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三山】醉酒小事

论醉酒之后的发展对流言的影响。

occ啥的就不要在意了_(:з」∠)_

大概是搞笑向小甜饼?

希望大伙看的愉快~

----------------

  01

  如果知道有这么一天,山姥切大概会选择在接下第一杯酒之前,就跳进本丸的池塘,泡上那么几个小时,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事情发生了。

  如果知道有这么一天,三日月绝对会在发现事情不对劲的前几秒拖着罪魁祸首回到他该在的部屋,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事情发生了。

  02

  山姥切迷迷蒙蒙的半睁开眼睛打量着周围,脑袋的清醒意识还在缓冲当中,暂时还没到位。

  正疑惑的时候,无意间余光看到了刀架上的刀,困顿的睡意顿时消退的一干二净,随机而来的是僵硬住了身体,然后慢慢转过身来,开始以清醒的姿态观察自己所处的情况,咽了咽口水,有种想要重新埋进被子里睡一觉,醒过来发现这只是一场梦

  刀生如果能重来就好了,他完全记不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就记得自己喝了不少,之后的事情一点都不清楚啊。

  自己为什么会在三日月的房间啊?为什么他还躺在自己的身边睡的正香啊?边上为什么还会有散落的衣服交杂一起啊?他一点都不想理解这些诡异的东西啊。

  在山姥切的脑中的思维正处于爆炸状的时候,另一边,三日月也总算是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偏过头,就看到撑着头表情严肃正在思考人生的某个金发青年。

  回想起之前晚上的事,他表示有些头疼。

  如果还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在发现山姥切这家伙不对劲的时候,就直接扔堀川部屋,哪有那么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果然自己受不得这家伙的撩拨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啊,美色误人啊,美色误人啊!!!

  样貌是个具有欺骗性的东西,比如山姥切国広。虽然平时爱拿个白布遮着自己,可稍微了解点的人都知道,那底下藏着的是个金发碧眼外形颇好的家伙,虽然平常沉默寡言了些,但也不能阻碍他人对他友善的看法。

  至少,在昨晚之前三日月还一直觉得这是个好青年来着。

  可,啧啧啧,昨晚的某些部分简直不想再去回顾第二次啊。

  那至少还是证明有些部分是值得留念的?如果你这样反问三日月的话,大概会得到他的眼刀一枚。

  03

  也就是这么个在外人看来格外纯洁无害的青年,大概没人知道他醉酒以后完全判若两人的德行吧,就算是当事人,回想起来,回想起来估计也想当场钻地缝吧。

  在喝酒前,三日月曾询问过山姥切的酒量如何,对方回答是小酌无碍,于是他也就心安理得的给对方倒酒。

  而后来,几壶酒见了底,夜色也渐晚,跟对方道了声晚安之后,三日月放下了手上的杯子,端着酒具准备进屋,可没成想,他放下酒具在桌台,准备拉上门好好睡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后站在以为离开了的山姥切,而且看上去对方的情况似乎不太妙。

  比如脱下视若本体的白布,有比如开始一只手拉着自己一只手再弄开领口,试图露出内里白皙的皮肤。

  啧啧,现在的小青年可真是不得了。三日月一边应付着酒鬼山姥切的动作,一边这样感慨着。

  平时看的内敛的青年,这另一面还真是出乎意料呢,然而现在的三日月明显想的还处于比较平淡的发展,因为接下来的举动,让他觉得没醉的自己似乎也被传染了醉意

  比如,对方叫嚷着热,扒拉自己的衣服时还顺带伸手往自己身上伸,丝毫不觉动作有何不妥。

  又比如,金发的家伙半眯着碧绿的眼瞳,主动而热切的唇瓣贴在自己唇上缠绵。本还算平静的气氛顿时变得暧昧无比。

  三日月本想着这人是因为和自己喝酒才变成这样,想要伸手制止时,可看着这平常冷静闻名的青年,一向清冷的眼里也竟能有着如此的热切,偏偏还从那汪碧绿的湖水之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忍不住把推开的动作改为半拥的姿势,任其发展。

  不知这往常降低存在感在战场上张狂的青年还能给他何种惊喜,那么他就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份礼物吧。

  当身上的衣物被扔在了一旁,身上的衣物都只剩下薄薄的一件的时候,三日月瞅着青年又开始向自己靠近,三日月被传染的醉意似乎消退了些,开始思考继续下去的结果会是如何。

  他这样算不算趁人之危,又或者清醒过来的山姥切明早会不会直接向自己把刀相向。自己和山姥切一直维持的这友好的关系又会将走向什么结局呢。

  当三日月思考自己是否为了一时之快而放弃以后的进展的,事态的发展却往诡异的方向走去。

  三日月还没想清楚进一步动作该如何的时候,对方已经离的越来越近,让他没办法去思考下去那些歌乱七八糟如果。

  罢了罢了,不如随其自然吧,当三日月决定等着以后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时,眼前的一切,完全打破了所有的旖旎,和那些还未发生的幻想。

  山姥切哇的一声吐了一地,然后晕晕乎乎的趴在了三日月的身上,而三日月却是瞬间苍白起了面容,格外清醒的扛着人,拖出干净的被褥铺好在地面,然后把对方污浊的衣物脱了下来,换上自己柜子里的干净衣物穿上。

  别说打什么别的主意了,三日月现在满脑子想的,大约就是天下没那么好的事落你头上,后果现在来了。

  瞬间认命了之后,把人安顿好,铺好被子,拿着扫把和撮箕,一点点的清扫起脏乱的房间,把被弄脏的衣物和被子整理到一旁,等着打扫完后,一起拖到洗衣物的地方一遍遍的冲洗着。

  感谢审神带来的现代科技,让他不需要给自己点上几根蜡烛在外面洗东西,至少昏黄的灯光还是让他能够看清前面的路的。

  等到他收拾完房间洗完衣服,天空也露出了丝丝微光。

  三日月这才终于钻进了自己的被窝,也顾不得某个害的他忙了半宿的罪魁祸首躺在他的边上,合着衣服就睡了。

  此刻清醒过来的三日月,刚想以自己往常的笑声开头缓解气氛,然后准备讲述昨晚的事的时候,身边的山姥切似乎顿悟了什么,转过头,抓着三日月的肩膀,带着些许沉重的说着,我会负责的。

  三日月头一次觉得,任自己活了千年,也始终猜不透为什么事情变化成这样了,还有山姥切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正当二人气氛陷入僵持状态的时候,卡啦一声,纸门被打开了,两个人的眼神同时转向门前。

  “三日月,这都日上三竿了,你这是打算逃了内番吗。”审神者欢快的语气在看屋里面两个人诡异的姿势之后戛然而止。

  随后变换的语气,让当事人的两位,颇有种以后见到酒这种东西一定绕道而行的觉悟。

  “真没想到我家国酱你和三日月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呢,那我不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我跟鹤丸先去商量出阵的事了!”审神者说完拉上了纸门,蹦跶着离开了。

  如果可以,三日月和山姥切很想打掉审神者眼中闪烁着的不明意味的小星星。

  不过,现在似乎一切都有点晚了,大概这回的误会真的是跳进本丸的池子里也洗不清了。

------------

篇外

当堀川远征回来的时候,发现似乎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当很久之后,两个人已经真正在一起后,三日月终于有机会讲出了那晚的事情,然后得来山姥切敲在他头上的一个包。

总之,也许酒也是个好东西呢,不是吗?

--------

这篇写的很开心啊^^

评论(10)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