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一期山】在一起的这件小事

 @小希_37946 的点文。

5月的点文拖了现在,自己真的是_(:зゝ∠)_

也不知道亲还在不在坑里,不过还是艾特一下。

01是国酱的第一人称,02是一期的。后面是第三人称

总之就是讲一个两个人在一起的小故事啦~

------------

01

 

  每当我看到他身边围着他的一群弟弟的时候,不免回想起自己还没满级的时候。

 

  那时的我,刚刚拥有人类的身体,还在一片茫然和不适应中徘徊,可依旧因为身上担着的那份初始刀的职责咬着牙前进着。

  本丸初建立之时,除了我之外,大多数都是短刀,而那时的短刀们还未等来他们的兄长,自己那时也就担下了这份责任,不时的带着短刀们出阵或者是远征,帮着主人照顾着,也就有了之后本丸实力渐渐上升,伙伴们多了起来之后,还会从几把短刀那里听到叫自己山姥切哥哥的。

  也因此,自己和短刀们的关系也一直很好,而与他相遇的时候,他的弟弟们正站在他的身边,嘴里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这回本丸会来什么新伙伴呢。

  ————如果一期哥也能来就好,至少山姥切哥哥不会这么辛苦了吧。

  我虽没听清是谁讲出这句话的,但是却听清了这句话的内容,望着手上的材料,转过了头,不敢去看他们。

   他们相信着自己,信任着自己,但是他实在没有能力保证能带来他们的兄长,毕竟这些天。

   我不敢回过头,一个人默默的加着锻刀所需要的材料,点数好以后,也没去擦擦自己脸上因为拿取木炭时沾到脸上的东西,灰头土脸的把材料推到了刀匠面前,小声的说了句拜托了,便站在一旁不出声了。

   刀匠很快把材料推进炉子里,我低着头不敢去看时间牌,也不敢去看周围短刀们的表情,盯着地面,仿佛看出一个洞来才算罢休。

   “啊啊,山姥切哥哥你真的很棒啊!!!”衣袖被身旁的短刀拉扯着,听到这句夸奖有些不明所以的我,抬起头,正视起了不敢面对的时间牌。

   03:20:00

   脑袋有些懵,傻傻地盯着时间牌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这个数字就会消失不见,然后告诉自己只是看花了眼而已。

   “山姥切哥哥。”五虎退站在自己右手侧,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不用担心啦,不是一期哥也没关系,你也是我们最好的哥哥,不是吗?”

   这番话带着些许的暖意,钻进了山姥切这颗初为人形的心里,他道不出是什么感觉,没办法形容,难得的翘起了些许嘴角,转过头,弯着眉眼,伸手揉了揉五虎退的脑袋,拿出了加速符递给了刀匠。

   一阵亮光过去,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水蓝色发色的男子,微笑的注视自己,开口介绍起来。

   而然还没等到青年介绍完,自己先被短刀们抱得紧紧的,听到他们嘴里说的那句谢谢时,不知怎么,我偏过头看向本该是事件中心人物的那人,在看到那双金色的眸子注视着自己的时候,恍了神,以至于在这一片乱哄哄的情景之下,眼里只瞧见了离自己不远处的他。

   而这大概也是我们最初的交集吧。

 

02

 

   被赋予人类的身体得以重现在世上,还能和自己的弟弟们团聚在同一个屋檐下,这对于过去的我来讲是一件不敢想象的事。

   而我和他的相遇,大概也是一件未曾预料到的事情。就像自己也猜不明白,为什么在来到这里,第一眼见到那被自家弟弟们拥住的金发青年时,会那样认真的注视着一个人。

   我和他历史上从未有过任何的交集,我们相遇与这个有着各种刀剑的本丸,但是不知怎么,我很想去了解这个人。

   这个在自家弟弟嘴里夸的天花乱坠没有一丝缺点的人。

 

   在锻造出来之后,除了和弟弟们重逢的这件事情以外,作为前期推图的主要战力,也被编入了本丸的第一部队,进行出阵。

   山姥切作为本丸的初始刀,作为队长,而我作为本丸的来的第一把四花太刀被任命为副队长,由我们两人带领一队的成员执行每日的出阵任务。

   也就是看似平凡琐碎的执行任务之时,我终于能见到这位将自己带来本丸的,被其他刀剑赞誉的队长,有多么不同寻常。

   也许在其他人看来我和山姥切每日到审神者那里总结汇报的工作很枯燥很无聊,但是我却莫名的喜欢这项工作,大概是喜欢那在汇报工作时认真的样子,不知为何,我觉得这样的山姥切意外的吸引人。

   而当他汇报完对我的相视一笑,点头致意我继续说的样子,我一点也看不厌。

   也许是因为是同一队的伙伴,又或者是因为正副队长的缘故,我们的关系相对于本丸其他刀而言还算是不错。

   除却工作以外的意外的能聊上不少,有关本丸生活的大事小情也好,还是关于弟弟们的事也好。

   有时远征回来,看见自家弟弟围着他打转转,那不把情绪流于表面的人,上扬起的嘴角,让人觉得比春风更加和煦许多。当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自己,连忙盖上掉落的披风重新兜在脑袋上,微红着脸跟自己打着招呼,为了避免对方听到不开心的敏感词,在心里小声地说了句。

   ————你真的很好看。

   或许,在那时这颗还未体会人类情感的心,就开始为这个人奏着不一样的节拍。

 

 

03

 

     金发青年常戴在头上白布掉落了下去,露出了难得一见的金发。而现在一期一振所思考的重点完全不在这。

     一期一振并不是第一次和山姥切坐在廊下品茶聊天了,但对方不知不觉被睡意给打败,倒在自己肩膀上睡着倒是第一次。

     也许是工作太多累坏了吧。

     他知道这个人对待任务有多拼命的样子,轻轻的叹了口气,没被压住肩膀的那只手则是鬼使神差的摸了摸眼前青年的头发。

     然后放轻动作把人从肩膀转移到膝盖上,双手解放之后,拿起放在一旁朝审神者借来的故事书轻轻的翻阅着。

 

    当山姥切最终醒过来的时候,早已是夕阳西下,他偏过头看见认真看书的蓝发青年,竟然有些失神,而当目光对上的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连忙站起身来说着抱歉。

    而一期一振默默的揉着有些发麻的腿的同时,因为眼前人红透了的耳根弯起了眉眼。

    偶尔也多依赖一点我吧。他在心里低声说着。

     不得了的心思在一瞬间明了,一期一振微笑的看着又落座在他身边的人在小声的碎碎念,怀念起之前触碰过金发的触感了。

 

    从互相信赖在战场能够交予后背的伙伴,到在日常里倚着对方靠着对方小憩的关系需要多少步呢。

   他开始在心里询问着自己这个问题,依旧不忘注视着在前头手把手指导自家弟弟内番的山姥切,目光如四月的春风一般,和煦的不行。

 

04

 

    暗藏下去的心思并没因为未曾说出口而消失,反倒有了如同野草一般春风吹又生的势头疯长了起来。

   在一期一振因为发觉自己对山姥切心思不太一样的时候,开始给山姥切加上了一层是自己喜欢的人这样的滤镜后,他渐渐能够理解自家弟弟对于山姥切的那层带着崇拜的粉丝滤镜了。

    对方的一切一切都变成不可忽视的存在,一期一振学会了在对方察觉自己藏着不知名心思的眼神时快上几步转过头去。

    如果开口呢,他们之间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他微笑地摇了摇头,暗道现在已经是最美好的了,还是不要为了一己之念去毁掉现有的美好吧。

 

    眼皮上仿佛放了千斤重的石头,沉得不行,但一期一振依旧只是伸手揉了揉眼睛,注视着在手入室床上的青年,不想错过一丝一毫的动静。

   战场上出现了些意外,遇到了格外强劲的敌人,虽然在队友的配合之下消灭了敌人,但他们这边的情况也不是能够乐观对待局面,也就有了他守在山姥切床上的这一幕。

   这个人在他眼里什么都可以被滤成最美好的样子,可对方逞强的这个性格,他真的很想问问对方为什么已经是伤痕累累还要一个人冲上前,为什么不去求助队员们,为什么不去求助那时离他距离并不远的自己。

   也许是情况紧急来不及反应,但...

   一期一振还在脑内给对方选择一个比较好的理由,却被床上人的一点点的小动静给唤了回来。

 

   “一期?”对方的伤口已经被及时处理过,只等手入时间结束后就可以痊愈,但唇上的白显示着受伤的人依旧虚弱。

   山姥切翻了身,睁开沉重的眼睑,并未完全张开全部,微眯着注视着守在自己床前的人。

   “一期,抱歉,这回是我一意孤行...我...”他的话未说完,就被戴着白手套的手掩着住了嘴,挡住了接下来说的话。

   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时,还有些迷糊的状态一下子被突然的举动给打破,睁大了双眼看着向自己靠近的脸庞,然后额头上落下了几丝温热。

   “你不需要说抱歉,只不过你是不是也应该知道除了你的兄弟们,还有人会站在你身后,可能比你们的兄弟还要担心你呢。”

   重伤初愈的山姥切此刻反应不能,满脑子都是回放刚刚的场景,刚想回应一期一振什么话时,得来了一期一振一句,你没事我就放心的话,眼睁睁的地看着人离开了手入室。

   山姥切本想下床去追问对方的意思是什么,可刚撑起手准备起身,身上的痛觉提示着他不要乱动,他也只得作罢,认命地躺在手入室的床上,直直的对着天花板,放空起了大脑,尽量不去想刚发生的事情。

   而这一睁眼却是再没了睡意,山姥切就这么迎来了天明,挣扎着从手入室的床上爬起来,一脸倦色的准备好好回自己的屋子补眠。

   在终于可以闭上眼睛好好休息的那一刻,他依旧念着一期一振突然的举动,忽的红了脸,拉起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蛹。

 

05

 

   “你说最近一期哥是不是和山姥切哥哥疏远了,感觉任务也好,交流也好,不知怎么就错开了呢。”五虎退抱着手上的小老虎,糯糯地问着身边的前田。

  “也许都有事吧,毕竟一期哥和山姥切队长都是本丸的主力呢,并没有多少清闲的时间哦。”

“是吗。”五虎退低头揉了揉小老虎的头,“也希望有一天能像他们一样强大呢。”

   山姥切在走廊的转角处停留,等着粟田口家的两把短刀对话完离去,才走过转角,然后站在挂着部屋牌子的前停了下来。

   伸手摸了摸粟田口家的牌子,忽然像是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连忙把手收回来,快步往别处走去。

   希望自己的举动没有被谁看到,山姥切国広暗暗地祈祷着。

 

   一期一振自觉上次的举动是在自己头脑发热的情况下做出来的,虽然没有后悔,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还有就是最近似乎躲着自己,是吓到了对方了吗?

   头有些痛啊,一期一振按着太阳穴,在远征回来准备去部屋看看弟弟们的情况的时候,站在不远处看见了山姥切的一系列动作后,还没等他上前询问,就听着山姥切急匆匆的离开了。

   对方着急什么,而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脸上泛起的颜色可是真的让他意外的很啊。

 

06

 

    这场无言的僵持持续了快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但相较一期一振的淡然,山姥切的心情却在不停地发酵当中,没有半分消停还越发的猛烈起来。

    当堀川疑惑的问起他为何要在吃饭的时候小声的念着一期的名字的时候,这段时间本就处在敏感界限边缘的山姥切,这回心态彻底炸了,放了碗筷,不顾兄弟疑惑的目光,转身离开食堂,准备找块地方透透气。

   边走边想着原来他和一期一振相处的小细节,再加上了对方喜欢自己这层意思之后,越发的模糊了曾经以为亲密队友的界限,虽然当时他是没什么反应的,但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迟钝的让人看不下去。

    或许,这样想的自己也挺不正常的吧,毕竟有关人类的情感,他原先没有实体的时候也体会不到,即使有了人类身体他其实对这方面也没什么实感,忽的知道自己也是被一个除却在本丸的关系,过去没有一点关系的人放在心头上在乎的时候,他有些莫名的说不出的情绪。

   而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念着一期一振和他说的那句话。

   他们相遇在这里,并肩在战场之上,甚至在潜移默化之中知晓对方的喜好,山姥切自知自己并不是一个多好相处的人,可能让他没有顾虑相处自然的相处的人......

   浮现上来的名字他并不惊讶,有些东西开始显露了出来。

   也许,有了答案了吧,并不惊讶,也不意外,似乎就该是这个答案。

 

07

 

   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当山姥切走到他面前,一如往常地问他要不要下午午休的时候一起吃点心,一期一振有点愣。

   他理解这段时间山姥切的举动,他也并不着急去询问一个答案,对方的反应他一点点的看在眼里,对方是在意的,他知道这个就够了。

   于是他就开始等,等对方消化好那次的事情,但是真到了山姥切平静的站在他面前邀约的时候,他倒是有点状况外了。

   

   坐下来的时候,一期一振倒是有点准备好对方给的答复了,或好或坏他也都能够接受。

   意外的却是话题一直停留在日常,而且两个人还十分愉快的聊了起来,也就在一期一振在这种气氛之中快要忘了自己等着什么的时候,他察觉到本放在身旁的手触到了什么,本想把手放到身前,省的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又变僵了。

   “没事的。”当另一双手扣住他的左手时,他抬起头,看见对方眼瞳里倒映着自己的样子。

   “我....其实这段时间想明白来了,所以其实也是想跟你说说....”

   果然该来的东西是逃不掉的,一期一振心里沉了沉,压下自己不安情绪,点了点头,静静地等待着最终的答案。

   时间仿佛被凝固,又仿佛被无限的拉长,他见到身边的人微微低了低头思考着要怎么说,他也不急,事到如今,他有还有什么等不起的。

   脑袋里开始思考起别的东西,比如今天审神者带来的点心里,好像有山姥切最喜欢的绿豆糕,这次审神者说了让自己来分配好东西,他是不是要留下一些给山姥切呢。

   还没容着他想到用什么理由给对方糕点的时候,他的脸颊边似乎飞来了一只蝶,落下来轻轻地吻了吻他。

  “我喜欢你...”微小的声音响在他的耳边,他不可置信的回过头,生怕是听错了。

   眼前的青年正在因为说出了不得了的话,试图用白布把自己裹成一个白包子,丝毫没有了在战场英勇杀敌的气场,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在意的呢。

   一期一振把白包子捞进了自己怀抱之中,静静地拥抱着。

   他不会说什么甜蜜的话,他只知道,眼前的人说出那句话花了多大的勇气,这时就在自己怀里好好休息一下吧。

 

 

篇外

 

  粟田口家的茶话会又开始了,讨论的话题多种多样。

  例如本丸里又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主人带了什么新奇的东西,厨房研究出了什么好吃的点心等等等,当然还有关于他们哥哥一期一振的事情。

“你们有发现一期哥跟队长关系又恢复了吗,而且似乎配合更默契了呢。”五虎退小声的跟着身边的兄弟们说着。

 “恩恩” 其他短刀们应和着他的话,而这时乱凑了进来,一脸神秘。

 “告诉你,我发现了一个秘密,有关哥哥和山姥切哥的。” 

   其他粟田口的小短刀们听到了不自觉的凑过来,准备听听这个‘大秘密’。

  “有次晚上因为喝多了水急着去上厕所,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乱停顿了下来,瞅了瞅周围没有别的动静后,压低了声音,“我看见一期哥亲了队长大人哦。”说完,乱还点点嘴巴的位置示意着自家兄弟们。

  “亲亲吗?”

  “真的假的?”

     .......

   得知这个消息的粟田口刀们,开始小声讨论起来,然后逐渐音量大了起来。

   这时,不知谁说了句,“队长大人是和一期哥在一起的人,那我们以后要怎么称呼队长呢?”

   而这个问题一下子盖过了刚才那个大秘密的风头,粟田口的刀们用很快的速度接受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开始转为激烈的讨论起称呼的问题来,争论不休。

 

   至于隔日山姥切被粟田口的刀们用很难形容的诡异目光注视时,回头寻求身后一期一振的帮助。

    一期一振大抵猜到自家弟弟们可能会想的东西,什么也没多说,在多双眼睛的注视之下,上前握住自家弟弟们崇拜无比的队长大人的手,举了起来朝自己弟弟示意了一下,得来了对面的一阵欢呼。

    山姥切此时倒没害羞,心想着,一期一振家的兄弟们到底什么时候发现两个人的关系的。还有短刀们会不会懂得太多了!

----------

其实很抱歉点文拖到现在才写,自己在假期里其实算是一直咸鱼着。

然后,说说有关这 篇的事情。

当初有亲点这个cp的时候,自己有点意外,因为感觉这对挺冷的,然后就开始想这两位的相处模式。

自家一期是被被锻刀的,一期是我的第一把四花,当时真的很惊喜也很意外,后面也被自己边进了一队,一直推图直到毕业,算是一起成长的吧。

然后想了想顺带这文里的他们,大概是一直以来的执手比肩吧,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在一起仿佛变成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因为有那么一个人比我要了解自己,懂得自己,让我敞开心扉,离不开眼。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虽然自己写的有点流水账的样子,但是我想这里面的他们大概也就是细水长流的模式吧。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啦www

评论(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