两旁的树木被树刮下了几片叶子,落在他的帽子上,他也丝毫没有想要换地方的意思。

  人类的交谈声打破这番景象,山姥切站了起来,看向声音的来源,然后便眼睁睁的瞧着人类与他擦肩而过。

  山姥切倒是并不在意这些,跟上人类的步伐,走到神社里,靠在门沿上,听着前来的人类许下的愿望,闭上双眼,静静的聆听。

  愿望内容是愿家人平安,庄稼丰收。

  他为此地山神,守得这方水土,这样的话语自然也不是第一次听见,表情并无变化。

  “愿汝实现。”道上这么句话,待得参拜者踏出门口,他便从旁走过,来人自然看不见他,只是察觉一缕微风划过衣摆,无其他异常。

 

   夏季过后是秋季,山林里的树叶由绿转黄,在一阵风后,簌簌地飘落在地面上。森林里的动物似乎开始忙碌了起来,准备要过冬的食物。

   山姥切还是如同往常般,偶尔去神社坐坐,午后则还是小憩在那株老树下。

   有时山中的妖怪们会来找他吃上些东西,喝上几杯小酒,日子算来也没有那么无聊,只是平淡,只是平淡罢了。

   

   抹去额上的汗珠,山姥切从难得的梦魇中醒来,转头便看见担忧他的妖怪们站在他的身旁。

   “山神大人,您没事吧?”妖怪们见他醒来,好心询问道。

   “无事,不必担忧,都散去吧。”山姥切站起身来示意自己并无大碍,妖怪们见此也舒了口气,各自离开了,唯独剩下一抹白色衣衫的妖怪留在了他的身边。

“大人莫不是梦见还是人类时的记忆。”幽蓝的眼眸望着山姥切,看的他有些不自在,闪躲了开来。

 

他本不是什么山神,是被原来的山神从险恶的山涧中捡来的孩子。

那时年岁并不大,能记得是,所生的那处人家似乎信着双生子必将为家族带来厄运之说,把身体好的哥哥留下来,病弱的他则是被家族中的人给丢弃在了无名山涧中,若不是偶然路过山神把他从饿狼爪下救出,他怕是早就成了一缕亡魂了,哪还会有现今的山姥切。

 那时已经是将死之人的他被带到了山神居住的地方,赐予了新生,说做是侍童,其实是是陪伴着山神在山中生活。

 百年前,山神说是要去云游,说是要去报答很早之前被救过的恩情,要他在这之间代任山神,说完后便在他额间一点,随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那人早就没了踪迹,身份也好,职责也好,全部都给了他山姥切,再无人说原来的山神的名字,有的不过是名为山神的他山姥切。

 

     梦里孩子等待着大人来接他,可天黑了,也只有他一人待在陌生的地方。夜间山中寒冷,孩子抱着双臂,靠着大树瑟瑟发抖。

     他想不明白,为何他会被抛弃,他并没做错什么,他和哥哥明明都是一样的,都是家族里的孩子,为何要舍弃他呢。

     他就如同仿作一般被家族瞧不起,被丢弃。

     

     白衣妖怪离去,山姥切还有些没从梦境里回过神来,脑海里闪过某个暖日下的笑脸,终是舒下了些心。

     人心险恶,但他还是想要相信那孩子的。

====

文中的那个双生子的哥哥是长义...不过应该也不用我讲的样子....

其实在想自己这篇文里被被和三日月的性格会不会有点ooc,但有些是我理解中的二人掺杂在其中吧。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