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被被寻爷记-11-[完]【三山】

上次发这篇是啥时候……

上章地址:http://94dust.lofter.com/post/1cb30025_7c81a89

这章……总觉得没写好,删删减减的,磨蹭到了现在。

 -11-

当从梦境中惊醒过来时,山姥切先是观察了会四周。兄弟在自己的身边睡得正香,微微闭了闭眼睛,山姥切庆幸着刚刚那是梦境,现在在他面前的不是血雨腥风的战场,而是安宁的夜晚。

没有那满目的尸体和鲜血在面前堆积,有的不过是此刻洒落地面的丝丝月光。

掀开被褥,山姥切已经自觉今晚这觉多半是睡不成,准备起身去走廊,或许此刻也只能在室外放松下心绪吧。

听见轻微的翻身的声音,已经起身的山姥切更加放缓了步子,他可不想去影响到兄弟们的睡眠。

“兄弟,最近你似乎情况都不太佳哦。”在山姥切迈出门槛的时候,听见了堀川的声音,回头看在堀川正坐在被褥上,瞧着正欲离去的他,“不知能加我一个一起聊一聊吗?”

山姥切愣了愣,对上堀川的微笑询问着的面孔,点了点头。

堀川起身后,低头望了眼还在梦乡的山伏国广,示意着山姥切先出门等一会,然后才放轻下脚步,跟上山姥切的脚步。

见山姥切坐在寝室门口的走廊上,堀川也跟着一同坐下。

“上次找你聊天是什么时候了呢?好像还是那时刚要去厚樫山变动队伍的时候吧,还记得你在本丸的角落里画圈了。”

山姥切并不知道此刻能够与堀川说些什么好,也不知能说些什么。

他明白他是本丸的一把刀,他曾经是被主上重用,而同时他也明白他也只是一把刀,主上的话与命令他也一样要遵从,这次的事情只是他自己心里有点堵着慌,也不好开口说道。

堀川倒也没追问,只是陪着山姥切坐在走廊上,“今夜的月亮似乎是被云朵给遮住了,不知明日是否会有皎洁的月光呢。”

山姥切听他这么说,抬头望着天空,今晚在云朵的背后的月色是什么模样呢?是否比那人眼中的月亮还要美丽呢?

想起前些天被三日月定下的约,山姥切多少有些头疼,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也不知道兄弟在思索些什么,但有些事顺其自然或许会更轻松些哦。”堀川起了身,微微伸了个懒腰,“大晚上起来还是有点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兄弟你也是哦。”堀川转身回了房内,独留下山姥切一人。

“顺其自然吗?”山姥切在低声道。

在月下之约的当天白天,山姥切被主上安排着去主队出阵,而同队的队员则是看了看三日月,毕竟这么些天,这两位可是像是被绑定似得形影不离。

“山姥切队长,这次我们出阵,您要跟三日月殿一同去吗?”同队的一期一振询问起了任务,按着平常的状况来讲,山姥切应当是和三日月一道的。

“今天切国带队和你们一起去厚樫山哦。”三日月走到山姥切的身边说道。

山姥切也没回三日月的话,准备好了出阵的东西后,就起步要出发了,不管后面跟着要来送行的人,自顾自的走着。

等到了本丸的门口要前行之际,三日月也不顾旁人怎样看,走到山姥切的旁边,在他的耳旁说着只有他们两人才听的见的话语。

“请平安归来。”仅仅简单的五个字。

听见这句话的山姥切心中一动,也同时察觉手心里被放置了东西,透过指缝看到了物品的大概,是御守。

“这次听主上说要去对抗检非违使,所以带着这样东西就过来看你需不需要,结果你还真的没带呢。”三日月的语气里不难听出责怪的意味。

“我不过一把仿作,无需在...”

“我在意哦。”

四个字滑过耳畔,却如同鼓鸣一般响彻于脑内,山姥切觉得此刻大抵是最不像平常的他了,仅仅因为这几个字而无法平静……仅仅因为这短短的一句话而感动。

队伍里的其他人见着这两位的耳语厮磨,眼睛也不知往哪看去,怕被这秀恩爱还不自知的两位给闪瞎了眼。

“队长,差不多要走了哦。”鹤丸上前提醒了一句后,山姥切才惊觉自己刚才与三日月的举动似乎是有点过于亲密了,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把三日月给的御守放进衣衫之中,小声说着,“我走了。”伸手拉紧了些兜帽,“谢谢你。”后面三个字很轻,可三日月还是听了清楚,瞅见这人脸上的一抹红晕,扬起了笑意。

队伍归来之时,天空中正挂着一轮弯月,撒着浅淡的月光照射着大地。

踏入本丸后,山姥切径直回了休息的屋子,也就在他进了门槛的一刻,记起了与三日月的约定,想着对方这个时候可能正在等着他,和屋内的兄弟打了声招呼后,连忙往三日月所在的部屋跑去。

这么晚了,他还会等着吗?或许早就睡下了吧,会吵醒到他吗?

山姥切这般的想着,还是加紧了步伐。

“我就知道切国会来赴约的呦,即使是我自顾自的提出来的。”三日月在听见了脚步身停在身后,并没有立即转过头去,而是静静端着手中的那杯茶,望着天上的月亮,“此番邀请你来,其实也就是听我这老人家唠叨几句。”

山姥切坐在了他的身旁,三日月递过了一块茶点,示意让他边吃边听。

“其实在厚樫山我和切国见过两次,第一次的时候,是看见你们把莺丸带回去了。在那之前见过了太多队伍在临近我的时候偏离了,而你却是第一个能发现到我的存在的,我也一直期待着能有个能力强大些的队伍寻找到我。看见你的身影走过来后,觉得意外的同时,也觉得对于我而言,切国你的出现是个惊喜。在那次之后我便一直等待着你能再次来寻找,也相信着你会来。”

“而你也不负期待。”

微微侧头,三日月直视进那双离他如此之近的眸子里,见着对方碧绿的眸子里倒映下那轮新月,有着别样的滋味呢。

“先前我有思考过切国说的那话,不得不说我有点生气,气着你把我喜欢与你的相处,当做是我对你的一种感激。感激于你带我回了本丸。我对你的情感之中并没有这项,而是对于能与恋慕之人在一起的心情,想要和你朝夕相处哦。”

咬了一口的茶点被放置与瓷盘中,山姥切听得三日月的话后,心中有话呼之欲出却只是闭口不语,而对方也并不在意这些,静静的赏月品茶,把身旁的手向旁伸了几分,握住了他的手,挣了挣,山姥切索性也就随这人去了。

就像兄弟说的顺其自然,顺着自己的心意走下去就好了。

山姥切抬头望向天空中的新月,一如这人眼中一般的好看呢。

回想起这段时间的心思,或许从心中植入三日月的名字时,便是生了根,当这个名字变为一个执念时,便发了芽,当终于遇见后朝夕相处,则是给了这株小苗养分开始生长。

“今日谢谢你给的御守。”接着再从口袋拿出一截红绳,抽出了被牵着那只手,仔细的穿上了蓝色御守上的小孔,起身走到三日月身后,为他系上。

他又何尝不会在意这人呢,只是被一些东西挡在心中,看不见了,但无可否认的是,他从一开始便在意起了吧。

 抚上那截红绳,偏过头,望向重新坐在身边的人。

 “能与你赏月,真是在美好不过的事了。”三日月倾身向前,与山姥切四目相对,“感谢是你找到了我,能让我与你能在这景色之下相约。”

“今晚月色甚好,不知下回是否还能有幸邀请切国一同观赏呢?”

对方并未回应话语,只是把先前松开的手与他相握,于他共赏这轮皎洁新月。

_end_

结后感

很想说自己写了啥……其实觉得完结在这里还是有点唐突,感觉有些不清不楚的样子,于是后面应该会掉落几个番外小段子。

这文原先想的时候只是个想纪念被被捞到了爷爷的小短篇来着,没想到给写长了,现在爷爷都已经在本丸待了一个月了……

感谢一直看文的亲们了啦,谢谢支持,也欢迎交流啦( ´▽` )ノ

等旅游回来,会开个新的小短篇,一个莫名的脑洞( ̄∇ ̄)哈哈

躺在火车上睡不着于是把保存在手机里的文档打开,用手机把这篇给补完,不过明天有行程,去睡了^_^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