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_尘

刀剑坑中,主站三山,鹤一期,其他偶尔吃
其他墙头,叶蓝,狗崽,银桂。双道长。
沉迷咸鱼,试图拯救_(:зゝ∠)_

【鹤山/三山】你不知道的事

@刺猬小姐的甜点坊  的点文

雏鸟   的番外,

建议结合这篇去看,有些情节在那边。毕竟这里只是个番外qwq

鹤丸视角

第一人称

 

01

 

和我熟识的烛台切在空闲的聊天时间时,总会不自觉地把话题带到,你这么一个人能碰到山姥切那样一个人一起是用了多少的运气。

每当这时,我搭着他的肩膀笑上几声,嚷嚷着我鹤丸国永的运气何时差过之类的话带了过去。

其实,最开始,谁又能想到,那样一个和我完全不是一类人的山姥切国広,会和我在一起呢。说的俗气一点,我大概真的是花光了所有的运气去遇见他吧。

 

在本丸里其他的人看来,我和他在一起大概就是人们说的日久生情,从本丸初建便相识,再到后来本丸成立第一部队,甚至内番都会被有意无意的安排在一起,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顺其自然。

若说感情这件东西两方之间要分个多少,我该说最开始去追逐的那个人就是输家。从在战场上那人伸出手扶起自己,望进那碧绿的眼眸时,大概就觉得出不来了吧。

   在一起之后,我偶尔也会觉得能得到山姥切这种感情迟钝的回应,自己实在是幸运,偶尔也想,他对自己的那份喜欢又究竟有几分呢。

   虽然本丸里的人总是笑着说,从当年锻刀是便一目了然,毕竟那些320里,全部都是自己给他的惊吓,主人从最开始见到自己的惊喜,到看到山姥切下一次再一次出现的320依旧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存在后,似乎也认定了一点,国広眼里的爷爷,大概是只有自己,然后默默的把没赋予灵力显现人形的刀剑给链结给了我。

   但,直到后来,我却无比庆幸,他在锻造房中最先遇到的是我,而不是那个人。因为,那个人的出现,让本就对这份情感,他心中这份情感占的比重十分在意的我,不禁开始思考,如果我比那人晚来,他还会是我的吗。

   他真的喜欢我吗,真的能和我一直在一起吗。

 

 

02

 

   当那以天下五剑最美的一把著称的刀剑站在山姥切身边时,我的眼神微微暗了暗,因为本丸里的人大抵都知道,审神者有多看重山姥切,有多么希望他能够带来这把刀剑,而终于,他也不负期待的带着那人来到了本丸。

   我对审神者说的那句话皱了皱眉,却难得闭上嘴不去多言,也没有上前熟络这把过去和自己有些联系的刀剑的心思。

   正确的选择?审神者,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果然如此?呵。

   事情的发展并没因为我内心多样的想法发生任何的改变,待我慢慢消化完审神者那几句话时,审神者已经下达了让国広近段时间作为新人指导去照看三日月,好让三日月更快的适应本丸生活。

 

   那之后,国広和我相处的时间大大的缩减,虽然这仅仅是新手指导,并不会持续很长的时间,我仍旧有些不快。

   而这份情绪在心间的分量本是浅薄的很,却在各种情况下逐渐发酵,开始急速的膨胀。

   如果你心里在意的那个人被另外一个人拿着无比温和的眼神注视着,你会是什么感觉?是不悦吗?是愤怒吗?又或者二者皆有。

当番时手把手的指导,作为拥有人类身体付丧神的适应的指导,我的国広一如他对待本丸工作,认真的带着三日月这个新人度过来到本丸的初期。

有时我也庆幸我的国広对待他人一些感觉上的迟钝,要不,又怎么不会发现,三日月故作不懂的让他再说一遍刚刚的注意事项时,眼里流转的那份情愫。

曾经身为刀剑的我们拥有的人类的心,拥有了人类的七情六欲,而从最初的那份陪伴到现在这份形影不离事无巨细的耐心陪伴指导,里面发酵了什么,我并不想明说。

三日月此时此刻或许并不太清楚,或者是因刚拥有人形,对于人类的情感还并不了解,才未曾明白过来,他的目光为什么离不开国広吧。

我不想去点破,我有我在本丸的任务,国広也有他的任务,不去做打扰,我也留着对国広的那份信任。

而终究这场指导走到尾声,那些未点破的东西,不过如过眼云烟一般,逐渐消散,抓不住也留不住,我点破做什么呢。

 

03

 

讲起我与国広之间的关系,本丸的人总是会默契的一笑,不声张不多谈论,因为他们也知道,他们的队长是个低调处事的人,不愿自己的生活去作为他人的谈资。

所以,大概三日月作为本丸新人没有人跟他特地告知这些事也是十分正常的,至于问我为什么没告诉他,大概,或许…就当我忘了好了。我自觉三日月聪明一世,应该看得出来,可惜从一开始我高估他了。

 

三日月逐渐熟悉了本丸生活之后,国広也结束了对三日月新人期的指导,一切也回归了原来的样子,作为一队的成员,国広回归了队伍,审神者也适当的安排其了国広日常的出阵。

虽说在这件事上我并不愿意多嘴,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国広并没因为说结束了新人指导的任务而和三日月的距离有所缩短,在路过三日月内番时会停下脚步,和三日月打招呼叫他不要偷懒,时常会跟在三日月身后,陪着他一同打理内务,又或者闲暇时,两人相对而坐品着茶水。

而往往我看到这些时,是在我和国広在擦肩之后,我只是过客,忙于本丸其他的任务,在与国広对视几秒后擦肩而过。

我期待国広重新回到最初的位置,至少那时我们是并肩而行,我们能有多半的时间在同一空间里相处,而不是仅仅如此。

 

当终于所有走回了最初的位置,审神者似乎是为了弥补我俩在这段时间里牺牲的相处时间,特地安排我们一起去了个名为短途远征实则放了个短假给我们。

回来的时间正值傍晚,我跟着国広提着路过万屋时买回的点心,走了侧门进的本丸。

不知何时点心掉落在地上,也许是许久未有的亲昵让人无法去顾及那些细小的东西,只顾着汲取对方的温度。

当我那害羞的恋人轻轻推开我时,我也知此时不时逗他的时候,牵起对方的手,慢慢渡着步子往前走。

走在小道上,见他头上的白披风往下掉,拦住了他正想重新拉起帽子的心思,说上几句,得来对方一句别说我好看之类的话,静静的享受着独属于我们的时光。

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似乎听见了身后轻微的脚步声,偏过头往后看时,只来得及看到一片蓝色的衣角。

“怎么了。”国広见我转头,停下了脚步询问。

“没什么。”摇了摇头,示意无事之后,继续向前走。

 

如果三日月之前是因为没察觉到我和国広之间的关系而有所接近的话,那是否又会因为这次的偶然碰见而改变呢。

又是否察觉了自己那份未曾明白过来的心情呢。

但这些,又与我何干。

 

04

 

如果知道有那么一天,我从一开始看出三日月对国広起了不一样的心思时,就跟他挑明来,会不会一切都不会发生呢。

 

三日月在本丸的等级不上不下,审神本着爱护这唯一的一把五花刀向来不做什么要求,所以当三日月提出要出阵的时候,审神者自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队伍配置也全都拿当初推图一路过来的一队成员进行陪同,比如我,比如国広。

地图去的是之前常去的厚樫山,对面的敌人对于我们曾经在这片土地上久战过的成员而言,自然是不在话下,行进的也还算顺利。

三日月被审神者放在队长的位置,名曰安全。我自然是无异议的,毕竟等级升高后的三日月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而当进入地图,本在我身边的国広却十分自然的往三日月的身边走,我心里微微顿了顿,不知怎么想要伸手抓住那白色的身影,可手中握住的却是一片空。

不知名的慌乱涌上心头,动作由不得自己,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拉着人走到了队伍的后方,身旁是国広不解的表情。

三日月他还真的是当别人都是看不清的吗,还真当我是不知情的旁观者吗?自以为是的藏的很好吗?不觉得可笑吗?

 

这次出阵的目的多半是为了提高三日月的等级,另一方面,保护他的安全也是放在同等重要的位子。

本来我与国広在队伍偏后的位置解决难缠的敌人,当国広解决完部分敌人之后,转身向我扔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的时候。我觉得,一直以来我都把这件事当做一场独角戏,却似乎遗忘了离我最近的这个人的变化。

不顾自身安危,也要护的那人周全。

    

待到自己周边敌人被击退,顾不得其他,第一件事想的便是,我要上前,我要上前看看国広护的那人周全的样子,但心底却生出一份掺杂了许多情绪的不安。

当真正见到他们时,我大概觉得这颗从拥有人类身体之后所获得的心,近乎凉到了冰点。

国広,你为他安危着想的同时,你是否想过,你背后我一直惦记着你的安全呢。

那本该闪耀的金发此刻却被鲜血凝结,散发不出原来的光芒,而本只是略带污浊的披风上,却沾染上了大片大片的血迹,快要分辨不出最初的颜色。

怒火近乎是在一瞬涌上心头,近乎是对那个此刻失了神的某人吼出他的名字,迈开步子上前,去扳开三日月抱着国広的手,却发现那个人却是不知在和谁较着劲。

原来觉得可以忽略的东西,在此情此景下成了个笑话。

不如就此时刻,把一切东西拨开,让对方看的清清楚楚的话。

当三日月手上的力气松动的片刻,打横抱起重伤陷入昏迷的人,心里也终有了计较。有那么些话,是到了摊开了明讲的时候了。

 

05

 

我最害怕的是他的沉默,而他却给了我惊喜,或者说打消我所有的不安。

 

当我坐在他所在的手入室的床边,开口问出我所担心的问题,国広并没立即回复我答案,而是选择了沉默,这份沉默却让我的不安提到了嗓子眼。

再度开口,话说到半截,被坐在床上的人给推了一把,踉跄了几步,站在了床边,没了动静,然后便等来了,我这位不善于言语的恋人难得的长篇大论。

不可思议之后,便是察觉到那份不安终于没了影子,心稳了下来。

或许有些东西真的没必要想的那么复杂,给自己徒增烦恼。

感慨片刻后,再度瞅着自家恋人,脸颊红扑扑的,忍不住逗弄了起来。

 

本丸换上了春景,不如借着什么时候,翘了审神安排的内番,和国広一起占着那棵最大的樱花树旁午睡吧。

--------------

也许本篇是一年多前的东西了,很多东西再度回味过来,还是要找点感觉。

感觉有点写砸了_(:зゝ∠)_

点文的时候太太提起了这篇的时候,真的很惊讶,没想到还有能够记起自己那么久前写的东西,给太太比心心,一直很喜欢太太写的文呢,在这里小小的表白一下。

本来有考虑写被被视角,后来想想,写鹤丸的时候,把自己代入进去,都有感觉鹤丸的情绪有多么的复杂了qwq,还是别搞得跟修罗场似得。对于被被而言,很多东西是挺微妙的,也像本篇写的,也许感情就是有先来后到一说,我心里住进了人,那个位子满了,至于所有对别人的好,也都在那个圈子之外吧。

所以也别想的复杂纠结自己,我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我写这个时候都快被我自己纠结的不行了。

最后再度对太太比心心~

也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9)

热度(81)