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与你同行-17-

娱乐圈paro

中长篇

经纪人三日月x小演员山姥切

上篇指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不在意

   也许是闲来无事,又或者是好奇心起想看看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是不是真如那些花絮或者通告所说的感觉,三日月此时此刻正陪着山姥切参加着为了节目宣传而上的综艺节目。

   从刚开始跟山姥切提这事到现在两个人的传闻传的似真似假的,偶尔身在这场局中的三日月也不免开始疑惑,这两人是不是真有那么点意思存在。你看网上那些了摆着各种事实证据还有科学理论的帖子出来,说的他都快相信了。

   自然山姥切是察觉不到他的情绪,为了新剧宣传该跑的通告一个没少跑,之前接的广告的通告也放上了档期,忙的不着地,连带着眼睑下也显出淡淡的青色。
   任凭这化妆师摆弄些脸上的妆容,任由着造型师折腾头发,等着都弄完了,山姥切低着头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估量起录制的时间还有段时间,眯着眼睛半垂着脑袋打着瞌睡。

   三日月窝旁边瞅着全过程,不免开始反思起是不是自己给他安排的行程太满了,再转念一想,沉思起最近山姥切拼命三郎的架势,低头继续喝了口咖啡,再想喝上几口去发下见了底,把空杯子放一边,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念起上次看到那个论据贴子看到哪了。

   整个化妆室里除了他们两个,只剩下亮堂堂的镜子和桌上的各式道具,三日月无心再去翻动那个所谓的论据帖,抬起头,注视着不远处打盹的青年,听着那浅浅的呼吸声走了神。

   等新剧宣传结束了,是不是要好好放山姥切一个假啊。还没等到他思绪走远,化妆室的门被打开了,浅眠的山姥切也因为这不算大的动静醒了过来,看向声音的来源,起了身轻轻扬起嘴角朝那位他刚刚看的帖子里的主角之一走去。

   山姥切跟她简单谈上几句话后,女子去一旁的化妆台开始进行造型和妆容的打扮,本只有两个人的化妆室一下子人多了起来,而站在旁的三日月在对方寒暄几句话,俨然变成了个旁观者,感觉自己格格不入了起来。

   啧。

   三日月观察了会这位和山姥切搭cp宣传的女子,不足几秒后,转过头重新看向恢复元气的山姥切。

   对方察觉到他的目光后,看了眼他身边的杯子,叫着回来了的助理小C去帮三日月去再买杯同口味的咖啡。至于三日月则是对此感到略微有些无奈起来,只能说他现在心情的确挺不好的,但山姥切的脑回路也的确奇特到见自己看他能误解为没喝的东西了...罢了罢了,放下心里一点不明缘由的不快,三日月决定回头就去把手机浏览器里存着的几个论据贴的书签给删了去,其他的,也是时候盘算起新剧结束后的事情。这场演给别人看的戏,他的确看的有点烦了。

   三日月大概是忘记了之前他才起了不久的好奇心,不过现在看来并没那么重要了。

 

   有些时候三日月不得不说山姥切在带话题的能力的方面的确是挺厉害的,去年新剧火过了男一,甚至最后出场的倒数第二集比起最后一集的收视率也相距不远。更不用提那时候出场那集带起来的话题,电视剧在宣传方面大概也没想到这个角色最后能够这么吸粉吧。

   也就难怪后来接到与你相遇之后,对方会主动找到这边来,估计也是看中了山姥切的人气。

   虽然,他是觉得山姥切在这方面依旧没啥自觉,平常低调依旧,开通的社交软件除了需要宣传时用一用,使用的频率还没山姥切手机里的消除游戏开的多。

   手机提示声响了一下,三日月拿起手机,念着是不是又推送了些什么无聊的消息时,看到明晃晃的山姥切国広几个字在上面,忍不住点开来。

   至于内容,他开始质疑自家小演员这次是怎么了,真的是到年纪要谈恋爱了?假戏真做?这又是点赞对方发的消息,又是被拍到女主角送礼物给他的照片。

   是他老了眼花看不清现在年轻人的套路,还是真看不懂现在山姥切的心思变化了。

   还没等到他仔细看拍的那一系列照片,照片主人公走了进来,疑惑的看着三日月一脸微妙的样子,颇为不解。

“三日月前辈....”

   还没等着他说完话,三日月眼神复杂的瞧着山姥切,顺带眼尖的瞧见了山姥切脖子上新项链。再联想起刚刚的照片,艰难的开了口。

“我觉得合理的宣传是可以的,但是不要被对方过度消费啊。现在的重点就放在感情上,以后怎么办啊.....”

   三日月语重心长的语气听的山姥切一愣愣的,回过味来察觉到三日月这是在说他和清子之前的事情?三日月是不是忘了绑定宣传这事是谁提起来的?还有这条项链,是之前代言的品牌给他的?

   山姥切心念到此不免失笑,看到手上提着的茶点,他觉得有点多此一举。回忆起先前见到过三日月和那女子的画面,他忍住想要说的话,礼貌寒暄上几句,道了声再见后转身离开。

   三日月自然看不到他转身之后抿紧嘴唇的样子,也自然看不见他手掌在紧紧握住之后又松开,更看不到那眼底未曾泄露的那份黯淡。

 “跟进工作室的小C看到离开的山姥切,还没来的及去追人,见着盯着茶点快看穿的三日月宗近后,还是决定走上前讲点什么。

“三日月先生,国広这是怎么了?明明买到了您喜欢的茶点跑过来,这就走了?”

   助理小C的一句话让还没回过神的三日月猛地抬起头,“你说什么?话说今天他不是有拍摄吗?怎么就回来了,还有之前礼物和那条项链是怎么回事。”

“本来我们是要去赶下一场拍摄的,路过一家店的时候,国広让司机停下来,进店里去了买了份点心,说是之前三日月先生提过很好吃的点心,正巧遇见开门了,买到了真不错。至于项链,您忘了是国広之前代言的品牌送给他的吗?特地为他定制的。至于礼物的话,没想到网上消息传得这么快,这次不得不说女方那边真的有想抱着这个话题一直炒作下去的嫌疑,国広之后把东西还回去了,并没有接受。”

    这回轮到三日月愣了起来,就连小C什么时候走的也没在意,还沉浸在刚刚那段话里,嘴角的丝丝弧度之中带了些许歉意。

   是他让山姥切接下这场宣传的,代言商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可他却说了些什么?对方在忙着拍摄的间隙赶过来送上自己喜欢的东西,明明比谁都累,却还是惦记这他无心说的一句话。对方的一份用心..他却....

  在未了解清楚情况下,因为媒体的片面之词,在质问山姥切吗?

   啊...真的是头痛啊。三日月捂着脑袋难得的懊悔起来。

 

   翻了翻山姥切最近的行程安排表,三日月开着车准备追到片场去找人道歉去。这次话要不好好说,这隔阂估计就要落下了,之前两个人一切的信任也将付诸东流。

   车子在一个路口下停下,等待那漫长的红绿灯的时候,三日月摇下了车窗,却看见了那小小公交站台上印着的身影。

   金发的青年弯起好看的眉眼与嘴角,右手拿着代言的手机微微举起。

   什么时候起,那个在片场被他吓一跳的小青年,已经变成了很厉害的人了呢。什么时候起,他们的接触在这些变化中少了起来呢。

   他想和山姥切好好谈谈,也想真切的道次歉,的确是他经纪人的职责的疏忽。

   红灯转绿,车辆重新开始流动起来,窗外的风景飞快的变化着,车内的人叹上一口气,心思回到道路上,不再思索其他。

 

   山姥切接受了他的道歉,表情淡淡的,目光远眺到其他的地方,就是不看向三日月的方向。

   本该误会解除该是件高兴的事情,但三日月看向那山姥切这番模样心中却是沉了沉。

 “我没关系的。”你不在意我,这件事真没什么关系的,有什么好抱歉的呢。

   山姥切透着小窗看向窗外的树枝上升起了嫩芽,嘴角扬起了些许笑意,即使其中并没有温度,“以后我会多注意,不给你添麻烦的。”

   山姥切没有正面回应他的话,却把过错全揽身上,话语间丝毫没有对他的不满。

   从未无措过的三日月却在此刻心底慌了神,耳边突然响起某次鹤丸和他聊天说过的话。

   ————你想没想过,活在你影子下的他的压力有多大。

   会不会有那么一天,这个有着柔软金发的青年,这个有着好看湖绿色眼眸的青年,会消失在他眼眸所能触及到的地方呢。

   不明理由的慌张涌上了心头,还没等到他细细体会那份怕失去的心情究竟源自何处时,青年听到工作人员的呼唤声后,转身离去。

   咔哒一声,休息室的门被关上,而关门声却像是打在了他的心上,久久反应不能。仿佛连带关上的是山姥切好不容易敞开的心扉,因为他的失言,合上了最后那条缝。

 ------------

日常后面的一点絮絮叨叨。

15的时候也都说后面甜的气息会少了,也算是个预警吧。

对于三明的话,国酱其实是有点被刺激的心凉了,他不是没想过回嘴,只是,他觉得说出来意义不大,还不如就那样吧。

新剧cp这个宣传,一开始就是一个导火索一样的存在。三明也算是把自己坑了一把。但相信我坑他这一下是为了以后好。

国酱此刻的内心的表情大概是:委屈巴巴.jpg

评论(15)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