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再相遇 05-06

上章指路→    01-02  03-04

ABO

大约会是个中篇

 三日月A    山姥切B

05

     

   如果你去三日月或者山姥切的父母询问有关两个人的儿时,不出意外都会听见对方的名字。

   三日月父母对自家那个精明的儿子交到这么个朋友表示实属难得,毕竟他们也知道,三日月在外在校同学和老师给出的评价不外乎是温和友善,亲密之间又不失礼貌,但反言之则可以理解为就是个外热内冷的人。

   但对山姥切却是个意外。

   自小到大,三日月对待身边的朋友们,保持着合理的距离不浅不淡,更谈不上会有多少主动的成分,但唯独对山姥切是特殊的。那些不外露的小任性,那些独属于两个人的斗嘴,那些不起眼的小亲昵,恰恰证明了他对山姥切的不一般。

   即使他们的身为父母,在三日月一点点长大后,也越加的看不透这人内心里藏着什么,可唯独能让他敞开心扉的只有那个叫山姥切的孩子。

   等到三日月第二性别分化的时候,不出意料的,是alpha。他们也未多说什么,因为这并不会影响到什么,三日月身边并肩而行的依旧是那个叫山姥切的孩子。

   他们本以为这样平淡的日子将会一直持续下去,也许再过几年等山姥切也性别分化的时候,这两孩子说不定就能结为伴侣。

   三日月和谁在一起他们都不外乎会惊讶,但唯独若是有那么一天,自家儿子牵着山姥切进自家家门向他们公布两个人在一起,他们一点也不会惊讶,因为一切都那么的自然。

   孩子的情感尚在萌芽,他们也不做打扰,但眼里流露出那份独一无二的情绪却是无法隐藏的,他们也期待着两个人美好的未来。

   一切美好的仿佛能一直延续下去,直到三日月大二那一年划下了句号。

   他们始终记得三日月是带着笑容进的家门,没脱鞋子,放下手上的行李和东西,便立马打了个招呼去找山姥切,手上还单独拎了个小袋子,似乎是给对方带来的礼物。

   那次,三日月去了很久,久到天色由白转黑,久到一场暴雨倾盆而至了很长时间,他们才听到了差点被雨声挡住的门铃声,连忙开了门。

   三日月的头发全被打湿,额前的稍长的发贴着额头,水顺着留了下来,满脸的水痕。

   三日月父母连忙从浴室拿着毛巾准备为他擦擦头发,三日月却微微挡了挡,接过毛巾搭在肩上,关上了门,脱了鞋回了房间。

   而眼尖的三日月妈妈却在回头准备摆好鞋子的时候,看见了那本准备送出的礼物袋完完整整的摆在鞋柜旁。

   三日月在那个雨夜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之中,他们终于听清了一句话,一句哽咽着说出来的话。

  ————我把弄他丢了,他...不见了。

   那抹独属于三日月的金黄色,从此消失不见了。

 

06

 

   等到山姥切下班乘着地铁往回家的方向去的时候,其实有想过家里应该会是空无一人的样子。

   毕竟早上话和脸色都摆在那里,三日月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不会不懂他的意思了吧。

   他不希望跟过去还有牵扯,尤其是某个在过去和他羁绊颇深的人。从离开的那一刻起,他就决定过好自己的生活。

   从未对父母提出过要求的自己,仗着父母对自己的爱,任性的要求离开居住多年的地方,在父母工作协调好后,带着早就收拾好的东西,从那个城市离开。

   留恋不是没有,但大不过看清现实和想离开的心。他不能一直依赖着三日月,他们也终究会长大,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等到公寓楼底下,山姥切首先做的是抬头望着自己所在的楼层,观察人是否已经离开自己的家。

   看到自己住的那层并没有灯光亮起,山姥切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着总算是摆脱了一尊大佛,他可是供不起那人。

   无论他承不承认,他相信三日月不论过去还是将来都是个优秀的人,都会是个活的很好的人。

   大门随着钥匙咔哒的一声响而打开,随手打开灯之后,便把单肩包和钥匙抛到了一旁的餐桌上,格外自在的伸了伸懒腰,穿上拖鞋,往客厅的方向走去,今天有他喜欢的节目播出,他可不想错过。

当走到自己的小沙发旁,山姥切才知道自己错的厉害,一人正躺在沙发上窝着,沉浸于酣梦之中。

这人感情今天一直待在他家没动地啊。是他太天真,怎么就没想到还有这手。三日月这家伙搞什么,没事做吗,赖在别人家就没有点不好意思吗。

在山姥切表面波澜不惊的观察睡着的那人的同时,内心也在疯狂的吐槽着多年不变的某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非带没有长大的自觉的,还越发的脸皮厚了。

另一方面,傻愣愣的对着不可能给自己反应的某人沉默了数分钟之后,选择了掉头往卧室的方向去,等出来的时候,还抱着一场薄被,颇有些不情愿的却放轻了手脚,轻轻的给睡着的人盖好被子。

转身的那一刻,他不曾发觉,身后的人正眯着朦胧的睡眼,却丝毫舍不得闭上,打量着他的身影。

他也不知,对方其实想伸出手抓住他,以此来证明,一切不是梦,多年不见的人,真的近在咫尺。但在被子底下的手却捏的紧紧的,脑内逐渐恢复的清明告诉他,不可以,不然他连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了。

 

   有一种感觉叫失而复得,叫你小心翼翼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害怕再次失去。

------

上次更新这个都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望天....

给老坑撒撒土,突然就觉得让这篇坑着不行,下次再更新这个大概就是完结。解决一个坑是一个坑。

这个就是个狗血俗套的小故事,不会be的,这点大可放心。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也欢迎评论和交流啦wwww

评论(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