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被被寻爷记-09-【三山】

-09

 

虽然发的时间有点晚,但还是在今天之内啦....

提示:这章有点微鹤一期

=====

    

回本丸的路上,没有哪一个人不知趣的上前去掺和进山姥切和三日月这不知名的氛围中,当然还是要除去像鹤丸国永这种想要寻找乐趣的无聊人士。

“鹤丸殿,还是好好跟在队伍里,别去打扰队长哦。”一期一振在他边上小声说了一句,听到这话的鹤丸身子一僵,停下来不去凑热闹,随后闭上了嘴,安静的与一期一振并肩而行。

前方的二人倒是没察觉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一个快步走,另一个紧紧跟着。

这有哪点像个老人家?果然让他拉起来也不过是戏弄他这把仿刀罢了。山姥切默默吐槽着。

 

审神者小姑娘在自家刀们出阵的时候回了趟的现世,拿了点东西过来,准备好好犒劳一下今天出阵的队伍。把东西放在厨房示意烛台切看好后,便走到了本丸的大门口,等待着刀们的归来。

嘴里念叨着,今天即使全沟了我也不建议,即使带一大堆的山伏回来我也依旧会笑眯眯的,你们高兴就行,让路过的要去厨房弄些茶叶来的莺丸也难得的好奇起来。

“主人今天的样子可真高兴呢。”

“还不错了,莺丸你这是要去哪?我现在要去迎接出阵回来的队伍,要一起吗?”

刚想婉转的拒了审神者的要求,可在听见那句询问去向的以后,面色有些僵,毕竟拿茶叶的事好像都没经过审神者的同意,都是他自己去找的。

审神者倒是没注意他的变化,似乎像是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和莺丸说话,“我刚刚从现世回来,家里有些别人旅游时带来的茶叶赠予家人,家人也没什么喝茶的,看样式是还不错的茶叶,想着与其放家里没人动浪费,我带了些来本丸,等会我回房里拿几包给你吧,你那么喜欢喝茶。”

这一句话把还在想着如何找理由解释自己去向的莺丸惊讶的抬起头,然后满脸感动的点点头。

“现在跟我去本丸门口吧,应该都要回来了。”审神者继续往前走,而这回莺丸倒是没说其他的,主动跟在身旁一同前去。

有个能理解自己喜好的主人真是太好了,大包平你也能快些来就好了。莺丸在审神者身后如此深刻的感慨着。

 

山姥切生气的原因别无其他,只因某个无聊老爷爷的手欠引起的。

  毕竟要是没什么的话,论着山姥切对三日月的印象,其实都还算不错的了,可偏偏现在山姥切正拽紧了他的披风兜帽,也尽量想与三日月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虽然有点徒劳无功。

  在找到三日月的时候,处于对名刀的一些尊重,好心把人给拉起来。想到这,山姥切还是对他拉起三日月时,看见对方眼眸中的那轮新月后的失神而后悔。

  毕竟他那里能预想到这位自称老人家的家伙,会出其不意的在起身后,对还未回神的自己伸出了手,把他的兜帽直接挑掉。

  还没反应过来自己面容被刚见面的人看了个清楚的既定事实的山姥切,因为对方的一句话之间触了雷点。

“有着漂亮的容貌,被遮住了可真是可惜呢。”这是三日月赞美的话语,完全不觉得他的举动是有多没礼貌。

山姥切一只手抓住刀鞘,另一只手极力压制着想要拔刀相向的冲动,脑袋里不停的回放着,这家伙是主人想要的名刀,不能这样的话,最终双手放置在了身体两侧。

“不要说我漂亮。”拉上兜帽,压低了帽檐,山姥切说完这句后,便打算不再搭理这无理的家伙了。

这就是山姥切心情差的缘由了。

 

审神者嘴里唱着不知名的童谣,莺丸在旁想着新茶叶的香味,两位并没因为等待而不耐烦,反而都是心情犹好的状态。

当看见熟悉的一队人马,审神者兴奋的从台阶上站起来,差点一个跟头栽了下去,被莺丸半途捞了回来,站定了位置。

而眼神望向远方时,莺丸看见了某个熟悉的人影后,嘴角抽了抽,开始想着为什么没顺带个茶杯过来,向某个人直接扔出去。

他为了去找个迷失老人,结果被一群人围成一团带回了本丸。虽然现在的生活他还是很满意的,但不代表对于起因源头的人物还是格外的不爽。

“不知山姥切他们带回了什么呢?”审神者因眼神不佳的缘故,没看见远处的队伍里有陌生的人混进去了,她要是知道里面有她念叨了不少时候的三日月,估计能之间冲过去了。

 

而等到队伍到门口,队内的刀们对他哈哈的笑的时候,审神者不明所以,反而奇怪明明是队长的山姥切去哪了,只见鹤丸神秘的往后指了指后,顺着方向看过去的后,整个人呆在了原地没的动弹。

啊啊啊啊!!!!我家国酱身边的是谁,是不是我眼花了,谁来告诉我这是不真的,是不是在做梦。

在一番想法的冲击后,审神者明显有点承受不住,一把坐在了台阶上。

“一期,你掐我一把,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如同神游一般的审神者砖头对边上的一期一振的说道,而被点到名字的一期一振显然有些尴尬了。

见没动静以后,审神者咽了咽自己的口水,退回了本丸的前院,准备自己睁大了眼睛,看看是不是真的。

队伍后方的二人前后脚的跨进了本丸的门槛,看着这一幕的审神者此刻回忆着论坛上别的审神者写的东西,画的图。

要不是场面不对,她真的很想绕着本丸叫着自己萌的cp终于齐了的话,围着跑上三圈了。

果然信被被是没错的,自己的被被真是太暖她的心了。审神者此刻心里泪流满面。

默默的走上去,站在山姥切面前的审神者目光灼灼,伸手握住了山姥切的手,“国酱,相信你果然没错的,我就知道你会带回这个迷路的爷爷的。”全然没去注意这场见面里重要的某名刀,还有这名刀脸上见她这动作表示的不喜神情。

“呃....”山姥切对于这样的亲切动作,即使对方是审神者,也还是有点适应不良。

“我从现世带来了冰淇淋蛋糕,本来是想犒劳大家的,看来今天还可以庆祝新成员的到来了!我现在就去厨房拿到饭厅去,再不吃可是要化了哦。”审神者松开了山姥切的手后,也正视起来这位新成员,笑意渐渐上扬后,迈起步子从三日月的身边走过。

三日月倒是因这一下,不知怎么消退下了先前那股子不喜,他反倒从刚刚走他面前过的这小姑娘的眼里,看到了不知名的意味,有点意思了。

进入这名为本丸的地方,也表示着他能跟着那位有好看样貌却故意遮挡的青年能朝夕相处了,真是甚好甚好呢。

众人跟着审神者的步伐,三日月还是不变的跟着山姥切,即使对方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审神者从现世带了不少吃食和东西,饭堂里面所有的刀也都一起来了。

审神者把其中一个冰淇淋蛋糕给了一期一振,分量不少,让他带着短刀们一起吃,鹤丸国永则是厚着脸皮蹭了过去,要跟着一起吃,一期一振也就随着他去了

莺丸那边打开了审神者给的茶叶,泡好后心满意足的坐在别桌上品茶。

主队的成员除了一期和鹤丸,都与审神者一桌,三条家的几位也跟着过来,看看自家刀派的这位老人家。

三日月倒是没和和三条家的几位靠的多近,道了几句话后,依旧是靠着山姥切的位置不变。

把本桌的蛋糕分盘发放好各自开吃后,审神者也心情愉快的看着周围一番和睦的景象,准备发表言论。

走到了山姥切与三日月的附近后,先是故作严肃的咳嗽几声,引得的目光后,审神者缓缓开口,“今后我们的山姥切队长就要好好对待这位新队员哦,带着三日月等会参观完本丸再歇息一会后,到我这来领远征任务,好好带三日月熟悉下情况哦~”

山姥切明显觉得在审神者话尾处隐约飘出了朵粉红色的小花。

“主上,这次远征有几人?”山姥切问了句。

“就你和三日月哦。”审神者干脆利落的答道,随后掺和打刀那一片去凑热闹了。

山姥切慢慢转着脑袋,望着在他跟前正在打量着新奇事物的老人家,不免划过几条黑线,心里只好祈祷着远征一切正常。

被看的人则是拿着叉子,插上一块蛋糕,递到了山姥切的嘴边,丝毫不觉得这番动作过于亲昵了。

山姥切此刻的心态大概是一串省略号。扭头不再看三日月,抱着自己那块蛋糕,躲到了饭堂角落去吃了。

 

===============

山姥切:为什么会招来这么个麻烦人物.....

三日月:一起去远征吧,切国~

 

之前有亲猜对了被被生气的原因了呢,哈哈。

被被一部分是气被爷爷掀了被单,一部分是气自己怎么就会看着人家的眼睛失神这件事。

 

爷爷来的那天,我跟文里婶婶的表现差不多,愣住,不可置信,然后我就是围着自个房间魔障的打转转,开心的不行,再然后就是对着本丸的被被发花痴,想着终于算是凑齐了自己喜欢的cp了,后面就安排这两位单独去远征了,就当是去约会了~刀剑站的几个cp里,三山是里面最晚凑齐的了。

 

这文里的爷爷看着有点粘人呢,哈哈。

大约下一章完结,自己有在想新的脑洞,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写的出来了。囧。

 

欢迎交流啦~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