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被被寻爷记-08-【三山】

-08-

本章又名:今天厚樫山格外的风平浪静

 猜猜这章被被找到了迷路老人三日月了没?

看了眼上一章的更新的时间【跪地不起

在前几天前就有开始写这章,而然家里开空调的时候,到了老妈睡觉的时间,不得不码了点就关了机,果然自己手速慢....


----

要问本丸里的其他刀们,对山姥切国广的印象如何,基本上都会得到如下评价。

不擅言语,责任心重,外冷心热等类似的形容词。

而山姥切也对得起的这些词。对于上次审神者与他谈话完后,山姥切明显在出阵或是锻刀更加积极,对此,审神者也是抱着心里的小愿望,一边想着在论坛上的上的种种,一边还是要平复下一切不能外涌的情绪,来面对山姥切对这件事情的认真。

果然我家被被是小天使啊!

这是审神者在心里的嚎叫,然后跟在山姥切的身后,准备去送送今天要出阵的队伍。

当山姥切询问完主队的其他成员是否装备完,要前往厚樫山时,审神者面带微笑走到山姥切身旁,轻声道,“国酱,尽力就好,安全第一哦。”

审神者对于上次赌刀和近期的出征的结果也算是平缓下了心态,对她而言,之前的那种执念还是在,但有些东西强求不来的道理,她明白的,也就选择了顺其自然。和本丸里的刀们相处的愉快,才是最重要的。

山姥切点头应许道,“知道了主上。”一如往常的回答,而山姥切却在心里念着,这次也要尽力而为,不负主上的期待。

 

面对厚樫山的地形与会遇见的敌人类型,主队的刀们也已经熟门熟路的往前行进,没有丝毫犹豫与胆怯。

虽然主队刀们的实力比起初到厚樫山的早已高出不少,但每个人都还是抱着一颗警惕心走出每一步,对待敌人也依然毫不手软。

即使是身处在都是太刀队伍里的唯一一把打刀。山姥切的实力也是不容小窥,又拿下一个誉后正在原地略做休息的他,神情并不佳。

一路上的顺利的确很让他高兴,可以往常的状况来讲,似乎有点出乎意料的顺利了。没有遇到拦路的检非违使这点挺好,但平常中途都会掉落好几把刀,这次却近乎没有收获。

进入厚樫山的最险恶的地方,和遭遇的敌人进行战斗后,在队内其他人松一口气时,山姥切则还在战斗的附近徘徊,仔细搜寻着刀的踪迹。

脑袋里回想着一度被他当做错觉的那抹蓝色,和那声闪过他耳旁的笑声,那或许不是错觉。他也许遇到过三日月,但却遗漏了这本该最引人注目的刀。

“队长我们现在要回本丸吗?听说主人这次从现世带来东西给我们哦,不如早些回去吧。”队内的和泉守说道。

山姥切见这番搜寻没有结果,回过头对队内成员说道,“我们今天会在厚樫山多进行搜索几遍。”话虽这么说,他也还是观察了下队内情绪,毕竟也勉强不得。

“依队长安排吧。”几位队员对于山姥切提出的话,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顺畅的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本丸的队员们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在对厚樫山的反复搜索,而奇怪的是,就如先前山姥切所察觉的一样,今天的厚樫山太过平静,实在不像往常。

进程的相当顺利,但收获却颇少,一切比起原来的厚樫山征程,实在有点因为太过平常反而不太对劲了。

 

在如此风平浪静的一天,一位年龄已经非常的大的老人,正在进行他的厚樫山迷路之旅,依旧在同一个地方打了无数次转转。

“哈哈哈,这棵树木还真是眼熟呢。”此乃迷失老人口中的话语。

不过相对而言,这位迷失老人的心态还是不错,没着急没慌乱,反倒是像来郊游似得。

“先在此处休息一会,等会再去寻回小屋的路也不迟。”念着这样话的三日月,索性不顾及别的,席地而坐,侧身靠在树旁,小憩起来。

 

见同行的队员已开始渐入疲倦之色,山姥切多少有些愧疚,因他这番执念,殃及他人也跟着辛苦。

 “各位抱歉,进行完这一轮搜索,我们便回本丸吧。”万事强求不来,即使可惜,今天也要就此作罢了。

“安啦,队长,我们没事,倒是你要回去好好休养了,你这回可是拼的不行。”和泉守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表示不在意。

回去后,队员们马当番或是畑当番的时候,多去帮忙吧。这样暗自心中说完后,山姥切也定下心神迈开脚步。

当又走到了厚樫山的险恶之处时,队伍并没有立刻遭遇到敌人,而站在最前的山姥切却在此刻有了莫名的感受。

不是害怕,不是紧张,一种莫名情绪涌上心头,无以言表。

 

悠悠转醒后的三日月倒是没立刻起身去寻路,瞧着头顶上的树梢,阳光正顺着树叶的缝隙漏了下来,洒落在地面与他的衣衫上。

“要是能有壶茶就更好了呢。”老人家如是的自言自语道。

微眯着双眼,三日月安然享受着先下的时光。

脑海里闪过被披风半遮盖住的面容的金发青年,微扬着嘴角。

 

最后的搜寻一样的顺利,众人多少也明白了自家队长大概是有什么要找的东西,可也听审神者说过这里会有三日月的踪迹,难不成这才是队长的目的?

心态大致相同的众人拿眼睛扫视这这块区域。不管队长的想法如何,能为主上带回把新刀,让主上能高兴这一点还是很不错的。

“队长,这里似乎没有新刀的痕迹,现在是否还要继续搜索?”同队的石切丸说道,询问山姥切的意见。

而当在前方的山姥切准备应下这句话时,耳旁听到了丝不寻常的动静,回头跟身后的队员说:“等一会,我马上就回来。”语气中掺杂着难得的急切。

队员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后,也就都选了块位置,坐下来休息了。毕竟出阵还是耗费了不少体力。

 

山姥切的步子一边靠近声音的来源处,一边加快了速度往前走。

这回会是吗?会吗?

而当在一棵葱郁的大树前,他停了下来,静静的望着面前的人,不敢眨眼,深怕又如上次一样,转瞬即逝。

华丽的深蓝衣裳,上面的三条家标示的纹路,眼中那轮独特的新月。

此刻的山姥切觉得自己觉得他是看一副景色,也像是在过一场独有的梦境,不忍打搅。

 

在山姥切还在楞神的时候,三日月心情颇好的逗弄着在他指尖停留的小鸟,敏锐如他,察觉到了正在观察的视线,手指动了动,看着小鸟飞走后,保持着靠坐在树旁的姿势,抬头仰视着面前的青年。

这大概叫做心想事成?才刚想起,便出现在面前,还真是神奇呢。

三日月这般想着后,也并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反而是伸出了一只右手,抬向山姥切的方向,开口道,“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这时的山姥切还处在震惊中没完全反应过来,面对伸过来的手,他先是望了望周围,才发现的确这手是伸向自己的。

“不知是否能拉我这个老人家一把呢,好像起不太来呢。”三日月并没有因为山姥切的走神儿收回了手,反而继续说起了话。

山姥切对于这样的场面也只能伸出了手,在低下头的瞬间,无意间往三日月的眼中瞥了一眼,见到里面的新月后,再次失了神。

果然如同多年前记忆中看见一般呢,未曾变化过....

 

众人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后,便想着为何自家的队长大人还未归来。想着是一人前行后,不由得担心起山姥切的安危,各自都起了身,准备顺着刚刚山姥切离去的方向寻找。

也就在这个当下,脚步声的临近,和逐渐进入视线内的白色身影...等等,站在队伍最前和泉守揉了揉眼睛,深怕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白色身影是他们的队长没错,但那身旁的蓝色身影是?和泉守见状赶紧叫上其他队员,迎上前去。

“队长,这位是?”和泉守开口问的同时,也打量起来山姥切身边的人,有些陌生的面孔,同他们一样是付丧神,身上繁杂的装饰,挺不简单的样子啊。

“在下三日月宗近,今后跟各位要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呢,多多指教。”

听见这个名字,除了和三日月在同一时代的鹤丸的情绪没什么波动以外,其他人都陷入一种默契的寂静,然后把目光同时转向把审神者一直想要追求的刀带回的功臣山姥切。

“队长这回您可是立了大功一件,不知审神者会是什么表情呢?真是好奇呀。”鹤丸上前拍拍山姥切,恭喜着对方。

可惜现在的山姥切的心情并没因为带回新刀而变化,反而有点生气的模样。

“回去吧,主人应该等着我们回去呢。”语气僵硬的很,在说完这话后,山姥切也不顾其他队员的神情,径直往前走。而后面跟着的是被他带回来,脸上还挂着笑容的三日月。

真是诡异的气氛呐。

在两人后面的队员心里同时发出这样的感慨,然后赶紧跟上他们的步伐,踏上回本丸的路。


========

三日月:可是你带我回来的,难道你想让我这个老人家再次迷路吗?

山姥切【小声】:........你好好跟着。

[真是可爱的青年呐。]三日月此刻内心想法。


可以猜猜被被生气的原因哦~

明天也会更【这里打个保证......

大概还有一两章的样子,可能会在完结后掉落几个小段子或是番外?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