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与你同行-06-

 娱乐圈paro

中长篇

经纪人三日月x小演员山姥切

上篇指路→→ 01  02  03  04  05

本章有原创人物出没

06 你和我有什么不同

    三日月现在说自己的是大闲人大概也没人会说反对的话,一个昔日的大影帝现在正窝在小小的一室一厅的小屋子里,等着某个青年给他做好吃的。

    山姥切此刻很怀疑人生,甚至认为之前三日月那些戳他心窝子的举动都是假,别人都是经纪人照顾艺人,到他这就反了过来。

    他一边切着手边的土豆,预备着一会下锅炒,一边想着之前和三日月去公司解决一些后续事宜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总觉的很多都不可思议,曾经满怀梦想的那个少年,在接到自己第一个正式通告时,也曾想过,会不会有那么一天,自己能去站在自己崇拜的人面前说声谢谢。现在看来,当初的自己也不算痴人说梦,曾经距离自己十万八千里的人,现在离自己这么近

    多好啊,这竟不是一场梦,多好啊。

    合约的事情解决后,他也想过和那个曾经给予他希望到后来却对他不管不顾的公司的关系应该算是了结了。

    而就在他窝在三日月工作室里被工作人员进行投喂时,三日月却端着手机,滑动到某个热搜上的名字没了动静。

    有些人要钱还不够,非要惹上些麻烦才算舒服吗。

    他并不希望因为他给当山姥切的经纪人而给他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是山姥切的前公司在这里故意放些虚假黑料然后再扯上他的名头来博人眼球,买些水军来这里惹是生非。

    你要不仁我也不义,何况对这种人他也没什么道义好讲。

    把资料拷贝在电脑上后,三日月洋洋洒洒的打上几段字,添加上附件,确定好邮件地址后,没有丝毫犹豫的按下了发送键,然后偏过脑袋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场景。

    山姥切的头发弄回了原来的颜色,嘴巴里鼓鼓的像只小松鼠,拼命的嚼着之前给投喂的食物,一边摆手向边上的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够了。
     三日月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似乎很喜欢这个被三日月看中准备带着的小青年,等着下一波的投喂。

    山姥切朝一旁无事的三日月发出求救信号,现在是嘴巴里还有,等会他可不想再吃,虽然...的确味道都很好啊,可是...不是有正事才来的吗?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他不知道怎么婉拒别人的好意啊,三日月就在边上见死不救吗?

    三日月大抵是看戏看够了,清了清嗓子咳嗽了几声,放了些任务让工作人员各自去忙活了,这才拯救了被工作人员小姐姐的好意淹没的山姥切。
     “看不出来你还挺受女孩子喜欢的。”三日月在旁调侃了一句,扯了张抽纸,指了指山姥切的嘴角,示意擦一擦。

    山姥切脸颊有点微红,也不知是不是被三日月的话给逗的,赌气般的擦了擦嘴角,恢复原来的模样,谈起了正事。

   “那个,三日月前辈,虽然那边的合约已经终止了,但是你这边的似乎也没开始吧,我现在要做的是什么?”他可没有三日月当闲人的资本,再说对方也并不是闲人,至少真如他的博客上说的,转移工作到幕后,开始更多的接手一些ST社的管理。

    三日月自然也知道山姥切此时的迷茫,拉开面前的抽屉,从中抽出一份文件,左手食指轻轻的敲打了几下,“正在准备当中哦。”

    山姥切见他这么说,准备伸手过来看看时,三日月则是把手一收,让他扑了个空。

   “年轻人有点耐心比较好哦。”三日月把正打算开口谈谈新通告的事情,听见电脑传来的提醒声,低头看了会,“先不谈这个,等会陪我去趟你前公司,我去和那位方总谈谈事情。”

    那之后,三日月和他前公司的那位方总谈了什么他并不知道,他被三日月安排在了公司闲置的会议室里等着,看着四周空荡荡的一大排椅子,莫名的尴尬。

    正当他在等待中闲的发慌准备掏出手机的时候,门发出了轻微了响声,山姥切连忙关了屏幕塞回口袋,继续维持着自己原先端正的模样。

    “你还是这幅老样子,本来以为你撞大运遇上三日月以后应该有点变化,现在看来你一点都没变嘛。”

    本以为是三日月和方总进来的山姥切听见这熟悉的语调不自觉皱了眉,但却没有抬头的意思,视线看着地板,打算研究木板上的花纹究竟有多少种变化。

    “怎么,就你现在这幅样子,还想跟我争?你拿什么跟我争?”

    山姥切眼前的青年双手交叉着站定在他的面前,但是对他而言这种常年不变的嘲讽他实在是听的厌了,不愿去争上那几句口舌,也懒得去计较那些话语。

    实在是没意思透了,也不知道雷蒙到底是认为自己哪里抢了他的东西,这几年两个人之间的对比,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公司在重点培养谁了。

    他直到现在还是混口饭吃的小演员,怎么去跟当年一起进公司混得风生水起的这位相提并论呢。

   “当初你瞧不起我,可现在看看你自己,不也是爬上了三日月这条大船。谁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想不到三日月也好这口啊.....你的能耐还真是....”   

    没容得他说完,砰的一声,透明的玻璃碎片散落在他的脚边,弄的雷蒙有些懵。这似乎不像是他往日认识那个温顺待人的山姥切,至少他从未见过山姥切有过这种反应。

   “做人要谨言慎行,这句话我不想再重复,过去那几年,我也不知我是怎么得罪你了,惹的你不痛快,让你总是来寻我麻烦,但我念在同一公司的份上我从不计较也没必要去计较,我过好我自己的就成了。但是,貌似我也没说过我是个好脾气的主。既然不在一个公司了,我也没什么情面好顾及了。”

    山姥切起身略过雷蒙的身边,半分余光也未曾分到这个人身上,轻飘飘的几句话落在那人耳旁。

   “往日我得过且过,让你看轻我误解我好脾气真是抱歉,但我所得到际遇,是我自己正大光明的得来的,容不得你半分诋毁。”

    也许三日月和他的偶遇是场巧合,如果当初自己坚持不住放弃了,又何来这样的巧合呢。

   “至于三日月,有些人是不是你说的起的,你没点数吗?”

    山姥切带上会议室的门,无心去在意着这面庞精致的青年,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何来关注和交际。

    名为雷蒙的青年愣愣地注视了一会地面上的被山姥切砸成碎片的玻璃杯子,弯下腰准备去拾,却被找到他的经纪人给连忙拦了下来。当问到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他摇了摇头。

    他讨厌山姥切吗?其实没有。当年一起进公司的那批人里,他第一眼看见的便是这初出校园还带着些许稚气的金发碧眼的青年,和自己无意对上目光后,弯着嘴角友好的和自己打着招呼。

    什么时候开始两人如同陌路了呢,大约从山姥切拒绝那些在人际场上一些灰色的东西被公司开开始打压,而他则在这道选择题上选了山姥切拒绝的那个答案。

    山姥切比他优秀吗?这个他是肯定的。无论演技,样貌,哪点上山姥切都是高于自己的。在公司上各种培训课程时,老师总是少不了夸赞一番山姥切,讲完之后才轮得到点评自己。只是可惜山姥切不懂得变通,导致了身处同一家公司的他们的处境完全相反。

    本来所得到的东西就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去交换的,这点他早就懂。他比不得山姥切的资质好,却胜在更早明白这个圈子的生存之道。

    那种好几年都没有出头之日的场景他不想再去经历,于是他看见在各个片场跑着没有多少戏份的山姥切,总是忍不住上前想说的点什么,却有似乎总是惹得对方不高兴,到最后直接变成无视。 直到....之前公司开始传言那个名不见经传,被公司打压的自生自灭的山姥切似乎是遇上了不得了的人物,准备离开公司另求发展时,他觉得之前山姥切的一副清高的样子简直是可笑极了,想去找人说上几句,却只看见他和那位演艺圈的大前辈一同走出公司的大门,手上似乎还拿着什么。

    他明白过来,公司的传言是真的,却是没能往前走。

    他不知道自己可惜什么,遗憾什么,直到刚刚山姥切刚刚跟他久违的说上那么些话后,他才发现,自己之前的行为又多么的幼稚,用着最低级的方式想去惹一个人的注意,却最后变成反方向。

    手机在口袋里不厌其烦的振动着,雷蒙拿了出来,指了指上面的名字,示意经纪人停止对他的说教,一只手接听着电话,另一只手拉开会议室的门往外走。

    对着电话那头娇嗔的女生柔声细语的说起了话,余光却看见了先前在他面前为了别人大发脾气的山姥切正站在那位演艺圈的大前辈三日月身边。

    三日月则是在和方总说着些什么,不过方总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不知说了些什么,他不好上前,就站在原地,静静地注视着目光不再黯淡的青年坚定地站在那人的身边,几分不是滋味涌上心头,堵着慌。

    手机那头的女声带着些埋怨的语气说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不专心,他也只好把心思收回来,收回目光,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却没发现那位模样俊美的大前辈似是无意的瞥到了他的转身,略微探究的看了几眼山姥切,重新回到和方总的对话上。

    “三日月前辈,和这边公司的事情算是解决的了吗?”一同乘坐电梯下楼的山姥切偏过头问着似乎若有所思的三日月。

    “解决了,刚刚只是在想之前和方总谈话的时候,似乎有人在看着我们这边呢。”

    “是吗,没注意,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三日月弯着眉眼,脑海浮现出之前那一幕,左手虚握着掩着唇,片刻之后放了下来,“不过这次还好算我这边留了一手,我倒是真没想到你这个公司的方总玩起小手段来倒是挺厉害,要不是早有准备,还可能真的着了他的道。这次暂时放过他,要有下次,我也不会手软了。”

    山姥切听着三日月话,大抵知道了自己离开公司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而三日月和方总之间的到底谈论了什么他不得而知,只得庆幸终究是三日月占了上风,没能让方总想使的手段得逞。

    “回你的小房子的时候,可不可以给我做碗面条,算是对我犒劳怎么样。摊上个荷包蛋撒上点葱花就好。”

    山姥切本思索着要怎么回复三日月的话,却对方突然来的一句给打破了脑袋里的弯弯绕绕。

    此刻电梯门正好开开,两个人同一时刻迈出步子跨了出去,直到走出A社的门外,被外面冰凉凉的秋风一吹,山姥切总算反应过来刚刚三日月和自己的说的话,内心吐槽堂堂的影帝帮了自己这么多忙,竟然只想要个荷包蛋面条,要求不要太低,就算不说啥满汉全席,要些个丰盛菜色也不过分啊。

    小小的一室一厅里,三日月坐在餐桌前,见着山姥切在厨房里展示着十八般厨艺,拿出要给他做个满汉全席的架势,一盘盘的往桌上端来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的时候,他深深的觉得当初自己真的是捡了宝。

    等他给山姥切第一个通告开始进行的时候,就要考虑换个地方住了。虽然现在这里小小的很温馨,但却不是以后的山姥切能住的地方。

    不过一定要找个买食材不能太麻烦的地方,要不然不是白白浪费山姥切这个技能点了,以后给他接点有关这样的通告似乎也不错?

    正当三日月想的正开心,山姥切也端上来了最后一个汤,把填好的饭放在三日月的面前,示意他可以开动了。
    

    三日月边吃着可口的饭菜的同时,记起先前山姥切说的话。他对自己说了谢谢,其实自己也应该对山姥切说声谢谢吧,谢谢遇见他,让他找到了不一样的选择。


=======

一些小设定【以后待补充

 加州清光(24):和山姥切是大学同学,出道后二人依旧是好友。关于山姥切一些过去的事有所了解。在大学时期被挖掘出道,接拍过不少小清新类的片子,在少女们中人气很高。

 

雷蒙(25):跟山姥切是同一个公司,是公司力捧的小鲜肉,但是似乎和高层上有着不少的关系。有些看不起山姥切与世无争的一副样子,一方面的觉得这个人很假,另一方面却也在关注的着山姥切的动向。总是喜欢故意去惹山姥切的注意,但似乎效果适得其反。

===========

这次原创角色也有出没了,以后应该还有戏份,但是应该不会多,毕竟是讲三山两个人的事情。

这个故事远比自己想的要复杂,自己也继续努力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也谢谢在群里跟我讨论剧情的小伙伴啦wwwww

老咸鱼尘子在这里感谢给点小红心和评论的亲们了,即使咸鱼,也不会坑的!至少每个月自己还是有保证的qwq

评论(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