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睡美人(上)【三山】

莫名的脑洞

题目什么的不要太在意

短篇


旅游归来,于是开始了这个奇怪的脑洞

文笔啥的.....倒地状...

欢迎交流~


-01-

 

  [呐,本丸的审神者,你有没有没听过一个传说呢?

  传说如果你让一位金发碧眼的刀剑男士带队上战场,可能会遭遇一样神秘的事情呦?]

 

  什么神秘的事情?审神者看完上面一小段以后,划下鼠标的滑轮往下看。

 

  [但这是个秘密,要你自己去尝试哦,不过后果自己负责哦(●'◡'●)ノ]

 

  啪。审神者手中的鼠标成了无辜的受害者,“估计又是有人在审神者论坛上乱发东西了,怎么就没人来管管,什么消息都往上写。”

  审神者关掉了先前打开页面,关掉了电脑,离开了书桌,准备去和近侍商量一下明日日的本丸的各项安排,至于刚刚看见的东西,直接被审神者抛向了脑后,没有列入思考的范围中。

 

-02-

 

  樱花树下的青年正抱着自己的本体靠在树边小憩着,连白色兜帽上掉落了不少花瓣也没察觉到。

“真是不想打扰这番美景呢。”本丸的爷爷级人物三日月宗近在闲逛的时候见着这番场景后说道,抱着自己的茶杯靠着木柱子悠悠的品着茶,心情无比的愉悦中。

可惜有人不知道的他的心情,正叫着青年的名字,打扰这他的好心情。

 

“国酱,醒一醒,说好了今天要商量明天的安排哦。”审神者拍落青年身上花瓣的同时,青年也因为她的举动慢慢的醒过来。

“明白了,主上,现在就去您房间商量吧。”青年睁开眼后,见着来人是审神者后,站起了身子,带好帽子,同审神者一道前行。

 

“咦,三日月你为何会在这里。”遇见了三日月自然是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就站在不远处。

 “今日风景正好,不来赏一赏,岂不是太可惜了。”

审神者看了之前三日月看的方向,那不是之前山姥切在的地方吗?再瞧瞧身边的近侍,点头打完招呼后就没动作了。好像没什么异常的样子。审神者挠了挠脑袋,索性也不去想什么。不过倒是记起来已经还算重要的事。

“三日月,今日貌似是你和鹤丸的马当番吧。”以为她不会记得了吗,还有时间跑来这里喝茶,明显就是故意翘班吧。

“哈哈哈哈…”一阵莫名的笑声后,三日月装傻状的准备跳开这个话题,“我再去添些茶水,就不打扰你们了。”随后就准备撤离现场,“切国,下次安排的时候不妨我们一起切磋一下哦。”最后笑眯眯的离开了。

 

  审神者见着三日月脚底抹油的消失的不见人影,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着马当番的另外一人,肯定又不知道跑哪里去恶作剧去了,可怜马棚里的马要饿上一顿了。她怎么就想不开让这两个没正形的家伙去了,真是想不开….

“过几天我和三日月一块马当番吧。”山姥切转过头对着现在欲哭无泪状的审神者说道,“我看着他,应该会好一点吧。”

“国酱,你真是太好了”有对比才更会觉得自家的近侍到底有多好,本丸能多几个省点心的就好了。

  山姥切并未多言语,依旧只是跟上审神者的步伐前进,思索着等会要如何安排本丸的种种事宜,还有就是怎么和某位人士谈谈关于翘班的严重性了。

 

-03-

 

“明后两天还是由国广你来带队前往厚樫山,人员基本不变。当番和远征的安排等会我会写好了,你把它贴到饭厅的门口就行了,如果有疑问的,可以过来找我商量。”

  审神者喝下一口水,执笔在纸上书写着本丸刀剑的名字,有时会转头问一问正在认证看安排的近侍,时不时的询问一下是否可以。

这便是山姥切国广与审神者的日常。

  对于审神者给予的重任,山姥切向来用自己最大的那份努力去执行,并完美的完成。

  接过审神者递过来的任务表,山姥切仔细看了一遍后,确认没有问题,向审神者点头示意表示没有问题后,便离开了房间。

 

  晚饭时分,正是饭厅最热闹的时候,此刻正有不少人停留在了任务布置表边,看看是否有自己的任务布置,当然也不乏有部分的喧闹在其中。

“一期,为什么这次没看见你的名字,本来都不是一起出战的吗?我要去问问主人是怎么回事。我和一期的相处时间可是很珍贵的。”本丸另一位爷爷级刀剑鹤丸国永作势要去审神者的房间,被身边的叫到名字的一期一振一把被拉住了。

 “主上不过好意为我放上几天假,让我多陪陪弟弟们,鹤丸殿难道对主上有异议吗?”

  印堂发黑,不,面色不佳的一期一振拉着人后,把人给拉到了饭厅另一边的走道上去说道,

“这也是不久之前我有向主上提到过的哦。”

  鹤丸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摆了摆手,顺带把被拉皱的衣袖捋了捋平。进入了弟控模式的一期一振他还是不去招惹的好,准备转移起话题。“貌似今天的点心有短刀们爱吃的小蛋糕,一期不去看看吗?”

  一期一振这才恢复了往常的温和模样,朝饭厅慢慢走去,后面的鹤丸则是舒了口气,见着了披着兜帽的山姥切正往饭厅的方向过来,便迎了上去。

  山姥切则是扯着兜帽,尽量与鹤丸此类‘麻烦人物’不要扯上关系。毕竟这人是有拿着他的披风恶作剧的前科。

  见人离自己有些距离,鹤丸多少还是有点尴尬,“队长,我只是想问问为什么这次我没被安排在主队里。主队里的其他人都没变动的说。”

  “主上说因为你最近翘班当番的次数越来越多,所以要考虑是否把你当做主队成员,还有就是你和一期君一起去远征和当番是否应当进行取消。”

 “这不公平啊!!!”听到完整消息的鹤丸满满的怨念,“三日月那家伙不也是翘了吗,为什么他还能和队长你一起值当番和远征,为什么都遂了那家伙啊!这是公私不分啊!”

 “没有为什么哦,鹤丸,这是主人的安排哦~”鹤丸看见了出现在山姥切身后此刻看到了笑意满满的家伙,“你说是吧,切国。”这还炫耀上了,他是不是要向主上告发一下,有人恶意秀恩爱。谁能体会下他的心呐....

“进去吃饭了。”山姥切对此未有任何的评价与解释,拉着脸上快笑出话来的某人,直接就往饭厅里去,至于什么公私不分之类词直接被他略过,现在当口的事,就是让这位老人家少给他惹点事,那比什么都轻松。

“切国,你脸红了哦。”身边的老人家心情犹好的在山姥切耳旁道,全然不顾饭厅其他人的目光。

山姥切推开靠近的某位老人家,径直往朝堀川和山伏坐的那一桌走去,不想管这位脸皮厚的老人,全然不顾三日月叫他的名字,拉紧了兜帽,加快了脚步。

 

“真是个害羞的青年呐。”三日月并未因此影响到心情,愉快的吃着晚饭。

同一桌的鹤丸表示想装作不认识身边这厚脸皮的家伙,咬着筷子望着边上一期一振那一桌,表示自己也想要凑过去....

其实不过就是两个半斤八两的家伙罢了....

 

打开灯,审神者打开了先前关上的电脑,继续浏览起了审神者论坛,看见了先前点进去的那条诡异的帖子还飘在首页前面,哼了一声,嘟囔着骗人的帖子怎么还没删掉的话后,直接忽略不见,往后面翻去。

却也因此忽视了,那后面的回复数并没有增加,这个帖子是怎么还飘在论坛的首页的呢?

 

=========

扔个文中设定 :三山两人已经在交往

这文篇幅不长,只是个小脑洞而已。

真是不知道自己能写成啥样.......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