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与你同行-20-

娱乐圈paro

中长篇

经纪人三日月x小演员山姥切

上篇指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不可言说的秘密

 

    这次的混乱相较于最开始那次谣言倒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两边也没多解释什么。

    但就影响性而言,山姥切无非是因为之前大赏的出色表现被提及了出来,加之原来一些节目的提出的问题和演技考验,这小三日月和接班人的名头便加在了他的身上。适当把握好走向倒也算不上是个什么不好的话题。

   而三日月这个就不一样了,当年的圈内大佬,任凭当年狗仔掘地三尺也没爆出来他任何的绯闻出来,至于些无关痛痒的,那就更不用提了。这回大佬不在圈内了,或许是放低了防备,又或者是觉着影响力不如当年,这被挖了一记猛料出来,怎么能让人不为之兴奋呢。

   相较于记者们的兴奋劲,三日月工作室这边倒是平静很多,三日月面试着想签约的艺人,其他工作人员,该整理材料的整理材料,其他的无非也就公关那边忙乎点,至于山姥切则是跟着小C在某影视城常驻拍戏,难得见到人影,记者们抓到人都难。

   几分相关材料准备好,公告一出,在加上公关那边的控评和引导评论走向,三日月这事也只能让狗仔们叹上一口气,期待着下次的机会。而这次事件也终究变成了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门卡滴的一声打开房门,房内还残留着属于某个人的生活气息。

   三日月放好鞋子在玄关之后,穿着鞋柜里属于他的那双拖鞋,慢慢悠悠的走进了客厅,也看见了放在玻璃茶几上的一份文件。

   比起山姥切刚搬到这时他来这边的频繁程度,后来他来这边的次数少了许多,山姥切成长起来了,他们之间也没啥特别要交代的事情,也很少会聚在一块,围着小茶几,喝上几口茶,闲聊上几句。

   他当年也的确没看错了,那灰扑扑的表皮被剖开之后的,这块璞玉便一点点像外人展现那份独属于它的魅力。

   拿到了文件,三日月到也没急着就要走,念着要不要跟人打声招呼,手的动作快于脑袋的思索时间,等反应过来号码已经拨出去了,嘟嘟了两声后,传来对面轻声的回应声。

   三日月不知怎么想好好听听这久违的声音,按下了扩音键,空旷的房子里不过只有他一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面的声音带着几丝倦色,语调之中又带着几分含糊不清,和三日月搭着话。

“你是喝酒了吗?”三日月小心翼翼地问着,他感觉的出来,山姥切此刻的情绪并不好。

“嗯....在拍戏的地方碰见清光了,你说是不是很巧。”山姥切轻笑了几声,“我突然想起来,差不多两年前的时候,我也是在这边碰见了你呢。”低沉的声音传到手机这头,被放大在只有他一人的房子里,显得格外清晰。而三日月这头则是隐约听到了那边有些盖不住的喧闹的声音。而此时,山姥切的一句话盖过了这几秒的喧闹,“现在想来真像是一场梦呢。”

   三日月在那头听到液体的吞咽声,笃定山姥切这是又喝了起来,当然电话这边没挂断,外扩的声音也清楚的让他听到山姥切身边此时正在有人劝酒,叫着他别继续喝下去了。

“你这电话还没挂呢...我帮你挂了吧....等等”来人大概是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手机这头也没如那边说的一般被挂断了,“三日月前辈,您好....我是加州清光。”刚才本还气势十足的劝酒声音一下子就没了气势,加州清光表示要知道来这么一出,他才不来搅和这趟浑水呢。

   之前山姥切来他家那次他的确是被吓到了,也在对方回剧组之后担心了起来。

   这就有借着探班的名头,来看望自家好友,却想不到对方一下了戏,不是两个人好好坐下来聊聊,而是把他给拉到影视城附近的一个小店里,店里的老板倒也算不上陌生,看见他俩后直接给开了个小小的包间让人进去。

  本来刚开始还正常的喝着小酒唠着嗑的氛围,到后面不知怎么了就逐渐转为了他看着山姥切一个人一瓶瓶的喝着闷酒,然后就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看着山姥切在跟别人打电话,放下了就瓶子之后,他本以为人差不多清醒了,结果又开始了。

 “他这是喝了多少?”三日月听见那头抢瓶子的对话,问了一句。

 “其实都是啤酒,喝了几瓶,但国広这人,平常酒量还好,但是喝闷酒的话就格外的容易醉了。这不您也听见了,我刚刚还再跟他抢酒瓶子,他还不乐意呢。”

 “他这是怎么了,不高兴?”三日月自觉跟某个已经被酒精占领大脑的人是进行不了对话的,还不如找个清醒的人来说话,顺带他该考虑跟山姥切之间探讨一下酒精过度对人体的危害了。

 “呃......”加州清光不知道能回答些什么好,但看见山姥切又要去找酒的举动,忍不住捂住了手机,对着那头的人叫了一句,得来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后,心情复杂的重新把目光转回手机上,面对那个人名字,他表示现在挂断电话探明下好友口中信息量巨大的话里的含义是不是比较好。

 “也许是最近比较累吧,您考不考虑等他拍完这部戏给他放放假。”加州清光把话题一转,一边开口应付着三日月这边的话,一边把喝醉酒终于能好好待他边上的人给按在原地,心里想着这通电话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他快累死了。

 “那是当然,你等他清醒的时候转告下他我过几天去探班。”

    加州清光这边嗯嗯嗯的应付着,一边无奈的看着嘟囔着酒话的某个人,表示为什么自己跑来探班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本来这不该是三日月大佬来管的吗,他跟个老妈子一样的操心的要命是干什么。

  “袖扣...还我袖扣...呜”

  “我没收你这东西啊,啊啊啊,山姥切你扯我袖子干什么!!!”手机那头仿佛进行着一场闹剧,虽然没看到现场,但三日月透过声音也感受到那边的热闹程度,也自然没深究刚才那一小段对话里的内容。

 “那就先到了这了前辈,再见了。”

  “恩,麻烦你了,再见。”

   嘟嘟嘟的声音在房间里大声的响着,三日月脑子里还记着电话最后猛不丁凑过来的那句含糊不清的再见。

   过两天去探探班吧,把手上的事情给工作室的人做应该也没什么关系了。

   他不得不承认,听完了电话里的那通闹腾,他怀念起了和山姥切才刚认识那段时间了,也怀念起之前在生日会上给自己一个大大的笑脸的人了。

 

    至于电话另一边在这之后,并没有三日月那边的风平浪静,加州清光现在表示要是有后悔药他立马就去吃,天知道为什么要让他来受这场磨难,知道这些信息量巨大的东西。

    还好手机那头没听出什么来,也挂掉了,这要是听到了后续还得了。

    他可还是记得这位演艺圈大前辈才刚闹完绯闻吧,虽然说不上真假,但就刚刚山姥切说的一大段,他表示对面没听到真是万幸。

    电话挂断了,山姥切还呜咽着指责他为什么要接他三日月前辈的电话,叫着两个人之间已经很少有电话联络了,好不容易才接到一个,好不容易才说上几句,你凭什么挂了啊。

    加州清光表示他不跟脑子不清醒的人计较,山姥切还记不记得是他自己忘记了在说电话的事情,现在来怪他???

    然后他也就听到了信息量爆炸的一段内容,他表示很想堵着耳朵当做没听见,那样起码没压力了。也瞬间理解了之前山姥切跑他家时候的欲言又止了。

    他真的是谢谢清醒状态下格外为朋友考虑的山姥切了。这可不是为他好吗,好多事情的确不是知道越多越好。

    山姥切继续跟他的袖子展开了拉锯战,嘴里不停的喊着还我送你的袖扣,而后面的那句,也总算让他明白了过来。

 “三日月,可不可以把之前我送你的月光石袖扣还我,我后悔了。我...喜欢你,你知不知道啊....你不会知道的...你已经找到那个你喜欢的了。”

    他一向坚强的好友大概不知道,即使在强颜欢笑,那红了的眼眶和里面落下的几滴泪却是不会骗人的。

   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上月光石几个字。看见下面的含义后,一时间不知道作何举动,一会后,拿着纸巾擦去好友脸上的几道泪痕,思绪格外混乱起来。

    三日月前辈,大概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吧,不过这样也好,一场不可能的梦,没开始也就没有结束。

    任凭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家好友竟是对身边的经纪人起了心思,他无法评价,只能说感情这个东西实在是琢磨不透啊。

    也不知道山姥切要想起他跟自己说的话,会作何反应呢。

-------------

这章写的我心情复杂......

清光表示为什么年纪轻轻要让他承受这些秘密。

至于月光石的含义,可以到18章去看看,也可以到网上自己看看,就不多讲了。

至于进展,也许下一章就会有了。

这里祝大家五一快乐了,后天我家本丸就三周年了~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有啥建议的也欢迎多多交流了~

评论(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