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秘密 <中>【三山】

只是个爷爷暗恋的小故事
双向也讲不定。

上篇http://94dust.lofter.com/post/1cb30025_7c24c0b

-03-

即使经历了千年的岁月,三日月对于这陌生的,本该生于人身上的情感,还是不太清楚为何物。

在一日与莺丸喝茶之时,听完了对方讲诉对大包平的思念之情后,三日月也提出了他的疑问。

“人类的情感是怎样的呢?”

在他道出这句话时,莺丸诧异并且惊讶的眼神让他尤为不解。这个问题很奇怪吗?

莺丸像是瞧出了他的这点想法,连忙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误解了意思。

三日月会意之后,正想继续说点什么时,听见了对面的走廊里的动静,停止了话语。

当看见了白色披风的边角出现他的视线里,他知道了来者为何人。

是他疑问的源头,名为山姥切国广。

青年并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而是神色认真的与身边的刀商量着要出阵的种种事宜,在转角之处被一同走的刀拍了拍肩膀,示意看向这边的方向,由此,才得以在一瞬间目光相接。

停下了脚步,山姥切转过了身,礼貌的向他微微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之后,神色匆匆的离开了。

如若那陌生的情感之前像是在杯中的水,一点点的被盛满,却在杯口中不曾溢出,这回的相见则让水从杯中全部溢出,并且还在汹涌不断的增加。

盯住背影离去的方向,过了片刻,三日月才缓过神了。

先前相处的岁月其实只是一种礼貌和客套,出于对主人的命令,出于对下达的任务的责任。无微不至的相处,全都是在以上的前提下生成的,一旦离开这样的制约,他们之间的交集,实在少之又少。

因为并不在一个圈子内,没有交流便也理所应当的吧。

“我还以为你会把那块地方,盯出个洞来呢。”说了句话后,莺丸拿起杯子,细细品了口茶再继续说道,“你刚刚的情绪就是人类所说的喜欢,话说你没打算和山姥切说出来吗?”

这种情感,便名曰喜欢吗?三日月思索着刚刚莺丸话里的词语,有了几分豁然开朗之意,轻扬起嘴角,和莺丸道了声谢。

“哈,你就这样?我问你的话,你好像还没回答呢。”三日月的道谢让莺丸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知道了,又能如何呢?不过是我的单相思而已,何苦去给他平添烦恼呢。”三日月轻声说着,也没去看看此刻因为他的答案而惊讶不已的莺丸而自顾自的往下说,“还望你能当做这只是一番简单的谈话,勿与他人说道。”

三日月拿起茶杯起身,往本丸的别处走去。

其实他何尝不想让那人知晓,可惜那人和他所拥有的情绪,能够一样吗。

这样也好吧,在同一片屋檐下,偶有交际,能够说上几句话,偶尔能看看那人的身姿与眼眸那片碧绿,就够了。

-04-

一日清晨,在被撒入的阳光和窗外的鸟鸣唤醒后,三日月也索性就穿好了衣衫,拉开了门。

“抱歉,是吵到你了吗?”

山姥切正弯着腰拾起了在地面上的一片的樱花瓣,站起了身后,神色里有几分歉意。

三日月从未想过在清晨之际,在他的房间门口,能够看见所恋慕的人。

伸手过去,他拿走了被山姥切捏与指尖的樱花,在对方的疑惑之中,开了口,“樱花的颜色并不及你的好看哦。”嘴角的笑意如果山姥切能去看看,其实不难察觉到里面那份温柔之意。

“请不要开玩笑,主上还有布置我今天的任务,打扰到你的睡眠,对不起了。”山姥切听见赞美后,连忙拉紧了兜帽,匆匆离去。

脚步声渐远,三日月倒也没去望着离去的方向,准备转身回屋内,却在余光之中发现了一抹粉色,弯下身拾起来。

被折下的花枝上,藏匿着几朵含苞欲放的花苞,只有几朵半开的樱花展现着春意。

“原来你喜欢樱花吗?”回忆起原来相处时对方樱吹雪的样子,还真是格外的相称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山姥切面对着出现在房间门口的某名刀问道。

三日月倒也无任何躲避之意,伸出手中的花枝递到了山姥切的手上,“来还你上次掉的那枝花,上次你在我房间门口停下,怕也是因为可惜自己摘下的花掉了花瓣吧。”

山姥切沉默了半晌,伸手了接了过来,用极为轻微的话语说了句谢谢。

“不知山姥切队长下午时分是否有空,和我这老人家喝上一壶茶,吃些茶点呢。”

摇摇头,山姥切开口道。“谢谢你今天的好意,不过我还有任务,恕不能去赴约了。”说完走过三日月的身旁,朝着审神者的房间走去,似是有要商量的事宜。

白色披风擦过他的衣摆,没有丝毫的停留。

这人依旧如往常一般的态度,没有改变,即使他在示好。

“兄弟,你拿来一个花瓶来做什么。”见着山姥切往瓶子里倒水插花,堀川一度认为是他眼花了,他印象里的山姥切可没这么个风雅的习惯。

山姥切插花的那只手顿了顿,摆弄好了花瓶后,小声的嘀咕了句,声音太轻,堀川也只听清了其中的一个词汇。

——珍惜之人

堀川在惊讶于能从山姥切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词语,片刻后观察起了自家兄弟的表情变化,竟是发现从来波澜不惊,不外显多余情绪的山姥切,此刻耳根泛起了点微红。

还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色呢。堀川在心中如此感慨到。


----------

每次看完其他太太的文,佩服的同时都会觉得自己是个文弱,文笔实在是需要提高。

这文下一次更新就是完结,这只是个短篇。

最后只想说自己真的是很磨蹭的一个人,这些字删删减减写来写去,才发出来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