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与你同行-19-

娱乐圈paro

中长篇

经纪人三日月x小演员山姥切

上篇指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影子之下

 

       加州清光在清晨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弄醒,难得休息日可以睡个懒觉,被打扰了自然有些心情不佳起来,拿起电话的时候脸色也颇为不好。

       而当看到名字时,他愣了愣,把遮眼的刘海给捋到了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他没记错的话,自家好友最近可是大热啊,先前TK电视节大赏的被提名了最佳男主角,最后还评了最有人气男演员奖。按理来说不该是通告邀约漫天飞的状态,最忙的时候,怎么会挑这么个时间给自己打电话。

       心里念着些有点没的,听到对方略微疲惫的声音时,加州清光便把那些给抛在了脑后,认真倾听着对方的话语。

       能不累,能不疲惫吗?他多少也知道自家好友演艺事业现在是扶摇直上,当年对方感叹自己的发展好,现在还不知道谁该羡慕谁了。

      偶尔也让他在想,山姥切是不是把自己逼的太紧了,明明不需要那么拼命,也可以很好的过生活,毕竟多少有三日月的帮衬不是,何必把自己搞的这么累。

      可后来再想想,山姥切的拼命不是没有理由的。都说山姥切在三日月这棵大树底下好乘凉,还有ST给庇护,资源根本不用愁。可这也就是压力的来源。

三日月对山姥切有那么一份知遇之恩,他挖掘的山姥切,是他让山姥切有了现在的状态,可随之而来,压力也就由此产生。

     你有了这么好的条件,你还不努力,你还不争气,你还不做的更好,对的起谁?

     当年的流言虽然是止住了,但看不惯山姥切的人还大有人在。止不住就抓着那个点开始说道起来,根本不给你一丝丝喘息的机会。

     “清光,我在你家门口,给开个门吧。”山姥切在电话那头的一句话让加州清光立马从床上蹦下来,抓上外套,踢踏着拖鞋赶紧去开门。

     刚刚还只是随意聊了几句,他还在猜山姥切究竟打电话给他有什么事,突然来这么一句,的确是吓到了他。

     开门把人迎了进来,关上门的时候,加州清光开始打量起了多日未见的好友。

     的确如他猜想的一般,疲惫的眼神从眼底露了出来,人也有点没精神,还有略显深重的黑眼圈挂在好看的眼睛下面,显得格外的碍眼。

     他没记错的话,就他知道的,山姥切的确在大赏之后忙的不沾地,除了各类拍摄采访,还有一部电视剧已经是在开始拍摄的状态,算起来每天工作强度的确不小。也不知道三日月怎么想的,就算山姥切逼的自己喘不过来气,三日月就没拦着点?之前不还看着两人挺好的吗?

     递上一杯水,加州清光坐在山姥切的身边,伸手点点了那格外明显的黑眼圈。

     “你家粉丝看见了不还要心疼死,你这要多少BB霜才遮的住啊。”语气里不免透露几分关切,他是知道山姥切的性格的,拼起来真的是丝毫不顾及的,“你还要不要你这张好看的脸啊。”嘴上却忍不住调侃上一句。

      山姥切也没动作,瞥了眼他,轻声道:“我会注意的。”

      “怎么着,你经纪人不管你这样的身体状况,接这么多工作不怕吃不消?”

      山姥切靠在柔软的布艺沙发上舒缓下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这才继续回答他的问题。

      “不关他的事情,现在通告很多都是我来决定。”山姥切睁开了微微闭起来的眼睛,“而且这样不也挺好的,省的我去有时间想些有的没的。”后面那句话说的极轻,以至于让加州清光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怎么了?”加州清光也不想再去跟山姥切在这里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直接问了起来。在他看来,山姥切的确是有些不对劲的。可是就他能知道的,山姥切不是应该很多东西都和三日月交了底了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不冷不淡的状态,还有之前山姥切生日会两个人不还挺和睦吗?

      “没什么。”山姥切收了声音,自觉刚才放松过了头,说了些不该说的。

      “你不会平白无故的来找我吧,你现在忙碌程度我还是了解一些的。”

      “我只是想在一个能让我休息放松的地方,就像原来你到我家一样。”

      加州清光噤了声,他听出了山姥切的言下之意,目光却没调转开来。

      “好了,之前推荐你玩的游戏还在玩吗?虽然感觉你挺忙的。”加州清光也没再过多纠结在这个问题上,索性换上点轻松的话题,两个人都能轻松些。

      山姥切扬了扬嘴角,拿出手机来,却无意看到应用的推送话题,而上面熟悉的某个人名让他不免动作顿了顿,片刻后,恢复自然,开启了加州清光所提及的游戏。

      而当两个人玩的尽兴的时候,山姥切的手机铃声也随之闹腾了起来,就算山姥切再想无视,也只能接听起来,皱起眉头和对面的人说话。

      而当通话结束,在旁围观的加州清光也多少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

      “有事的话要不要先去忙。”清光好心提醒着好友,他知道对方肯定有事情瞒着他,即便现在不说,但总有说的一天的。

      “清光,抱歉这个时间来打扰你。”山姥切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但我不得不承认,我放松了很多,也能更好的去工作了。”

      加州清光看到那张满是倦色的脸上强打起来的精神,不免心疼了起来,山姥切这个人,干什么要为难自己到这个地步啊。

      他不知道是,山姥切有多么愧疚带着不好的情绪来见他,明明两个人都是对方能放松的港湾,可偏偏这次即使有很多话想说,却还是说不出口。

      比如他的忙碌不仅仅是为了报答三日月那份恩情,又比如,他其实对于拿奖这个事,并没有那么的兴奋,又或者他也想告诉别人,生日会那天他是真高兴,哪怕被脸被蛋糕糊的像花猫一样,但是开怀的笑却是真的。

       他宁可永远没认识到那份心意,宁可他只是再报答三日月一份恩。他说不出自己的失望,说不出看到三日月和那位女士在一起的身影时有多不舒服,就像当初送的那份礼物一般,小心翼翼的藏住自己的心思,依旧祝福着对方能找对的人,也不辜负那对袖扣的含义。

       他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和自己的好友说,就像当年他快撑不住的时候,对方给予的那份依靠,他不是容易对别人外露情绪的人,但对清光却是例外,毕竟算是懂事之后,唯一看过自己流泪模样的人。

     加州清光上前揽着山姥切的肩膀,带着清晨最柔和的那抹光,朝他微笑着。

     “不管什么坎,当年最艰难的都过来了。也希望记住我们原来说的话,不要太压抑自己,毕竟现在你在做你最喜欢的事业,你做的很好也很棒,你要比别人更相信你自己。”

     不知怎么,加州清光想起了他们还在读书时光的某一天,那天即使阳光明媚,但那个金发的人却是满脸的阴霾,他很庆幸那时候看见了,也很庆幸,把人从黑暗的低谷里捞出来。

    他不知道山姥切为何在本该演艺事业逐渐走向高峰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会陷入低潮,但他知道,他一定要说的点什么,防止山姥切再次跌入更深的低谷之中。

 

      当山姥切离开之后,加州清光走到客厅刚刚两个人坐过的位置坐下,拿起一旁的遥控器,打开电视。里面正播放的sweet糖果的广告,他没记错的话,山姥切有对他说,这是他拍的最后一个sweet的系列,他没接之后的代言合约。

     广告片里男子依旧温和如初,最后的场景是牵着片中的女孩并肩而行的背影为结束。但他则因为里面山姥切的一抹笑,久久不能回神。

     之前生日会虽然因为工作原因很遗憾中途就立场了,但他有看那次生日会拍的照片,明明好看的脸被涂成了花猫,但却掩饰不住开心的样子。露出好看的笑脸,不仅仅是对底下的粉丝的,还有单独对着他那位大经纪人的,像只乖巧的猫咪,任由揉着那头金发。

    这两个人关系不是挺好的吗,但现在看来事实并不是那么简单啊。

    而当他拿出手机,点看社交软件上的话题时,他明白了过来,事情真没他想的那么简单,但山姥切的情况在他看来,很难说不微妙啊。

    #三日月私会神秘女子#    #三日月接班人#

    至于内容,前面一个看到标题大概略知一二了,后面的那个,加州清光只能说在这位影帝经纪人的阴影下活着的山姥切,真的是不容易。

     而这两个话题下的评论之混乱,加州清光表示真的是没眼看啊

-----------

日常的絮絮叨叨

这章不知道在写什么的自己,但就想表达下情绪。

文中的清光之于国酱的存在,是挚友,是陪他度过艰难岁月的人。

对方也是能让彼此放松下肩上担子的一个存在。

至于为什么国酱没有跟清光说什么,因为他觉得,某些东西不该让别人去担心,即使他真的很想有个地方倾诉,但他也知道有些事不好去说。

另外三明这边,还容我想想。

其他的,有些话在前面篇章说过,活在三日月影响下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大树也没想的那么好乘凉。

总觉的现在走向一个好像急死你的感觉,自己也有种走进死胡同的感觉_(:з」∠)_

评论(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