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秘密01+02【三山】

这个...其实就是想写个爷爷暗恋的的小故事。

明明还有个快结的坑放那,可还是开起了这个突然来了的脑洞。


-01-

 

本丸里那把名为天下五剑的三日月,此时此刻,正坐在在本丸后院石椅上面,盯着不远处,略略出神。

而印在他目光里的青年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注视,静静的靠在走廊柱子上,闭目休息,身上那不离身的披风上沾着不少尘土,精致的面庞上带着丝丝倦色,似乎是出阵回来不久。

经常带着的兜帽这回倒是罕见的被放下了,显现出青年那头好看的金发和俊秀的容貌。

“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色呢。”三日月坐在那里轻声低语,仿佛高了些语调,就会吵醒离他有段距离的青年,而他的话语其实在一阵微风之中一下便消逝了,更别讲会送达到青年的耳旁了。

上次三日月有在和审神者的聊天中,无意听得这样一句话。

你在桥上看风景,却不知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无论这引自与那首诗歌或是文章里的含义,但他却难得有些感同身受。

那桥上的人是这名为山姥切国广的青年,而他却成为了那句子里的楼上的人。

他三日月有个秘密,秘密里的主角名叫山姥切国广,内容是,他喜欢上了这位名为山姥切国广的青年。

但,说出去让人难以相信的是,这仅仅只是一场暗恋。

知道的人除了他自己以外,只剩下在本丸里常常同他一道喝茶的莺丸了。

其他的,再无人知晓。

真是不可置信呢,他三日月在经历了漫长岁月之后,竟能体会到这人类才会有的情感。

 

-02-

    

山姥切是本丸审神者的近侍刀和初始刀,在审神者的心中的地位,不是用是否是名刀这样标准来进行衡量的,也可见审神者的信任程度。

本丸中最开始的短刀是他先带着照顾的,也有不少稀有度高的刀,是山姥切带队出阵或是帮助审神者锻造出来的,可谓是本丸的一大功臣之一。

而在其中带回来的名刀里,有一把就是他三日月宗近。

山姥切找到三日月的时候,并不会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桥段,更不要讲会有什么莫须有的风花雪月之类的了。

他只是微微上扬了声音,走到了三日月的面前,说了句话。

“你愿意和我一同去本丸吗。”虽像是提问,但没有询问的意思。

在三日月看来,那天的天气太好,让他觉得厚樫山的风景比往常都好了不少,而在阳光透过一层层的树叶后,洒在青年没有被兜帽遮盖住的金发与面庞上,恰巧就在这个时机,青年张了口,说出了类似于邀请的话。也就是在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些不一样的情绪,悄然的滋生在心间。

“在下名为三日月宗近,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他未有多说的话,只是简单的介绍了自己,也间接的同意了跟着山姥切回本丸去。

 

三日月到来本丸的时候,审神者是被吓到了的,大概是这间本丸的审神者并没有想到这次平常的出阵,自家的队长会带来这把名刀。

在惊讶了片刻后,审神者也察觉到了失礼把三日月迎了进来。

这样的态度,对于一直以来听惯了赞美的态度三日月而言太过平常。

在欢迎会之后,审神者便安排了那时已经是总队长的山姥切,让山姥切带着三日月熟悉本丸,也在布置远征或是内番时,把他们两个安排在一起,名曰熟悉本丸事务。

也就是在那段刚来的时期,是三日月和山姥切交集最为密切的。

那时候,在内番的时候,从未做过任何农活的某名刀,喂马种菜这样的事宜,基本上都是山姥切手把手的教起来,远征时也是山姥切主要承担着搜索资源的任务。虽然如此,这位老人家还是经常拿着自己是为年龄很大的老爷爷了,身体不好这样的破理由来逃避当番。

当然逃避的意思不是指不去,只是经常偷偷懒而已。也在这个时候,他回去转头看向这时正在认真干活的山姥切。

似乎是天气有些炎热的缘故,对方把戴在头上不离的兜帽给翻了下去,而这也是三日月头一次完整的看见山姥切的样子。

还真是赏心悦目呢。

“队长,有没人说你长得很好看呢。”偷懒中的三日月转身向离他不远的山姥切说道。

“好看什么的,这是在嘲笑我是仿作吗?”山姥切的态度不浅不淡,“而且现在三日月您是不是应该好好干活,不要在内番的时候偷懒呢?”反问一句直戳三日月的现在的事情,毫不留情。

“哈哈哈。”三日月擦了掉了额头上的汗,“今天天气真是太热了,你说是不是啊,山姥切队长。”试图转移话题中。

山姥切没搭理他的回话,继续做手头上的事。

 

在这后面一些的时候,审神者也觉得是时候了,也就让山姥切带队出阵去了,也就从这开始,三日月才发现,他与这位带他回来的这把打刀,交集除了偶尔的远征任务以外,其实并没有什么交集。

而依着好歹相处了不少时间,三日月总觉得,山姥切应该对他的态度会比其他刀更好一些,但这句话,也就在偶尔和同三条刀派的小狐丸聊天中得知。

他和山姥切在本丸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山姥切作为在本丸待了最久的时间的刀,带着三日月的这段时间实在是算的上短暂了。

“在态度上,其实山姥切对待本丸里的刀的态度都差不多的。”小狐丸在他身边说完后,不慌不忙的吃着从厨房拿来的点心。

还真是公平的很呢,看来还是他多心了呢。

三日月这时觉得,心中那股莫名情绪似乎又上涨了那么些,疑惑却并不抗拒。

 

----

这文基本上会以爷爷的视角来写

只能说这文突然而起,至于填的话,有想法就会填。因为这篇篇幅不会长,不会坑~

欢迎交流啦~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