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被被寻爷记-05-【三山】

-05-

 

现在自己家本丸的被被和爷爷,基本上都处于被我安排远征的状态,等到练新队的时候,就把爷爷加进去练练级吧。

这章的审神者要入三山坑了。

欢迎留言,欢迎交流啦~

====

 

在上次的的三条家茶会上受到了惊吓的山姥切,在一定的时间内决定和三条家的几把刀保持距离。他实在是不想再受刺激了,那种诡异的逻辑走向,他可接受不来。

偶尔山姥切在思考,自家的本丸并没有三日月宗近这把刀,可他为何老是在自己的耳边被提及,而自己又为何会被一些小事联想到这把刀呢?果然是名刀的力量吧。

在当本丸的某个晚上,天空中正挂着一轮新月,此时本丸内已然进入了休息时间,山姥切也并不会例外。

初为付丧神,在战场上,刀风血雨中的偶遇,还有那轮....眼中的月亮。

忽的惊醒过来的山姥切试图再次闭上眼睛入眠,大脑里却是清醒无比,而刚才的梦境也清晰的在他的脑海里回放了一遍。

“怎么回事。”山姥切在轻声低语之后,见睡不着,索性起身,搭好衣衫。

推开拉门,站在走廊之上,抬头望了会天空,随即闭了眼靠在柱子上坐下,裹紧了那层白披风。

月光正好撒过青年的金发,抚过了他那好看的脸颊。

 

在本丸刀们的眼里,审神者是个单纯的小姑娘,可正是这个他们眼里单纯无比的主上,正在被审神者论坛上的东西,一点点的刷新认知。

审神者论坛是上边给予审神者们一个互相交流的地方。至于模式上类似于现世的论坛,也分为好几个版块。

此时的审神者小姑娘,便用她的名字称呼好了。

阿尘作为审神者自然是有审神者论坛的账号,而她平常经常看的是上面管理发布消息,还有就是一些对抗历史溯回者的其他审神者的经验谈,来方便自己本丸的战略部署。

而其实论坛里也有供审神者们娱乐的版块,里面有审神们分享最近自己本丸里的一些大事小情,或者有些小脑洞的存放。

无意间点进去的阿尘,本来是想退出的,但看见了山姥切几个字便不由自主的点了进去,而这一进去,便是把她带入了一个不同的方向。

看着里面有些审神发的图,阿尘在那里捂着嘴笑着,心里想着自家本丸的近侍就是招人爱呀,这些审神真是有才,可惜自家没点绘画技能,要不然也动手画了。

把图存了起来之后,阿尘觉得自己真是错过了个好地方,便又开始看起了其他的帖子。

再次打开一个帖子以后的,阿尘发现好像是一个文贴,抱着估计是些可爱的小段子的心理,一点点的看下去。

当看完最后的结尾后,阿尘一手抱着坐垫,一手拿着餐巾纸在擦眼泪。

“真是一口玻璃渣,吃的真难过,里面的国酱心疼死我啦.....”然后的桥段就是阿尘在本丸地板上打了几个滚,随后擦干了眼泪,兴致勃勃的继续翻看这个版块里的东西。

从这开始,阿尘知道了不少本丸里有些审神对于自家刀剑的有不少的配对,而也有不少的审神者画着关于这方面的图,和写着方面的文。上面对论坛的管理也一直算是松散,也没有任何阻止的意向。

而审神者阿尘最初看的那片文的配对,是三日月和山姥切,就此,这位审神者站定了自己的cp,即使....自家的本丸,并没三日月的踪影。

 

畑当番结束,山姥切正拿着毛巾擦汗,而在战场上锻炼出来灵敏,让他觉察到了一道胶着在身上的视线,正在此时跟他一起当番借宿的一期一振也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句。

“似乎有道视线一直看着您呢,不过刚才结束时我看到的是...”一期一振并没说完,而是指了指他的身后,随后就跟着来迎接的平野和前田离开了。

山姥切回头一看,恰好看见了半探头瞧向自己的审神者,后者倒是没有闪避,只是哈哈哈的傻笑的几声。

“国酱,真是好巧啊。”

山姥切面无表情的打量着此时此刻,怎么看怎么诡异的审神者,实在是猜不透。

“主上是有什么事要找我吗?”

“没事,就是想要看看你而已。”说完审神者便朝着别的地方走去。

而山姥切则是看见了审神者从口袋里掏出了被现世称为手机的物品出来,放在眼前看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

因为距离有点远,山姥切即使听力良好也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几个词汇。

带回来,爷爷,太好了。

审神者是在现实的家中遇到了什么事情吗?不过听到了笑声看上去,应该是很开心的事吧。

如果....山姥切要是听见了审神者嘴里的话,估计又会导致上次茶会的事情也说不定呢。

“如果国酱能把三日月爷爷带来就太好了,真想看看他们的相处呢,说不定会比那些审神者说的还萌啊。”

山姥切如果听见了这些话,不知会作何感想呢...

而也就在山姥切放下了对审神者的担心的同时,他看见审神者之后举动,他觉得或许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乐极生悲。

光顾着看手机不看路的审神者,踏空了往平地走的台阶,直接算了下去。

没等到山姥切过去扶,本丸的某位主命已经闻声而动,快速的到达了审神者的面前,扶起了被摔的肉痛的审神者。

 

接过审神者从现世带来的小点心,山姥切道了声谢,却发现审神者嘴角的虽说是笑意,但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国酱,你知道三日月嘛?”开头的一句话便是让山姥切没了表情。

“天下五剑之一。”他有点猜不透审神者问题的意味。

“你对他有什么评价吗?”这奇怪的问法。

“是把很厉害的名刀。”山姥切回答问题后,心中满满的困惑。

审神者点了点头,再歪着脑袋看了山姥切一会,起了身,便离开了。

这是个什么意思?山姥切不能理解这回审神者用意。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来的匆忙,却只是来问他这几个问题就走了?

山姥切把刚刚审神者给的点心放好,再次拿出杯子,沏上一杯茶水,抿上一口,念上了一遍三日月的名字,闭眼浮现出那夜的梦到的过去。

一面之缘而已,为何会在这么久以后浮现上来,扰乱思绪呢....

======

话说看到最近好几本三山的本子要通贩,看的心痒痒,然后看了看自己的钱包,决定着要怎么买了。 

文里面讲的审神者看的三山文,虽然我没写个大概出来,但应该有亲看过,是翻译过来的,一篇关于花吐症的,真的好大一块玻璃渣,那时候看完了,好久都没缓过来,写的真好的说。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