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年复一年

给我家三山二周年的小贺文。

去年写的一周年的贺文————那年今日

篇幅短小,不要介意qwq


--------------------

     山姥切如同一个旁观者看着他所熟悉的一切,不去打扰,静静地保持着这特殊的视角,像看电影一般回顾着那些大大小小,细细碎碎,属于他们的那些事。

     初遇到相识,相识到相知,再到感受那或酸或甜,他曾经未有人类身体时不曾感受到的情绪,再到后来戳破那层薄薄的窗户纸之后的事情。

     有他还未道明心意时,趁着对方沉浸酒意时,悄悄的触碰着对方的指尖。还有在本丸鲜有人知的角落里,汲取着对方唇齿间温度的样子。

     “切国,切国。”似乎有谁在叫着他的名字,要把他唤回现实之中,虽有舍不得,但还是拨开了梦里的那层迷雾,微微地睁开了双眼。

     与自己相对的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眼睛的颜色,倒映在那有着弯弯月牙的湖泊之上,伸出了手,把叫自己起床的这人给拉了下来。

     就当自己是起床气吧,谁让这人打扰他的美梦呢,

    

     三日月见在床铺上的那人盯着自己的样子似乎还带着些许起床气,准备伸手拍拍对方白暂的脸颊时,却被床铺上的那位勾了脖子,亲了上去。

    啊啊,这种起床气似乎挺不错的样子,不如顺着这位的心意,顺带把瞌睡虫给打跑吧。虽然切国这副样子惹人欢喜,但他可想好好度过这属于他们的纪念日。

   不知切国是否还记得,历史上本无交集的他们,在两年前的今天,在厚樫山难得风平浪静的那天,没有任何预兆的相遇了呢。

---------------

总算是赶上了今天的末班车,能给这两写二周年的东西了。

不知不觉也在这个小圈子呆了两年多,我家本丸的两位都相遇两年了。

前几天和同好探讨了下cp的意义,和对这俩的感觉,也想了想自己。

我的确是被厨啊,但在饭这对的时候,虽然偶尔吐槽三明,但也不得不说喜欢上了这俩。

走到现在,大概我一小姑娘,对着这俩却已经升起了亲妈看儿子的心态。

我希望把最好的给他们,做到我能对他们最好的程度,也愿意把我心中最美好的东西给他们。或许自己笔下他们在不同的故事里面走动,但是我心中的他们不会变,对他们的感觉不会变。

两年时光走到现在,也愿今后初心不变。






评论(1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