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被被寻爷记-07-【三山】

07

不知怎么显不出来,拿手机发一下看看

 

文里面的一些情况,是把自家本丸里的一些情况写了进去。

依旧欢迎交流与留言啦~

======

 

在听说了地下50层往下走,会得到好东西的消息后,审神者毅然决定继续前进,虽然对于明明有这么长的期限,为什么审神者的进度缓慢,我们就不再探讨这个问题。

地下城任务的最后两天,这时的审神者其实已经对地下城没有多少眷恋,该拿的东西也拿到手。可也不知道又从哪听见的,打通100层会意向不到有好东西的消息后,斗志立马又高涨了起来,动员起了本丸的刀们,继续前往地下城。

当终于在任务的最后期限成功通过了地下城,本丸等来的是,加速扎的缺失和手入室的房间紧张。

而当审神者满心欢喜的想着,上级会给什么奖励的时候,却在审神者论坛里看见了有关这次活动奖励,连忙冲回了自己的本丸,看看是否属实。

山姥切刚刚手入完毕,见着风风火火跑到本丸邮箱的审神者在不停的翻动着什么,也难得好奇的凑上前去看。

当看见审神者抱着个横幅出来后,呆滞的表情坐在地面上时,他明白过来,审神者这是受到了刺激,他听见了审神者嘴里不停的说着些话。

“资源用了不少,加速扎也见了底,我家刀们累死累活的好不容易走完,你就给我这么个东西,啊啊啊啊!!!”

审神者紧紧撵着类似布条的东西,随后眼神猛的往山姥切这里一转,惊得山姥切被吓的往后退了几步,以免发生突发状况。

就在山姥切紧张审神者的状况的时候,审神者的情绪又发生了变化,拿布条捂着脸,抱膝坐在地上,发出呜呜的声响。

这是....哭了?反应到当下的情况后,山姥切手足无措起来,他不太会安慰别人。

在他刚组织了点语言要说出来时,审神者倒是神速的恢复了些精神,用手抹了抹眼泪,眼睛红红的看着山姥切。

“这次真是觉得对不起你们,害的你们吃了不少苦。”

山姥切也算是清楚审神者的情绪突变的原因,面对这个担心他们整个本丸的小姑娘,他难得扬起了点嘴角的弧度,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谢谢主上的关心了。”

 

地下城任务让审神者无比的明白了资源的重要性,在本丸给刀们放了几天小小的假期之后,本丸回归了日常的运转。

再次站到了锻刀房的门口,山姥切有点想要感慨。

是有段时间没进这个地方了,谈不上怀念,但还是祝愿主人能出新刀吧。

如此这样想后,山姥切心态平和的把材料推进锻刀房里。

审神者神秘的从身后拿出了东西,拿给山姥切看了看后,交给了刀匠。

“国酱,这是上级发放的富士绘马,据说有锻刀的加成哦。”

山姥切也不想打断审神者的美好期待,点点头后,把材料递给了刀匠。

“请等候一小时三十分。”得到这样通知的审神者沉默了,再次把绘马给了过去,而刀匠又给了她相同的答案,山姥切在旁见审神者的脸色渐黑,咽了咽口水,为在锻刀的刀匠担心着。

最后一个绘马给到刀匠手里的时候,审神者脸上的情绪却突然好转,而越是这样笑着,看的山姥切反而觉得吓人,怕审神者一个心里不如意,会对刀匠动手了。

“这回是多久时间呢,刀匠先生?”这连尊称都用上了,看来主人是有点生气了。

“三小时哦。”刀匠抱着他那不变微笑回答审神者,完全不被外界情绪影响。

听见答案后,审神者面对这样的结果,脸上撑起来的气势也掉了下去,也没有用加速,直接走出了这间让她伤感的地方。

上级给的东西....她就知道没这么便宜的事。

 

“国酱,你等会到近侍房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商量哦。”

山姥切看着审神者的背影眨眨眼,思索着莫非审神者决定告诉他,那份很重要的任务?

而当他结束完手头上的事情,赶到近侍房时,见到是自家的主上正一手拿着点心啃着,一只手滑动着摆放在桌上的电子产品,边吃嘴里还念着什么,好不容易吃完一口,还抱着手机在那里笑的正欢。

他是不是不该打扰这个场合,而审神者转过头来,见着他以后,把他拉进来坐了下来。

“主人是不是有要事找我呢,上次好像有听提起过....”

“你等我一会,我去把手洗一下。”审神者往洗手台的方向跑去,过了会才端正的坐到了山姥切的对面。

山姥切见坐好的审神者没有开口也就准备等一会,也就是这一下,放在桌子上的手被审神者的双手握住了,然后,他很快陷入了对审神者此刻举动的混乱。

“哈哈,不好意思,好像有些吓着你了,但我是有事要拜托国酱,我觉得这是只有你才能做得到的哦。”那眼中发出的光芒,让山姥切不知怎么去回应才好。

“我最近期望着一把刀来到本丸。”

“它叫三日月宗近。”

山姥切觉得自己的逻辑似乎开始混乱了,结合先前他在审神者那里听到过的话,再加上现在审神者单独与他来商量说。这最重要的事,是把三日月带回来?

“我没有记错的话,本丸里是有三条家的刀的,主上不妨可以找他们来商量。”找来他,是不是有点找错人了。

审神者只是轻轻的盯着他的眼睛,慢慢说道,“国酱,我想把这个任务交给最信任的你哦。”

山姥切沉默了一会,并没有马上回复给审神者答案,审神者倒也不着急,缓缓的给他面前的茶杯沏上茶。

“不负主上期待,我会努力的。”

 

主人给予的信任,他会用行动来实现。

而那抹在厚樫山的身影,他这回倒是要擦亮了眼睛,寻一寻,会一会了

 

=================
 

审神者:我家国酱是最棒的!我是国酱的小痴汉。

三日月宗近:那位漂亮的青年,何时会再来呢。

 

我那时真的也就在最后一天通完的地下城,最后官方给条幅的时候,我都无语了。还有就是那之后维护赔偿的绘马,实在是不愿意提。看着人家的出货的帖子的时候,手痒去试,结果就和文里写的一样,两发130,一发卡卡卡......富士有毒和别人家的绘马。

这文离尾声的距离还有两章左右的样子。

最近还在考虑要不要买三山的本,时间上好像有些问题的样子,不知道那个时候收不收的到,但好想看,纠结。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