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刀剑乱舞】被被寻爷记-03-【三山】

这章有关人物,是自己数量多,自己还颜控的舍不得解的鹤丸。在这里多说一句,我家被被锻出来的320除了第一次出了个17,接下来的都是鹤丸没跑。

让我觉得,自家被被是不是把姥爷当爷爷了....

提醒一下,这章可能会有一点鹤一期成分,不过应该不多,不喜者可以跳过。


看到有关注的亲,表示小透明很开心、


还有就是我最近更新,似乎有离点题..好吧,如果今晚能把存粮给搞定一些,说不定明天能更两章,后天爷爷会有出场的戏份,但具体的嘛,先不说了~


欢迎留言了,也感谢各位喜欢的亲了~

------

    

本丸的生活一直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而然,对于现在的山姥切而言,多少有点掺杂了无奈。

比如现在他又被审神者让去帮忙一起锻刀了。

上次一期一振的到来给了审神者不小的鼓舞,导致让审神者认为,自己的手气能给她带来好运,而他自己其实很想说,他什么时候有了手气这种东西,上次那不是偶然嘛...

当然他还是根据着审神者给的配方,把材料分好,然后递到了刀匠的面前。

面对着刀匠万年不变的微笑脸,山姥切实在也没什么话说,硬巴巴的道了句拜托了,就站在了审神者的身边,等着刀匠的通知。

而当刀匠报出要他们等待3小时20分的时候,山姥切瞅见了审神者脸上神秘的笑容,不自觉得退后了一步,随后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难道真的像主上说的,我的手有运气加成.....

陷入诡异循环的山姥切国广已经忘记了身边的审神者和刀匠,还有即将出现的刀的这件事情,自顾自的掉进了忘我的境界。

 

审神者也不吝啬自己的加速扎,直接递了给刀剑,再以小碎步的方式,回到了山姥切的身边。

比起上次,这次审神者明显正常了些,当然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实在是很困难,于是....审神者捂着嘴,忍住自己的笑意。

当一阵白雾散去,一身白衣的青年出现在了山姥切和审神者的面前。

当然,之前说过山姥切明显不在状态,那审神者呢...这小姑娘自然还是没忍住心中的激动松开捂着嘴的手,朝白衣青年扑了过去,抱了个满怀。

“这还真是惊吓呢,”青年手放也不是,动也不是的,看着怀里的小姑娘,思索着自己以后要如何跟这个主人相处呢。

“在下是鹤丸国永,锻造于平安时代。”

 这时的的审神者处于兴奋状,比起最初缓解了不少,咳嗽了两声后,也就故作自然的站回了原来的位置。而后理所应当的把身边的山姥切国广给推到前方,“这是我们本丸的队长山姥切国广,等会就让他带你去熟悉下环境哦。”

“哈?”这是山姥切唯一发出的语气词,然后他立马转头看向审神者,想问问为何,他可是记得他马上还有出阵的任务吧。

 这时的审神者则是抬头看天花板,“对了,烛台切说做出了新的菜式,有让我去吃,你们慢聊啊。”说完就迈着步子走出锻刀房门留下山姥切对着鹤丸国永面面相觑,对方倒是一脸好看的笑容,可惜山姥切没工夫去理解了。

“既然是主上嘱托的,你现在就跟上吧。”把话抛下,山姥切也就要走出了锻刀房。

 

“主上这是要去哪呢?不过看神情,似乎是有高兴的事发生了。”

“一期君远征回来,辛苦了。你说的没错,是有好事发生了,不过现在我要去厨房尝尝新菜式,你要不要顺带一起来,也许还能带些小点心给弟弟们呢。”

还没走远的审神者在走道上遇见了碰巧经过的一期一振,也就停了下来,聊了几句。而不远处,山姥切和刚来的鹤丸国永正刚出锻刀房。

虽说不情愿,但山姥切还是十分尽责的决定完成带鹤丸国永熟悉新环境的任务以后,赶紧去准备出阵的事项。

可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山姥切不免疑惑的回过去,也就看着嘴角淡淡笑意的鹤丸国永望着不远处的走道,而走道的的场景似乎是审神者和一期一振正在聊着些什么的样子。

“你认识一期一振?”山姥切疑惑的问着鹤丸国永。

“算是老友吧,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就是。”

先前眼神里还有着一丝莫名情绪的鹤丸国永此时已经恢复了先前的样子,“还劳烦队长大人带路。”明显有着撇开话题的嫌疑,但现在的山姥切显然不会去想那么多,听着他这么说,也就带着他开始介绍环境了。

 

鹤丸国永的到来算是给本丸带了来不小的惊喜,不,也许是更多的惊吓也讲不到。本丸的长谷部则是提到这个名字,便会皱起眉头。

有次似乎是主上的心血来潮,让鹤丸国永当了近侍,而在主上准备去近侍的屋子跟这人去商量事情,被突然的恶作剧给吓到。导致正好端着茶水的主上被茶水撒了一脚还被杯子给砸到的脚的事,即使是好好道了歉也无法认同呢。

至于山姥切,对于这人,不打算发表言论,因为这人的风格原因,他基本上处于避而远之,而当捉弄他的身上,例如重要的披风被当做了这人的道具时,即使是山姥切国广的性格也愤怒在本丸追杀起了这人。最后停止结束,山姥切顺利拿到披风,有一部分还是要归结于准备找弟弟们交代一些东西的一期一振。

虽然鹤丸国永热衷于给每个人带来惊吓,但有时候山姥切在旁看见现场时,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有一期一振的场合,总能感觉,这位人士的有些波动的样子呢。

 

审神者与山姥切正在后院亭子中的石桌上相对着喝茶。

山姥切的性格中带有拘谨的成分,但不得不说,他对于和小姑娘审神者的相处还是不错的。

“难得的宁静时光呐。国酱,你说是不是呀?”审神者看着他,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她对于鹤丸国永的兴奋感被惊吓已经消磨掉了不少,毕竟她可算不上是个经的起吓的人。

山姥切只是点点头,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水。

“你说,鹤丸论起他的年龄来讲,就是个老爷爷辈的刀,可我看他有时候倒是比短刀们的玩心还重呢。”审神者放下茶点,继续往下说,“老爷爷难道不是应该在午后时光,悠闲的喝着泡好的茶水,慢悠悠的聊天吗?结果我们本丸这位还真是一心半点都占不到呢。”

午后,老爷爷,喝茶.....几个关键词汇让山姥切不免想起之前今剑的话,嘴角抽了抽。

======


被被:为毛一个还没出场的老爷爷,我还会想到他呀....

审神者:哈哈哈...我也不知道呢。【挠头状......

 

鹤丸的存在感果然爆表,感觉这章大概一个过渡的样子,果然我是容易走题的一个人?

我家17来了本丸后不久,鹤丸过了几天也来了。

当然依旧是被被带来了的~自己赌刀是,也是会让被被来的状态

至于这文里的鹤一期,这算是我吃刀剑粮的另一cp。

不会有多少篇幅,估计后面最多也就是带上一两句的样子。

 

因为篇幅不会有长,所以爷爷的出场也不会很远啦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